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是葉大卻沒有想到,葉寒此時隨意賜予他的武技竟然會這麼強大,連他曾經看到都有些懼怕的宋海山。

都會被他一掌打傷,而且最重要的則是他在硬接宋海山一掌之後還是毫髮無損,雖然他此時的軀體已經被葉寒煉製的非常強悍。

但是他卻知道,他能夠打退宋海山,和他軀體強大的原因並沒有多少關係。

反而和葉寒賜予他的武技有著重要的關聯,不然他縱使有著強悍的軀體,也只是會淪落到挨打的下場而已。

畢竟,有時候軀體的強橫並不代表一切,攻擊手段要多才行,不然,就像一個不會武功的小子突然變成了先天強者一樣。

不懂真氣運用的手段,不懂任何的武極和搏鬥技巧,恐怕還有出現後天或者一流,擊殺了先天強者的情況。

宋海成眉頭緊皺,上前一步接住了不斷後退的宋海山,感受著宋海山身上傳來的龐然大力,他連忙后運功。

在穩住了宋海山之後,宋海成的臉色開始變得陰沉了起來:「大哥,你沒事吧。」

「沒事,此人肉身強橫至極,而且武技更是厲害無比。」宋海山吐出一口鮮血,強硬的說道。

當然,這無事也只是說給外人的聽的,其實他已經被這一掌給打成了輕傷。

「大哥,我們一起上吧,此人竟然襲擊傷害忠明,一定是魔道門派的賊子。」宋海峰眼中帶著一絲溫怒的開口道。

出來看熱鬧的眾人,瞬間面露無語之色,對於宋家的無恥程度有了一個新的認識,畢竟這魔道賊子的大帽子給戴的。

「大哥,看我如何擒住這個魔道賊子,來替忠明報仇。」

宋海龍說完,率先的向著葉大沖了過去,身上先天真氣環繞,赫然是先天境界,身後宋海山三人緊跟其後。

「桀桀,來得好。」葉大看著對他衝過來的四個先天強者,眼中嗜血之色越發的濃郁起來,雙手猛然拍出崩山掌。

砰!砰!

宋海峰和宋海龍在硬接葉大一掌之後,不由得後退數步,二人對視一眼,紛紛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震驚之色。

要知道他們二人可也是先天境界,可是他們卻沒想到,會如此輕易的就被對方給一掌打退。

「一起上。」宋海成眼中陰毒之色浮現,四人分別攻擊葉大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他們就不信葉大能夠再擊退他們。

「桀桀,看我怎麼打死你們。」葉大對於自身的防禦力可是非常放心,索性直接向著宋海山四人沖了過去。

「嘶,宋家這四個老不死的真是無恥至極,竟然四打一,而且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是啊,沒想到宋家竟然這麼無恥,一開始別人說他們家人無恥我還不信,今日一見果然是真夠無恥的。」

「四個打一個都不說了,這宋家竟然還給人家戴上了一個魔道賊子的大帽子,我算是對宋家的這幅嘴臉認清楚了。」

「是啊,是啊,打不過就打不過,一起上不說,而且還給人家戴魔道賊子的大帽子,真是丟了我們北方江湖的臉。」

眾人不停的議論著,言語忠充滿對宋家的不屑,畢竟宋海山這四人的手段實在是太過低下了,讓他們都看不下去了。

對於宋家的嘴臉他們也是有所耳聞,不過今日一見,實在是有些超出他們心中的想象,因為宋家實在太無恥了。

「桀桀,原本還以為你們能夠打傷我呢,沒想到依舊連我的防禦都打不破。」

葉大此時有些狼狽,但語氣還是猖狂無比,雖然宋海山四人壓著他打,但是宋海山四人根本就打不傷他。

「沒想到主人賜予我的大地真氣防禦力竟然如此的高。」

葉大看著雙手真氣吞吐運行崩山掌之時,浮現出的一抹土黃色,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他沒想到這大地真氣。

