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現在到了徐海寶手中,兩人跟弱雞一樣,絲毫沒有反抗能力被活抓。單單這份實力,足以證明徐海寶這個『特事顧問』,無疑是貨真價實啊! 從上山到成功抓捕兩名逃進深山的間諜,徐海寶花費不到半小時。看著扔在地上,如同死蛇一般的兩名間諜,在山下待命的特事員也覺得倍感震驚。

早前為了防止兩名逃進深山的間諜趁夜逃脫,負責追捕的特事組長還動員的附近的軍警協助圍捕。現在嫌犯已經成功抓獲,一些奉命支援的軍警才剛剛拉開封鎖線。

收到上級傳來的命令,結束封鎖帶隊返回,很多連夜被叫來的軍警也覺得很意外,不少軍警甚至忍不住抱怨道:「這才剛下車,怎麼就結束了?」

「任務結束不是更好嗎?難不成,你真想在這種地方守到天亮啊!先前來的路上,看那架勢都知道,這次上級要抓捕的兇犯只怕很不好對付。現在抓到了,應該高興才對!」

「又不是我們抓到的,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對於這些配合人員的想法,徐海寶等人自然不知道。將兩名失去自殺能力的嫌疑人,扔給帶隊的特事組長,徐海寶又乘車返回城中,前往下一個抓捕地點。

別看先前徐海寶收拾這兩名小鬼子這麼輕鬆,可換成牛晨等人的話,唯有出動特種部隊或重武器,才有可能抓捕到這兩名狡猾且實力不弱的敵國間諜。

擔心剩下的抓捕行動有可能出現類似的情況,徐海寶命令司機全速開車,趕往下一個抓捕地點。由牛晨擔任組長的抓捕小組,並未出現什麼變故。

面對破門而入的牛晨等人,那兩名犯罪嫌疑人,並未做出反抗的舉動。只是兩人似乎很平靜,表示會對牛晨等人的行徑,向其領事館進行彙報並提出抗議。

類似這樣的抗議,牛晨等人自然不予理會。涉及到秘制海鮮的事,有那些公子哥的口供跟證詞,牛晨等人的行動同樣合理合法。如今的華國,洋人也不再享受早年的優待了!

相比之下,另一組抓捕人員,卻遇到了同樣的困難。更令徐海寶生氣的是,在抓捕過程中,有兩名行動隊員犧牲。接到消息,徐海寶立刻下令停止進攻。

「不要做無謂的犧牲!把他們封鎖起來,等我過來再說!」

接到徐海寶下達的指示,負責組織抓捕的副處長杜偉誠,內心確實非常生氣。可他非常清楚,潛伏在別墅內的槍手,槍法非常厲害,他們確實不敢輕舉妄動。

儘管已經請求當地特警協助,可特警剛剛抵達,徐海寶的電話就來了。從徐海寶的指示中,杜偉誠多少明白,這位顧問很生氣,後果只怕也會很嚴重。

「傳令,封鎖別墅所有出口。所有人員,不要隨意露頭,等徐顧問過來!」

在杜偉誠下令停止進攻時,住在這幢別墅的幾名外國人,其中一人略顯皺眉的道:「接下來怎麼辦?繼續耗著,只怕會很麻煩。而且剛才,我們打死兩名警察。」

「打死的是警察嗎?這些人沒穿制服,沒做任何通知,他們就是闖進我們私人住宅區的強盜。更何況,我們真要走的話,就憑這些人能擋住我們嗎?」

「浩克,不要大意,華國特事院的實力,不容小視的!」

「無妨!先看看他們的實力,等時間差不多,我們再從地道突圍。有這些槍手阻擊,除非他們出動特種部隊。在這樣的地方動用特種部隊,只怕全世界都會關注吧?」

坐在沙發上,一名看上去虎背熊腰的中年人,一臉淡定的望著其它幾個人。雖然他知道,這裡是華國,私人領地這種說法並不被承認,警方有權進行搜查。

可問題是,叫浩克的中年人很相信自己的實力。就算對方派遣軍警強攻,浩克覺得他也有能力成功突圍。若是他徹底爆發,這片富人別墅區也會淪為廢墟。

就在眾人討論突圍撤離計劃時,一名看上去很富態的中年白人,看到手機發來的信息,很快道:「突擊隊已經出發,到時會直接展開突襲!這次,我們直奔對方的養殖場!」

「那樣一來的話,動靜只怕會鬧的很大吧?據我所說,華國已經決定將那裡設為生態保護區,過往船舶都不讓輕易靠近。島上,還有專人把守警戒!」

「根據上面做出的決定,我們的突擊行動選在白天!那個地方是旅遊區,一旦戰鬥打響,他們勢必會分散很多力量保護遊客。到時候,便是我們的機會。

只要得到那種魚的標本,我們便能立刻撤退,搶在華國軍警合圍之前乘座潛艇撤離。到了公海區域,我們的航母戰鬥群跟艦載機都會護航,他們敢動嗎?

