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下課鈴聲響后,柳夕直接去找到謝柔佳,想讓謝柔佳帶她去圖書館。

「圖書館?你去那裡做什麼?借書?」謝柔佳好奇的問道。

「嗯,看書。」

「就在食堂旁邊的教室宿舍後面,不過你現在去也沒用啊。」謝柔佳說。

「為什麼?」柳夕不解。

「圖書館只在午間開放兩個小時,晚間開放一個半小時,你現在去也沒開門。」謝柔佳對圖書館的開放時間還是知道的,雖然她也沒去過。

嘖,這破規矩。

柳夕還以為凡間學校和修道宗門不一樣,原來也差不多。宗門內的典庫其實更嚴,只有用宗門貢獻值才能換取入庫參悟秘籍的時間,平時根本就不開放。

「行吧,那中午的時候我再去吧。」

既然規矩如此,柳夕也不著急了,反正她還要在這個世界待很久,幾萬本書而已,怎麼著也能看完。

柳夕正要回去,謝柔佳卻拉著她一起去上廁所。

這也是身為凡人的煩惱,麻煩的緊。修士一旦築基之後,身如明鏡台,塵垢不能沾,內在污物也會被體內循環不息的靈氣自然凈化,壓根沒有出恭這回事。

柳夕才剛剛引起入體,自然也不能脫俗。跟著謝柔佳去了廁所,皺了皺眉,實在不習慣這麼多人一起入廁。

入鄉隨俗,既然成了凡人,只好將就了。

兩人解決完生理問題,洗了手便往回走。路上,謝柔佳幾次看向柳夕,神情慾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柳夕忍不住問道。

謝柔佳見周圍沒人,便嘆道:「你今天怎麼了,為什麼去惹賴傳勇?」

「他先罵我的。」柳夕還是那句話。

「……」謝柔佳有些無語,見她一副什麼都不在意的神情,憂心道:「你打他的時候倒是痛快了,你就沒想過後果嗎?」

「學校會管?」柳夕皺眉。

天道宗門內弟子私下爭鬥,往往會受到執法堂的懲罰。學校應該也有執法堂一類的機構,這倒是有些麻煩。

「學校教導處當然會管,不過賴傳勇人緣太差,不會有人向老師報告的,賴傳勇也不會向老師告狀。」謝柔佳更加憂心忡忡,她實在很為柳夕擔心。

「那就沒什麼了。」柳夕更加無所謂。

「什麼叫沒什麼了?」謝柔佳氣道:「你打了賴傳勇,教導處最多教育你一頓,然後讓你向他道歉罷了。就是因為這樣,賴傳勇才不會告狀,他會私下找你麻煩。那人有多噁心你不是不知道,你以後在學校還有好日子過嗎?」

「不對,你今天當著全班的面把他打的鼻血長流,最後還把他踹打暈了。賴傳勇絕對不會罷休,他爸媽也不會,弄不好……」謝柔佳越說越急,她已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也許下午,最遲明天,賴傳勇的媽媽絕對會大鬧校長辦公室,而校長也會接到賴傳勇爸爸打來的電話。

柳夕的家庭條件謝柔佳清楚,爸爸只是一個中醫院初級醫師,媽媽在一家美容院上班,這樣普通的家庭哪裡會被賴傳勇的爸媽看在眼裡?

他們一定不會接受學校調解,肯定會想方設法從各方面給學校領導壓力,逼迫學校做出嚴懲柳夕的決定。一旦柳夕學籍上有了污點,連轉學都是問題,以後還怎麼考大學?

更何況賴傳勇那種垃圾人,怎麼可能就這麼放過柳夕?不將今日的羞辱百倍千倍的還給柳夕,賴傳勇還是賴狗屎嗎?