竟然會這麼強橫,能夠讓他的防禦力大大增加不說,而且一招一式更是帶著無以倫比的恐怖意境,如同山嶽一般。 天海閣。

包廂外。

宋海山說的話充滿正氣,但是旁邊看戲的幾個家族,可是沒有一個人理他的,畢竟他們可都清楚宋家的嘴臉是多麼的無恥。

「哼,你這個猖狂的魔道賊子都死到臨頭了,還在嘴硬,識相的趕快束手就擒,我們還能放你一條生路。」

宋海山暗暗的揉了揉有些發疼的手腕,然後和他的三個弟弟對視一眼,盡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無奈之色。

「沒想到,此人的肉身竟然如此強橫,這到底練的是什麼橫練功夫啊。」

宋海山心中升起一絲苦笑,別看現在是他們四兄弟壓著葉大打,但是他們心裡清楚,他們的攻擊根本就破不開葉大的防禦。

而且最重要的是,葉大的每一招打在他們身上都會給他們造成傷勢,雖然在他們的壓制下,葉大能夠出手的機會不多。

但是,他們心裡都清楚,如果一直照著這樣的情況持續下去的話,恐怕最後受傷和倒霉的還是他們。

嘭,嘭,嘭……

五人又戰作一團,好在葉大修鍊大地真氣,最重防禦,一身肉身強橫至極,要是喚作葉三或者葉四恐怕就不會如此輕鬆了。

「嘶,我都如此強橫,在面對四個同是先天境界的圍攻都能不落下風,那麼已經被主人練成水靈體的葉二……」

想到這裡,葉大不由得對葉寒手段感到震驚和恐懼,但是正因為他分心思考,反而被宋海山等人逮到機會打飛了出去。

嘭!

「桀桀,你們根本就打傷不了我的。」葉大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臉上帶著猙獰的笑,站了起來,對著宋海山等人攻去。

「嘶,這個傢伙的肉身到底有多強橫,竟然在宋老鬼四人的圍攻下都不落下風,被打中了這麼多次還跟個沒事人似的。」

「是啊,是啊,此人的肉身強度實在罕見,雖然同為先天境界,但是沒想到憑藉肉身能夠硬扛宋海山等人的攻擊。」

「這個傢伙,感覺就跟不怕疼一樣,臉上沒有露出過任何痛苦的表情,到底是何等家族才能讓一個先天強者如此不要命。」

「沒錯,到底是何家族能夠讓這等先天強者如此賣命,還有此人的到底修鍊的是什麼橫練功夫,肉身竟然會如此強橫。」

北方江湖武林的李家和劉家在一旁議論紛紛,他們一開始還本以為宋海山這四人無恥的一起出手會拿下葉大。

可是他們卻沒想到葉大竟然能夠抵擋這四人的攻擊這麼久,而且還逐漸的從挨打,開始慢慢的對宋海山等人還擊。

畢竟宋海山四人的狀態他們可是看的非常清楚,打不破葉大的防禦不說,而且還時不時的被葉大給打中。

他們心裡清楚,說不定到了最後的時候,宋海山四人會因為體內真氣的不足,而被肉身強橫的葉大給壓著打。

包廂里。

葉寒正在和陳筱涵吃著飯,但是眉頭卻微微的皺了起來:「你們也出去。」

「是,主人。」

葉二三人恭敬的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包廂,他們眼中露出喜悅之色,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出手的機會到了。

陳筱涵看到葉二三人離開,有些擔憂的想要開口,但是當她看到葉寒氣定神閑的樣子,不由得咽下了原本要說的話。

因為她相信葉寒,相信葉寒能夠把這件事給處理好,因為她在葉寒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別人無法給她帶來的安全感。

