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下話,陸胤率先離開。

陸萌猶豫了一會兒,才跟上。

左右都逃不掉的,還是乖乖跟上去吧。

書房裡,陸胤倒了兩杯水,遞了一杯給她。

「慢慢說,跟宋雲遲怎麼了。」

帶著威懾力的一句話,使得陸萌不得不說,也不敢隱瞞。

但……她也不敢全盤托出。

端著水杯,支支吾吾的,「就,就吵架了嘛。有什麼好說的,也不是第一次吵架了……」

「為什麼吵架?」

「相互看不順眼唄。」她聳了聳肩,故作無所謂的道。

「陸萌萌,你覺得你撒謊的技術很高明么?」

陸萌:「w(?Д?)w」

「說實話!」

「就是吵架了……」陸萌握緊水杯,「吵得很厲害。」

良久,她抬起腦袋,茫然的問,「哥,我是不是一無是處的廢人?」

陸胤臉色驟然陰沉,「宋雲遲說你是廢人?!」

「沒,沒有……」

「陸萌,你不適合撒謊。」

「他沒有說我是廢人,只是……只是……」

「只是說你很蠢?」

陸萌失落的點點頭,而後,又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其實,他也沒說錯,我確實挺蠢的。」

穹天女帝 「呵。」陸胤一聲冷笑。

這就是當初千求萬求,說一定不會再欺負陸萌的男人說出的話?

混賬東西!

砰。

水杯用力挫在茶几上。

陸胤翹起長腿,雙手交握,眸色很冷,此刻的他,像一個長輩一樣,開始厲色訓斥她,「發生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沒早告訴我?」 「你不是忙么,我這點小事,還是不要拿來煩你了……」

「你的事,沒有一件是小事。」陸胤揉著額角,「是我的錯。當初就不該讓你跟宋雲遲結婚,算計來的婚姻,沒有兩情相悅為基礎,本就不牢固。加上婚姻生活,跟戀愛不同,兩個人相處,需要磨合的地方很多。摩擦多了難免會吵架,而你的性格,又不是會受委屈的……」

話說到這,陸胤抬眸,「萌萌,如果你想離婚的話,我支持你。」

不幸的婚姻,只會讓人對生活的期望值降低。

這一晚,兩人聊到很晚。

時間不早了,陸胤才讓她去休息,明早還要去墓園。

回到卧室,陸萌一覺到天亮。

…………

第二天,天氣不錯。

爺,別猥瑣了 陽光明媚,湛藍的天空能將人心裡的陰霾,洗滌乾淨。

陸胤和陸萌來到墓園,將鮮花放在了父母的墓碑前。

陸胤和陸萌,拿著手帕,輕輕擦拭著墓碑。

照片上,父母倆笑意溫暖,容顏定格在了年輕時的模樣。

陸萌扁了扁嘴,鼻尖發酸,「爸媽,我們來看你們了。」

她拿出手機,點開小景行的照片,又笑著說,「你們看,這是你們的外孫哦,是不是超可愛的?他像我,特別可愛,是真的特別的可愛。」

陸胤在一旁笑了,「不僅可愛,還很乖。有機會,把景行帶來給你們二老看看。」

「嗯吶!下次一定把景行帶回來。」

每一年的忌日,他們都要在墓碑前,聊很久。

聊這一年來,發生了什麼事,又有哪些有趣的事。

陸萌說著說著,突然鼓起勇氣,說,「爸媽,我打算去工作了!」

被她突如其來的話,震驚在當場。

陸胤錯愕的看向她,「萌萌,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我要出去工作了。」她耷拉著腦袋,「我想過了,長這麼大,還沒出去工作過,說起來也挺讓人笑話的。」

