• Home
  • 未分類

「本來只是想讓他們肚子難受一下而已,可是他們沒有一個人求本小姐,那隻能讓他們心靈受點創傷。」

「心靈?」蘇萍不解的重複著,她不知道心靈是什麼東西。

「就是精神上,意識上讓他們感到恐懼。」 摳神 見蘇萍不是很明白,碧綰詳細的解釋道,「就好比讓他們做一個無法忘懷,在記憶深處紮根的恐怖的夢那樣。」

「就只是夢?」逍遙御風帶著壞笑看著碧綰,他可不覺得碧綰會這麼好心,這麼善良。

「呵呵……或許每次他們入睡,都會做類似的夢。」

「啊,那不是永遠都睡不好。」

碧綰不明深意的笑了笑:「本來就會做夢,沒關係沒關係。」

「綰兒,你太黑了。」逍遙御風看著軒轅子墨,這才徹底的解氣,「活該。」

皇甫晏林和陸簫暗暗的對視一眼,看著手中的魔獸肉頓時沒了胃口,而已經咽到肚子里的,有一種翻滾而出的衝動。

看著面色有些泛白的兩人,碧綰聳眉理解的說著:「其實你們不知道,蜘蛛蜂尾獸的黑絲是毒又是良藥。」

「對了,我想起來了,蜘蛛蜂尾獸的黑絲如果去除了毒性,那麼能夠幫助我們快速恢復靈力元素。」皇甫翎莎恍然大悟的說著。

聽了皇甫翎莎的話,皇甫晏林和陸簫快速的探測自己丹田,發現不知不覺中靈力元素果然自動填滿了。

現在兩人對碧綰不僅僅是欣賞,而是佩服加誠服了。

沒想到這個碧小姐,如此深謀遠慮,將大家的心思把握的分毫不差。

估計在下毒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

「碧小姐,我們服了。」皇甫晏林和陸簫恭敬嚴肅的行禮道。

「不用如此,叫我綰兒即可,我和朋友是很隨意的。」碧綰示意一個真誠的微笑,「但是如果想跟本小姐斗,那他們就是你們的下場。」 碧綰故意軟硬兼施,不是不相信兩人,而是習慣性的喜歡將話事先說明。

正因為覺得皇甫晏林和陸簫兩人不錯,才會如此。

「放心,我們不笨。」兩人說著往軒轅子墨和蘇穎的方向望去,在心裡同時感嘆道:沒錯,與碧小姐斗,你們都還嫩了點。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了,只是伴隨而來的是一聲一聲驚恐失措的尖叫聲。

「效果還可以。」聽著那些悅耳的尖叫聲,碧綰享受的說著。

「綰兒,你真的很變態。」蘇萍捂著自己的耳朵,看著笑容滿面的碧綰打趣道。

「沒有我這個變態,怎麼顯出你的正常。」說著碧綰得意的一笑,表示自己心情不錯。

而從驚恐中清醒過來的軒轅子墨,聽到碧綰的笑聲就憤怒的咒罵道:「好你個廢物,有本事我們來明的,就只會這種偷雞摸狗的勾當,無·恥。」

「無齒?你看我這是什麼?」說著碧綰直接裂開嘴,將自己那排雪白堅固的白牙展示出來,為了證明自己的牙齒很堅固,碧綰還故意用手指輕輕的敲擊著。

「你……」軒轅子墨被碧綰這樣的行為直接氣的漲紅了臉,「真是沒爹沒娘的孩子。」

一聽軒轅子墨說自己沒爹沒娘,碧綰內心的脆弱被刺痛了,頓時臉色一冷:「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沒爹沒娘,什麼叫無恥。」

老公是高嶺之花 說著碧綰直接甩出刺身獨角犀,指著軒轅子墨道:「給我廢了他,讓他做不成男人,碰不了女人,斷子絕孫。」

「綰兒,你……」碧綰的話讓逍遙御風頓時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逍遙御風簡直無法想象,一個女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不,不是,她一個涉世未深,還沒出閣的女子,怎麼知道這些的。

