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原來建國之後發生了許多事情,真相都被掩蓋在歷史下,由於種種原因,這個國家只能依靠自身在短時間內建立起一個強大的武者組織,否則這個國家也許早就已經不存在了。

趙天聽得一頭霧水,詳細追問,想要了解事情的原委。

遲疑了一下,孫大師嘆息了一聲:「反正自從天地大變以後,這些東西也會慢慢公開,我就和你說說吧,這世界可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

聽著對面的老人緩緩講述當年發生的那些不為人知的事情,趙天在感到萬分驚訝的同時,卻又有幾分釋然。

其實每一個真正的國家建立,背後都有超凡力量的支持,尤其是在華夏這邊土地上,擁有超凡力量的武者更是主宰了一個又一個朝代的興衰。

一般而言,有兩種情況可以統一的龐大國家,要麼實力逆天,當世無敵,可以一人橫掃六合八荒,建立統一的中央集權王朝。

要麼氣運鼎盛,獲得眾多大勢力的支持,深謀遠慮,擁有超凡的人格魅力,以浩蕩大勢一統天下,而後建立一個相對鬆散、名為中央集權,實則是分封諸侯的國家。

解釋到這裡,孫大師臉上露出幾分感慨和、敬佩之色,又接著解釋起來。

不過這個國家卻不是這樣,那位開國偉人命格奇特,氣運如龍,獲得了眾多大勢力的支持,雖然那時候科技已經發展起來,但和現在相比還是差了很多,終究擋不住強大的武者。

於是,這位偉人在獲得了大量武者勢力的支持以後,最終還是統一了全國,不過這個國家終究是屬於人民的,那位領袖沒有將國家分給那些武者勢力,而是堅持了他的信仰。

所以這個國家,才沒有像很多國家那樣被那些大財閥背後的超凡者組織掌控,至少對於普通人而言,這樣的國家更好。

只不過,幾乎失去了所有武者的支持,無數國外的超凡者蜂擁入這個國家,縱然擁有數百萬大軍,卻也無法抵擋,幾乎處在了滅國的邊緣。

最終,這位開國領袖以全國無數百姓匯聚的汽運,組建了第一批炎黃衛,勉強與國外的超凡者抗衡。

為了徹底擺脫對那些武者家族、門派的依賴,這位偉人用十年的萬眾一心,用十年的瘋狂信仰,無數思想純粹信仰堅定的民眾,終於,整個國家的氣運和無數民眾的信仰匯聚成為不可思議的能量,一位位強者從其中誕生,炎黃閣便是由此建立。

聽到這裡,趙天終於忍不住,打斷了孫大師的講述。

「也就是說那十年文革,其實是為了建立炎黃閣。」

孫大師面色平靜,看了趙天一眼,淡淡道:「你覺得以那位開國偉人的智商和那個時代掌控著這個國家方向的那群人,會犯這種錯誤。」

微微笑了下,孫大師又解釋了一句:「要不是最後那位的自我犧牲,炎黃閣怕是來不及建立,最後就跟前蘇聯那樣,變得四分五裂!」

房間里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孫大師和趙天都沒有在說話,想著各自的事情。

良久以後,趙天終於開口,告訴對面的老人,他已經做出了選擇就做一名編外成員,她的性格實在是不適合成為正式成員。

不過,趙天也承諾,很鄭重和認真,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如果有需要他會出手相助。

對此,孫大師只能嘆息,不再勸說,他告知,趙天的已經擁有了宗師級的戰鬥力,按照規定,自動成為a級編外成員,將擁有一部分特權。

跟著,登記、錄入資料、身份確認,趙天從孫大師級手中接過一張銀色卡片與一台特製的通訊器。

思索著之前孫大師講訴的歷史,趙天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這讓他有點驚悚,拉著孫大師十分嚴肅的開口詢問。 在這片大地上,誕生過一個又一個的強大帝國,朝代變遷,國家的興亡和更替,那些普通人所知道的歷史背後,又究竟隱藏了多少秘密!

