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這般,只是讓他感悟的痛苦。

星耀梵渾身的皮膚再次龜裂了起來,原本就沒有怎麼恢復的狀態,瞬間變得極差不說,一身生命氣息,幾乎瞬間降低到了谷底。

虛空之中那詭異的巨大鬼臉,臉上滿是輕蔑、戲謔與嘲笑,就彷彿在看一隻螻蟻在掙扎一樣,說不出的邪魅妖異。

「孽障!」

忽然間,星耀梵的痛苦達到了極致的時候,彷彿觸碰到了他星族少主的某種守護禁忌。

一名灰白色長發的老人身影忽然出現了。

老人出現之後,先是目光泛出刺目的白光,看了那巨大的鬼臉一眼,隨即渾身一震,接著直接呵斥星耀梵。

同時,老人朝著那巨大的鬼臉躬身行了一禮,口中念念有詞。

大量的三四歲的小女孩的音容笑貌,忽然憑空出現,紛紛化作符文,朝著那巨大的鬼臉口中流淌而去。

這一幕,實在是震撼而詭異。

身心刺痛、難受得煩悶欲吐的皇羽茜,嬌軀劇烈的顫抖著,卻硬生生的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那種壓抑和痛苦,已經粉碎了她的所有道心——她從未覺得有哪一刻,人生是如此的恐怖和痛苦。

許久之後,似乎足足有九百九十九名小女孩的音容笑貌顯化為符文流淌之後,那巨大的鬼臉,才逐漸的消失了。

「有些宏願之類的話,不可輕說。你這孽障,真是糊塗!」

老人的身影似乎變得佝僂了幾分,灰白的長發更顯枯燥了。

他聲音沙啞,輕聲開口之後,眼中也帶著明顯的失望之色。

至於皇羽茜?

他眼中似乎根本沒有皇羽茜的存在。

「師尊。」

星耀梵跪了下來,口中的黑水依然如噴泉一樣不斷的噴出。

「這是星源丹,你服下之後,立刻趕往九荒神凰塔。神凰塔中,有諸多因果和機緣,我星族已經有不少弟子通過特殊手段進入,但大多已經成為了乾屍。」

老人開口之後,又道:「記得,一些該收割的,也是時候收割了,不能再等了。」

老人這句話,很是隱晦,皇羽茜雖然聽見了,但是那瞬間,她的意識就模糊了幾分,因而根本沒有能記住。

就好像那瞬間,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忽略掉了一樣。 「師尊,弟子明白了。」

星耀梵心中一顫。

他很想立刻攔截陳悟真,斬殺陳悟真,同時直接採補、煉化方凌曦,奪取方凌曦那強大的命格之力。

但眼下,看樣子是沒機會了。

「陳悟真,方凌曦,這次,就讓你們先多活一周好了。等我掌控了九荒神凰塔的核心秘密,再找你們算賬。」

星耀梵恭敬的答應的同時,也立刻將師尊賜予的一枚星源丹服用了下去。

「嗡——」

那一刻,星耀梵枯竭的本源、萎靡的天命能力等等,全部如枯木逢春一般,以極致的速度恢復了起來。

「你的眼界,不要太狹窄、狹小了。天一府終究是個很小的地方,不可能會有很逆天的天驕出現的。你要警惕,如果你連這等小地方的風景也痴迷的話,你的前路,終究是走不遠。」

那老人平靜的看了星耀梵一眼。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那一眼,彷彿已經徹底的看穿了星耀梵的內心。

「師尊,弟子……弟子心中有心結,心有不甘——那陳悟真和方凌曦,實在是……」

實在是怎麼樣,星耀梵不願意去誇獎陳悟真。

但在他的心中,陳悟真未必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存在。

此人能讓姬浩源這等老狐狸心甘情願的出面,能讓極為桀驁自信的陳婉茹吃虧,在星耀梵的心底,他並沒有輕視過陳悟真。

因為他很清楚,陳悟真的很多說法,都擊中了他的心靈深處。

若非如此,他豈會如此狼狽?

