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只不過,未來的沉船打撈公司,控制權徐海寶肯定不會讓出去。包括專門從事海島旅遊開發的公司,也必須掌控在徐海寶的手中。不然,他寧願不開公司。

實在不行,那就多費點功夫,去將那些知曉的沉船陸續打撈起來。只是那樣做的話,他到時投到旅遊公司的資金來源,只怕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畢竟,少批量拍賣從沉船打撈起來的東西,不會引來太多人的注意。可次數一多的話,想不惹人注意都難。所以,一個合理的賺錢渠道,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因為買別墅的事,徐海寶在城裡多待了一天。等到第二天,兩兄妹才帶著不少東西,來到前往東嶺島的輪渡碼頭。對徐清雅而言,村子已經很久沒回去過了。

買好票之後,徐海寶也給自家三叔打了一個電話,說道:「三叔,我跟小雅坐第二班的船到鎮上。你今天要出海嗎?」

「不用!你們過來就行,我今天剛好要去趟鎮上,到時我在碼頭等你們。」

還是跟早前一樣,徐海寶並未乘座頭班輪渡。不論鎮上來城裡,還是城裡去鎮上,第一班的輪渡乘客最多。最後一班的情況,跟第一班的輪渡乘客最多。

唯獨第二班乘客最少,坐船前往東嶺鎮的話,也會顯得相對寬鬆一點。人一多的話,客艙也會顯得空氣混濁。知道徐清雅愛清靜,徐海寶自然需要照顧一下。

等到客輪啟航離開碼頭,站在船舷邊的徐清雅有些皺眉的道:「這裡的海水好臟啊!」

「近海的情況都如此!等船開出一段距離,你就能看到藍色的大海了。不過,想真正感受純凈的大海,還是回村子感受最好。到時候,我帶你去蝦島逛逛。」

「蝦島,是村子後面那個小島嗎?」

「嗯!那裡別的風景不多,唯獨沙灘非常乾淨。這次回村子,你多拍些照片。冬季雖然不是海島旅遊季,可多做一些宣傳的話,相信明年會有散客到島上觀光的。」

有關明年的安排,徐海寶打算先去趟香江,把放在無名珠內的成化鬥彩給拍賣。用拍賣得來的資金,在香江註冊一家專門從事海島旅遊開發的母公司。

甚至徐海寶有考慮,是不是將戶口簽到香江那邊去。那樣的話,回來搞投資的話,也能避開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畢竟,香江跟內地的情況,多少還是有所不同。

至於移民到國外,徐海寶還真沒這個打算。將戶口遷到香江,更多也是為了便於將來從事沉船打探。那樣的話,到了國外或許也會更方便一些。

聽著徐海寶的話,徐清雅也很直接的道:「哥,你真打算自己創業?開一家旅行社,資金只怕也不少。招攬不到客源的話,也會坐吃山空的!」

「不是旅行社,是專門從事海島旅遊開發的公司。有可能的話,或許我會跟鎮里或市裡,簽屬一些開發海島的文件。以私人名義,開發經營村子附近的無人島嶼。

甚至我有考慮,明年是不是先買艘遊艇,那樣接待到訪的客人,也會顯得有面子一些。至少我希望,在你進入大四學年時,讓你真正有機會參與公司管理跟經營。」

「遊艇?哥,你還沒睡醒吧!說什麼大話呢!凈吹牛!」

多少知道一艘遊艇價格的徐清雅,看著站在身邊的徐海寶,有點亂開空頭支票的口氣,自然覺得自家老哥在吹牛。可在徐海寶看來,他說的確實都是大實話啊! 抵達東嶺鎮的輪渡碼頭,有段時間沒回福臨島的徐清雅,情緒似乎顯得蠻高興。或許隨著年齡的增長,徐清雅也漸漸意識到,在福臨島的老家沒想象中那樣不堪。

只是每次看到混濁的海水,徐清雅也真正能體會到,目前東海的海水污染情況,確實比想象中嚴重。好在徐海寶告訴她,村子周邊的海水依舊是碧藍色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福臨島雖然地處偏僻。可正因為其獨特的地理環境,才造就了福臨島的與世無爭,依舊保存著早年的島嶼漁村面貌。

