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靈兒,怎麼樣?」帝津天滿眼期待的望著帝靈兒。

帝靈兒卻有一種想要哭的衝動。

她這輩子吃過的最難吃的東西,也莫過於如此了……

然而……

帝靈兒終究是沒有忍下淚水,眼淚流淌了下來,她抬手抹了把眼角的淚,咕嚕一聲,很是艱難的咽了下去。

「太好吃了……真的太好吃了,好吃到我忍不住想哭……」

「當真?」帝津天笑得妖孽而燦爛,他神奇般的再次從身後拿出了一隻烤兔,遞給了帝靈兒,「既然靈兒這般喜歡,我這裡還留著一隻,就都給你了。」

「……」

怎麼辦?她突然不想顧及二哥的感受了……讓她吃下這般難吃的食物,簡直就是讓她受罪啊。

北陌看了眼帝靈兒那不停抽搐的眼角,抬手將帝津天手中的烤兔搶了過來。

「你幹什麼?」帝津天怒火中燒。

要不是靈兒說過這小子救過她的命,他早就發飆了。

「小丫頭說要保持身形,不願意吃如此油膩的食物,就由我代勞了。」

北陌揚唇淺笑,聲音邪氣。

帝靈兒拚命的點頭,恨不得讓帝津天立馬相信了北陌的話。

果然,帝津天的桃花眼中閃過一道遲疑,可看到帝靈兒的表情之後,他質疑的話都咽了回去。

北陌不管不顧的吃了起來,他的臉色始終如常,毫無變化。 「小子,我的廚藝怎麼樣?」帝津天挑眉望向北陌,問道。

北陌漠然的點頭:「很不錯。」

「算你小子有眼光,奈何我娘不允許我給小清歌下廚,生怕我毒害了她,可我已經不是幾年前剛學習廚藝的菜鳥,如今的我,早已經有了廚神的風範。」

「嗯……確實是廚神的手藝。」北陌的唇邊泛著一抹笑意。

這麼多年來,帝津天的廚藝從來沒有得到過這般的認可,更沒有人會把他和廚神相提並論。

所以,聽到北陌的評判之後,帝津天連帶著看他也順眼了幾分。

「公主,」姬清歌輕輕的拉了拉帝靈兒的衣袖,刻意壓低了聲音,問道,「你的這個朋友……是口味有問題嗎?」

帝靈兒也傻眼了,她遲疑了半響,說道:「可能是吧……」

她剛才那般話是違心的,只為了不打擊二哥哥的自信心。

可北陌……卻是那般的一本正經,很難分辨出他到底是發自內心,還是只為恭維他?

不管是哪種,都能間接性的表明,北陌這個男人太可怕了些。

連那般難吃的烤兔都能整個吃完,那還有什麼是他做不出來的事情?

帝靈兒有些發悚,就連腳步都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幾步……

「小子,」帝津天妖孽的一笑,抬手勾住了北陌的肩膀,「看在你這般有眼光的份上,我倒是願意和你交個朋友,前提是,你不許打我妹妹的主意,她是我們全家的心頭寶,我是不允許有男人欺負她……」

「我不欺負她。」

他只會……狠狠的疼愛她……

「二哥!」帝靈兒抿了抿唇,「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一趟流火帝國。」

也不知道傅大哥的傷勢如何了,她必須前去傅家一趟……

「你去流火帝國幹什麼?找南宮隼那小子嗎?那小子並不在流火帝國內。」帝津天皺眉。

那小子天天向妹妹獻殷勤,誰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

而他,最恨的就是這種日日夜夜都向妹妹獻殷勤的男人。

若不是南宮隼是娘親的徒弟,又與大哥是朋友……他們也不會放任一個對妹妹心懷不軌的男人在她身邊。

當然,也幸虧南宮隼沒有什麼舉動,不然,大哥鐵定第一個不會放過那小子。

老子把你當朋友,你卻想-上-老子的妹妹?誰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不是去找師兄的,我是想去一趟傅家探望一個朋友,」帝靈兒笑了笑,「他之前為了救我受了傷,所以我必須去看望他,你稍後可以去告訴娘親他們一聲,就說我很快會回妖界。」

北陌冷笑一聲,只是他那冷笑中帶著氣憤還有心疼。

「如果不是那小子,你也不會為了救他的命放了自己如此多的血。」

那一瞬,帝津天的臉立刻白了,他慌忙的抓住了帝靈兒的手腕,語氣都帶著緊張:「靈兒,你又用自己的血救人了嗎?母后不是說過,你的血很特殊,用了之後要許久才能恢復,時間久了,你的身體會出問題。」