總裁爹地 想到這些,謝柔佳看向柳夕的眼神一半擔憂,一半著急。她寧願柳夕一直是那副窩囊沒用的樣子,也好過為了一時痛快闖下大禍,生生毀了自己。

柳夕笑了笑,拍了拍謝柔佳的肩膀,對於她的好意表示心領。

「放心吧,沒事的。他父母沒空來找我麻煩,以後也不會。」 ?聽了柳夕的話,謝柔佳愣了愣,隨即沒好氣的急道:

「什麼沒事?你難道不知道賴傳勇家裡的背景嗎?他爸是第三派出所所長,正好又負責學校片區。他媽媽是縣委領導,為人又潑辣刁蠻,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柳夕神情依舊滿不在乎,她開了天眼,每個人的運勢她一眼基本能看個大概。

賴傳勇頭上烏雲罩頂,黑的簡直要閃瞎她的眼,正是家破人亡之兆,而且近在眼前。

這樣的運勢,就連她那老不死的師父出手都沒能力化解,更別說在這末法時代的凡間了?

所以,賴傳勇的大麻煩馬上就要來了,他爸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哪有空來理會她?

「我說沒事就沒事,你不用擔心了。」

謝柔佳望著一臉自信的柳夕,搞不懂她的自信到底從哪裡來的。

她覺得自己好像有些看不懂柳夕了,那個自卑懦弱遇到一點事情都要問她的柳夕,為什麼突然間像是換了一個人?

眼看柳夕已經走在前面,謝柔佳追了上去,還想說什麼,但見她一臉不在乎的神情,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第三節是地理課,柳夕安靜的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翻著從謝柔佳那裡借來的幾本課外輔導資料。全是數學物理和化學的練習題,還有幾套試題。

柳夕依舊快速的翻閱了一遍,試題和輔導資料根本沒有動筆,僅僅用心算便能準確的將複雜的練習題在腦海中做完。

翻了翻後面的答案,沒有絲毫錯誤。

柳夕無聊的放下手裡據說是歷屆高考最難試題匯總,如果僅僅是這樣的難度,她覺得自己可以直接參加高考,沒必要在高中浪費時間。

李明哲斜了斜眼睛看了柳夕一眼,眼裡的嘲諷越發濃厚。

一個高一混吃等死班的倒數第一名,居然裝模作樣的看起了高考試題,他覺得真是一種諷刺。

那種試題是她能看得懂的嗎?恐怕題目都看不懂吧?

地理課後,學校的廣播響起了集合的音樂,全國中小學生必做的廣播體操時間到。

柳夕抱著見識一番的心態跟著謝柔佳去了操場。在看到學生們傻得一比的動作之後,頓時就想回教室。

她還以為是什麼神奇的鍛體術,抱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心態來的,結果很失望。

這套動作最多就是活動一下筋骨和氣血,連天道宗雜役的鍛體術也比這套體操強上萬倍不止。

堂堂金丹老祖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套傻得一比的動作,柳夕覺得自己丟不起這個臉。

落難的修士,也有最起碼的尊嚴,絕不容許褻瀆!

柳夕左右瞧了瞧,見沒人注意自己,悄悄的跑回了教室。

她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不知道這一幕正好落在站在教學樓三樓的一名男生眼裡,好死不死的那男生正好認識柳夕。

於是,他在手中的筆記本上記下了柳夕的名字。

後面兩節課是英語,十四中作為樊城最好的高中,請的當然是外教,一名金髮碧眼的美國婦女。

外教似乎知道十五班的學生基本等於學校放棄的學生,一句中文也不說,全程用的英語教習。也沒有任何一點要與學生互動的心思,嘰里咕嚕的對照著英語課本講了一通,中午放學鈴聲一響直接走人。