「三叔,麻煩你了!」

拎著東西從輪渡下來的徐清雅,很快看到站在碼頭等候多時的徐立成。對於這位三叔,徐清雅自然不陌生。只是說起來,她也有段時間沒見到這位三叔了。

看著乖巧問候的徐清雅,接過行李的徐立成也笑著道:「丫頭,捨得回來了!」

「三叔,我這不是回來了嘛!平時要上學,也沒時間回家,其實我還是很想三叔的!」

知道徐立成是笑話她不喜歡回老家,徐清雅有些臉紅之餘,也笑著撒了把嬌。畢竟,做為徐家唯一的女孩,徐清雅在家族還是非常受寵的。

尤其一直想生個女兒的三嬸,更是將徐清雅看成自家女兒一樣。只是有些可惜的是,三嬸生完一胎之後,就因為身體的原因,失去了生育的功能。

或許正因為如此,徐立成跟老婆對徐清雅這個侄女,寵愛程度甚至超過親生兒子。曾幾何時,徐海寶的堂弟徐海星,也直言他不是親生的,徐清雅才是父母親生的。

笑過之後,徐立成也很熱情的道:「海寶,你跟小雅沒在船上吃飯吧?趕緊回家,你三嬸早就做好一桌飯菜,就等著你們回來呢!」

「太好了!終於又能嘗到嬸嬸的手藝了!」

或許是已經決定回家過年,徐清雅也漸漸明白,即將前往的那個小漁村,依舊有人牽挂著她。而她因為自己的原因,卻很少甚至很反感去那個地方。

現在終於決定回來,她才真正意識到,那種始終都在的親情,她有些過於忽視了!

原本還想在鎮上吃飯,順便找人幫忙裝修一下老屋。現在突然得知,自家三嬸已經準備好飯菜,徐海寶最終決定還是先回村子,再跟三叔商量一下裝修的事。

畢竟,距離過年還有一段時間,想裝修房子的話,村子應該也有人會。若是村子有人會的話,也能省去不少麻煩。從鎮上找工匠,花費無疑會更高一些。

事實上,福臨島居住的村民雖然不多,可手藝人也不少,泥匠石匠這些都有。只不過,眼下村子的泥瓦匠,已經很少有機會接建新房的事做。

可對徐海寶而言,未來想保留或重現海島漁村建築的原始風貌,這些老手藝人就顯得非常重要。或許除了打漁外,他的聘請也會給他們帶來新的收入。

若是待在島上也能賺錢,徐海寶相信這些年齡都不少的工匠,也不會選擇離村去城裡做事。畢竟,待在村子便能找到事情做,又何必捨近求遠進城呢?

坐上徐立成的小漁村,徐海寶還是很謹慎,將一件救生衣扔給徐清雅道:「小雅,把這衣服穿上!今天的風浪看上去不小,別吹感冒了!三叔,等下船開慢點!」

「好!」

對於徐海寶的交待,徐清雅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穿著救生衣的時候,也忍不住道:「三叔,你這漁船怎麼不搭個棚子呢?這樣的話,下雨也不會被淋到了。」

「下雨的話,我基本都不出海的。搭棚子的話,有點占空間。丫頭,你現在還會暈船?」

做為漁村長大的女孩,徐清雅乘座輪渡似乎不怎麼暈船。唯獨做這種漁船,每次都會坐的暈頭轉向。或許也正因為如此,才讓她對回家有點敬而遠之。

被詢問的徐清雅有些臉紅的道:「應該不會了吧!我也不知道!」

從徐清雅有些底氣不足的話中,多少知道她對坐漁船有陰影的徐立成,也有意減緩的船速。趁著這個機會,坐在船上的三人,也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起來。

問及徐海星的事,徐立成也笑著道:「前天接到你爸打來的電話,我已經給那小子打過電話。小年的話,他肯定是趕不回來。不過,春節應該會回來過。」

「三叔,海星哥是在東海工作嗎?說起來,我跟哥前次從東海回來,都沒去看他呢!」

想到徐海寶說過的一些情況,徐清雅對比她提前畢業的堂哥,多少還是有些關心。畢竟,當年徐海寶應徵入伍,徐海星在城裡讀高中時,也在徐家住了很長一段時間。

只不過,相比對徐海寶的態度,徐海星在徐清雅面前,同樣顯得有些底氣不足。只是兩個當哥哥的,也都很寵愛徐清雅這個唯一的妹妹。

對於徐清雅的不好意思,徐立成卻笑著道:「沒事,那小子剛工作沒多久,聽說事情蠻多。而且公司那邊,還動不動給他安排出差。你想找他,估計也不容易。

反正等過年回來,我們一家又能聚一起過年,到時再好好聚一下就是了。說起來,前次寶娃退伍,他還想回來看看,只是一直抽不出時間呢!」

雖說兩家只有三個小孩,可徐家三個小孩感情都很好。做為長輩,徐立成自然也很欣慰。畢竟,親情紐帶,也是維繫家族延續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有點可惜的是,徐家這一脈人丁似乎一直都不怎麼旺盛。原本徐立成好不容易有個哥哥,卻有些不幸的英年早逝。而徐家第二代,目前也僅有兩個男丁。

