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墨九卿舉著花的手放下了。他眉頭緊皺,深深看著月千歡。「歡歡,我把我送給你賠罪。你別生氣,別不理我好不好?」

「過來。」

墨九卿沒有遲疑。他往前一步,靠近月千歡。

在他的眼眸中,月千歡的身影不斷放大。嘴唇上印上軟軟的溫熱,月千歡居高臨下,摟住他的脖子加深這個吻。

唇齒交融,呼吸糾纏。

月光下,擁吻的兩人曖昧的讓月亮都嬌羞躲在了雲層後面。微微喘息著,月千歡往後退開。

她的目光清冷看著墨九卿,「墨九卿你這個妖孽,我真是中了你的毒了!」

「可惜這個毒沒有解藥。」墨九卿翻進窗里,摟住了月千歡的腰身。「歡歡,盡情放縱沉淪在這個毒藥之中,不好嗎?」

「不好。唔!」

吻住月千歡的嘴唇,墨九卿將不想聽見的話都堵在那誘人的嘴唇里。

反正歡歡愛他。別的都不聽!他聽不見! 其實在回屋子的路上,我心裡也很矛盾,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向林依依解釋!老扎紙匠這個老法子固然有效果,可也不能百分之百的的成功。

他師父當年也是用這樣的法子給他撿回了一條命,可他面對的只是普通的鬼差,不是地府判官!這次是判官要親自來勾我的魂,他是一心要讓我死。

我多次闖入地府,讓他顏面掃盡,作為陰曹地府的管事人,豈會如此善罷甘休?而且,之前我也想到了一點。

就從我得罪他的角度來說,就算我被他帶到了陰曹地府,想必他也不會輕繞我,說不定會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讓我永世不得翻身。

我能想到這些,林依依自然也能想到,畢竟女孩子家的心思要細膩一些。林依依那對我的固執勁兒,我也是沒有辦法解決。

等我回到屋子后,林依依並沒有在房間里,我正要出去找她,就看到她端了吃的進來。看到我在房間,微微一笑,說:「九哥哥,餓了吧?快吃點東西!」

「嗯。」我確實也餓了,坐下來就開吃。林依依就坐在我邊上,一隻手拖著小腦袋瓜子,認真的看著我吃。

我吃的差不多了,這才試探性的說了一句,「依依,一會兒我告訴你一件事情,但你聽后,千萬不能著急,也不能衝動,能答應我嗎?」

我這麼一說,林依依那大眼睛就瞪大了,好像是察覺到了啥不對勁的事情。但也沒有多問,嗯了一聲,沒說其他的話。

我暗自深呼吸了一口,這才一口氣把我的事情給說了出來。可意外的是,林依依聽后,居然很平靜,好像自己也在思考。

怔了差不多十來秒后,這才問我:「九哥哥,老先生的辦法可行嗎?」

「我也不清楚!」我搖了搖頭,說:「按照老先生的意思,成功的幾率很大,但不能出現紕漏。否則所有幫我的人,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所以,這件事情你千萬不能說出去,知道嗎?」

「嗯。」林依依重重的點了點頭,說:「九哥哥放心,我一定不會告訴其他人。只是,判官今晚要來勾你的魂嗎?」

嗯,我嗯了一聲,看到林依依的心情變的有些沉重了起來,立馬笑著安慰她:「依依,別擔心,我相信老先生還有磊爺!有他們在,我應該能瞞天過海活下來。」

林依依嘟了嘟嘴巴,一臉的擔心,但還是笑著反過來安慰我:「九哥哥說的沒錯,王磊哥哥和老先生都是高人,應該沒問題的!」

其實看到林依依這樣,我心裡反而越難受。如果真的出了點差錯,我擔心她肯定承受不了。不過,這個時候我也不能說多的,怕會再次影響她的情緒!

這一整天,林依依都在房間里陪著我,和我說了她很多的事情,從她小時候在蠱苗寨,一直到後來遇到我的事情,幾乎把重要的事情全部說出來了。

到了飯點的時候,她就主動去給我弄飯。王磊和老扎紙匠也沒有來找我,想必是去準備其他的東西了。我知道王磊心裡對我有愧疚,原本他想著大鬧地府,讓閻王爺放我一馬。

可沒有想到的是,半道上偏偏殺出了一個地藏王菩薩!好在地藏王菩薩心慈手軟,雖然一直維護地府的規矩,但也在暗中幫我,給了我足夠的時間來應對!

