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事情發生的太多,太快,她本想去極西之地,路上被宇文家抓住。

這段時間很多消息,她也聽到,有些難以置信。

她不知道具體,不知道千星有多強,十分擔心。

至於眼前這些人,她徹底失望,懶得搭理,又沒用。

如今身邊不是別人,正是她曾經還有期待的宇文豐,再也不是小時候那個男孩。

****** 「聽到了嗎,這個時候他還跑去救水雲夢,自己都快死了,還想著女人,這個女人還不是你,靈兒,你還不死心?」

「只要你願意配合,我還是會對你好的,你們青羽族也會得到護佑,不然,哼。」

「賤人,看著我,本少說這麼多,你竟然反應都沒有,我到底哪裡比他差了?」宇文豐怒吼,「信不信此事了了,我把你賜給下人,讓你生不如死……」

「哈哈……嚇到了吧,給你開個玩笑,只要你服軟……」宇文豐顯得喜怒無常。

這段時間他壓力太大,打擊太大,本來一直想與千星爭鋒,結果呢,他用無數資源才剛剛勉強道心,他們的聖人都被千星秒了。

還有這個女人,一個附庸勢力的女人,高攀他是她的榮幸,還不感恩,不知死活。

越是強勢,驕傲,佔有慾越強。

呼!一股風刮過,宇文豐眼中還有著瘋狂,忽然愣住了,他驚恐看著自己開始消散,從手到腳。

他看到前面多了一個人,虛影凝聚,背對著他,他還是認出,這個讓他嫉妒驚恐,快成噩夢的人。

他希望千星死,就是今天,但這個人出現在他面前,他只有恐懼。

宇文豐想喊,什麼也喊不出,他要死了,不甘,怨恨。

千星都沒有看他,甚至沒有對他出手,只是降臨的餘波,他便灰飛煙滅,這就是差距,他沒資格讓千星出手。

他是一代天驕,卻這麼窩囊死去。

千星看著青羽憔悴模樣,有著心疼,更有憤怒。

多少人都因他出事,每一步多有,如今又差一點。

他就說不想過多連累,還是連累。

青羽周身有很多殺招,那些人已經反應過來,附近有聖人看守,若他再差些,或許青羽還會危險,如今不同。

千星抬手,前面虛空隔絕一切,任何法則都阻斷,跟著所有靈器殺招都灰飛煙滅,青羽脫困,千星一把扶住。

青羽靈兒眼睛有些紅,他還是來了,這個懷抱好溫暖,但自己對不起他,家族做的事太讓人心寒。

還有此時,宇文豐為了顯擺優越,給她說了很多,這裡準備有無數殺機。

「千星,快走,有埋伏。」

「早知道,妞,放心。」千星還有心思活躍氣氛,順著小腰拂過青羽秀髮,還揉了揉亂,「一群羊埋伏猛虎,虧他們做得出來。」

青羽靈兒大翻眼睛,這個時候能不能別鬧,她彷徨的心也恢復很多。

她是最懂千星的,千星說沒事,估計就真沒事。

「今日之後,不會再有宇文家。」千星哼道。

一個個算計他,殺他,追殺他朋友,尤其宇文家,最喜歡下黑手。

大陣開啟,神器升空,殺氣籠罩,有不少聖人殺過來,還有一個老大聖。

從之前開始,十大的底蘊其實已經暴露,神域最強,高手最多,大聖都有好幾個,宇文家與紀家都是十大中墊底的,紀家之前還出一個大聖追殺,宇文家一個沒出,在這裡呢,看樣子也只有這麼一個老邁的。