這也意味著,未來徐家想開枝散葉的話,最終還要看徐家兩兄弟。雖然徐海寶還有個姑姑,可對徐立成而言,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跟男丁還是有所區別的。

最重要的,那個姑姑雖然嫁到城裡,人卻不在城裡。據徐海寶所知的情況,這個姑姑跟老公經常在北方做生意,也很少回寶海。至於回村,那就更少了。

儘管是親戚,可徐海寶對這個姑姑,似乎並不太感冒。原因很簡單,那位姑姑跟那位姑夫,本事沒多少,卻總想著做大事。偶爾打電話回家,大多都是問借錢做生意。

那怕徐海寶的父親,一直很牽挂在外地做生意的姑姑。可這個姑姑的不著調,也令父親很失望。常年見不到面,這樣的親情久而久之也就淡薄了下來。

說到底,親情跟愛情有時也一樣,都是需要用心去經營的。如果一味的要求別人付出,自己卻不想付出。久而久之,親情跟愛情都有可能消亡。

當漁船抵達福臨島,看著熟悉的漁村老屋跟漁船碼頭,徐清雅同樣顯得很興奮。掏出徐海寶在東海替她買的新年禮,一架價格有點小貴的單反相機開始進行拍攝。

很多時候,身邊的一些風景總是容易被遺忘。現在終於想起這些的徐清雅,突然覺得這座記載她兒時記憶的漁村,風景其實還是很漂亮的。

依山而建、錯落有序的老屋,一排排聳立於山坡之上。不時冒出的炊煙,也讓漁村憑添了一絲祥和的韻味。這樣的古屋漁村,在國內真心不多見啊!

等到漁船平穩靠岸,不用拎行李的徐清雅,看著不時詢問的村民,也笑著問好。讓她覺得有些尷尬的是,不少在村口玩耍的小孩,她竟然一個都不認識。

似乎看出徐清雅的尷尬,徐海寶也笑著道:「沒事!要不了幾天,你就會知道,這些皮猴子都是誰家的孩子。我前次回村裡,也跟你一樣,很多人都快不認識了。」

聽著村民笑呵呵的道:「你是立言家的丫頭吧?真是越長越漂亮了!看來還是城裡的水養人,小丫頭一眨眼都長這麼大了。」

相比很多村民一眼便認出徐清雅,原本身為村裡一員的徐清雅,卻對這些村民顯得有些陌生。好在有兩年沒回來,她多少還能記住一些年長村民的名字。

從小便嘴甜的徐清雅,一會叔、一會伯、一會嬸、一會大爺的稱呼之後,村民都顯得很高興。漸漸的,徐清雅兩兄妹的回村,似乎又讓漁村小小的熱鬧了一番! 回村的第一頓飯儘管晚了些,可徐清雅依舊吃的很高興跟盡興。 帝少的蜜愛嬌妻 看著三嬸準備了滿滿一桌子菜,徐清雅再傻也知道,這位三嬸是真心疼她的。

甚至吃飯的時候,徐海寶還笑著打趣道:「嬸子,不公平啊!小雅回村子,你就準備這樣豐厚的一桌子菜。前次我回來,怎麼就幾個碗啊!不公平啊!」

結果這話直接換來三嬸的笑罵道:「寶娃,你還吃自家妹妹的醋啊?」

從這番對話中,徐清雅也知道她的回歸,確實讓三嬸非常高興。若不然,也不會特意準備這麼一大桌的菜。事實上,四個人根本吃不完這麼多菜。

好在時值冬季,這些菜吃不完也不怕。若是夏天的話,剩下的菜估計就只能浪費了。這種有人疼愛的感覺,還是讓徐清雅覺得很高興。

趁著吃飯的功夫,徐海寶也適時道:「三叔,村子有人會修房子嗎?我打算把老屋裝修一下,修個衛生間跟淋浴室。等爸媽回來,應該也能用的上。」

「修衛生間?有啊!你老伍叔,一直都做這個。前幾年,都在城裡替人搞裝修。等吃完飯,我跟你去趟他家,反正他剛好沒啥事。搞這些,你爸媽都知道嗎?」

「知道,回來的時候,我都跟他們說過了。事實上,我這次打算把你的屋子也裝修一下。修個衛生間按上熱水器,也就萬把塊錢的事,費不了幾天時間。」

一聽這話,徐立成很快搖頭道:「花那冤枉錢做什麼!有錢也不是你這樣花啊!」

「三叔,你們已經習慣了。可你想想,要是海星在城裡找了女朋友,下次把女朋友帶回家給你們過目。連個獨立衛生間跟洗澡的地都沒有,人家姑娘會怎麼想啊?」

知道以三叔跟三嬸節儉的稟性,想勸他們一同裝修老屋,只怕不太可能。可涉及到未來兒媳婦的事,徐海寶相信兩人都會捨得花這點裝修的錢。

其實徐海寶這樣做,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將來搞漁家樂。裝個衛生間跟熱水器,也方便旅客上島借宿之後,不至於連個洗澡的地方都找不到。

