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副校長旁邊的一位中年大叔模樣的領導小心翼翼的問道,他的眼神滿是恭敬,問這話的時候臉上是興奮神情。

副校長盯著那中年大叔的領導看了兩眼,然後又望了一眼此刻兩眼興奮發光,十分期待的大家,嘆息一聲,點了點頭。

「就是那位打的電話。」

安副校長此話一出,在場的大家都激動了。

「嗷嗚,真的是姜校長,嗷~」

「入學典禮姜校長會過來嗎,我好想問他要個簽名。」

「他親自推薦楚香君了,入學典禮也一定會親自過來的吧,一定會的吧?」

「嗚嗚嗚,終於可以見到姜校長了,來學校這麼久,只知道我們的榮譽校長是鼎鼎大名的廚神姜老,卻從來沒見過真人啊,好激動,好激動。」

……

領導、老師們的年紀最年輕的那也是三十以上,老的甚至都五六十歲了,可此刻的他們,手舞足蹈,眼睛閃閃發光,像一個個得到了希冀已久的糖果般開心雀躍。

副校長望著大家的興奮勁,雖然他沒有跟大家一起手舞足蹈,但是他的眼裡亦興奮無比。

姜老要來櫻蘭初中部,絕對是初中部的榮耀啊。

好期待好期待!

「姜老從不推薦任何學子,這次卻推薦了楚香君和龍耀,看來他們二人確實深藏不露啊。」有一個老師感慨道。

副校長神色複雜的望了一眼他:「姜老的確沒有推薦任何學子,他唯獨只推薦了楚香君一個人。」

副校長此話一出,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只推薦了楚香君一個人……么!

老師們望向操場上一臉淡然的楚香君,滿眼驚奇疑惑,楚香君到底是什麼來頭背景,竟然連從不過問學校內部之事的榮譽校長姜崖子姜老親自打電話了。

不過,姜老如此重視她,所以她的入學典禮,姜老肯定會來參加的吧,總算可以見到真人了,大家都很激動。

一群人的狂歡,是一個人的孤獨。

相比於其他老師的興奮,李主任則鬱悶無比,自己剛想去為難一下楚香君,結果姜老居然打電話過來了。

姜老啊!

楚香君何德何能,怎麼就能請得動那位脾氣古怪,喜怒無常卻又德高望重的老頭親自打電話開口幫她說話呢。

因為有姜老打電話,所以接下來就不用在對二人進行考核了。

校長的面子可以考慮,姜老的那絕對是直接執行啊。

安副校長立刻吩咐李主任帶二人辦理入學手續,李主任臉上帶著笑,眼眸深處卻閃過一抹算計。

中午十二點,主任辦公室。

李主任優哉游哉的拿出茶葉盒,用鑷子從裡面夾了塊茶葉放到杯子里,然後慢悠悠的把鑷子放到盒子里,在合上茶葉盒蓋子,接著端著茶杯走到飲水機前,手一摁按鈕,熱水注入茶杯,屋子裡面瞬間茶香四溢。

他的臉上帶著高傲和冷漠,看也不看站在他辦公桌前的二人。

楚香君和龍耀眉頭微皺,櫻蘭的老師就這德行?

剛剛迎接楚香君和龍耀的黑框眼鏡女老師,二人還覺得挺親切的,可是現在換了這個教導主任,辦事拖拖拉拉,一臉冷酷無情,跟誰欠了他幾百萬似的。 李主任磨磨蹭蹭,但見著龍耀和楚香君一點也沒發火,根本找不到指責的矛頭,到最後,李主任還是得乖乖將資料從抽屜拿出,遞到他二人面前。

「在這上面簽個名入學手續就辦好了,這是你們的錄取通知書。」李主任冷酷道。

龍耀和楚香君低頭刷刷刷就簽了名,然後從李主任手中接過錄取通知書。

事情總算是塵埃落定,李主任喝了一口茶,人靠在柔軟的真皮老闆椅上,臉上是無比享受的悠哉神情。

「給我換一份通知書,我要跟楚香君一個班。」

打開通知書的龍耀,只瞄了一眼上面的班級和楚香君通知書上寫的不一樣,當即就將通知書砸回到李主任的辦公桌上,語氣任性無比,還帶著一絲命令的味道。

「你!」李主任氣得直接將茶杯咚的一聲拍在辦公桌上。

司禮監 現在的學生怎麼這麼不懂事,連學校的安排也不服從了,自己好歹是他們的年級主任,說好的尊師重道呢?