「不用時間久了,這丫頭為了救那小子耗盡了身體一半的血液,更是整整昏睡了一個月才蘇醒……」 帝津天握著帝靈兒的手都顫抖了一下,他的眼瞳微微緊縮,一股無名的怒火從心頭涌動了出來,他惡狠狠的咬牙切齒。

「靈兒,那小子和你什麼關係,你這樣救他?」

帝靈兒心虛的低下了頭,她早就明白,若這件事被兄長和爹娘了,必然會大動肝火。

「二哥,他是我的朋友,而且是為了救我才受傷,娘從小教育我,人要知恩圖報,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可對?」

少女揚頭,向著帝津天露出燦爛的笑容,那笑容比那陽光還耀眼,一瞬間,就讓帝津天心頭的怒火奇迹般的消失了。

可他對於那個傅家的男人,還是沒有什麼好感!

尤其是,因為那傅家小子的緣故,讓妹妹受傷了,他更無法原諒他!

「靈兒,你以後別到處亂跑了,你就算要出門,你也得多帶幾個人才行,不然我們怎能放心你的安全?」

「二哥,我知道錯了,以後我再也不會一個人亂跑了。」

少女的笑容帶著幾分的俏皮,還有幾分的靈動,與在遺迹中面對眾多妖獸的淡定穩重絲毫不同,如今的她,倒像是一個在兄長懷中安然長大的少女。

一個受盡寵愛的公主。

北陌的目光始終凝望著少女,眼眸中帶著深沉。

這才是……丫頭真正的性情不成?

不過,無論是她的潑辣,純凈,俏皮,靈動,都無一不吸引著他的目光,牽引著他的心。

也許冥冥中註定,從十年前的初次相見,少女就已經走入了他的生命之中,唯有用盡一生來護她的安全……

帝津天看到她這般的模樣,氣早就消了,只是他的眉頭依然緊緊的鎖著:「你是不是還要去找那小子?」

帝靈兒抿唇,輕輕的點了點頭:「我想去看望一下他。」

而且,在遺迹內,傅清塵向她告白了,這一次她前去,也是想要給他當日的表白做個交代,並且這個交代,代表了她的決定……

「不許去!」

帝津天氣呼呼的,聲音都帶著賭氣的意味:「靈兒,你不能去見那傢伙,那個傢伙肯定是不懷好意,還害的你受傷了。」

雖然,那小子之前是為了救靈兒,但……他也不希望靈兒和他有太多的交流。

他的妹妹,他還沒有寵夠,怎麼能許給別人?那小子真喜歡靈兒的話,讓他先等個一萬年。

「可是二哥哥,我只是去見他一眼,就一眼好不好,我很快會回來的,」帝靈兒揚起臉,笑吟吟的抓住了帝津天的衣袖,「若是你不讓我去的話,我就告訴娘親,你又強迫清歌姐姐吃你做的食物。」

「……」

帝津天的臉色都變了。

他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自己這妹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懷了?居然威脅他,過分!!!

「我會陪靈兒一起。」

北陌挑眉,既然阻止不了這丫頭去見傅家小子,那他就陪著她。

他不會放手的,也不會給別人機會。

帝津天哼了哼:「你陪著,我怎麼感覺靈兒更危險?」

事實上,北陌給帝津天的感覺還不錯,可前提是,這小子不許打靈兒的主意,他若是敢打他妹妹的主意,任何人他都不會接受。 絕不!

「皇子殿下,」姬清歌看了眼帝靈兒可憐兮兮的小臉龐,她輕輕的拉了拉她的衣袖,轉頭望向帝津天,「我和公主一起,我也會把她帶回來,你先回去告訴王后他們公主的下落,以免王后還在擔心。」

帝津天沉默了半響,若是有小清歌陪著,他倒是不再擔心靈兒不會回來。

不過……

帝津天思考了一會兒,他很是認真的拉著姬清歌的玉手,妖孽的臉龐上是難得的嚴肅。

「有些話是我想和靈兒說的,你也得給我聽著。」

「?」

「人類的那些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全都會花言巧語,有些還無恥至極,你們千萬不要相信任何男人的話,男人都是騙子!」

「……」

「當然,除了我妖界王族的人,其他的男人,全部是騙子!千萬別信他們的任何一句話,否則一定會吃虧的。」

醫女輕狂:王妃太霸道 「……」

姬清歌甚感莫名其妙。

皇子緊張公主的安危是正常的,這與她有什麼關係?何苦,她是個人類啊!她的爹,她的爺爺,全都是人類!!!