地藏王菩薩是苦行僧,放棄了成佛的機會,留在了十八層地獄超度惡鬼。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就憑他這種大無畏的精神,我就打心裡尊敬他!

入夜之後,林依依就去打了熱水,要給我洗腳!我起初有點不習慣,說自己來,林依依卻不讓我自己來,說她是我的娘子。

這句話聽的我很感動,直到這一刻,我才感覺有了家的溫暖!

我們睡的很早,王磊他們一直沒有出現,估計也是想多留點時間給我和林依依。我根本睡不著,但又不敢睜開眼睛,怕林依依擔心!

其實林依依也睡不著,靠在我的手臂上,沒過多久,我就感覺我的脖子有些溫熱。是她在哭,我只能假裝不知情,任由著時間的流逝!

每分每秒,對我們而言,都是折磨!好不容易到了三更,我突然發現房間驟然一冷。跟著,我就看到幾個透明的黑影慢慢出現了!

我猛的從床上翻身坐了起來,林依依已經昏睡了,根本不知道他們出現了!來的人正是判官,跟在他身後的,還有牛頭馬面。

判官冷冷的瞪了一眼,呵道:「李初九,三更已到,走吧!」

「嗯。」我沒有反抗,點了點頭,還沒有站起來。牛頭馬面的拘魂鏈就套住了我的脖子,輕輕一拉,我就感覺身體輕的像塵埃一樣,直接從我身體里飄了出來!

等我回頭去看的時候,正好就看到我的肉身躺在床上,已經沒有了呼吸。這種感覺,真是說不出來的操蛋,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肉身就躺在床上,可卻是再也回不去了!

而判官剛帶著我離開屋子,王磊早就站在了房頂上,對著判官厲聲道:「磊爺我告訴你,如果你敢折磨我九哥!磊爺我敢保證,地藏王菩薩也保不了你。磊爺我的憂鬱症要是真的犯了,磊爺我絕對讓你陰曹地府鬼哭狼嚎!等九哥轉世投胎之時,磊爺我必定來陰曹地府。磊爺我要知道,九哥投胎去了哪裡?」

判官自然害怕王磊,但礙於他的面子,只是冷哼了一聲沒說話。但王磊看到他沒表態,也沒有讓路的意思。倒是牛頭馬面站了出來,打起了圓場,「磊爺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李初九,絕不會讓他受折磨!李初九做了這麼多好事,判官大人一定會給他選戶好人家的!」

「如此便好!」王磊點了點頭,而後才看向了我,笑道:「九哥,別擔心。等你投胎轉世了,磊爺我就去把你偷過來,好好撫養你長大!你放心吧,磊爺我會從小教你喝酒泡妞,讓你得到磊爺我的真傳!養個兒子也好,養兒防老,以後磊爺我老了,就得你照顧我了!」

我們都在演戲,就是要演給判官看。判官皺著眉頭,牛頭馬面倒是被王磊逗的哈哈直笑!我忍著不敢笑,只能假裝很悲傷的點點頭,說:「兄弟,保重!」

跟著,王磊才讓開了道,判官便帶著我去了陰曹地府。這一晚上死的人好像不少,總共有七八個魂魄。陰曹地府我自然很熟悉,所有並沒有覺得好奇和害怕。

倒是這些剛死的人,在黃泉路上的時候,一直往回看,巴不得還想回到陽間。可他們已經沒有機會了,過了奈何橋之後,判官就開始把我們分隊了。

像我這種沒有冤屈,屬於正常死亡的,就不用去十殿閻羅見閻王爺了。另外幾個,因為生前做了壞事,或者有冤屈被人害死的,這是被帶到了十殿閻羅,讓閻王爺給他們判罰。

而像我們這種,要過了二七之後才會讓我們去投胎,現在就會把我們關在陰司殿里。等著投胎轉世,期間還要給我們辦手續,重新搜尋能夠投胎轉世的地方。

在把我送到陰司殿的時候,判官就看向了我,說:「李初九,你生前做了不少的好事,本判官不會責罰你!既然王磊不來地府鬧,本判官就會率先讓你去投胎轉世!本判官會讓你投胎一戶好人家,讓你免受生活之苦。本判官並不是不講情義之人,但地府的規矩就是規矩,誰也不能破壞!不然,這地府就沒有存在的意義!給你說這些,不是本判官害怕王磊,只是希望你能幹乾淨凈的去投胎轉世!」