「我所知道的那些歷史,春秋戰國、秦、漢、唐、宋…,這一個個國家的建立和衰落、滅亡,難道也全部何超凡武者有關?」

面色凝重,趙天想到一些可能,一把拉住了想要離開的孫大師,十分疑惑的詢問。

「以你的修為與許可權,我只能和你說一些大概,至於一些真正的隱秘,除非你成為正式成員,我暫時不能和你說太多。」孫大師看了看牆上的時間,略微沉吟了一下,告知了趙天不少事情。

事實上,超凡武者的生命層次在不斷提高的同時,不僅可以獲得強橫的力量,壽命更是在不斷的進化中越來越長。

而那些睥睨一個時代的超級強者,為了某些目的統一全國以後,都會將家族分成兩脈,主脈會帶著這個國家最重要的一些東西隱藏起來,支脈則成為國家的皇室,管理天下,搜集資源。

只要主脈中的超級強者依然活著,可以正常出手,無所顧忌,那這個國家的統治就會一直持續下去。

然而不論這些絕世高手有多麼強大,天地精氣終究在不斷枯竭,可以吸收的能量越來越少,進化終究會有盡頭,生命也將會走到終點。

「難道像你說的遠遠超過宗師的強大存在,全都已經死了,像是劉邦、趙匡胤、朱元璋這些開創了一個個數百年王朝的任傑,他們就沒有一個人活到現在,聽你之前的說法,我還以為可以親眼看到這些傳說中的人物!」

趙天面露遺憾的說道,可惜不能見到這些歷史上的絕代人物。他有一種感覺,這個時代很不一樣,自那日以後,天地在逐漸發生著變化,精氣在復甦,莫名的神秘能量在凝聚。

「若是他們活在這個時代,又能夠擁有何等恐怖的力量,攪動出怎樣的大勢風雲。」

聽到趙天的感慨,孫大師臉上露出古怪之色,他沖著趙天意味深長的一笑,表情太古怪了!「也許吧?」孫大師未等趙天開口詢問,收起了那副怪異的表情,嚴肅而認真,十分凝重地表示,接下來講的東西趙天最好記清楚。

聞言,神色一凝,趙天不再想對方剛才的怪異表現,神色也嚴肅起來。

正所謂爛船還有三斤釘,那些強者所開創的一個個家族,擁有著驚人的底蘊,畢竟統治了這片大地數十年,有的更是長達數百年。

這些由國家皇室變成的家族,真正覆滅的很少,大部分都傳承到了現在。

在武者的世界里,他們被統稱為天子家族!

「天子家族!」趙天嘴中喃喃的重複了一遍,心中莫名的感到一股壓力,這四個字像是帶著某種高貴與威嚴,高高在上、俯視眾生,讓她本能的覺得不舒服。

看到趙天的樣子,孫大師輕嘆了口氣,眼前的青年以前確實只是一名普通人,被這些消息弄的一時迷茫也屬正常。

最後,孫大師有點不放心,趙天準備離開的時候,忍不住又叮囑了幾句。

「老頭子知道現在的年輕人火氣大,不過你要是真的遇到了天子家族的人,能退讓的話就盡量退讓,千萬不要和他們起衝突!」

趙天心中一暖,能感覺到這位老人對自己的關照確實是發自真心,擔心自己年輕氣盛招惹到大敵。

認真的點了點頭,趙天對老人表示,會盡量注意這方面的。

孫大師忽然看了看四周,隨後壓低了聲音道:「剛才給你的通訊器內有一份資料,是關於天子家族、武道大派的一些具體資料。」說完這句話,老人的聲音又變得正常,和趙天進行告別,隨後盡職離開,留下趙天一個人在原地發楞。

