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下一刻,兩道身影,都是挺拔無比,踏步閃身到了決鬥台之上。

正是林寒和段天辰。

此時,兩人對望一眼,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毫不掩飾的殺意。

這最終一戰,不是比斗,而是生死之戰。

因此,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死死盯著決鬥台上,不敢有絲毫的疏忽。

「林寒,你的崛起之路,到這裡,也該結束了。」

段天辰負手而立,居高臨下,看著對面的林寒,眸光森寒一片,充滿殺機。

「何無恨先前也這麼說過,現在,他死了。」

林寒淡然無波,出聲道。

「牙尖嘴利。」

段天辰搖了搖頭,譏諷一笑,道:「不得不說,你以一人之力,闖到了這裡,已經讓我很是驚訝了,但現在,你遇到了我,終究要止步於此,血染戰台。」

「誰血染戰台,現在下定論,不覺得太早了點么。」

林寒同樣搖了搖頭,笑道:「你的廢話,未免也太多了點,想要殺我,來戰便可。」

「既然你這麼急著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段天辰冷森森一笑,手中大荒戟瞬間出現,一戟劈來,裂天斷地。

「是我成全你!」

林寒冷笑一聲,懷中頓時出現了一尊紫金大鼎,直接轟然對著段天辰衝去。

紫金大鼎,沉重巍峨,與大荒戟碰撞在一起,像是兩座大岳轟擊在一起,那恐怖的波動,讓整個長空都在晃動,景象十分可怕。

兩人先前已經交過手,知道對方的深淺。

因此無論是段天辰,還是林寒,一上來就施展各種強大手段和殺招,要將對方給滅殺。

觀眾席上一處。

「師父,小師弟他能否戰得過段天辰,我聽說楚驚才不僅將自己早年的戰兵大荒戟給了段天辰,似乎還秘密傳授了他一種恐怖的絕學。」

古毅站在丁長老身旁,眉頭微微皺起道。

「不用擔心,林寒這孩子,比你想象中的要強大得多。」

丁長老面容帶著一份高深莫測,隨即緩緩道:「這一戰,對林寒來說,其實是一個向整個宗門證明自己的最好機會。」

「嗯,確實如此。」

古毅點點頭,但隨即眼神微微好奇,忍不住問道:「師父,楚驚才這種級別的人物,應該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今日這小小的外宗大比,他為何如此感興趣,甚至是不惜花費大代價培養段天辰?」

「因為楚驚才想要得到此次外宗大比的榜首獎勵。」

丁長老緩緩出聲道。

「是什麼?」

古毅眼神微微一動。

「虛界之門。」

丁長老開口說道。

「什麼?虛界之門?!」

古毅聽到這名字,神色陡然一驚,他頓時忍不住道:「虛界之門,難道是那尊宗主大人根據自己的武魂煉製而成的強大寶物,位列三星聖兵?」

「沒錯。」

丁長老點點頭,目光也是露出一絲異彩,道:「傳聞,這虛界之門,沒有任何攻擊或防禦的威能,但它有一個十分逆天的能力,那就是使用此異寶,可以溝通傳說中其他高級界面的高級能量,降臨下來,武者吸取這些高級能量,不僅修行事半功倍,就連體質,也會從凡體,開始慢慢蛻變。」

「高級界面?」

古毅目光震動,呢喃道:「古籍中記載的高級界面,到底是真的存在,還是只是傳說?」

「真的存在。」

丁長老目光露出一絲縹緲之意,道:「這個世界,太大太大了,別說我們雪州,就是南域,甚至是整個靈武大陸,在某些存在眼中,都只是滄海一粟。」

「整個靈武大陸,在某些存在眼中,都只是滄海一粟……」

古毅呢喃著這句話,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那楚驚才,應該是修為到了一個瓶頸,需要高級能量,去蛻變自己的體質,從而突破。」

丁長老繞開了話題,繼續道:「所以,楚驚才對於此次外宗大比的獎勵『虛界之門』,十分覬覦,因此他才不惜真身降臨,就是為了虛界之門而來。」

「小小的一個外宗大比,竟然出現虛界之門這種異寶,太不可思議了。「

古毅忍不住驚嘆道。

「你的以為,宗主會把這尊三星聖兵級別的逆天寶物,拿出來送給外宗這些小小的弟子?」

丁長老微微一笑道。

「師父你的意思是……」

古毅神色一怔,但隨即突然恍然,忍不住道:「宗主其實就是想要把虛界之門這尊異寶送給楚驚才,但礙於宗門規矩,因此才找尋了一個『渠道』,『名正言順』把虛界之門交給楚驚才,而這個『渠道』,就是外宗大比,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外宗中最強大的存在,都是青帝盟成員。」

「沒錯。」

丁長老點了點頭,但隨即目光看向決鬥台上的大戰,饒有興趣道:「但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屆的外宗中,竟然殺出來林寒這匹大黑馬。」

「那小師弟會不會有危險?」

古毅立馬說道,神色帶著一份擔憂。

「放心,有我在,林寒這孩子不會有危險。」

丁長老笑著說道,言語間帶著一種強大的自信。

聽到丁長老這麼說,古毅也是笑出了聲。

只要林寒的安全得到保障,那一切都是小事。

沒有人比古毅更清楚,他這位師父那恐怖到極點的強大實力。

而就在兩人相談之時,決鬥台上。

轟隆!