見大家都用驚訝詫異的眼神看著自己,就連剛才怒氣衝天的軒轅子墨也傻愣愣的站在那裡,碧綰得意一笑:這就接受不了了,讓你知道辱罵本小姐的後果。

「還楞著幹什麼?」見刺身獨角犀還站著,碧綰不悅的提醒道。

「是,主人。」領命后的刺身獨角犀直接朝軒轅子墨奔去。

看著朝自己衝來的刺身獨角犀,軒轅子墨驚慌失措的跑著,同時謹慎小心的捂著自己的棍子。

好歹他也風流倜儻,怎麼能夠這樣就廢了。

可是,軒轅子墨的實力根本抵不過刺身獨角犀,隨著響徹雲霄的一聲尖叫,軒轅子墨憑著最後一口氣:「碧綰……算你狠。」

「我怕你的孩子也沒爹沒娘,所以我為了你的孩子考慮,這是最好的辦法。」碧綰淡淡的說著,同時下意識的看了看軒轅子墨那只有一個洞的下面,「跟我斗你真的太嫩了,一步錯步步錯,後悔也沒用了。哦,不對是你不夠狠,在七彩湖的時候你們幾個就應該直接將我弄死,讓修羅王將我救走本身就已經宣判了你們的死亡。」

「你為什麼不直接點?」

「跟你們學的,那個時候你們有直接點嗎?沒有,你們一再侮辱,一再挑釁,笑看我的絕望,品味我的痛苦,我現在做的都是跟你們學的。」碧綰感激的說著,但是冷厲嗜血的眼神告訴軒轅子墨這只是一個開始…… 蘇穎、蘇傲雲、碧雪、碧薇、逍遙馨蘭幾人,對碧綰如此瘋狂的舉動,都嚇白了臉。

碧綰的這一舉動,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接受範圍。

大家同情的看著佝僂著身軀,躺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軒轅子墨,除了同情沒有其他。

就連與軒轅子墨交好的蘇穎,也只是冷漠旁觀瞪眼吃驚的看著。

「你還好嗎?我這裡有止痛散。」蘇傲雲掏出一個陳舊的瓶子,略顯尷尬的說著。

「嘶……你……幫我……」軒轅子墨艱難的開口說著,緊皺微顫的眉頭表示他在極度忍耐著。

似乎感覺到軒轅子墨的痛楚,蘇傲雲吸了吸氣,轉頭將止痛散撒了下去。

「啊……」當止痛散觸碰到傷口的時候,軒轅子墨只覺得專心啃噬的疼痛席捲全身。

這是蘇傲雲身上僅存的最後一瓶止痛散,是自己好不容易做任務換來的。

看在軒轅子墨是自己在國都唯一朋友的份上,蘇傲雲大方的將整瓶止痛散都用上了。

疼痛過後,或許是麻木了,或許是止痛散有了效果,軒轅子墨緊皺的眉頭不在發顫。

「我空間戒指里有高級藥師級的止痛散,幫我用上。」軒轅子墨吃力的將這句話說完,直接虛脫的平躺在了地上。

蘇傲雲正想伸手去拿軒轅子墨手上的空間戒指,卻被蘇穎制止道:「我這有王級的,用這個。」

看著蘇穎遞過來的丹藥瓶,蘇傲雲眼神淡了淡,只是一瞬又恢復了清明,將藥粉撒在了軒轅子墨的傷口上。

王級丹藥果然是王級丹藥,當藥粉撒下去之後,原本還在犯疼的傷口竟然不痛了。

軒轅子墨緊皺的眉頭也微微舒緩了一些。

沒有了之前的疼痛,軒轅子墨直接掏出一顆淡藍色的丹藥放入口中,對蘇傲雲感激道:「扶我起來。」

在蘇傲雲的幫助下,軒轅子墨艱難的坐了起來,低頭看到空空的下面,頓時一口老血吐了出來。

「你個廢物,怎麼能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來,真是沒……」蘇穎剛想罵『沒爹沒娘』的孩子,突然想到軒轅子墨就是因為這句話才落得如此下場,頓時閉上了嘴巴。