為了幾條魚,便選擇跟我們全面開戰,我相信華國也會三思而後行的。浩克,你負責殿後,把動靜鬧大一點,替我們撤離拖延時間,明白嗎?」

「是!上校!」

若是此刻徐海寶聽到這個計劃,或許也會覺得非常震驚。他怎麼都想不到,老美為了獲得秘制海鮮,竟然死心不改再次展開突襲行動。

事實上,在得知秘制海鮮的神奇效果后,負責基因研究的一些老美專家,很快得出結論。說華國的秘制海鮮,很有可能就是一種基因突破的魚。

得到這種魚,他們便能以此為樣本,化驗出這種基因魚的技術參數。若能破解的話,對於老美秘密進行的基因戰士計劃,也將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除此之外,根據他們截獲的消息,老美的軍情處還知曉這種秘制海鮮,對很多普通人都具有神奇效果。長期服用的話,雖然做不到長生不老,卻能起到延緩衰老的作用。

無論是出於國家利益還是私人利益,都值得老美鋌而走險一次。加上近來華國與南海周邊各國局勢緊張,他們相信華國不敢死嗑,只能吃下這個啞巴虧。

為了確保行動計劃順利,老美也做了精心布署,採取內外配合的方式,突襲窪山島的養殖漁場。甚至此次行動,連駐亞洲的航母戰鬥群都出動了!

早前杜傳誠帶隊突襲這處美商住宅,讓剛剛抵達東海的行動指揮官嚇一跳,還以為他們的行動泄密了。經過一番打聽才知道,早前收賣的公子哥出事了。

原本不想如此強硬的行動指揮官,經過一番考慮之後,最終還是選擇了暴力對抗。若是能把東海的局勢攪亂,更有助於他接下來在福臨島那邊的行動。

有聘請的職業殺手,還有洛克這位高級基因戰士,行動指揮官覺得足以牽制東海的警力。到時就算窪山島遇襲,華國啟動緊張預案,也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

在行動指揮官帶人,開始別墅下方的地道秘密撤離之時,留下殿後的浩克很清楚,他需要留下殿後,還必須在天亮之前突圍出去。

儘管這個任務很兇險,可浩克依舊覺得很淡定的道:「我是超級英雄浩克!激怒我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希望這些華國人識趣,不然我只能大開殺戒了!」

做為老美基因戰士的實驗品,浩克從一名小混混轉變成基因戰士,他很清楚這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原因是,同一批實驗的對象,有不少人都失去了生命。

可成為基因戰士之後,浩克便成了軍方拉攏跟重點關注的對象。這種烏鴉變鳳凰的轉變,令從小喜愛漫威漫畫的浩克覺得,他有機會成為熒幕中的超級英雄綠巨人浩克。

別墅中的諜報人員剛離開沒多久,徐海寶乘座的汽車便抵達了別墅門口。精神力瞬間籠罩在別墅的徐海寶,很快發現待在別墅中,很淡定坐著的浩克。

從外表看起來,浩克身體似乎沒什麼氣息跟內力。可徐海寶精神力反饋的結果,告訴徐海寶這個人必須小心。更別說,別墅周圍還有幾名全副武裝的槍手。

觀察到別墅下方竟然有地道,徐海寶表情一冷道:「傳我命令,封鎖整個別墅區五公里範圍。所有執勤人員,必須配備武器,嚴查外籍可疑人員。這別墅有地道!」

「什麼?」

「通知附近的海軍基地,命令他們派遣特種作戰人員,乘座武裝直升機配合搜捕。同時通知東海方面,做好新聞管控跟群眾疏導工作。這一戰,不簡單!」

望著有些發愣的杜偉誠,徐海寶很平靜的道:「根據我的觀察,現在別墅中有一名外國人,其實力堪比先天。做為特事人員,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是!我立刻去布置!」

「讓外圍人員散開,戰鬥過程中,盡量不要靠近這幢別墅。這場戰鬥,你們插不上手,盡量確保周邊市民安全,同時要嚴密封鎖消息,明白嗎?」

「明白!」

「行,去忙吧!這裡交給我!」

意識到別墅中肯定有人提前從地道逃跑,且實力應該不會太弱,徐海寶很擔心出大事。為了避免出現重大人員傷亡,提前做一些準備,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這種情況下,出動軍方的特戰隊配合作戰,自然也有必要。實在不行,等戰鬥結束之後,再找個合適的理由瞞天過海。類似軍事演習,就是個不錯的借口。