「給我換到跟楚香君一個班。」

龍耀渾身上下散發著痞子氣場,語氣冷酷無情,眼神銳利如鷹。

李主任被他的氣場嚇得一震,悄悄撫了撫自己的胸口,口氣卻堅決反抗道:「這是學校的安排,不同意隨時可以走人。」

櫻蘭還不缺學子呢,不求著你留下來。

李主任本以為龍耀聽到自己這樣說會氣的轉身就走,可沒想到的是,他只是似笑非笑的從兜里掏出了手機。

李主任心中有不好的預感劃過,龍耀已經在開始撥電話了。

攝政王他非要喜當爹 「你給誰打,你把電話放下。」李主任命令道。

可龍耀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繼續撥通了校長的電話,然後將手機屏幕轉過向李主任。

李主任見著龍耀隨隨便便就給校長打電話了,嚇得屁股離坐,身子前傾的就伸出手指掛掉了正在撥出的電話。

「有話不能好好說嗎,這孩子激動個什麼勁啊。」李主任嚇得心肝跳。

龍耀只是冷笑著望著他,並不說話。

李主任於是語重心長:「今年的新生班只剩下一個名額了,所以才將你們二人一個安排在新生班,一個安排……」

「校長回撥電話過來了呢。」龍耀不待李主任嘮叨完,嘴角噙著冷笑的望著正在震動的手機意有所指道。

李主任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收起剛剛的高姿態,立刻對著龍耀投降:「給你轉,馬上就給你跟她轉到一個班。」

龍耀聽他這般說,接通了電話。

李主任見龍耀將電話放到耳邊了,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他雙手合十,臉上是對龍耀的祈求神情。

小祖宗啊,千萬別告狀,千萬別啊,自己還有老婆孩子一大家子要養活,不能丟了工作啊。

見著李主任卑躬屈膝的樣子,龍耀眼裡閃過一抹不屑。

「校長啊……」

龍耀這一聲叫的意味深長,李主任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臉色蒼白無比。

小祖宗啊,我剛剛不敢為難您啊,求您千萬不要跟校長告狀啊,我錯了還不行嗎。

李主任蒼白的臉上帶著無聲的祈求,龍耀只不屑的目光冷酷的盯著他,李主任恍然生出一種天要塌了了的奇怪感覺來,他那望向龍耀的目光,已經從最開始的冷酷高傲變成了現在的低眉順眼外加十足的討好和一丟丟的楚楚可憐,變臉速度堪比川劇變臉。 不過很顯然,龍耀這廝並不准備搭理他。

李主任求救似的將楚楚可憐的目光對準楚香君。

「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上下就我一人養活,求您了,我不能丟了工作啊。」李主任的眼神彷彿在無聲訴說。

楚香君見此,不忍心的拉了拉龍耀的衣袖,龍耀會心的點了點頭,寵溺的摸了摸楚香君的腦袋然後對著電話道:「我有給你打電話嗎,可能是手機自動撥錯號碼了,掛了。」

說罷,利索的就掛了電話。

楚香君:「……」

李主任:「……」

這龍耀和校長說話的口氣,還真是意外的囂張呢。

可見他跟校長的關係絕對不一般啊!

李主任剛剛經歷了過山車一般的起伏心情,在聽到龍耀跟校長打電話的囂張口氣,是完全的不敢得罪龍耀了。

他將複雜的目光望向了楚香君,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冷酷。

剛剛楚香君幫自己求情,李主任看得清清楚楚。

但正因為如此,李主任更覺得楚香君是靠美色迷惑了龍耀以及——那位大人?

不然,龍耀剛剛和她的親昵舉動是為何?

還有那位大人,他沒有推薦任何學子,只獨獨推薦了楚香君一人又是何故?

最重要的是,自己是主任啊,剛剛求龍耀他都愛答不理的,可是楚香君只是拉了拉他的衣袖,他立馬就掛斷了校長的電話。

李主任心中愈發看不起楚香君,已然將她歸類到妹喜、妲己等紅顏禍水行列。

楚香君和龍耀辦理好了入學手續之後,便去見了一眼班主任,班主任名叫劉玲,正是那位戴著黑框眼鏡的女老師,聽到楚香君和龍耀被分到自己班級了,劉老師神色複雜無比、欲言又止卻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客氣的跟二人見了個面打了個招呼,然後李主任讓二人一周後來參加開學典禮,正式入學。

安副校長辦公室。

總算是招到了優秀學子,填補了新生班的最後一個空缺名額,副校長安世華開心無比的靠坐在辦公室的老闆椅上,臉上笑意濃濃。

自己這次認真執行了校長和榮譽校長的命令,他們二人應該對自己的工作表現感到超級滿意吧?