不同於其他課程,這兩節課柳夕卻聽得很是認真。

書本畢竟只是書本,她翻一遍英語課本,能夠熟悉的背下裡面所有的內容,但那只是文字。

外教這兩堂課卻讓她學會了語言,對照著課本上的英文,結合外教的讀音。僅僅兩節課的時間,柳夕便成功的掌握了一門新的語言。

以後她不再是掌握一千六百零八種語言的修士,而是一千六百零九種。

中午是吃飯的時間,學生們從書桌里拿出飯盒就三三兩兩的向食堂走去。

謝柔佳來叫柳夕一起去吃飯,柳夕在書包里翻了翻,找到自己的飯盒就和謝柔佳一起走向食堂。她打算吃完飯後,便去圖書館看書。

學校食堂的打飯窗口前都排著好長的隊伍,謝柔佳拉著柳夕找了一條看上去短一些的隊伍排在後面。

相識恰如遲暮 柳夕看著人頭涌動的食堂,頓時有些感慨。

無論是修道界還是凡間,只要是食堂,情形都相差不多,想必飯菜的味道也不會太好。

柳夕築基后就再沒去過宗門食堂,沒成想過了幾百年,自己墮落到又一次吃食堂大鍋飯的地步。

輪到她的時候,柳夕隨便點了兩個菜,用飯卡刷了卡,就和謝柔佳坐在一張餐桌,對付著解決完飯盒裡的飯菜。

還好,雖然沒有李明芳做的飯菜好吃,卻也不算太難吃。

飯後,柳夕便和謝柔佳去了圖書館。圖書館在食堂旁邊教師宿舍樓後面,幾步路距離。

出示了學生證,兩人進入圖書館內。

十四中圖書館很大,有四層樓高。第一層大廳中巨大的書架整整齊齊的擺放著,足有足球場大小。

「夕夕,我們就在第一層綜合閱覽室吧。上面三層樓里的書籍全是專業書籍,我們還看不懂。」謝柔佳說。

柳夕看了看,第一層的閱覽室里熙熙攘攘的已經坐了二三十人,還有一些在書架叢中尋找感興趣的書籍。進來的人幾乎全部停留下第一層閱覽室,除了一兩名年紀有些大的教師,便沒見人上去。

柳夕點點頭,說:「也好,先看完第一層的書,我們再上去。」

謝柔佳噗嗤一笑,好笑道:「你知道第一層有多少本書嗎?足足有三萬七千多本,什麼類型的書都有。你就算這輩子什麼都不幹,天天在這裡看書也別想看完。」

柳夕聞言眼神一亮,歡喜道:「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這麼多書,應該能夠讓她看好幾天了,也應該足夠讓她清晰了解這個世界了吧?

謝柔佳搖搖頭,挑了一本歷屆高考難點複習的指導教材,和柳夕打了個招呼便坐下來閱讀。

柳夕卻任何目的性的選擇,直接走到第一排書架前,蹲下身,拿起最底下的第一本書。

手指在書頁間緩緩掠過,十秒鐘,二百多頁的內容,頃刻間映入她的腦海。 ?柳夕點點頭,將書放在原位,然後拿起第二本,手指在書頁上鋝過,又將書放在原位。

這一類書籍都是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之類的政治形態概念書,柳夕對這些新的政治思想和階級理論挺有興趣。

在她以前的修真世界,因為有修道者這種逆天的存在,凡間的階級劃分永遠不可能太豐富和太自由。劃分的依據也只有一個,強者為尊。

哪怕是凡間的帝王,擁有再大的國土疆域,擁有無數的子民和軍隊,身份地位也遠遠比不上一名金丹修士。強橫的力量,悠長的生命,註定了修士永遠高高在上的俯瞰世間眾生。

修士的存在,便如達摩克利斯之劍懸挂在世間眾生的頭上。任你如何掙扎,任你如何憤怒,終究比不上修士輕輕一指,千秋功業化作廢墟,百戰將軍淪為傀儡,紅粉化骷髏,帝王成糞土……

在這樣的背景設定下,修真世界的凡間一片死寂,思想文化和科技發展更是腐朽落後,根本沒有生長的沃土。

當然,修道界的存在基礎是凡間芸芸眾生,所有的修士也都曾經是凡人。 技能生成器 如果執著於人間虛名和功業,開闢出新的學說和新的思想也並不是不可能。

不過這樣的人,早早的就被修道界各宗各派引進宗門。就算沒有,他們自己也會想法設法的投入到修道界。

柳夕想起上課時,在課桌里找到一本原主原來的修真。主角對修真世界的凡間數萬年保持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表示疑惑,不明白為什麼數萬年的時間,人類的文明進步幾乎停止不動?