可對方這種行徑,還是引起徐海寶的憤怒。在他看來。這些老美還真猖狂,竟然派遣這樣的強者來華國。 禁區之狐 等此事結束,看來很有必要給老美一點深刻教訓啊! 原以為很順利的抓捕行動,卻出現這麼多變故。做為此次行動的實施者,徐海寶覺得有些內疚。可從這些變故中,徐海寶也感受到一絲不小的威脅跟憤怒。

這些國外諜報人員,在國內尚敢如此猖狂,足以說明其幕後有國家的支持。先前的忍者,此刻待在別墅的基因戰士,這些人一旦搞起破壞,造成的損失可想而知。

雖然特事人員能力非凡,卻也遵行一定的潛*規則,很少針對平民跟鬧市動手。一旦造成嚴重後果,交戰的兩國特事人員,往往都會不死不休的報復。

想到早前玄機道長所說,近年來華國特事院頂級高手出現斷層,老一輩的頂級高手大多坐鎮國內。或許這種低調,令各國的特事機構又顯得蠢蠢欲動起來。

覺得有必要『殺雞儆猴』的徐海寶,看著視線中的這幢別墅,最終道:「既然你們想戰,那就戰!只希望,由此引發的後果,你們都能承受的起!」

看到杜偉誠將警戒線推後幾百米,決定爆發一次的徐海寶邁步走進別墅。負責別墅警戒的亡命槍手,對踏進別墅的徐海寶,多少顯得有些不解。

「這傢伙找死嗎?開槍,幹掉他!」

隨著其中一名狙擊手開槍,徐海寶伸手從身前拂過,一道無形的真氣屏障便形成。子彈打到真氣屏障上,很快便失去了穿透力,從空中墜落到地面。

在這個過程中,不斷開槍的狙擊手,卻驚駭的發現,步履平靜的徐海寶卻在不斷的升高。從別墅前的草坪,慢慢升到足以俯視他們的高度。

幾名不信邪的槍手,直到打光槍中的子彈,依舊未能傷到徐海寶一分一毫。這種詭異的情況,令這些槍手心態瞬間崩潰道:「這還是人嗎?」

就在有槍手打算逃跑之時,滯空在別墅前的徐海寶冷酷的道:「現在想走,不覺得太晚嗎?身為國人,卻甘願為外國人賣命,你們都該死!」

手指輕彈,一道道凌厲的水箭直奔這些逃竄的槍手而去。水箭穿身而過,試圖逃竄的槍手,紛紛慘叫倒地。待在外面觀戰的一眾特事員,內心同樣萬分震驚。

儘管他們都知道,身為特事院享受供奉待遇的徐海寶,肯定擁有先天級的實力。可很多特事員對先天強者只有一個理論概念,從未見過先天強者是如何作戰的。

而今晚的戰鬥,讓他們終於有機會目睹這一切。看著徐海寶漫步升空,很多特事員都覺得內心震奮,感嘆先天強者的實力,真心令他們嘆為觀止。

反倒是做為現場指揮官的杜偉誠,驚駭之餘道:「傳令下去,有關此次戰鬥的事,例為特事一級機密封存。敢於泄密者,嚴懲不怠!」

面對無視子彈威脅的徐海寶,這些待在別墅的亡命槍手,那怕已經做好接受死亡的準備。可看到強大如同傳說的徐海寶,很多槍手內心都被恐懼給填滿。

那怕有槍手躲在牆后,卻依舊難擋徐海寶的冰刺穿透。某種程度上,徐海寶的水箭比子彈更具殺傷力,而玄冰刺的威力更如同重型穿甲彈。

解決完這些替外國人賣命的槍手,看著從別墅走出來表情凝重的浩克。從空中緩緩降落的徐海寶,表情依舊平靜的道:「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是基因戰士吧?」

「你是華國的先天強者?」

根據浩克所了解的情況,先天強者的戰鬥力堪比S級基因戰士。雖然浩克從未跟華國的先天強者交手過,卻知道擁有滯空能力的華國強者,足以令他謹慎對待。

沒理會浩克的詢問,徐海寶繼續道:「做為基因戰士,你應該清楚自己的與眾不同。雖然我不忌諱你們來華國,可到了華國你們就應該遵守規矩。

很可惜,你們沒遵守修鍊界的規定,甚至還射殺了我國的特事執法人員。原本我不想惹事,只想安靜做自己的事。可你們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