以及依賴感,而且她有一種感覺,她在葉寒身邊根本不用為任何事擔憂,因為葉寒能夠處理好一切的事。

包廂外。

當葉大再次被擊退的時候,宋海山四人想要乘勝追擊,痛打落水狗,但是他們卻發現葉大面前突然多出了三個人。

「真是廢物!」葉二看了看從地上起來的葉大一眼,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用著嘲諷的語氣開口道。

「哼!」葉大冷哼一聲,倒是沒有開口反駁,畢竟葉二此時是他們四人當中最強的,他也不好開口解釋什麼。

「閣下何人,為何阻擋我們宋家捉拿這魔道賊子。」看著葉二三人的出現,宋海山強行停下攻擊,語氣中帶著不爽的道。

要不是他們在葉二身上感到了一種恐懼的氣息,他們根本就不會停手,而是連帶突然出現的葉二三人一起打。

但是,他們此時不敢動手,因為他們發現葉二三人竟然也是先天境界的強者。

「自然是打你們的人!」葉二用著森然的語氣開口道。

宋海山只聽到葉二說了一句「自然是打你們的人」接著,他就感覺自己被一個龐然大物給硬生生的撞飛了出去。

「大哥!」

宋海成三人看著被葉二打飛出去的宋海山,不由得露出擔憂之色,他們想要去看看宋海山的情況如何。

但是卻被葉大三人給纏住。

「咳咳……」宋海山面色蒼白的吐出一口鮮血,看著他胸口上一道冒著森森寒意,並且還帶著水汽的手掌印。

以及他體內那道無時無刻不在不在侵蝕著他真氣的那道水屬性真氣,宋海山明白,這次他們踢到硬碴子了。

他看著突然出現並且對他們動手的這三個人,他心裡明白了,這四個人肯定是一夥的。

不過宋海山卻有一點疑惑的地方,那就是到底是何人,能夠驅使這四位如此強橫先天境界強者對他們出手。

「這麼弱!」葉二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無奈和可惜,他本以為能夠藉此機會測試測試他主人葉寒給他煉製的水靈體。

「是你太強了好吧。」

葉大三人在心中苦笑道,他們沒想到煉成水靈體的葉二竟然比他們強這麼多,他們可沒有把握一掌把宋海山給打成這樣。

宋海山四人聞言,心裡更是委屈極了,這根本就不是他們弱,而且葉大四人太強了。

他們八人同為先天境界,可是他們卻想不通,葉大四人到底是如何在擁有先天境界的同時,再練出一身強橫的肉體的。 天海閣。

包廂外。

八人很快又再次戰作一團,但是這次宋海山四人,可是處於下風狀態,一隻被葉大四人給壓著打。

「嘶,宋海山四人打的這個人竟然還有夥伴,而且修為竟然都是先天境界。」

「什麼時候先天境界變成了街上的大白菜,這麼不值錢了,一次性出來四個,而且個個修為還這麼高深。」

「是啊,宋海山惹到的這四個先天強者到底什麼來路,不光都是先天境界的武者,而且肉身更是一個比一個強悍。」

「我現在最想的知道的,是能夠派出這四個先天強者的人,到底是何等人物,能夠派出這四個如同死士一般的先天強者。」

眾人看著和宋海山等人打作一團的葉大等人,不由得震驚了起來,他們本以為就葉大一個,可是竟然還有。

而且一下子出現了四個,修為都是先天境界不說,肉身都強橫的不得了,他們可沒有聽說過那個家族這麼厲害。

能夠一下子驅使四位先天境界的強者,而且還是有著這麼厲害肉身的四位先天強者。

「想跑,問過我了沒有。」葉四臉上露出嗜血的笑容,一把抓住宋海峰的手臂,同時真氣不斷從手掌傾泄而出。

「啊,我要你死!」宋海峰發出一聲慘叫,看著手臂上的灼燒痕迹,不由得陷入瘋狂,對著葉四攻了過去。

「來得好!」葉四露出見獵心喜的眼神,看向宋海峰的眼神如同看向即將成為他盤中餐的動物一樣,沖了過去。

「你,真是太弱了!」

看著被他一次又一次打倒的宋海山,葉二的手掌中有著無數的水汽流動,時而化作堅硬冰冷的寒冰。

時而化作一道道水流,不停的在他手掌上流動,感受著身體無時無刻不再緩慢吸取天地間的水靈氣而變強。

葉二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一道無比狂熱的神色,他明白他的一切都葉寒賜予的,所以他更加的敬畏葉寒。