千星沒有逃,與青羽一起站在廣場上,任由大陣籠罩,高手圍攏。

「千星,感覺如何?」

「還真不過如此。」千星淡笑,髮絲輕揚。

「狂妄。」

「別和他廢話,殺。」

「今日你插翅難逃。」一群人獰笑,強勢出手。

「是嗎?」千星搖頭。

呼!霎時間,千星的生死翼真的騰出,他不再有生死漩渦,一樣能幻出自己喜歡的羽翼,還更強大。

宇文家極其龐大,羽翼呼嘯,剎那全部籠罩。

下一刻,轟隆暴起,宇文家大陣破了,一群人還在不屑嗤笑,認為千星大陣下還敢變大,更是找死,他們又不是不知道鯤鵬。

一個個痴楞,生死翼籠罩宇文家,大陣還待修復,一樣被籠罩在內。

「休要張狂,滅。」宇文家還有準備的殺招,破碎之力,瘋狂降臨,廣場地下周圍都有殺招。

而跟著全部消融,吞噬入千星生死翼,神器當空,哀鳴翻落,被千星鎮壓,收入囊中,那個大聖逞凶,接著翻落,翻落的過程中已經四分五裂。

好像還有重組手段,一些聖人到了一定層次,或者不同天賦神通,都可能一擊不死,千星之前有生命力,多日後重現,都是奇異規則。

但如今在千星眼皮底下,沒有作用,破碎之力想要發威,完全破碎,宇文大唯一大聖隕落。

一切都發生在剎那,宇文家所有人都懵了。

誰才是無知。

大陣被破,神器墜落,大聖隕落,殺器無用,生死翼孤冷籠罩,暗無天日,巔峰高手普通修者全都心中發寒。

這個時候,之前千星戰績也徹底傳開。

整個大陸都在發懵,暈乎乎的,之後徹底沸騰了,瘋狂了。

怎麼也沒有想到,短短時間發生這麼多。

無敵真的成了,傳奇前所未有。

各路巔峰高手齊聚,全部折陷,過半被滅,剩餘全被收服。

收服啊,大聖都被收服,追隨千星征戰。

神域妥協,賠上巨額寶物,還有高手,閉門休養生息。

廣寒宮差點被破,也不得已妥協低頭,這群冷傲女人低頭可是難得的奇聞。

大陸變天了。

所有人都在頌揚,興奮,這個時候誰還敢說壞話。

有人卻也不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最恐懼的是那些敵對勢力,他們前一刻還在詛咒千星早點被圍殺,這一刻家主腿都軟了,聖人都發寒。

