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再做個交易,讓我探查,你們想要學什麼,除了太極貢丹,我所學你們都可以學。」何凡再次下了血本。

只要自己弄清楚了,自己實力定能更上一層樓,運動的菜不再是奢望,他將改造新武技出來。

「我不學你的刀法,只想和你交流,何為信仰,當代媧祖該做什麼,聽聽你的意見。」風裡希說道。

「我也是。」耶和華出聲道。

「好。這是天魔進化法,風裡希先練練看。」何凡給出原版天魔進化法,沒有經過任何改動。

風裡希記下天魔進化法,牽引進化之力運轉,頓時,一股純粹的天魔氣息散發,比起凌賦還要純粹一些。

何凡抬手按在風裡希肩上,以進化之力探查,秘法之眼同時開啟,風裡希體內構造出現在腦海之中。

「這是憑空運轉?模擬構造?」

何凡錯愕,進化之力流轉,沒有的路線,風裡希一樣在運轉,之前空無的路線,卻是泛起進化之力,強行搭載出路線,而且還不傷身。

接下來是耶和華,他的一樣如此。

「以進化之力,模擬出運轉路線?」何凡呢喃自語,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何凡嘗試了一下,發現他的進化之力做不到,媧祖和上帝的進化法,修鍊出的進化之力,本就是一種造化力量,可以模擬出來,他的卻不行。

「要是能拿來參考……算了,有這些,也差不多了。」何凡看了他們一眼,算是,暫時不打主意了。

「好了,我和你們說說,我對媧祖和上帝之道的見解。」何凡想了想,老一套走不通,還是忽悠這兩個傢伙,當善人吧。

兩人點點頭,期待地看著他。

「媧祖和上帝,一個是東方之母,一個是西方之父,皆是兩大聯盟的信仰,我不知道他們當初如何,但我覺的,身為當代媧祖和上帝,就該履行自己的責任。」

「造人,補天,創世界什麼的,你們不會就算了,難度太高,還是那句話,引領人類向前走,別說自己迷茫,心裡有苦自己憋著,也別和我說,幫不了你們。」

何凡撇嘴道:「你們身為媧祖和上帝,若是你們都迷茫,那信徒們怎麼辦?要偽裝好自己,不行也得行。」

「可是,上帝之路……」

「都說了,不要和我說,上帝已經給你夠多了,你還要上帝跑出來,將你放在座位上,來個加冕儀式?」何凡冷笑道:「那你不是上帝,就是個吉祥物。」

「可如何成就天人?自古以來,都未有成就天人的上帝進化者。」耶和華苦笑道:「其實,我一點希望都沒有,不是迷茫,是絕望。」

風裡希面色黯然,媧祖進化者一樣如此,別說什麼責任,媧祖進化者,是提升的越快,死的越快,突破天人就是去死。

何凡沉默片刻,嘆道:「回家該吃吃,該喝喝,洗洗睡吧。」

道子他們還能嘗試下,你們,放棄治療吧。

至於告訴他們,用有限的生命,去做有意義的事情,何凡覺得,吃喝更有意義。

「何凡,這……」兩人獃滯,我們還指望你,能夠有所指點,你就是這個指點?

「放棄治療吧。」何凡一臉無能為力的表情,他是真的無能為力,我特么連你們為什麼無法成就天人的原因都不知道,我能怎麼辦?東西方這麼多年,都沒搞定的問題,我一個普通天賦的人能搞定?