現在漁村很多村民,都習慣自己燒熱水而後躲在房間洗。至於夏天的話,到海里游上幾圈,回來用淡水再沖一下,就算洗過澡了。在這種事情上,村民都很隨意的。

聽徐海寶這樣一說,徐立成愣了愣也覺得有些道理。可最後還是道:「暫時還是算了吧!那小子剛工作,女朋友還不知道在那裡呢!先不急!」

明白有些事不能操之過急,想改變村民一些固有的觀念,就必須讓他們感受到裝修老屋的好處。至少徐海寶相信,未來想接待遊客借宿,衛生間跟浴室都必不可少。

吃過飯之後,徐立成便帶著兩兄妹,來到村子的杜行伍家。做為村子專業的工匠,杜行伍建房子的手藝,也是從父輩繼承過來的,村裡有建房的事幾乎都找他。

只是當年吃香的手藝,如今卻很難找到事情做。畢竟,福臨島已經是東海最東端的海島,原本附近有個窪山島住人,可幾年前一樣搬遷進城,全村都荒廢下來。

這種情況下,待在村子有錢建房的人,大多都會選擇進城買房。那怕自己不住,他們也希望把孩子送進城,不讓孩子走他們的老路,繼續待在漁村生活。

沒人重建新房,杜行伍自然找不到事做。雖然不時跟人合夥出海打漁,可打漁這樣的工作,並非杜行伍擅長。有機會的話,杜行伍也會進城找些散工做。

看到進門的徐立成跟徐海寶兄妹,杜行伍有些意外的道:「立成,你們怎麼來了?這是立言的閨女吧?有年頭沒見,都長成大姑娘了。」

「老伍叔,你好,我是清雅!」

「你好,你好!坐,隨便坐,家裡有點亂,別介意啊!」

雖然徐海寶一家已經搬進城,可對村裡很多年長的村民而言,他們都知道徐立言一家不時也會回來。只不過,這幾年回來的次數少了而已。

落座之後,徐立成也笑著道:「老伍,你這幾天沒什麼事吧?」

「沒啥事!天天待在家吃閑飯呢!你帶著寶娃兄妹過來,應該有事吧?」

「是啊!寶娃打算修個衛生間裝個熱水器,我想著你剛好在家,就帶他們過來找你了。我大哥兩口子今年打算回村過年,有個衛生間跟洗澡的房子,不是更方便些嘛!」

「行啊!這點事,應該沒什麼問題的!不過,材料的話,你們自己買還是怎麼說?」

聽到徐海寶打算裝修老屋,那怕是修個衛生間。可對杜行伍而言,那也是一筆生意。他有手藝卻沒活可做,眼看著快要過年,他也想多賺點過年的錢呢!

修個衛生間,對杜行伍而言自然不是什麼大工程。但一個人幹活的話,好歹也能賺幾天工錢。反正待在家閑著也是閑著,能賺點錢過年也是好事啊!

待在一旁的徐海寶,聽著兩人的對話很快道:「老伍叔,要是你現在沒事,要不先去我家看看。選那個地方裝修衛生間,需要怎麼裝修,我也聽聽你的意見。

其實我原本打算把老屋好好翻修一下,可眼看著馬上快過年,估計時間也來不及。等下我順便跟你商量一下翻修的事,你也幫忙出出主意。

要是沒太大問題,老屋翻修的事,到時我也包給你做。對了,村子會做泥瓦工的人多不多?如果人多的話,明年我應該能替你們拉些活干。」

「你打算翻修老屋?你打算在村子長住,不進城了?」

在杜行伍看來,現在的年青人誰肯待在村子里。但凡有個出路,他們都會選擇待在城裡。可聽徐海寶的意思,似乎打算在村子大興土木,想來是不打算進城了。

面對杜行伍的詢問跟三叔的困惑,徐海寶笑著道:「這事等過完年再說吧!」

知道有些事暫時還不宜說的太明白,不然只怕會引來村民閑話。但對徐海寶而言,未來真要搞海島旅遊的話,首先需要改變的便是本村的住宿環境。

這次回村的徐海寶,也打算跟村長商量一下,把村子那片荒廢的老屋買下來重新修繕一下。漁村的房子大多都由條石構建完成,那怕已經荒廢基礎卻很堅固。

這樣的房子修繕出來的話,徐海寶打算做成海島旅社。到時候,接待一些到訪的遊客食宿。在徐海寶看來,那些老房子只要修繕好,都是一幢幢面朝大海的好房子啊!