「派人去求和,我們也認責認罰,他什麼要求,只要我們能拿出,全部滿足。」

「神域都服軟,我們跟著,不丟人。」

「那些勢力的最後底牌呢,怎麼不用。」有人不甘。

然而都晚了,他們還正說著,天搖地動,感覺到被攻擊,一個個臉色煞白。

「宗兄,怎麼是你們,是不是誤會,我們……」

「殺。」來者是金翅大鵬宗冷帶隊,不屑解釋,他們一族本來就冷酷。

「你……」有人想起,這些人好像被收服了,「我們願意歸順。」

「就憑你們,只有兩個老弱聖人,沒有資格。」宗冷哼道。

金翅大鵬衝擊,一流勢力也擋不住。

大聖有強弱,金翅大鵬真龍包括神域的壯年,還有老和尚,贏氏那個,老猿王,風雷大聖等,都是最頂尖的大聖,他們曾經是天下最強的,彼此往往誰也奈何不了。

如今千星騰空出世,他們不敵,但對付其他還是很輕易的。

哪怕一流實力有底蘊,很多也擋不住他們。

金翅大鵬沖開殺陣,他後面跟著的也都是本就追隨他們的勢力,比如之前雷族葯族,來者至少是聖人。

不管怎樣,既已如此,他們也要戴罪立功,免得千星真給他們滅族了。

成王敗寇,跟著真神不算丟人,再說千星說過萬年。

聖人若不隕落,都是能活無數年的,有的聖人閉關都會萬年時間。

他們人多,到時候肯定也會有親疏,哪怕都是被收服的人。

之前很多人拿到千星分發的神器聖器后,心思已經有所不同,想到很多。

不管怎樣,至少眼前先做好。

不然千星殺紅眼了,一概滅絕,那就有得後悔了。

與此同時,很多勢力都遭到攻擊,塗山氏,靈寶閣,天刀門……等等,之前很多都追隨那些大勢力,有的純粹是想巴結,出手可一點都不含糊。

針對強的他們不敢摻合,落井下石做的很漂亮,有的還在自家地段坑死過妖聖,驕傲吹噓,以此為榮。

對於這些人,千星沒有客氣,他怒了,宇文家是導火線。

有時候小人物更會壞事,後悔晚矣。

那便一戰立威,神域他們亘古長存,都是不知殺戮過多少,殺出來的威勢。

有些人不殺,哪怕你更強,也會覺得你軟弱,不過如此,有機會還會壞事。

一些人當誅。

還是那句話,成王敗寇,他若敗了,他,包括一些朋友前輩都會更慘。

青羽靈兒在千星後面看的有些痴楞,這個傢伙這麼強了,讓她都有些陌生。

揮手毀天滅地,這已經是神。

前面毀天滅地,她卻沒有一絲壓力,心中暖流,還是她認識的傢伙。

宇文家瘋了,有些不知所措,他們希望那些追兵快速殺來,但沒有等到援兵,卻是等來了消息。

千星速度太快,消息都跟不上。

看著消息,宇文家家主還有幾個老聖人都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這簡直是噩夢。

消息傳的太慢了,短短時間竟然全敗了,死的死,歸順的歸順,大聖都歸順?反過來幫著殺人。

狂夫愛妻 神域都退讓,服軟,賠償讓他們看著都心顫,他們宇文家遠不及神域,都拿不出這麼多。

神域拿出這些,也絕對是咬牙勉強拿出的,竟然還是妥協,這說明千星已經不可戰勝,當成至尊真神來對待。

再看前面,他們布置的殺招已經損耗殆盡,餘波中都有無數高手死去,這是神威沒錯。

稍微深想,更是通體冰寒。

神域是第一勢力,強大無比,千星衝擊大陣都無事,廣寒宮是十大中前五的,差點被攻破,宇文家是十大中靠後的,他們雖自信,也在努力積蓄,卻不得不承認確實比人家差些。

如此豈不是有可能真的毀滅?這是生死存亡時刻。早知道就稍微等等了,稍微時間,他們可能就會先一步得到消息,絕對不會要挾千星,還讓千星跪過來受死。

一個個眼中滿是驚恐。

******2k閱讀網 「住手,快住手……」老聖人喊道,看著千星生死翼籠罩宇文家,忽閃一下都有無數粉碎,很多高手身死,他心頭滴血,此刻卻不得不擠出難看的笑容,生怕引起誤會似的。

「是我們的錯,都是門中一些小輩鬧事,包括宇文豐那個惹事小子,你也已經殺了,我們願意和神域廣寒宮他們一樣,付出賠償……」

這一刻,大陸戰火,很多勢力都與他們一樣在恐懼,金翅大鵬蠻象他們一眾大聖聖人肆虐衝擊,沒人敢插手。

之前很多都在觀望,詛咒,其實千星若沒有肆意殺戮,一些早想妥協。

但那不是千星性格,也不是他的道,所有人都殺他,他還沒報仇,還主動與這些人議和?

他沒有拋出橄欖枝,這些勢力優越久了,不想低頭,一個個還謀算,詛咒。

現在晚了,做錯事還想等著人先議和。

也許有的勢力只是某些人做的,但後果他們早該想到,他們沒有制止。

戰爭的導火線很多時候更簡單,打起來后,誰會去在意,說是誤會,然後揭過?

沒有這麼便宜。

「住手,我們願意歸順。」有聖人想逃逃不掉,不想死。

「你們不配。」千星冷哼,「他們夠強,能擋住我,我接受妥協,你們算什麼東西。」

「讓我跪過來受死,我來了,你們連跪都沒資格。」

「還殺過鯤鵬?」千星冷冽,鯤鵬傳承雖然起初對他造成不少困擾,一路幫他太多,他如今還有鯤鵬翼,生死大道,早已當成真正傳人,感恩這一脈。

他知曉后,格外憤怒,發自靈魂。

他大道得成,血脈都有神通融合,也算是半個鯤鵬,他能重生,也有血脈功勞。

「那是我們祖上與人一起做的,不管我們的事,還有我們祖上不是主力,是跟著人,不得已的。」

「之前你們好像不是這麼吹的?還說鯤鵬血多美味,鯤鵬翼多少精華。」

「那是小輩胡說……」老聖人藏在最後殺陣內,臉色煞白。

千星嗤笑,強勢轟擊,殺陣顫悠的厲害,隨時破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