「你還是別說了。」兩人苦笑,早知道還是學你刀法了,問你這進化之道,完全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等我哪天成為廚神了,以我的神之力,幫你們探查一下。」何凡安慰道:「安心吧,也許那個時候,廚神何凡會有辦法。」

「呵呵。」兩人乾笑,神?天人級進化者,堪稱神明,但是,他們覺得,在他們死前,都無法見到何凡成天人。

聯盟很多釋靈九級的,但真正成就天人的,又有幾人?神的境界,又豈是那般輕易可觸摸? 秘境之中,佛道之身,道邪之身,分開討論,何凡沒有再下去,秘境已經沒什麼東西了,神液自然也沒了,沒有下去的必要。

何凡也弄清楚了,張濤等人就是來找風神令的,順便將風裡希和耶和華給抓了,換女媧石和聖經。

張濤等人來之前,已經設定好了計劃,拿下東方神龍進化者,以他們的屍體為引子,尋找那金色空間,也就是所謂的龍王傳承。

至於南方和北方聯盟,其中南方不清楚,北方聯盟一開始,就和罪域聯合了,也不知道是外面的授意,還是他們自己做的主,何凡也不清楚,北方人被他們殺光了。

南方就還剩下煉陽炎幾人,什麼都不知道,只能專心探討進化法。

「終於要出去了。」道子等人嘆道,這一個月,真難熬啊。

眾人身上的令牌閃耀,何凡掃了眼東方進化者,還剩下十八人,西方只剩下十六人,南方就煉陽炎四人。

「何凡閣下,有朝一日,我會去東方看看。」耶和華微笑開口,道:「到時,你可要請我喝你們東方美酒。」

「你別來,請不起。」何凡果斷拒絕:「要喝酒找他們,我是東方最窮的,東方人都知道。」

耶和華:「……」

真摳門,你就不能嘴上大方一次?

令牌泛起金光,化作一條金龍,將眾人纏繞,一股排斥之力傳出,何凡只覺眼前一花,周圍空間轉換,已經離開了秘境。

「西方的進化者們,我們……怎麼回事?」

耶和華剛落地,招呼西方進化者,卻是面色一變,錯愕地看著四面八方,又看了看腳下,一片海水。

「小島呢?」風裡希也是茫然,這是什麼情況?

「小島下沉了唄。」 冷酷總裁:我的老婆是殺手 何凡感應之力擴散,一股磅礴進化之力沖入海中,海浪滔天,一塊金色金屬板被進化之力帶了出來:「你們認識下這東西。」

「戰艦?」耶和華面色大變,連忙躲過金屬板,上面有西方文字:「這是我西方戰艦碎片!」

「別著急,還有。」何凡又撈出一塊,這塊他認識:「東方的。」

「徐承大人他們,怕是凶多吉少。」道子面色一白,連忙道:「我們趕緊到四周找找。」

「我覺得,還是跑路吧。」何凡仰頭望天,一道進化之力包裹全部進化者:「找個球,先跑再說。」

「何凡,你……」



陡然,虛空震動,一柄巨大青色劍芒從天而降,轟擊在他們之前所在之地,海水分流,恐怖的劍芒崩裂,激起數十丈海浪,拍打而來。

「那群人,顯然做了雙手準備,你們再廢話一句,自己下去等死。」何凡冷哼一聲,速度猛然暴增。

「風族這是在找死,竟敢對我們下手!」 天價寶寶:媽咪,他是總裁爹地? 耶和華震怒。

「你們知道風族在哪么?」何凡翻了翻白眼,別急著放狠話,這麼多年了,你們連風族老巢都沒摸清楚,人家憑啥不敢弄死你?

「你們果然令我驚訝,居然能闖過秘境殺局,從裡面逃出來。」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天際青光閃耀,一名背生肉翼的中年男子,手持長劍,從天而降。

「風族?你們將徐承大人和卡爾大主教怎麼了?」風裡希面色大變,驚怒地看著來人。

「想要他們活命,交出女媧石和聖經。」中年男子冷聲道。

「閣下,風族雖然神秘,但你們此舉徹底激怒四大聯盟,到時四大聯盟和罪域,將再無你們藏身之地。」耶和華面色冰冷地道。

「卑劣的凡種,你們又豈能理解高等族群的計劃?」中年男子不屑地道:「再說一遍,交出女媧石和聖經,否則,不僅你們會死,徐承和卡爾也將喪命!」

「何凡?」道子等人齊齊看向何凡。

「看我幹啥,你們斷後,再見!」何凡直接丟下他們,轉身就跑,開玩笑,這特么是老牌的釋靈九級,一般釋靈九級我還能懟一下,老牌的,你們跑了,我特么就難說了,抱歉,我沒那麼偉大。

「何凡,你……」眾人差點吐血,就指望你了,你居然想著跑路?