良久以後,他微笑著搖搖頭,把這件事記在了心裡。

回到家中時已經接近下午,從孫大師的辦公室出來以後,正好遇到了那位頗為照顧她的中年大叔汪軍,兩人一起就地解決了中飯。

兩人確實十分投緣,很聊的來,不僅交換聯繫方式,汪軍還邀請趙天明天去他開個武館做客。

打開房門,屋子裡十分的安靜,那隻紅色的鸚鵡居然又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想起自己走之前,那隻鳥還在玩著電腦,趙天走進書房,看著依舊顯示在電腦遊戲上的界面,輕舒了口氣,總算是放下心來。

「看樣子小紅應該沒用電腦做過什麼別的事情。」將電腦重新關上,趙天坐在書桌前,取出了那張銀色的卡片和通訊器。

這張卡片的作用類似於身份信物,進入炎黃閣的許多基地都需要用它進行身份識別。

至於通信器不但擁有超強的信號,可以幾乎適應任何環境地居的通訊要求。

更重要的是,通過這部通訊器可以進入炎黃閣的內部網路。

根據孫大師的說法,像趙天這樣的編外人員,除了考核以外,很少會再去炎黃閣,一切都是通過內部網路進行解決。

打開通訊器,趙天沒有急著去看孫大師特意留下的那份資料,略微早了早,便看到了一個名為炎黃天下的網路鏈接,。

鏈接剛一打開,趙天的目光就被首頁最上方一行血紅色的大字吸引,毫不猶豫的點了進去。

「美國大兵對決亞馬遜超煩者!兩日之後全球同步直播!」

他又將標題念了一遍,語氣裡帶著迷茫,這消息也太離譜了,全球同步直播是什麼鬼?太離譜了!

官方的消息很少,只是解釋說這是美國主動通知的世界各國,具體時間會在上午9點開始,屆時任何人都可以在網路甚至是電視上觀看到這場戰鬥!

消息雖然很少,但確實驚爆了一地的眼球,下方的討論堪稱十分的火爆。

各種帖子竟然有數千條之多,把看到這個數字的趙天嚇了一跳,暗自咋舌,以前還真不知道,竟然有這麼多武者!

點開了一條最熱的帖子,是一個代號為天機老人的a級強者,所寫的分析帖。

似乎這個代號具有很高的威信,很多人都同意了此人的觀點。

仔細的看完,趙天在震驚的同時,也對這個天機老人十分的佩服。

對方先是論述了一下如今世界的局勢,得出了美國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立威,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給因為沒有公布超凡者,而逐漸不安起來的民眾一顆定心丸。

思考了一下,趙天倒是對這個說法比較認可,認為應該與事實很接近。

不過讓他詫異的是,討論區里竟然分成了兩派,在彼此爭論著誰會獲勝,十分的激烈!

有一個代號為鐵掌無敵的人堅持認為,美國肯定能夠獲勝,他在自己的帖子里這樣寫道:「我們中也有不少人去過美國執行任務,大家應該很清楚那群美國人的科技究竟到了什麼程度!我們超凡者的確十分強大,但恐怕也抵抗不了那些超級科技武器!」

另一個代號為一代大俠的的評論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他倒是說得更加直接:「雖然最近一直在說天地改變,超凡者的黃金時代將要來臨,但在這之前現代科技壓制了超凡者是不爭的事實,以美國稱霸這顆星辰的科技,滅一個叢林里的超凡者組織絕對不算難事!」

「有些東西不知道就不要瞎說,美國這樣的暴發戶國家這次肯定會在一個大跟頭!」代號為東海居士的武者在下方留言,文字里充滿了對美國的不屑。

甚至就連那位天機老人也站出來表示自己的看法,出乎趙意料的是,這位對世界各國頗為了解的天機老人竟然也認為美國會輸得很慘,而且十分的肯定。

「其實,說超凡者被現代科技壓制,不再能夠主宰這顆星辰,對也不對。超凡世界的水遠比美國和你們這群小傢伙想象的要深的多,美國終究是底蘊太淺了!」

趙天注意到認為美國會失敗的,都是b級或a級的代號,據他所知,大師級才能擁有b級代號,而他的代號便是a級。

心中一凜,沒想到這些高手都認為美國會遭遇失敗,到底是什麼讓他們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漸漸的很多人也和他一樣,轉變了看法,不再那麼篤定美國一定能贏,但還有不少人堅持自己的看法,更是有人這樣寫道:「無論有什麼我們這些低級武者不知道的,大不了動用核武,一顆核彈下去,不就什麼都搞定了。」