「誰敢笑話你?」滿滿護犢子的意味。

陸萌不管,她已經下定決心了,就決定去試一試。

不管結果怎樣,至少她勇於嘗試了,也是一種進步的表現。

她說要工作,並不是說說而已,第二天,便出去找工作去了。

這一切,陸胤都不知情。

他已經著手在公司里給她安排崗位了,沒想到,她要去外面自己找工作。

找了一天,處處碰壁。

不是看不上她沒有工作經驗,就是忌憚她的身份。

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陸家的大小姐,誰也不敢收下這尊大佛。

鎩羽而歸。

回到莊園,她倒在沙發上,傭人看了她這幅鬱鬱寡歡的模樣,心疼極了。

又是倒茶又是送水果,又是要給她按腿的。

晚餐時間,餐桌上,陸胤問她今天去找工作找得怎麼樣,陸萌嘆息一聲,「沒找到。原來,找工作這麼難啊。」

她以前從不知道。

反正她有花不完的錢,即便這輩子不工作,那些財富,也足夠她揮霍個幾輩子。

沒想到,這個社會是這麼的殘酷。

工作經驗?

她從未有過。 上古時代末期,戰火紛飛,天下大亂。

古沐和商皇打的不可開交,最終以後者取得勝利,統一太武大陸並建立了太武國。

時至今日,諸多學究認為,商皇能夠一統天下,最大成功之處,在於他的九名武神大將。

後世之人,稱他們為九大武神。

統一后的太武國有著九個州,分別為曹、定、雎、冀、江、揚、青、東、中州,除中州有商皇和一名武神同時坐鎮,其餘八名武神分別管理一個州郡。

九大武神在自己州郡有著不亞於商皇的威名,也-萬載來,諸多武者競相崇拜的存在。

南宮家的獨立空間位於雎州,當年,禁陣道武神正-此州的實際統治者,而太武國統一后的百年,商皇羽化,接下來的歲月里,此人也不知何故突然消失,就連族人都無法得知去處,相同的情況還有另外八名武神。

代表武道最高象徵的九大武神集體消失,曾在當時引起轟動,時至今日,無人知曉其中原因,九大武神-生還-死,更沒有人給出準確判斷,成為尚武大陸迄今最大的謎團。然而,就在今天,九大武神之一的南宮勝,出現在獨立空間,雖然虛無縹緲,看似並非實體,但如果傳到尚武大陸,所引發的震撼,必定絲毫不亞於四神法器問世!

……

天穹頂端的宮殿內。

待得南宮勝虛無縹緲的身體出現在陣連陣后,執法者似有察覺,然後微微皺眉道:「他竟然會出現在尚武大陸,看來-被古木驚動了……」

-罷,陷入沉默,繼而搖搖頭道:「只-憑藉神識化為的虛影,不足以擾亂天地平衡,就隨他去吧,也算讓他了解了解這幾千年,尚武大陸發生的一切種種。」

執法者坐下來,然後繼續考慮著其他事情,眉宇間也有著幾分猶豫和煩亂,而能讓『神』人有如此煩惱,想必事情有些棘手。

……

「先祖!」

陣連陣內,南宮銘看清書生打扮的男子模樣和畫像中的南宮勝極為相似,身子沒能控制住,跪拜在地上。

他-南宮家的太長老不假,但和開創南宮家的先祖比起來,輩分頓時矮了一大截。

隨著南宮銘的跪拜,城鎮內所有的族人,紛紛叩首呼喊,這一刻,他們均-激動和崇拜不已,不管虛影-真人還-幻化,畢竟-他們的先祖,必須給予最高規格的尊重。

虛影始終微笑,並沒有看向南宮銘和下面跪拜的諸人,而-將目光移向城鎮外的古木,然後道:「年輕人,你的血脈很亂,其中擁有我的血脈,莫非和我南宮家有著關係?」

古木站在城外,臉上的表情極為精彩。

起初他並不認識這個人,但看到南宮銘和那些族人表現,再傻也意識到,此人肯定-南宮勝無疑!

武神大能!?

來到尚武大陸這麼多年,武神的威壓他見過,先祖的靈魂也見過,就連骸骨都煉化了。

可這還-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武神!

雖然有些虛無,似乎依靠著陣法才得以顯現,但所帶來震撼還-極大的,同時,也讓他明白,九大武神之一的南宮勝根本沒有死!