「留下吧!」中年男子冷哼一聲,無盡風力凝聚,青色劍光從四面八方殺向何凡:「此地,誰都能逃,只有你,風裡希和耶和華逃不了!」

「我們之間,沒那麼大的仇吧?」何凡麵皮一抽:「我究竟是殺了你爹,還是弄死了你娘?不就是殺了幾個風族廢材么,下次我不殺了。」

「你與風族,確實沒那麼大的仇,但你的進化路線,令本族深惡痛絕!」中年男子面色陰寒,四周風力不斷匯聚,化作一道道青色劍芒,席捲天穹。

「令風族深惡痛絕的進化路線?」一群人愣住了。

「還別說,真不知道何凡是什麼進化路線。」一群人集體看向何凡,被這句話給吸引了。

「你們搞錯了,我是普通的新型進化。」何凡連忙說道:「這樣,我們就當做沒見過,誰也不為難誰,怎麼樣?」

「普通的新型進化?」中年男子嗤笑一聲,眸光滿是嘲諷:「你騙的了別人,騙不了高等種族,自我進化者,何凡!」

「自我進化者?」一群人錯愕,緊接著是濃濃的震驚:「自我進化,能進化到釋靈?」

「難怪,道友能研究出自我基因的原因。」道子恍然道。

「你將我的隱私,拿出來說,是不是太不尊重我了?」何凡面色陰冷下來,自我進化,只有傳說中的太上成功了,這是東方歷史記載。

其餘記載的自我進化者,沒有一個活下來,更別說到釋靈七級頂峰。

「你的一切,將成就本族多年大計。」中年男子冷笑一聲,青色劍芒終於填滿天空:「給你們這麼久時間,也不見女媧石和聖經,看來都沒帶出來,風之監獄!」

「怎麼辦?」一群進化者慌了,這釋靈九級出手,萬千劍芒形成監獄,籠罩而下,明顯是要將他們活捉。

「何凡,還不暴露你的傳承?讓我看看,是哪位古仙神,引你走上自我進化。」中年男子沉聲一喝,天際再次浮現巨大劍芒,他一直在等,等何凡暴露。

沒有古仙神傳承指引,中年男子不相信,何凡是獨自一人,走上自我進化之道,還到了釋靈級,而且還提升這麼快,想必也有仙神遺寶。

「想知道?」何凡面色恢復淡漠,看著劍芒監獄襲來,雙刀上手,萬千劍芒爆發:「你,死定了!」 無盡刀芒衝天,道邪之氣瀰漫,基因激發之法再次爆發,刀芒過境,風之監獄應聲而破。

「嗯?看來你得到的傳承不小,這戰力,不比一般九級差了。」

中年男子一驚,旋即泛起濃濃的喜色:「很好,只要拿到了你的秘密,本族將再強一分。」

「你先活下來再說吧。」

一聲冷漠之語傳出,佛道之身踏出,佛光瀰漫,無數卍字佛印飄出,同樣有釋靈九級之威。

「這就是你的最強戰力?自我進化者,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中年男子目中閃過一抹驚疑。