我沒有點穿判官,他越是這麼說,就越說明他害怕王磊。我順著他給的台階下,感激道:「謝謝判官大人的好意,小人心領了!磊爺他其實也不是壞人,只是擔心我而已。事情已經塵埃落定,希望判官大人您不計前嫌,放過他們一馬!」

我的姿態已經很低了,只差拍馬屁了。但這些話判官還是很受用,點頭道:「你放心吧,你都已經說了塵埃落定,本判官自然不會去找麻煩!來啊,把李初九關進陰司殿,整理好他的陰物!頭七、二七,送他回家,然後安排他投胎轉世!」

判官命令一下,他們就把我關進了陰司殿中!而一進入陰司殿,我當即叫了一聲不好,壞事了…… 我一被關進這陰司殿,就發現這陰司殿里起碼被囚禁著上萬的陰魂。這陰司殿很大,好像無邊無際,放眼看去,儘是飄蕩的陰魂,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而陰司殿周圍,有無數的陰兵和鬼差,他們手拿鞭子,不停的抽打著陰司殿里的陰魂,完全把他們當成了畜生來對待。

我能感覺到,這陰司殿里的陰魂,好多都已經失去了意識,只差變成孤魂野鬼了。

我快速的搜尋了一下,赫然就看到入口的地方有一塊石碑。石碑上面寫著一排排血字……但凡被打入枉死城的陰魂,生前皆是作惡多端者;以閻王爺的命令,剝奪其投胎轉世的權力,永世判罰留在陰間,直至魂飛魄散!

看到這石碑上面的字,我的魂體就忍不住哆嗦了起來。這根本就不是陰司殿,而是僅此於十八層地獄的地方,枉死城!

判官這混蛋,根本沒想過讓我去投胎轉世!他之前說的那番話,就是為了騙我。都說鬼精、鬼精,這話真的一點兒不假,判官記仇,就是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懲罰我!

留在枉死城,我連回魂的機會都沒有!到時候我回不去,他們肯定會給王磊說辭,就說我已經去投胎轉世了。這樣一來,連王磊他們也找不到任何的破綻!

該死!我咬牙暗叫了一聲不好,但理智還是清楚的,暗道:「我一定要離開這枉死城,不然我真的一點兒機會都沒有!不管用什麼樣的辦法,我也要見到閻王爺,讓他老人家來親自判罰!」

心裡打定了主意,我就連忙朝枉死城的入口沖。可剛一衝出去,就被凶神惡煞的鬼差給攔住了。怒目一瞪,大聲朝我吼道:「滾回去!否則老子讓你皮開肉綻!」

「鬼差大哥,我是冤枉的,我要見閻王爺!」我趕緊拉住了鬼差大哥的手,不停的朝他喊冤。

「呵呵……」誰知,鬼差卻是冷冷的嘲笑了起來。還沒有說話,我就看到我身後有不少的陰魂靠了過來,也在學著我的語氣喊冤,「鬼差大哥,我們都是冤魂的,我們要去見閻王爺!」

他們這麼學著我一喊,我就知道不可能了。這守門的鬼差更是輕蔑的看著我,冷嘲熱諷的笑道:「看吧,他們都說自己是冤枉的!老老實實給我呆著,只對你有好處,別討苦頭!」

「我要見閻王爺,我要讓閻王爺重新判罰!」我不甘心,也斷然不會放棄,頂開了鬼差,就要往外面沖。

可現在的我只是三魂七魄的陰魂而已,哪裡還有活人那樣的力氣。不但沒有把鬼差撞開,反倒是自己被撞的反彈在地上。

還沒站起來,鬼差手中的鞭子就猛的抽我抽打了過來,「我讓你不聽話,我讓你頂撞老子!」

鬼差一邊罵,一邊狠狠的朝我身上抽打。那每一鞭子打在我身上,我就疼的哇哇直叫,感覺比打在我的肉身上還要疼。

我捲縮著身體,不停的在地上翻滾著,身上已經被抽出了好幾條透明的口子。只要一動,渾身就疼的要命。

鬼差打累了,這才一腳把我給踢開了。 枕上歡:天降鬼夫太磨人 我倒在地上,根本站不起來,只感覺渾身快散架了一般。躺了好一會兒,我才爬起來捲縮在角落裡,絕望的氣息逐漸從我心底深處蔓延開來!