她就算與人類有交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腹黑總裁心尖寵 不知道皇子殿下又抽什麼風……

「我的話你記住了嗎?」

冷情邪少小逃妻 帝津天抿唇,若不是必須有人將這事通報給爹娘,他不可能放任這兩個女孩子一起前往流火帝國,何苦旁邊還有一個對妹妹心懷不軌的傢伙。

只是,帝津天更無法讓小清歌去稟報此事,小清歌是個路盲,她會迷路的……而跟著靈兒,至少不會找不到去流火帝國的路。

「嗯,」姬清歌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她又隨口嘀咕道,「公主要去的是流火國傅家,離這裡不算太遠,我們很快會回來,對了……我聽說,傅家和流火帝國的皇族……關係不錯?那南宮公子應該會知道傅家的那位公子……」

帝津天與姬清歌相處如此多年,早就對姬清歌了如指掌,一聽她這話,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的眼睛頓時一亮。

南宮隼知道傅家那小子,那他可以找南宮隼商量一下這件事,順便打聽下傅家小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反正,不管傅家小子為人如何,他都不會讓妹妹嫁出去的。

「清歌姐姐,我們走吧。」

帝靈兒笑了笑,向著姬清歌緩步走去。

姬清歌點頭,她在離開之前,回頭望了眼帝津天。

帝津天向她輕眨桃花眼,表明了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北陌在帝津天面前沒敢太放肆,因此,他並沒有強行將帝靈兒摟入懷中,只是他的唇角含著笑意,始終緊站在她的身邊。

或許帝靈兒沒有在意姬清歌的那番話,可他……卻已經聽出來了……

那個小子,不會有機會了。

……

天御山。

白顏正指派人繼續尋找帝靈兒,突然,一陣嘔心的感覺從胃裡傳出,她急忙捂住了嘴,臉色亦是有些泛白。

「顏兒,你怎麼了?」

帝蒼眉頭輕皺,急忙扶住了白顏的身子,滿眼都是擔心。 望著男人緊張的眼神,白顏苦笑了一聲:「前幾日,我就感覺到身體不適,所以我為自己診斷了一下,我已經懷孕將近兩月,可我忙著找靈兒,就打算日後再告訴你,沒想到我懷了如此多次,反應還是極其的劇烈……」

帝蒼緊摟著白顏的手一緊,他霸氣的鳳眸中盛滿了欣喜。

「當真?顏兒你又懷了?」

不過很快,他的眼神就又化為了心疼。

「我不是女人,不曾懷孕過,卻也知道懷上一胎該有多辛苦,顏兒,我已經足夠小心了,不想讓你再承受那般的痛苦,可惜……你還是懷上了。」

這一生,他已經有了女兒,再無遺憾了。

又怎捨得讓自己最愛的人,繼續承受生育的痛?

白顏一怔,她驚訝的看向帝蒼,目光中帶著訝然:「原來我這十年都沒有懷孕,是你搞得鬼?怎麼?你之前不是說我強了你一次生了晨兒,你就得讓我再陪幾個孩子回來?」

男人挑眉,他的手輕撫過女人的青絲:「兒子越多,和我搶你的人越多,原先我以為女兒不會和我爭搶她的母親,結果靈兒那丫頭每次一見你就縮在你懷裡不肯起來,所以……孩子多也不是什麼好事,打擾了我們的時間。」

「再者,你每次懷孕都受了如此多的痛,我怎捨得讓你再承受一次?」

白顏低眸,輕撫著小腹,她的腹中,已經有了新的生命。

「那你怎知,我不願意為你承受痛苦?何苦這麼多年,那麼多磨難我們都走過來了,我又怎會害怕生育?」

她唇角上揚,抬頭望向身旁的男子。

帝蒼笑得霸氣而張揚:「顏兒,其實,我應該感覺到慶幸,你生晨兒與靈兒他們的時候,我都不再你身邊,你這一次,我一定會寸步不離的跟著你!」

前兩次白顏懷孕,他始終沒能陪伴在旁。

這是他人生中的遺憾。

可即便如此,在從白小晨的口中得知白顏生下靈兒兄妹時承受的痛,他還是決定,不會再讓她受這樣的痛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