既然你們不守規矩在先,那麼由此引發的後果,希望你們能承受。我知道,你留下應該是為了拖延時間,給那些從地道逃跑的同伴爭取時間。

但你更應該清楚,從我出現這一刻,你的同伴不可能逃走。若是你們敢在東海製造混亂跟破壞,那我不介意將來去你們本土走一圈,讓你們感受一下先天強者的破壞力!」

「這裡私人領地,你們不應該直接闖進來!」

聽著徐海寶說出的話,渾身繃緊的浩克,也感受到極大的威脅。可他更清楚,如果徐海寶去美立堅實施報復,由此造成的後果不堪設想。

最令浩克震驚的,還是徐海寶會一口流利的英語,還如此的年青。根據他所了解到的情況,華國的武道高手,大多年齡越老越需要警惕小心。

那麼此刻的徐海寶,又是從那裡冒出來的呢?

「私人領地!可笑至極,從你們踏入華國領地那刻起,你們腳下的任何一寸土地都是華國的。你應該明白,這是華國並非美立堅。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

說著話的徐海寶手指輕彈,一道無聲無息的水箭,瞬間射向做好戰鬥準備的浩克。做為力量型的基因戰士,浩克的肉體強度,一樣能抵擋常規子彈的威脅。

面對徐海寶彈射而來的水箭,浩克也不敢大意伸手阻擋。等到水箭與手掌碰到一起,浩克頓時覺得手掌傳來一絲疼痛,更令其驚訝的,還是手掌留下的一灘水。

首次試探的進攻結束,徐海寶略顯意外的道:「不錯!你的肉身強度,確實有點出乎我的意外。那麼再試試,我接下來的手段吧!玄冰刺,射!」

「你激怒我了!狂化!」

早前一直覺得,華國先天級的強者,就算趕來也至少需要幾個小時。可浩克從未想到,在東海這樣的海濱城市,竟然隱藏著如此年青的一位先天強者。

那怕浩克性格很狂妄,卻知道面對華國的先天強者,容不得有絲毫大意。不全力以赴的話,或許今天的他會跟很多基因戰士一樣,被徹底的留在異國。

基因戰士實力最強大的時候,便是他們選擇徹底狂化的那一刻。進入狂化狀態,他們也會變得如同殺戮機器一般,只為殺死交手的敵人。不到最後一刻,戰鬥便不會停止。

相同的話,狂化也有時間限定。甚至狂化結束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他們將會失去戰鬥力。這些後遺症浩克自然清楚,可此刻他已經顧及不了這麼多。

進入狂化狀態的浩克,身體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擴大了一倍有餘。如同一頭髮狂的公牛一般,奔著距離不遠的徐海寶便發起了衝鋒。而其速度,也比常人快上許多。

「去死!」

揮舞著如同鐵鎚一般的巨臂,浩克直接砸向近在咫尺的徐海寶。面對浩克的近身戰,徐海寶也想嘗試一下自身的肉身強度。畢竟,徐海寶是武道雙修的先天強者!

雙方的手臂撞擊到一起,看似完全不對稱的兩條手臂,卻都充滿了力量感。首輪對撞之下,徐海寶退了一步,浩克卻整整退了五六步才停下。

似乎對這個結果很難以置信的浩克,獃滯半響道:「不可能!你的力量怎麼這麼強?」

「井底之蛙!靠燃燒身體基因提升的戰鬥力,純屬歪門邪道!就你這點力量,還不足以挑戰我。接下來,我會讓你真正感受一下,什麼叫力量上的碾壓!」

試探到浩克的力量強度,徐海寶覺得不動用法術,只靠自身的肉體力量,也足以壓制狂化狀態的浩克。前番在深海歷練,徐海寶身體能承受近三千米的海底壓力。

至少徐海寶相信,把此刻的浩克扔進大海三千米,單單水壓就足以令對方爆體而亡。有時候,力量並非以體型而論,最終還要看對力量的掌控力。

使用法術解決對方,也許會令對方覺得徐海寶太欺負人。可在對方最擅長的力量上全面壓制對方,那才是最好的打擊辦法,足以給對方留下心靈跟肉體的雙重打擊。

「啊!我不相信!殺!」

有點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的浩克,再一次奔著徐海寶揮出重拳。以徐海寶的靈敏度,浩克這種單純靠蠻力的進攻,自然不存在多大挑戰性。