於是主角利用自己重生的記憶,帶領人類發展科技文明,依靠科技的力量與修士爭鋒相對,甚至碾壓屠殺修士……

柳夕對此嗤之以鼻。

愚蠢的凡人不會明白,修士根本不會允許人類思想進化和科技進步,更不會允許凡間出現可以威脅到修士的武器。

一旦有絲毫苗頭,便會毫不猶豫的抹去。

不成聖人,終究是螻蟻。

柳夕快速的翻閱著書架上的書籍,半個小時過後,第一層書架上的書已經被她看完了。

她正準備從第二層開始拿書,便聽到頭頂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溫和聲音:「你要找什麼書?」

柳夕抬頭,便見到同班那個娃娃臉的男生帶著探究好奇的眼神看著她。

張晨陽對柳夕的確充滿了好奇,相當的好奇。

當然,十五班每個人都對今天的柳夕很好奇。

這種好奇,就好比你看到一隻愚蠢的豬突然爬上了樹一樣。

「不找,我看書。」柳夕收回目光,繼續拿起書快速翻過一遍,然後拿起第二本。

「……」張晨陽無語的看著柳夕一遍一遍重複著拿起書,手指在閉合書頁上緩緩掠過,然後放下書的過程。

大明星的臥底小女傭 他娘的開什麼玩笑,你確定你這不是在找書,而是在看書?

「你就是這樣看書?」張晨陽覺得自己有必要確定一下。

「不然呢?」柳夕連看都沒看他一眼,手頭依舊不停。

「別人一目十行,你一目一本?呵呵,你能看清楚裡面的字嗎?」張晨陽聲音帶笑,但誰都聽得出裡面的譏諷意味。

柳夕皺了皺眉,任誰在看書時,耳邊有隻蒼蠅在嗡嗡嗡的叫個不停,心情都不會太好。

「你也想學那個賴什麼來著?」柳夕頭也不抬,低頭說道。

「……」張晨陽被噎了一下。

「好吧,你喜歡怎麼看書是你的事,我不多嘴。不過,真沒看出來,你這小身板,居然一拳就把賴傳勇打倒,一腳將他踢暈,可以啊。」

柳夕不理他,對她來說,揍倒一個凡人,實在沒什麼可驕傲的。

別說她吸收了一塊靈石,成功的引氣入體,重新走上修道之路。就算以她昨天剛來時的狀態,打倒十個賴傳勇也不是問題。

她用的技巧,而不是蠻力。

張晨陽索性蹲了下來,悄聲說道:「作為半年的同學,友情提示一下,你的麻煩大了。賴傳勇的爸爸是派出所所長,為人囂張跋扈;賴傳勇的媽媽我見過幾次,又潑辣又強勢,你打了她的寶貝兒子,她絕對不會放過你了。」

「我個人覺得,你現在可以直接申請退學了。至少學籍上沒有污點,轉學方便。」張晨陽十分友好提出建議,臉上卻是幸災樂禍的表情。

柳夕想了想,說:「所以我揍了賴傳勇之後,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很奇怪,就是覺得我要倒大霉?」

「當然,你以為呢?」張晨陽笑道:「不過你也算厲害,十四中揍過賴傳勇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你,另一個就是你今天惹火了的李明哲。」

柳夕若有所思的問道:「沒人敢惹他?」

「那倒不是。」張晨陽「嘖」了一聲說:「賴狗屎這個人還是很有眼色的,惹不起的人他不會去惹,自然不會挨揍。李明哲是他看走了眼,被揍了活該,連我都不敢去招惹李明哲,他算什麼東西?」

「至於你……」張晨陽「呵呵」兩聲,盡在不言中。

「你知不知道,你的話很多?」柳夕在他說話的功夫,已經看了十本書了。

她在書架前移動一步,張晨陽跟著移動一步,喋喋不休的很是煩人。

張晨陽暗嘆一聲,他其實也知道自己今天的話太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