「你覺得你能碰到我!」葉三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看著宋海龍,他可是修鍊的風屬性真氣,速度快到無法想象。

而這個宋海龍竟然還想憑藉身法和他打,這不由得讓葉三感覺一陣好笑。

「給我死!」宋海龍眼睛通紅,腳下身法不停運轉,一拳轟去,他本以為他的身法夠快了,可是沒想到葉三的速度比他更快。

「廢物!」葉三輕而易舉的躲開宋海龍的攻擊,來到了宋海龍的身後,一腳猛然踹出。

場面在此時變得和之前顛倒了起來,葉大四人不停的壓著宋海山四人打,把宋海山四人打的不停的吐血和慘叫。

北方武林的魁首李家,李天澤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不由得皺眉的對著身旁的劉家問道:「這四人是和來路。」

劉家家主劉燁聽到李天澤的問題,眉頭不由得微微皺起,接著淡淡的開口道:「是江南那邊的人。」

嘩。

在場的幾個家族的人,聽到劉燁這麼一說,在場一直旁觀的眾人瞬間沸騰了起來。

「江南那邊的人,劉老哥你沒有搞錯吧,這怎麼可能!」

「是啊,是啊,你沒有搞錯吧,這江南不是出了明的實力差嘛,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先天強者,而且還是四個!」

「對啊,對啊,是不是劉老哥你家酒店給你的消息錯了,這怎麼可能是江南的人!」

「對啊,根本就不可能吧,江南的人怎麼會這麼強,要知道那個地方的武者,可是出了名的弱,怎麼可能打得過我北方武者。」

眾人嘰嘰喳喳的討論著,要知道他們北方武林的整體實力可是最強的,而江南除了有錢外,則是最弱的。

連比他們弱的南方武林都能欺負的江南武林,怎麼可能出現這麼強橫的四個先天強者,他們可不相信。

他們本以為,這些人是更北方那些個不出世的家族的人,可是沒想到竟然是江南的人,這不由得讓他們感到震驚。

「李兄,這宋家雖然無恥,但是也是我北方武林的家族,要教訓也輪不到別的地方的人來教訓,要不我們出手?!」

劉燁此時也是很無奈,他也不想出手,不過他閉畢竟是這天海酒店的幕後老闆,宋家在這裡被人給打了,給落下了面色。

那麼,他的臉上也不好看,到時候宋家萬一恨上了他,他該怎麼辦,雖然他劉燁不怕宋家,但是也不想招惹麻煩。

畢竟宋家的無恥程度他可是見識到了,就像有句話說的一樣,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他劉家也一樣,不怕宋家。

但是他怕宋家在暗地裡給他劉家使陰招子,給他劉家不停的添亂。

李天澤聞言,眼中一道精光一閃而過,隨即淡淡的對著劉燁開口道:「不用,先看看再說吧。」

「而且,這次應該是宋老鬼兒子的錯,他怪不到你身上的,你放心吧。」

對於劉燁的想法,李天澤自然能夠猜到一些,但是他卻不想劉燁這麼做。

「好吧,這次就聽李兄你的。」劉燁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聽到李天澤這麼一解釋,他的心裡也大概猜到了一些。

畢竟,宋海山的兒子宋忠明干過的那些破事,他們北方武林的家族可沒有人不知道,這次估計也是宋忠明的原因。

不然,這個江南來的人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動手。

「快點結束吧,按照老規矩,不要再浪費時間了。」葉大看了看葉二三人一眼,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