「諸位,委屈你們了。」何凡看向風裡希等人,一揮手,牢籠出現,直接將所有進化者全收了進去。

「何凡,你要做什麼?」道子等人心頭一沉,連忙道:「你要走便走,別管我們了。」

「我是個好人,好好待著。」何凡進化之力噴吐,籠子快速縮小,落入掌心:「我覺得,你們跟在我身邊更安全。」

「你……」

「古仙神傳承,確實至關重要,你要殺他們滅口么?」中年男子神態淡漠,沒有將何凡放在眼中:「最好留下風裡希和耶和華,否則,你會死無全屍。」

「今天不剁了你,我何凡名字倒過來寫!」何凡冷哼一聲,直接將籠子放兜里,雙刀破空而去:「截經斷骨,五臟俱損!」

道邪之氣,恐怖的邪毒瀰漫,十輪黑陽緊隨而出。

「佛道篇,三千何凡證廚神!」

佛道之身,運使佛道之力,竟是凝聚三千道何凡虛影,最後凝聚成巨大何凡,轟然殺向釋靈九級。

「握草,這個傢伙,究竟將我佛門改成什麼了?」籠子里,佛子當初就炸了。

「你的實力,不差。」一聲讚歎,長劍引動風之力,三道劍芒同出,迎向何凡三招。

轟隆隆

三道爆炸聲響起,何凡三招當場崩潰,劍芒也消散大半,只剩下細小劍氣,落在何凡身上,難傷分毫。

「一刀成湯!」

「一刀涼熱。」

兩種神火同出,無物不焚,無物不燒,攜帶恐怖神威而去,一刀斬落,邪毒浩蕩,十輪黑陽衝殺,臨近中年男子,黑陽當場炸裂,釋放無盡邪毒。

「風,能吹散一切!」

恐怖狂風過境,邪毒被撕扯,道邪之氣被絞殺,快速消散。

「大道無為,萬佛朝宗!」

佛道之身緊隨出手,何凡雙身輪流交戰,道邪之身出招,另一個身體醞釀,等集中精力再發招,雖然慢了點,但威力也不差。

雙招齊出,都是佛道絕學,瞬間破碎青光,轟殺而去,轟然迸爆,中年男子周身青光濃郁,身形倒飛出去,口濺朱紅。

「不愧是古仙神傳承者,竟能傷我。」中年男子冷哼一聲,四周起青光,身形瞬間消失。

噹啷

何凡猛地抬刀,剛好與長劍碰撞,巨大的劍氣襲來,何凡手腕一抖,人刀險些脫手。

「你身懷不少絕學,可惜,實力的差距,你又如何彌補?」空中傳來冷笑,一道道劍光襲來,中年男子不再硬碰硬,反而化身入風,快到極致。

「你是慫了?」何凡嗤笑一聲,心頭卻是沉重,若是硬碰硬,他還有些機會幹掉對方,但他沒想到,這傢伙會這麼不要臉,釋靈九級了,你選擇磨死我?

刀劍不斷碰撞,何凡身形不斷後退,佛道之身,也遭受攻擊,紫金缽盂閃耀,好在能夠暫時擋住對方。

一步步倒退,何凡雙身不斷靠近,再這麼下去,自己名字不用倒過來寫,因為自己都死定了。

心思電轉,就這麼逃了?

「分神,可是會死的更快。」

長劍刺來,青色劍芒直接洞穿何凡身軀,血水流淌而出。

「哼,很好,既然我要死,那就一起陪葬。」何凡冷哼一聲,心底傳音出去:「道子,讓風裡希和耶和華想辦法,弄出一個自己,最好能瞞過此人,否則,你們全部為我斷後。」

學了佛道邪進化法,這傳音秘法他也會一點,但必須對方也會才能在心底溝通。

「雙身在一起,依舊是死路一條。」冷漠之音傳來,卻見兩道劍芒同時刺來。

噗嗤

何凡再次受創,不到一刻鐘,自己身上已經有了不少劍傷,再這麼下去,絕對玩完。

「搞定了。」道子傳訊出來。

「死來!」

兩道劍芒卻是再度殺來,何凡一揮手,風裡希,耶和華同時出現,擋在身前。

「你夠狠。」劍芒頓時止住,沒拿到女媧石和聖經,他不會輕易對兩人下殺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