「我母親-南宮家的人。」

抬頭看著南宮勝,古木心中雖然震驚,但表面卻很平淡,然後冷笑道:「所以我擁有你的血脈。」

那口氣似乎-在告訴南宮勝,有你的血脈沒什麼可以值得炫耀。

「你-來滅南宮家的?」

南宮勝仍然微笑著-道,越看越像一個文弱書生。

古木不認為這傢伙-舞文弄墨的書獃子,畢竟虛無縹緲身體中散發著強悍的氣勢,如此便證明這傢伙很猛,倘若和實體相遇,恐怕沒出手就被他給滅了。

「可以這麼-,但也不-絕對,我只-認為南宮家歷經萬載,養尊處優之下早已腐朽不堪,必須經歷一次血的洗禮,然後進行重整,就和你當年隨商皇滅掉上古時代建立新紀元一樣。」古木冠冕堂皇的-道。

南宮銘聽到這話,差點氣吐血。

我南宮家就算再腐朽,就算需要重整,也用不著你來做吧?而且,你在這裡大開殺戒,將頂端武聖都給滅了,這不-重整,這直接-奔著滅族架勢來乾的!

「小子,你-的不錯。」

南宮勝聽到古木所言后,竟然贊同的-道:「任何一個家族在歲月洗禮下都會改變,思想也會愈來愈腐朽,日積月累下無法改變,除非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

古木有點意外,南宮勝原來-一個明白人啊。

不過接下來,卻見後者臉色驟然一變,冷聲道:「但想要改變這一切,想要如商皇那般,還需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

「能力?」

見他突然變臉,古木絲毫不在意的-道:「我今天殺到南宮家,滅你族人,這便-能力。」

一開始古大少還有點怕怕,畢竟南宮勝可-武神,自己這等級在他面前比螻蟻還脆弱,但現在他已經明白,南宮勝不-本體,應該-以禁陣敷衍出來的幻影,僅僅在出場的時候有威壓,現在根本沒任何力量,否則不會跟自己啰嗦半天。

面對武神自知不-對手,但面對一個沒攻擊力的幻影,怕他作甚?

「你以為我南宮家就-這麼好滅的嗎?」

南宮勝冷笑不已,然後隨手一揮,就看到四周陣連陣爆發出璀璨光芒,內部陣訣隨之改變,一道道光幕劃破天穹飛射而來,落在古木周身四周。

過程很快,待得古木回過神來,四周已經被無數陣訣圍繞,禁線更-無端出現!

一瞬間,刺目的光幕出現將他籠罩其中,與此同時,南宮勝的聲音傳來:「小子,此乃九星洪荒陣,你若破開,我南宮家的族人任你處置。」

九星洪荒陣?

古木置身於大陣內,頓時感覺這片天地發生變化,就好像置身於宇宙洪荒之中。

擾亂心神的禁陣?

古木頓時明白這大陣的原理,於-冷笑道:「你以為區區的幻象陣法就能困住我?」

「小子,此陣乃我自創的禁陣,從未在尚武大陸施展,你有幸進入也算福緣不淺。」

南宮勝的聲音傳來,然後笑著-道:「你可以放心,此陣只-困陣,你若破不開,這輩子就在此處度過餘生吧。」

古木不屑於顧,但忽然想起了什麼,於-冷冷問道:「當年你破解大地之牆,用的什麼方法?」

提到大地之牆,處於陣外的南宮勝頗為意外,但還-冷笑道:「這些事情,你沒資格知道。」

「-嗎?」

古木笑了起來,對於武神這種藐視的口氣,他並沒有絲毫不悅,畢竟人家有這個資格-,但性格狂妄的他,還-繼續-道:「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出現-因為那奇怪禁陣,而且根本無法支撐很久,待你離開之後,我一旦破開大陣,南宮家必滅無疑,縱然你-武神也無法阻止。」

南宮勝不語。

其實古木所猜的一點沒錯,他之所以出現-依靠著『先祖庇護』,而這種陣法和他建立了某種感應,一旦施展出來,融合陣連陣就會激發並投射出虛影,虛影存在的時間並不長,僅僅維持一刻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