然而,天機老人定位多解釋,只是寫下了這麼一段話:「這種想法在幾天之前也算正確,可惜世界已經不一樣了,這個時代屬於超凡者,沒有科技的位置!」看到這裡,他忽然明悟,氣息發生了一些微妙的改變。

世界已經變了,自己的心態卻還在以前那個和平的社會,潛意識中還認為科技是世間唯一的真理。

這個時代屬於他、屬於超凡者、屬於強大的生命個體。 在這個城市最大的一座中心公園,裡面那座矮山上,一棵棵大樹在黑夜中矗立,幽靜而黑暗,十分的寂靜!

一條並不寬闊的水泥路盤山而上,每隔一段便有一根明亮的路燈,為晚上來這裡遊玩的城市居民提供照明。

不過此刻已經是深夜了,公園裡幾乎沒有什麼人,偶爾有幾對幽會的情侶,也只是在山腳下徘徊。

從山腳下向上看去,在一條明亮的燈光形成的光帶之外,是一片更加深邃的黑暗,模糊的黑色輪廓里一片死一般的寂靜,沒有蟲鳴與鳥叫,似乎在那高大的樹木間隱藏著什麼!

半山腰處的一片虯結的樹影中,一隻紅色的大鳥正踮著腳,鬼鬼祟祟的從一棵樹榦后,探出鳥頭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確定沒有目光注視到這裡,紅色的鸚鵡伸出翅膀向著盤山公路另一邊的樹林晃了晃,跟著趕緊將頭縮了回來,整個身子都縮到了樹榦背後。

約莫兩個呼吸以後,一道人影便悄無聲息的從黑暗中竄出,眨眼間,就掠過了公路,消失在對面的樹林中。

整個過程幾乎沒有發出什麼聲音,在不遠處的燈光照射下,即便是眼力非凡的人也只能看見一道黑色的影子一閃而過。確定前面沒有發生意外,紅色的鸚鵡也從大樹后一竄而出,一道紅影閃過,同樣投入了那片黑暗之中。

十分鐘后,山頂邊緣處,幾棵大樹組成的黑暗裡一人一鳥正鬼鬼祟祟的看向山頂中央,。

這座矮山山頂處被修建成了一處小廣場,廣場中間有一處花壇,生長著五六株近十米高的樹木。

此刻,在這寂靜無人的深夜,一種奇異的變化在悄然發生。

有淡淡的綠色光華騰起,晶瑩而美麗,那是其中一顆毫不起眼的樹木,在散發光輝。

它約有七米高,本來應該是一棵栗子樹,很普通和尋常,然而此刻的它卻變得不一樣了,通體綠瑩瑩,枝葉間像是有升騰光霞,散發的光輝幾乎將整個小廣場籠罩。

樹榦宛如水晶,有種通透感,趙天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道道金黃色的神光從根部湧出,分化作一道道細小的流光,在整棵樹的枝幹間流轉,最後逐漸向著一顆顆掛在樹枝間的栗子上匯聚而去。

看到這一幕,將身體隱藏在大樹陰影里的趙天心中暗自驚嘆,實在是很奇異,原本一顆普通的栗樹,竟然變得如此神奇,一看就十分的超凡。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小紅!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微微伏低身子,趙天壓低了聲音小聲的問著另一棵樹背後的紅色鸚鵡。