「蘇大小姐,怎麼,是替你的情人出氣來了,還是因為自己的慾望無法滿足,才如此憤怒。」碧綰淡笑的看著臉色不停變換的蘇穎,得意的笑著。

對付她們這些自以為是,自視清高的人,就不需要給臉。

「蘇姐姐,你不要生氣,她就是這樣囂張慣了,你越說她就越來勁。」碧雪連忙拉住蘇穎的手,好心的勸說著。

蘇穎咬牙看了看身邊的碧雪,突然嘆氣一聲:「哎,委屈你了。」

「沒有,其實綰兒人很好的。」碧雪說著朝碧綰的方向看了看,「之前是不了解綰兒,所以才會跟她發生那麼多誤會。」

「是這樣嗎?」蘇穎不信的看著碧雪,「那你跟我說說。」

說著將碧雪拉了過去,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兩人就這樣聊了起來。

坐在遠處的碧綰邪笑一聲,她對碧雪的智商真的是佩服,想通過這樣幾句話就讓自己改變對她的看法,真的是愚蠢。 知道碧綰和蘇穎之間的讎隙,碧薇上前輕輕的詢問道:「綰兒,我去將碧雪叫過來。」

「不用,讓他們姐妹情深去。」碧綰擺擺手,抬眼淡笑的看了看碧薇,「你想去也可以,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綰兒,你誤會了,之前是我不對,對你嫉妒所以才做出那麼多愚蠢的事情來,而現在我已經明白了,希望你不計前嫌。」碧薇誠懇的道歉著,眼中閃動著悔恨的目光。

「我之前就說過,我本善良,所以我不會計較的。」碧綰笑著伸手拍了拍碧薇的肩膀,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裙子環視一圈,「休息好了,我們啟程。」

「綰兒,那這些肉呢?」蘇萍指著在火上烤的滋滋冒香的烤肉道。

「吃啊,這麼好吃的肉,當然不能浪費。」說著碧綰直接樂呵呵的走過去,撒上調料給大家分了過去。

可是,只有蘇萍、逍遙御風、皇甫晏林、皇甫翎莎和陸簫幾人接過碧綰遞過來的烤肉,其他人都直接擺手謝絕了。

碧綰斜唇一笑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綰兒,蘇姐姐來向你道歉。」突然碧雪拉著蘇穎走到碧綰面前笑臉相迎的說著。

「道歉,不用。」說著碧綰直接將手上的魔獸肉遞了過去,「吃了,我就原諒你們,不然給我滾遠點。」

看著碧綰手上的魔獸肉,蘇穎和碧雪對視一眼,看著肉上一條一條清晰明顯的黑色:「這有毒。」

「怕死就離我遠點。」說著碧綰直接轉身,頭也不回的將蘇穎和碧雪晾在了一邊。

看著碧綰那囂張遠去的背影,蘇穎和碧雪暗暗對視一樣,咬牙往自己的團隊走去。

「你怎樣啦?」看著臉色不再慘白的軒轅子墨,蘇穎關心的問道。

「你說呢。」軒轅子墨冷冷的說著,眼神失落的看了看。

被軒轅子墨的話直接問住,蘇穎只能尷尬的咧了咧嘴:「她們要走了,要不我們在這再休息休息,等你恢復了再走。」

「呵呵,你是諷刺我還是關心我,我這樣還能恢復嗎?」

聽著軒轅子墨酸溜溜的話,蘇穎極力剋制著自己的怒火:「這都是那個廢物乾的,你對我們發什麼火,好心沒好報。」

軒轅子墨歉意的一笑,將頭轉了過去。

「這麼大的打擊,讓他說幾句就說幾句,何必較真。」 寶寶不要爸:總裁的1元嬌妻 蘇傲雲責備的說著。

「蘇傲雲,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一個奴才而已。」對於蘇傲雲,蘇穎完全是一副主子的口氣,冷冷不屑的責罵道。