「陳家棄子罷了,陳家除了一個陳婉茹可造就之外,不過一群土雞瓦狗——他們想要從你這裡入手,來和我星族沾上因果?太天真了。對了,趁早將陳婉茹那小丫頭弄到手,將來,你就會知道,你有多麼幸運了。

至於你身邊這個小丫頭,她血脈低賤,遠遠無法和陳婉茹相比。這種低賤的女人,我星族要多少沒有?」

那老人淡淡的瞥了皇羽茜一眼,語氣和眼神都極為輕蔑。

「師尊,茜茜……」

星耀梵剛想解釋一句,說皇羽茜的體質乃是至道體質,但被老人冷漠的掃了一眼,頓時心中一個激靈,立刻改口道:「茜茜的確是出身很低賤,師尊所言極是。」

皇羽茜瞪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星耀梵和其身邊投影出來的老人。

「我血脈低賤?前輩,之前有天命師說,我乃是天生九源至道體質,體質蘊含玄陰屬性,為難得的玄陰奼女命格。而這種說法,其實我心中還是比較認同的。」

皇羽茜雖承受著極大的壓力,但是星耀梵的師尊抬高陳婉茹這賤人而貶低她,皇羽茜覺得非常的不舒服。

「嗯?誰?誰說的這話?!」

那老人的臉色陡然陰沉了起來,一股如要狂暴的殺機已經渲染而出。

剎那之間,天地都變得黑暗了起來,彷彿狂風暴雨即將爆發。

「陳悟真,陳家那個棄子。」

皇羽茜沉吟了半響,若有所思的看了那老人一眼,輕聲說道。

老人臉色陰晴不定,雙眸如電,死死的盯著皇羽茜觀看了片刻之後,他眼中彷彿流淌出了兩縷血光。

「老夫乃是聖級天命師,說你血脈低賤就是低賤。那陳家棄子,又懂什麼?天生九源至道體質?這是什麼體質,恐怕你們都根本不知道,擁有這種體質,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九竅之心,目前據老夫所知,那南宮家族的九竅奇石,蘊含九竅之心,你若是能煉化這九竅之心,才有資格形成這般體質!

而那九竅之心的歸屬,夏家已經有人傳出了消息,正在那陳悟真的手中。

所以,陳悟真為什麼說這樣的話,便可想而知。」

老人說完,收斂了狂暴的氣息,冷聲道:「耀梵,你便在九荒神凰塔中設下一局,裝作要採補皇羽茜的樣子,到時候,那陳悟真勢必會上當,必定會親自出面阻攔你,充當正人君子,然後奪她清白。

到時候,誰有什麼心思,一切,便會一目了然。」

星耀梵呆了呆,隨即立刻點頭,道:「那陳家棄子,還真敢對茜茜心懷不軌?!」

老人淡淡道:「老夫倒是看到了比較有意思的一幕——說出來也無妨,那陳悟真進入九荒神凰塔,卻意外撞進了圈套之中。而那時候,你應該是和皇羽茜準備雙修,卻被他以很奇異的陣法分開了。

然後他以你的身份,奪了皇羽茜的清白。

這件事,具體發生在什麼時候,還無法具體判斷,老夫能看到的,也僅僅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像——但,老夫既然敢說出來,這件事,多半已經有了天命的軌跡,天命有跡可循,你大可根據這般,將那陳悟真反向鎮壓。」

皇羽茜徹底吃驚了。

她這時候,也已經相信了老人的言辭——這星耀梵的師尊,乃是聖級天命師,竟是能看到未來的具體場景?!而且還敢如此信誓旦旦的說出來!

「師尊,弟子明白了。」

星耀梵聞言,徹底的安心了下來。

至於皇羽茜的命格,這時候,他已經明白,應該是九源至道命格不錯了。

師尊如此,主要還是特意的壓一壓皇羽茜,適當打壓一下,同時給予她一種緊迫感,以方面他更進一步採補皇羽茜。

老人的身影很快消失了。

星耀梵的狀態也已經恢復到了巔峰不說,整個人的精氣神,又有了全新的蛻變,雖然沒有踏入魂極境,但是在魂丹境上的造詣,又深邃了許多。

「茜茜,師尊的性子很激烈,而且還特別護短。而星族乃是神裔種族,在偉大的神域里,都有著赫赫威名,他瞧不上你,你也別生氣。以後,只要我星耀梵的地位越來越高,影響力越來越大,你作為我的妻子,身份地位也定然水漲船高。」

星耀梵走了過來,妄圖將皇羽茜抱入懷中。

但皇羽茜卻默默的避開了一定的距離。

「我們先前往九荒神凰塔吧,等鎮壓陳悟真的計劃完畢之後,我便答應……滿足你。但這之前,我們先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樣也好造成一種你想要強行採補我的假象。」

皇羽茜想了想,語氣平靜的開口。

星耀梵一怔,隨即釋然一笑,誇讚道:「還是茜茜想的周到。」

皇羽茜莞爾一笑,道:「我不僅想的周到,還要利用那陳悟真對我有念想,將這件事促成一下。」

她說著,拿出了璇璣石,直接查詢了一下陳悟真的璇璣石印記,然後發送了好友申請驗證。

「我準備給他發個消息,說我已經察覺到了你對我的野心,但無法脫離你的掌控,怕打草驚蛇,讓他來救我。這樣,他為了得到我,肯定是會中計的。到時候,他表現得很在乎的話,方凌曦,必定會看透他這種虛偽小人的真面目,說不定耀梵你也有機會對方凌曦收心了。」