自從偷偷摸摸的潛伏到這裡以後,小紅就一直沒有在說話,一直縮著身子躲在樹后,一動不動,像是睡著了一般。

聽到趙天說話,小紅睜開鳥眼狠狠的瞪了一眼它旁邊的傢伙,又轉過鳥頭仔細的看了看廣場周圍的黑暗處,才放心地閉上了眼睛。

鳥頭一點一點的,小紅像是真的要睡著了般,對那顆升騰起氤氳煙霞、越發不凡的栗樹毫不在乎。

莫名其妙的,趙天竟然看懂了小紅的眼神,裡面的內容很豐富,但最主要的是鄙視,一種智商上的優越感,太扯淡了!

太陽穴跳了跳,自己居然又被這隻鳥給鄙視了,簡直讓人火大,趙天想把這隻鳥給暴揍一頓。

又掃了一眼廣場上,始終沒有發現還有其他人,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

想起之前和鳥的約定,趙天看了看那一顆顆越發耀眼、猶如一顆顆寶石般的栗子,終於還是沒有採取什麼行動,也閉上眼睛,安心的等待著出手的時機。

而此刻在這一人一鳥藏身處的廣場對面,竟然也有兩道黑衣身影潛伏在一處灌木叢中。

這兩個人氣息若有似無,明顯是被收斂起來,加上他們身上的黑衣,竟完全躲過了趙天的觀察。

此刻兩人正在低聲交談。

「大哥,你覺得除了我們之外還會有其他家族的人來嗎?」其中一名黑衣人開口,聲音壓得很低,若是普通人站在他旁邊,恐怕根本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聲音太微弱了!

「另一名黑衣人目光冰冷的掠過幾處黑暗的角落,淡淡的開口。

「就算有那又怎樣,難道你也覺得我們羅家是所有天子世家中脆弱的?」

「當然不是!不過來的要是都是一些散修的話,我們就可以全部得到這些龍紋果,定然可以直接突破現在的境界。」

那名應該是哥哥的黑衣人聽到同伴的回答,眼中也露出幾分火熱之色,盯著那顆剔透中透出瑩瑩綠光的異樹,低聲自語道。

「只要獲得這裡所有的龍紋果,我一定可以追上那些人,成為可以俯視同輩的真正天才!」

兩名黑衣人不再交談,這處灌木叢也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就在廣場另一方的樹林邊緣,五道身影正隱藏在其中,目光貪婪的盯著廣場中央,臉上都露出激動之色,十分的興奮!

這幾個人服飾各不相同,似乎還在相互提防著其他人,顯然是一群臨時湊在一起的武者。

校園狂兵 這群人年紀都在四五十歲的樣子,年紀都是不小,其中甚至有一名老者,看上去都快有60了!

看著那顆通體晶瑩的其藝樹木,一道道澎湃、充盈的神秘能量在凝聚,一名面色枯黃的中年人臉露渴望,終於無法忍受,按捺不住想要起身沖向廣場。

不過另外四人本就十分警惕,戒備著其他人,還沒等這名面色枯黃的中年人起身,其餘四個人同時出手將他攔了下來。

「王六!你想幹什麼?」有人厲聲開口,不過聲音壓得很低,不敢鬧出太大的動靜。

「萬一有其他人發現這棵神樹,不能再等了,遇到這棵樹是我們的機緣,決不能白白錯過!」

被按在原地動彈不得的王六,雖然眼中滿是憤怒,卻依然壓低了聲音喝道。

另一名身形乾瘦的中年人聞言,掃了眼死寂一片的山頂,臉露遲疑,忽然也低聲開口。

「王六說得也有道理,遲恐生變,這種鮮果不論成沒成熟,對於我們而言只要得到都會有極大的好處。」

正當另外兩人也露出幾分心動之時,那名已經有不少白髮的老者面色一冷,陰森中帶著威脅,十分的駭人!

「你們想去找死老夫沒什麼意見,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一句,像這樣的天地奇物、異樹仙果必然會有異類守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