拳頭對拳手,對轟之下的徐海寶渾身不動,浩克卻被拳手傳導的力量再次逼退。甚至令浩克驚駭的是,先前在徐海寶的拳手轟擊下,他的指骨已經斷裂。

忍不住發出慘叫的浩克,繼續怒吼道:「我是基因戰士浩克,我不可能輸的!殺!」

「螳臂擋車!不足量力!既然你不服氣,那我就打的你服氣為止!殺!」

欺身而上的徐海寶,如同靈敏的猿猴一般,開始用拳頭跟身體轟擊體型比他大兩倍不止的浩克。面對徐海寶的拳頭重擊,試圖格檔的浩克卻發現擋不過來。

一拳接一拳的重擊之下,體型龐大的浩克卻發現,除了不斷發出慘叫之外,面對徐海寶的痛K,他絲毫沒有還手的機會。而他的身體,卻在不斷破損當中。

正如徐海寶之前所說的那樣,決定將浩克四肢打斷的他,完全將浩克當成人肉沙包痛打。這樣的局面,對夢想成為超級英雄的浩克而言,或許是一場不願醒來的噩夢吧! 經歷無數次兇險,終於成為基因戰士的浩克,或許做夢都沒想到,做為基因戰隊的高級戰士,他面對徐海寶的時候,竟然會淪為人形沙包一樣的玩物。

無論力量還是敏捷度,他所依仗的力量根本不夠看。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斷的怒吼跟慘叫。那怕到最後想強行突圍,卻發現徐海寶毫不客氣將他的腿骨打斷。

外面看不到任何傷口,可徐海寶拳頭傳導的力量,卻將他身體上最堅硬的骨頭打斷。外表看上去明顯文文弱弱的徐海寶,爆發出的力量卻令浩克窒息。

待在外面觀戰的杜偉誠等特事隊員,望著最後雙手拎起狂化后,如同人形怪物般的浩克,直接將其一個過肩摔重重砸到地上。原本堅硬的地面,瞬間出現一個人形窟窿。

徹底失去戰鬥力的浩克,感受著身體傳來的疼痛感,心態完全崩潰般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是基因戰士浩克,我是超級英雄浩克!我不會敗的!」

「還超級英雄!在我眼中,你連只綠頭蒼蠅都比不過!你所依仗的力量,在我面前根本不夠看。別說我,特事院任何一個先天強者,都足以在力量上虐殺你!」

拍拍手淡淡回了一句的徐海寶,無視被砸進地面的浩克失神般吶吶自語,朝外圍的杜偉誠道:「進來收拾一下!搜索隊,有消息了嗎?」

「沒有!不過,市裡已經啟動應急預案。除非他們能飛天遁地,否則他們一定逃不出我們的搜索圈。駐守東海的海軍特戰大隊,已經奉命抵達!」

「行,這裡的事交給你!這傢伙應該是老美的基因戰士,實力還是不俗的。按理說,這樣的高級戰士,他們不會輕易派到我國來。這裡面,肯定有陰謀!」

聽完徐海寶的分析,杜偉誠很快道:「顧問,需要突擊審訊嗎?」

「不用!這傢伙沒什麼腦子,除了有點死力氣外,知道的內幕消息應該不多。不出意外,從別墅地道逃走的那些傢伙,才是真正的大魚。我會去追的!」

「是,顧問!」

臨行之時,徐海寶又道:「這傢伙的四肢已經被我打成粉碎,一時半會估計死不了,先把他關押起來。下去之後,你跟牛處突擊審訊一下,看看能不能橇開他的嘴。

別墅附近還有幾名槍手,我殺了四個,留了兩個活口。看他們的面孔跟槍法水平,應該都有案底。能搞到這麼多重武器,肯定有渠道,把這條渠道挖出來!」

交待完這些善後的事,徐海寶順著別墅挖掘的地道,很快感知到地道的出口。望著這個地道出口,環視四周的情況,徐海寶很快將情況告知負責搜索的軍警。

「難怪搜索隊查不到,原來這些傢伙早有準備啊!」

看到這道並不寬敞的城市內河,徐海寶確實覺得有些意外。相比陸路設卡,從這種環城的內河河道撤離逃跑,確實不怎麼引人注意。

得到徐海寶通知的牛晨,很快將情況轉告給聯合搜索隊。趕來支援的一名軍方少將,在得知抓捕到一名老美的高級基因戰士,很快意識到這個情況不簡單。

將情況上報軍方高層之後,發生在東海的諜報事件,很快引起了上面的高度重視。得知這起案件是徐海寶在處理,上面也很快下令,當地軍警全力配合徐海寶。

等到一架奉命趕來的武裝直升機,抵達徐海寶所在的地方。正準備降落的飛行員,突然聽到耳邊傳來聲音道:「懸停即可,不用下降,把艙門打開,我上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