皇羽茜眼神冰冷,聲音也同樣冰冷。 靈越飛舟穿行於天地之間。

月下,陳悟真與方凌曦一起談論仙詞,同悟道境法相。

期間,在方凌曦的期待的眼神中,陳悟真吟誦了一曲『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仙詞。

這一曲仙詞的道境法相,在不以《伏天古經》鎮壓的情況下,擁有著非常強大而浩瀚、震撼人心的意境。

方凌曦受到了極大的感染,同時美麗的眼眸中,更是蘊含著格外深的情愫。

因此,飛舟上,再次出現了很美麗的一幕。

在飛舟上,在小溪邊,在曠野里,在各處,都留下了兩人戰鬥的痕迹。

陳悟真放縱,而方凌曦,似乎也徹底的放開了。

有陳悟真的法陣守護,方凌曦已經完全不再抗拒。

而每一次,陳悟真都會有一些仙詞吟誦而出。

就彷彿,那些仙詞,已經不僅僅是仙詞,而像是兩人感情交流的助興一般。

冥王纏婚:這個夜晚不太冷 這些仙詞,有離別詞,有新婚詞,有甜蜜詞,有婉約詞,有奔放詞,也有禪意詞。

每一首仙詞,陳悟真要麼自己有所感悟創作,要麼結合前世著名的詩詞作出一番修改,以更契合當下的環境。

因此,無形之間,陳悟真的道境法相能力,反而逐漸的成長了起來,於不覺之間,竟是又蛻變了一番層次。

時間,便在這般快樂的日子裡,一點點的流逝著。

很快,七天的時間,便這樣流逝了。

七天時間裡,兩人都沒有去想任何紅塵紛擾,徹底的做回了自己,徹底的放下了一切的背負。

……

「夫君,這七天時間,是凌曦這一輩子最快樂的時光。就算一輩子到此為止,也真的值得了。」

第七天夜晚,方凌曦與陳悟真再次『大戰』之後,依偎在陳悟真的懷中,柔聲說道。

她這句話說出來,陳悟真便知道,有些該來的事情,應該是要來了。

之前,方凌曦提及過『她來了』,『她』是誰,陳悟真不知道,也沒有問。

但,既然觸碰到了方凌曦身上的深層次的秘密,恐怕,其中的因果,也並不簡單。

「凌曦,你放心,回去之後,夫君送你去元黃秘境修鍊一段時間。那裡,可以屏蔽天機,短時間非常安全。」

陳悟真目光清澈,看向方凌曦的時候,其中也蘊含著深深的情愫。

方凌曦避開了陳悟真的雙眼,有些不敢正視。

「答應我。」

陳悟真再次開口,語氣更溫柔。

方凌曦沉默了片刻,輕輕點頭,道:「夫君,凌曦答應你。夫君,我們再來一次吧。」

「好,那我再吟一曲仙詞助興。」

陳悟真的心情略微沉重,卻還是輕聲吟誦道:「七夜星辰七夜風,亭台山水舞榭中;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凌曦一點通。」

他的仙詞,描述的簡單意境,前兩句表現的是這七夜之中,兩人再山水亭台,田園舞榭之中陰陽和合的事情。而後兩句,則是感情上的升華。

結合道境法相,兩人於陰陽和合之中,再次融為一體。

這七天七夜裡,兩人並沒有刻意修鍊,一切都順其自然。

但不論是陳悟真還是方凌曦,境界都提升極大,已經突破了天元境九重的境界桎梏,凝結了虛丹,踏入了虛丹一重之境。

這不僅有大量的道境法相的法則加持效果,兩人之間的陰陽和合,更是如魚得水,徹底契合。

雖沒有運行類似於陰陽雙修之法,卻反而更契合道法自然的意境,因此進步非常快速。

這種進步,陳悟真和方凌曦卻都看得很淡泊,很隨意。

因為,在兩人心中,彼此,才是最重要的。

黎明破曉,靈越飛舟逐漸的飛回了皓月學院區域。

皓月學院門口,夏明淵和姬浩源、夏妍卿、夏可卿以及林詩琴等人,都有些望眼欲穿。

陳悟真和方凌曦就這樣的離開皓月學院,夏明淵姬浩源等了解陳悟真實力的人,自然不是太擔心。

但方凌霄、方雲浩和方翠鸝等人,卻是非常擔心的。

畢竟,陳悟真不僅脫離了陳家,引來了陳家人的不滿,還直接的得罪了星耀梵這樣的強者。

如今,等飛舟落下的時候,陳悟真和方凌曦很開心的走出來的時候,一行人才終於鬆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