林寒和段天辰又一次的劇烈碰撞后,紛紛後退。

這個時候,兩人的氣勢,都是澎湃到了一個頂點。

「我承認我小看了你,但今日,你必死!」

段天辰冷冷出聲,眸子中逐漸露出一種瘋狂的戰意。

「嗡!」

他體內,一種無與倫比的恐怖氣息,開始復甦。

「裂天指!」

幾乎就在下一刻,段天辰陡然出聲,他手指伸出,一隻晶瑩如玉的巨大手指,出現在高空之中,指尖射出衝天神芒,如同利劍,可斷蒼穹。

「裂天指?!」

周圍,無數長老紛紛起身,眼神滿是驚動。

這種武學,他們從來沒有見到過,絕對是楚驚才傳授給段天辰的絕學。

那可斷蒼穹的巨指,威能恐怖,簡直能夠勾動萬物大勢,掠奪天之印記,斷裂一切力量。

「這種氣息,絕對超越了皇級武學的範疇,是聖人才能開創的聖術絕學!」

有人暗暗驚呼,心中震動不已。

楚驚才獲得遠古強者青帝傳承,身上的底蘊太深厚了,隨隨便便傳授給別人的,就是超越皇級武學的聖術。

「這裂天指,還沒有完全到達聖術範疇,應該是一套半聖術,但其威能,卻是比皇級極品武學,都要恐怖無數倍。」

有見識不凡的長老,說出了最接近事實的猜測。

「轟」

而此時,決鬥台上,裂天指一出,橫斷長空,風雲變色,指尖衝出的神芒,如劍似槍,粗大如峰,兩指合併,轟然剪下,有著裂天之威。

這套半聖術,極其可怕,恐怖的壓抑感,讓人窒息。

直面那長空橫斷下來的裂天指,林寒眸光凝重,但卻無懼,他渾身金光大盛,變成黃金之軀。

龍帝戰體開啟!

帝皇龍爪開啟!

林寒仰天長嘯,黑髮在風中狂舞,如同一尊魔神,氣勢如淵似海,巨大的龍爪握著紫金大鼎,轟然朝著那裂天指殺去。

「轟」

「轟」

「轟」

一道道裂天神芒,若天劍,若神刀,從高空斬下,有著劈江斷河之大威能。

但紫金鼎畢竟是一尊半聖兵,成功抵擋住所有的裂天神芒,但大鼎震動不已,林寒虎口被震裂開來,流淌出金色血液。

「好可怕的肉身之力!」

「被一套半聖術轟擊中,竟然只是虎口流血,這太瘋狂了!」

周圍無數弟子,甚至是一些德高望重的長老,都是坐不住了,眼神一片獃滯。

要知道,那是半聖術啊,擁有聖人的一絲威能!

但卻是依舊摧毀不了林寒的肉身!

「要不是林寒活生生站在我面前,我以為他是個某個煉器大師,以神金鑄造的高級傀儡!」

不少弟子都是暗暗驚嘆,心中震動不已。

「怎麼可能!」

而這個時候,因為施展裂天指這套半聖術而面色微微蒼白的段天辰,更是神色大變。

他的裂天指,曾經將一條萬米長河截斷,曾經將一座百丈大岳劈碎過。

但現在,卻是被一人一鼎給擋住了?

「現在,該輪到我了!」

林寒猛地踏步而出,長嘯出聲,手中大鼎古樸沉重,轟然壓落,有著萬鈞之能,虛空震蕩,威勢無雙,撼人心魄。 轟隆!

巨大的黃金手掌握著紫金大鼎,轟然砸下,充滿了恐怖的破壞力。

「裂天指!」

段天辰心中大驚,再次施展此等恐怖絕學,巨指擎天,要阻擋林寒和紫金鼎。

「轟!」

但這一次,林寒乃是以最強大的氣力,直接將紫金鼎作為一座山嶽,轟然砸下,將那段天辰衍化出的晶瑩手指給直接轟碎。

「嘭!」

緊接著,紫金大鼎如同山嶽撞擊在了段天辰的胸膛上,他一瞬間面色一白,口角溢出鮮血,猛地倒退,顯然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不可能的,怎麼會這樣! Hello,靳先生 裂天指乃是聖術,勾動萬物大勢,接引天地印記,可裂蒼穹,其中的聖人威能,竟然抹殺不了你的肉身,你到底是誰!」

段天辰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瘋狂大吼。

「我就是我。」

林寒冷冷一笑,段天辰永遠也不知道,隨著自己修為加深,太古龍帝訣也在潛移默化改造著自己的身軀。

龍帝戰體激發,其中的不朽黃金龍力,堅不可摧,讓林寒身軀中的每一寸血肉和骨頭,都是堅固如神鐵。

「嗡」

而這個時候,林寒得勢不饒人,他黃金大手握著紫金鼎,像是揮舞著一柄神錘砸下,黑壓壓,讓人心神震顫,威勢駭人,神勇無匹。

「轟隆」

段天辰狀若瘋魔,將裂天指這門半聖術催動到極致,但卻是改變不了結果,再一次被林寒一鼎轟飛,大口吐血,狼狽到極點。

「我不相信,不相信!!」

段天辰一頭長發炸開,披散在肩,亂髮下的眸子,充滿了一種驚恐。

而這個時候,決鬥台周圍的人群中,則是炸開了鍋。

「原來,林寒竟然如此強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