王磊他們不知道我出事了,如果頭七和二七,我還不能回去,那就真的是連大羅神仙也救不了我。在陰間,沒有黑白晝夜的說法,每時每刻都是一個樣子,昏暗、壓抑、暗無天日!

想不到,自己是一個修道之人,一生沒做過壞事,卻落得了這樣的下場,這可能就是我的報應吧!我一邊暗想,一邊自嘲的笑了起來,根本察覺不到時間的變化。

我也不敢再去衝撞那些鬼差,他們簡直比惡魔還要可怕。我沖不出去不說,還免不了受一頓毒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更不知道是不是要到了我的頭七。隨著時間一長,我的意識也開始模糊了起來。這就是呆在枉死城的後果,死後不能去投胎轉世,直到意識完全消失,變成無主的孤魂野鬼,最後魂飛魄散!

我心裡的絕望越來越深,但心裡還是沒有放棄,只要那枉死城的大門一打開,我就要拼一把,如果衝出了枉死城,說不定還有最後一絲機會!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就在我快放棄時,那枉死城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看到大門一打開,我立馬就站了起來。還沒來得及衝出去,就看到有幾輛馬車進來了。

那白馬是假的,是用白紙折的,但是很逼真,完全是栩栩如生。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來是假的。而那馬車的車架上,還拉著不少給死人的香燭。

我正要找機會,赫然就看到了一個熟人,正是之前給麻溝鎮押陰鏢的地府押鏢人!一看到是他,我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立馬朝他沖了過去,同時朝他求救大喊,「鏢師大哥,救救我,救救我!」

我這麼一喊,那鬼差上來就是給我一鞭子。我此時顧不上疼痛了,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讓那地府押鏢人救我。

那地府押鏢人原本還在取香燭,看到我之後,立馬眉頭一皺。隨即就和身邊的鬼差說了兩句,鬼差好像和他交情很深,也沒有繼續抽打我了。

這時,那地府押鏢人才走到了我面前,把我給攙扶了起來,「李初九,你怎麼被打入枉死城了?你們解決了麻溝村和麻溝鎮的事情,還打敗了靈族!你做了這麼多善事,閻王爺怎麼會如此待你?」

「鏢師大哥,此事說來話長,現在只求你救我一命,我要活著回去伸冤!」我沒這麼多時間,也沒等他答覆,直接把判官要害我的事情說了出來。

我只挑重點的說,地府押鏢人聽完之後,眉頭皺的更深了。 臨高啟明 沉思了一會兒,這才開口道:「這枉死城是陰間的三不管地帶,一般被打入這個地方的人,下場都是魂飛魄散!我平日里給這些鬼差送香燭,他們與我交情不錯!而且,你為道門做了這麼多事,是我佩服的一條漢子!這個忙,我幫你,你等著!」

地府押鏢人給我交代了一番之後,立馬就去和那為首的鬼差交談了起來。我聽不到他們在說啥,只是能看到他們時不時的在看我。

等那鬼差點點頭,地府押鏢人才迅速走到了我面前,手裡還拿著一個巴掌大小的小紙人,「李初九,我已經打點好這些鬼差了,他們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先躲進紙人中,我這就帶你離開枉死城!」

聽到有了希望,我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躲進了紙人中!跟著,就趕著馬車把我帶出了枉死城。

等我們到黃泉路的時候,赫然就看到鬼差正趕著幾個陰魂回頭七。看到這一幕,我連忙讓地府押鏢人把我給放了出來。

他一把我放出來,我就向他交代了起來,「鏢師大哥,那些陰魂中有和我同一天被勾魂的,也就是說這是我們的頭七!還請你迅速趕到麻溝村,通知我朋友王磊!告訴他我在地府出事了,等不到二七了,頭七就動手!一切,就拜託你了!」

「好的,放心,那我先走!」地府押鏢人點點頭后,率先趕著馬車往鬼門關走了。等他一走,我就趁著周圍沒有鬼差巡邏,趁機混入了回魂的隊伍中!

押解回魂隊伍的鬼差都在前面帶路,根本沒有注意到身後的情況!而且,剛才地府押鏢人也在給我打掩護,他故意和鬼差打招呼,就是要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我這才有機會混進回魂隊伍中。

我現在已經沒有時間等二七了,頭七回魂過後,鬼差還會把我帶回陰曹地府,到時候肯定就穿幫了!而我也不能直接回到我的肉身,到時候判官肯定會察覺的!要是被他發現了,我身邊的人肯定會遭殃!就連地府押鏢人,肯定也脫不了干係!