蘇穎的話蘇傲雲只是冷冷一笑,當成空氣直接無視。

「滾開,一邊呆著去。」見蘇傲雲無視自己,蘇穎更是氣急的命令道。

可是蘇傲雲依然無視,只是扶著軒轅子墨。

「好了,我們走。」已經準備好的碧綰,最後無奈的瞄了一瞄軒轅子墨三人,揮手帶著大家往西北方向走去。

當碧綰一行人的背影徹底消失在大家視線中后,軒轅子墨在蘇傲雲的攙扶下起身道:「我們跟他們走。」

「不行,跟著他們未必能討到好處。」蘇穎反對著。

「不跟他們走,再遇到魔獸群,我們能抵擋嗎?」軒轅子墨冷冷的質問道,「上次如果沒有那個廢物,估計我們都滾回去了。」 雖然軒轅子墨對碧綰已經恨之入骨,但是依然不否認碧綰的智商和實力。

「沒錯,我贊同軒轅少爺的想法。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而我們可以做漁翁。」蘇傲雲贊同的說著。

其他人細細考慮一下,覺得軒轅子墨和蘇傲雲說的不錯,都同意的附和道。

見大家都同意著,蘇穎也閉嘴沉默下來。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麼自己也無所謂,正好可以看看下手成功沒有。

拿定了主意,蘇穎帶著大家也往碧綰他們的方向走去。

沿著碧綰他們留下的凌亂腳印,軒轅子墨他們一路就這麼跟著。

「等等,怎麼沒有腳印了?」蘇傲雲止步,轉頭看著軒轅子墨,蹲下身子用手輕輕的按了按地面。

隨著蘇傲雲輕輕一按,立馬一個淺卻清晰顯眼的手印出現在眼前。

「四周都沒有,到這裡就沒了。」李千安皺眉不解的問道。

「難道他們憑空消失了?」蘇穎默默的嘀咕著,突然揚頭看了看上空,「是不是直接御風而行了?」

「不可能,他們裡面只有逍遙御風是風系,其他都不是,以逍遙御風一個人根本無法攜帶所有人。」軒轅子墨確定的分析著。

「那這是?」蘇傲雲眉頭緊鎖的看著地面。

「是不是他們發現了我們,所以故意將腳印抹去了。」

「不會,如果將腳印故意抹去,肯定會留下一些印痕。」軒轅子墨指著光滑平整的地面道。

「那個廢物有神器,可能它能做到。」蘇穎提醒著。

蘇傲雲看著越來越淺的手印:「等等,你們看,那手掌印。」

順著蘇傲雲所指的方向,大家都瞪著眼睛看著那個手印,果然那個手印變淺了。

「那怎麼辦,沒有腳印,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往哪個方向走了?」蘇穎淡然的轉頭看向軒轅子墨,想看看他有什麼主意。

而軒轅子墨只是用力的捶打著黑色的泥地,之後默默的看著那些在泥地上留下的拳印。

「看什麼?」看著軒轅子墨只是低頭,蘇穎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軒轅少爺肯定發現了什麼。」蘇傲雲對蘇穎冷冷的打擊道,「你還是安靜的等著好了。」

「你什麼意思?」

「就是說你太吵了。」蘇傲雲毫不客氣的直言道。

「你……」蘇穎直接想一巴掌甩過去,可是被蘇傲雲直接握住,「管好你的手,我答應了家主會讓你平安回去,但是並不代表會讓你毫髮無損的回去。」

說著直接將蘇穎往旁邊一甩,厭惡的冷哼一聲。

被蘇傲雲那麼用力一甩,蘇穎直接一個不穩坐倒在地,而其他人只是冷眼旁觀,挪了挪腳步。

「好你個蘇傲雲,想留在蘇家,你做夢。」蘇穎一邊憤憤的起身一邊狠狠的威脅著。

突然軒轅子墨抬頭望著一個方向道:「往這邊。」

「那邊?」蘇傲雲看著滿是雜草的地面,「如果他們走的是這邊,那些雜草怎麼沒有被踩過的痕迹?」

「沒錯,肯定不會是那。」起身的蘇穎看著軒轅子墨的方向高傲的說著。

「肯定是那,至於那些雜草只有走近了才知道。」說著軒轅子墨直接走了過去。

我的絕色美女姐姐 見軒轅子墨如此篤定,蘇傲雲也默默的跟了上去…… 當軒轅子墨和蘇傲雲走近一看,發現那些乾枯的雜草的確沒有被踩過的痕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