安副校長揉著自己圓滾滾的啤酒肚,正在此時,電話響了起來。

今天先是校長打電話,接著又是榮譽校長,都是重量級的大人物,搞得現在安副校長一聽到電話鈴聲響起就反射性的立刻抓過電話按了接通,快速的就放到了耳邊,一副如臨大敵的架勢。

「小夏啊……」安副校長聽到對方的聲音后長吁一口氣。

電話居然是曾經櫻蘭初中部的優秀學子夏侯欽打來的,他居然也是問楚香君的消息的。

安副校長心中更加疑惑,這楚香君到底什麼來頭,怎的大家打電話來幫她走後門了?

「放心吧,她已經是我們櫻蘭初中部的學子了。」安副校長笑呵呵道。

夏侯欽身後的背景,強大到讓人心顫,是以,夏侯欽雖然只是個學生,可安副校長對他說話的口氣,就跟和平級的同輩人一樣客氣,畢竟,除去夏侯欽身後的強大背景,夏侯欽本人,亦強大的讓人主動就俯首稱臣了。 掛掉電話,安副校長長吁一口氣。

明明只是個學生,可是莫名的跟他打電話,安副校長會覺得壓力好大。

夏侯欽從來不苟言笑,即使是以前他在初中部的時候,就他人站在你對面你都會覺得他渾身上下散發著冷酷的上位者氣場。

掛完電話,安副校長十指相扣,食指點食指,心中還是覺得不放心。

這些重要的大人物一個個的打電話關心楚香君,安副校長覺得自己還是去李主任那關照一下,一定要將楚香君安排在新生班。

劇組。

楊碩坐在保姆車中,百無聊賴。

他的手邊餐桌上,放著精緻的單人套餐,只是楊碩動都沒動過。

好懷念楚香君做的煎餅果子啊!

楊碩砸吧了下嘴巴,心中卻很疑惑。

楚香君今天能有啥事情,比來給自己這個實力加超級偶像明星做飯還重要?

楊碩瞥了一眼那已經冷掉的飯菜,眼裡閃過一抹不耐煩。

他從桌上一把抓過手機,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打電話將楚香君教訓一頓。

自己昨天幫了她那麼大忙,小丫頭就是這樣感謝自己的?

而且楊碩就搞不明白了,自己走到哪裡,小姑娘們就尖叫到哪裡,以自己現在在娛樂圈的身份地位,那妥妥的老少通吃啊,可唯獨楚香君這個另類,總是對自己愛答不理的。

楊碩曾經因為楚香君用的是以退為進這招,於是就不主動去聯繫楚香君,誰知道,六月七月整整兩個月,楚香君愣是沒有「打擾」過自己本分。

是以,楊碩認清楚了一個現實——楚香君那裡是在以退為進,她分明是真的不想理自己。

楊碩很鬱悶,很生氣,這是人生第一次,楊碩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質疑,對自己的顏值產生了挫敗感。

嘟嘟嘟……

楊碩直接撥通了昨天從助理手機里存下的號碼的視頻通話,因為……心情煩躁的就想看看楚香君本人,小丫頭現在越來越漂亮了,如果她能來娛樂圈發展,跟自己演個情侶對手戲什麼的。

楊碩腦子神遊天外,當感受到手機在震動,楊碩心裡一驚。

這麼快接電話,可見楚香君和自己一般,正將電話拿在手中把玩。

這叫神馬,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楊碩心中激動,立刻板著臉故作嚴肅裝生氣,可是,當看清畫面中的人了,楊碩立刻變臉,驚呼出聲。

「你是誰?」

楊碩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屏幕中那一張胖得跟大餅似的臉,他分明是一個男人的。

月輪莫名其妙誰給自己發視頻呢,當看清屏幕裡面的人,月輪問了一句:「你是楊碩?」

楊碩愣愣的點了點頭,心中快速鎮定下來。

「你是誰?」居然認識自己,難道是自己的粉絲?

「我是楚香君的朋友啊!」月輪莫名其妙。

他只以為楊碩打電話是想問楚香君,可楚香君的手機不能視頻,所以,月輪先解釋了一下自己和楚香君的關係,然後想告訴楊碩讓他晚點打過來的。

誰知道,楊碩面帶不悅,氣場冷酷,語氣酸溜溜的問道:「男朋友?」 月輪聽他這樣問,只覺得這個楊碩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

自己是男是女,他難道不會自己看嗎?

這視頻明明顯示的很清楚嘛!

月輪盯著視頻中的自己,還左右轉動腦袋,全方位觀察自己,狠狠的自戀了一把。

多好的手機啊,顯示的多麼清楚啊,自己多麼明智啊。

分明可以看清楚性別的嘛!

楊碩見著月輪跟個娘娘腔似的對著鏡頭自戀,十分的無語,臉已經黑的堪比鍋底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