所以,還是只能用老扎紙匠的法子,這樣才能瞞天過海,只是時間要提前!現在最希望的,便是地府押鏢人能夠敢在我們之前,提前去麻溝村通知王磊他們!

也只有這個辦法,我才能夠瞞天過海的活下來!

我混在回魂隊伍最後面,出了鬼門關之後,鬼差就直接把我們帶到了陽間!一回到陽間,便已經是過了子時了。

鬼差詢問了我們的地址后,就兩兩分散帶我們去頭七回魂了…… 月千歡找到了月明堂。「三叔。」

她的神色複雜,欲言又止。月明堂抬頭看向她,嘴角弧度微微彎。「有什麼就說吧。在三叔面前還支支吾吾的?」

「三叔你知道爺爺去哪兒了嗎?」

月千歡如約開口,月明堂卻震驚愣住了。

他直勾勾盯著月千歡看了半響才回過神。眉頭緊皺,月明堂沉眸:「歡兒,你怎麼突然想到問這個了?」

「三叔我在武宗有所收穫。爺爺並不是跟母親他們出事了,而是一直在滄淵對嗎?」

不等月明堂開口,月千歡接著說:「三叔。我來元清派,就是因為得知線索,爺爺在這兒。但現在元清派被滅門,線索全斷了。」

月千歡的每一句話,都如鐵鎚敲擊在月明堂心口。他臉色變了變,最終歸於沉寂什麼都沒說。

目光深深看著月明堂,月千歡:「我知道我和三叔之間有約定。但我既然知道線索,就一定會去查。三叔有什麼要說的嗎?」

「元清派滅門是不是墨九卿做的?」

月明堂絲毫不懷疑,墨九卿有這個實力。所以他忍不住詢問。

看見月千歡搖頭,月明堂頓時鬆了口氣。「不是他就好。如今元清派被滅門,人人自危。不管是誰做的,一旦被查出來就是全天下的敵人!」

月千歡看著月明堂皺了皺眉。 全球諸天在線 她知道月明堂這是在轉移話題。

當即月千歡也不再詢問。三五交流后,準備告辭回去。

看見她要走,月明堂:「歡兒。老爺子的事你別查,當下最要緊的是弄清楚去荒原沙漠要做什麼。」

「我知道你想知道真相。三叔也一定會告訴你,只是現在還不可以。」

他看著門口,少女清冷傲然的身姿。鳳翔九天,月千歡是變得如此的出色桀驁。月明堂都可以窺見月千歡今後的無雙風華,令整個滄淵都為之折服。

可是那件事的影響遠遠不止是滄淵。若月千歡要深究,對她而言太危險了!

就算是有墨九卿的庇護。月明堂也無法一五一十告訴月千歡。他所求不多,只求月千歡能平平安安的。

月千歡亦看出了月明堂眼底的不安和深沉。扯了扯嘴角,月千歡點頭。「好。」

轉身走出大門。月千歡抬眸環顧四周。

放棄不查?做個縮頭烏龜,粉飾太平。這不是月千歡的性子。她可以答應月明堂不去深究,但如果真想就擺在面前。她可就不能抗拒了。

忽然,月千歡腳步一頓。

她抬頭看去,挑了挑眉。「墨塵?」

「月姑娘,墨塵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幫忙。」墨塵面對月千歡,拱手深深行禮。

見此月千歡詫異好奇極了。墨塵找她幫忙?

眸光閃了閃,月千歡開口:「什麼忙。你先說,如果我能做到我再幫你。」

「這件事非月姑娘不可!」

與此同時,墨九卿邪氣慵懶半躺在月千歡的床榻上。

他的指尖把玩著一朵跟魔焰神花神似的花。只是顏色不同,這朵是冰冷幽藍色的。

因為神花的出現,整個屋中都凝聚著冰天雪地的森寒冷氣。 押解我的兩個鬼差,看起來賊眉鼠眼的,沒有其他鬼差那麼凶神惡煞。他們也不知道我是混進來的,在帶我去麻溝村的路上,就問我:「對了,你們家可是大戶人家?」

鬼貪財,這話一點兒也不假!

我笑著點了點頭,討好道:「鬼差大哥放心,我的家人早就已經打點好了,絕不會讓兩位鬼差大哥白白忙活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