等到四人一起來到徐海寶的老屋,走進這幢有院子的兩層小樓,徐清雅一樣覺得很親切。看著院子的壓水井,徐清雅還饒有興趣的搖了幾下。

「啊!哥,這井還能用啊!」

「為什麼不能用呢?我們這口井的水還很好喝呢!等老屋翻修,我打算在樓上修個水塔,到時把自來水也裝上,那樣家裡用水也更方便一些。」

望著自家小妹回到老屋,還一臉好奇跟高興的樣子,徐海寶也有些哭笑不得。只是他知道,這次若非他退伍歸來的話,估計徐清雅還是會選擇待在城裡過年。

陪著一起走進來的杜行伍,看了看房子的布局,很快道:「寶娃,衛生間跟洗澡間,你打算分開做,還是做到一起?」

「老伍叔,你怎麼看呢?」

「如果圖省事的話,你就在一樓樓梯下修個衛生間。剛才我看了一下,那裡面積也蠻大,把衛生間跟洗澡間做一起倒也可以。只是那樣的話,用起來不方便。

要是你真想把老屋翻修的話,那我建議你樓上樓下都搞一下。一樓修個蹲坑的衛生間,二樓修個坐便器。洗澡的話,裝一個也可以,裝兩個也可以!」

對於杜行伍而言,他是徐海寶請來做事跟出建議的。可他同樣知道,修兩個衛生間的費用,肯定要比修一個衛生間的更高。因此,如何選擇還要看徐海寶的。

經過一番商量跟討論之後,最後還是徐清雅拍板直接修兩個。原因很簡單,如果她回家住的話,肯定是住樓上的房間。樓上有個衛生間跟浴室,無疑更方便嘛! 談妥老屋裝修的事,徐海寶也希望儘早完工,兩兄妹也只能在三叔家暫住幾天。考慮到徐海寶希望儘快完工,攬下這樁生意的杜行伍,也表示會找人幫忙。

一個人要裝修上下兩幢衛生間,想來希望花費不短的時間。可找人幫忙的話,材料方面徐海寶負責採購,那杜行伍只需儘快施工就行。

經過一番商量之後,在老屋新建兩個衛生間,花費大概在一萬左右。對於這樣的花費,徐海寶自然覺得沒什麼。甚至在他看來,這價格其實很便宜了。

看著同樣很高興終於有事做的杜行伍,徐海寶也笑著道:「老伍叔,等下你回去寫一下需要採購的東西。水泥跟石磚這些,你應該比我熟,到時也麻煩你幫忙採購一下。

等下我先給你五千塊,要買什麼你就幫著買,材料盡量用好一些的。雖然我爸媽不在村裡常住,但明年我應該會在家裡常住。所以,衛生間盡量裝修的好一點。」

「放心,裝兩個衛生間而已,我一定替你搞好!」

對杜行伍而言,修兩個衛生間想來賺不到多少錢。可最重要的,終於不用閑著待在家裡。對他這種手藝人而言,無所事事才是對他最大的折磨啊!

若是能讓徐海寶滿意的話,杜行伍相信明年徐家翻修老屋的活,應該也會讓他接手。這樣的話,等於又接了一單生意。做為泥瓦匠,杜行伍最熟悉的還是修村裡的房子。

送杜行伍離開之後,徐海寶也適時道:「三叔,要不你家也裝一個衛生間吧!反正要買材料跟東西,一下弄三個衛生間,想來也花不了多少錢。

而且你想想,三嬸的身體一直不怎麼好。要是搞個帶淋浴的衛生間,大冬天洗澡什麼的也方便啊!燒水洗澡,多少還是有些不方便嘛!」

「你小子,還真是不死心!行,這事等下回去跟你三嬸商量一下。」

修衛生間的花費不高,可要裝熱水品還有浴室的東西,那就看個人的消費選擇。東西買的貴些,那花費自然就高些。五千塊一間的費用,更多只是工錢跟材料費用。

這樣的價格,在徐海寶看來根本不貴。可對節儉慣了的三叔三嬸而言,無疑需要商量一下。好在徐海寶知道,涉及兒子的幸福未來,老兩口應該也省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