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天衍輪迴神拳一出手,直接便殺了最後面的十個魔。

一片血肉橫飛!

鹿羽縱躍而起,又是揮手一刀。

刀勢凌空,兇猛落下。

閃現出巨大的刀影。

這一次,殺的魔更多,赫然足足有三十多個魔死在了鹿羽這一刀之下。

為了更快的速度,鹿羽騎上了冰麒麟。

鹿羽的追勢沒有變,在他的身後,已是騰升出三大真義的能量。

當百日橫空,當時間吹拂,當血屍砸落,將產生更大的傷害!

因為鹿羽的帶頭,眾人忽是如夢初醒,也連忙加入到了追殺魔族的陣列!

「殺!殺!殺!」

殺聲震天,人族的武者前赴後繼,激烈的出手。

這想來也實在是不可思議,他們人族居然在追殺魔族隊伍!

而且這魔族隊伍可還是由三大魔王率領的!

這段經歷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的奇妙了。

而大家都知道,這一次的追殺,乃是因鹿羽而起!

正是因為鹿羽的驚艷出手,最終逆轉了局勢,使得魔族隊伍開始潰敗。

很多人對鹿羽的看法再次改觀,甚至有人想著要不要加入鹿羽的隊伍了。

其他的不說,鹿羽也比其他人皇更要猛。這可是敢第一個追殺魔的人!

人族武者追殺魔族隊伍,並沒有持續太久。當魔陸續退入到山脈中,他們就難以為繼了。

在那地形複雜的山脈中,蘊藏著太多未知的危險了!

而且這個時候,天色也已經暗下來了。

人族武者大量的進入到山脈中,慢慢失去了魔族的蹤跡,同時也讓自己的隊伍陷入到一種混亂中。

「大家不要再追了!魔族兇狠,潛伏在暗處,我們的人要是追的緊了,反而要被魔族所趁!」

「沒錯,不要忘記了我們這一行的任務,乃是要前往藏平天域,和寶聖女皇的主力大軍會師!這一次我們打退了這一支魔族隊伍的偷襲,已足夠了!」

越來越多的人打起了退堂鼓。

鹿羽也在返程之中,他並非和別人一樣,是因為懼怕魔族,而是覺得沒有追擊的必要。

他通過星羅天盤感應到,三大魔王已帶著魔跑遠。後面這些魔還是要前往藏平天域,和十大魔王主力魔族大軍會合的。

這個時候,他們更應該早些前往藏平天域。

這樣才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少得到了一些魔核。」

騎在冰麒麟身上的鹿羽掂量了一下自己拾取的魔核,自言自語。

這一次追殺,他殺了至少有百個魔。

得到的魔核不過是百個。

對他來說,可實在太少了。

他現在要想將三大奧義符,提升到至尊奧義的層面,需要太多的魔核了!

這上百個魔核,對現在他的情況來說,不過是杯水車薪。

他穿梭在山林中,忽然,感應到一股強烈的劍氣。

「誰?」

總算是鹿羽反應及時,快速的避讓開來。

但畢竟這個突襲太過意想不到。而且這劍氣太強太猛。

鹿羽倒是沒有受傷,但是他身下的冰麒麟卻還是讓劍氣給波及到了一下。

冰麒麟那雪白絕美的脖子上,有一道明顯的血跡,拉出長長的口子。

顯得十分的凄艷。

就像是絕美的藝術品,忽然被褻瀆了一樣。

「冰兒!」

鹿羽心痛的叫道。

冰麒麟受傷,比他自己受傷,還讓他感覺憤怒。

「是!誰!」

鹿羽渾身氣勢衝天起,宛若是殺神降世。

他的眼光緊緊的盯著了前方那一片茂盛的山林中。

一個白衣的劍客,自那山林中緩緩走出來。

劍客,渾身劍氣環繞,劍意無窮。

我心很小,裝一個你正好 剛才偷襲的,正是他。

他沒想到,鹿羽居然能在他的突襲下躲過。

而既然鹿羽躲過去了,那他的偷襲也算是失敗了,自然沒有繼續藏著掖著的必要了。

索性直接現身。

不是別人,正是洛夜劍皇。

「鹿羽,你真是命大,居然讓你躲過一劫。你的靈寵為你擋過了一招,不過接下來,你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洛夜劍皇的臉上,閃現著冷厲的光。

他緊緊的鎖定著鹿羽,他渾身之無窮劍意,就像是觸角一般蔓延,鎖定向鹿羽。

「洛夜,你可知道,你已犯下了死罪。」

鹿羽說道。他的臉色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嚴肅。

「主人……」

旁邊的冰麒麟看著鹿羽這樣子,嚇了一跳,她連忙叫了鹿羽一聲。

「死罪?你這人王,也配在本座面前說這個詞?」

洛夜劍皇冷冷的笑著。

他的目光越發的寒冷,說道:「別人沒有看出來,你當我沒有看出來嗎,你的星空魔炮只能催發一次。現在的星空魔炮力量耗盡,再不能動用!」

洛夜劍皇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越發的有恃無恐。

他話語中的潛意識再明顯不過,如今既然鹿羽的星空魔炮不能動用,那鹿羽本身作為人王,又能有什麼和人皇抗衡的能力。

在他洛夜面前,鹿羽不過是生殺予奪。

「這一次,你若是先將劍心葫交出來,本座或許可以考慮饒你一條全屍。」

洛夜劍皇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劍心葫對劍客的誘惑,是最為終極的。

他始終挂念著鹿羽手中的劍心葫。

「當年萬劍冢的恩怨原來你還記得,那你可知道,如果不是因為人族需團結抗魔,這次我和你碰面之時,已是取了你的性命。」

鹿羽一字一頓,說的無比的鄭重。

「混賬!你說什麼!」

洛夜劍皇聞言之後,當即大怒。

他被鹿羽這輕蔑的態度給刺激到了。

原來在鹿羽的心中,他洛夜劍皇乃是隨時可以死的人。

鹿羽之所以沒動手,只是因為考慮到「人族團結」。

羞辱!深深的羞辱! 「鹿羽,你簡直太狂妄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修為境界!」

洛夜劍皇憤怒的叫道。

他的眼中燃燒著熊熊的殺氣。

他乃是劍中之皇,這滿滿的殺氣反應到自身上,就是無窮的劍氣瀰漫。

有如是潮水一般,朝著四面八方鋪展開來。

以洛夜劍皇為中心,周圍的大樹忽然寸寸斷裂開來,化作齏粉,卻是讓洛夜劍皇身上的劍氣給撕裂成粉碎。

就是這麼強大的劍氣!

但是這麼強大的劍氣,瀰漫到了鹿羽那裡,卻沒有給鹿羽帶來任何的傷害。

所有的劍氣,都被一個東西給吸收了。

是劍心葫!

劍心葫就飄蕩在鹿羽的頭頂,這些劍氣對它來說,乃是最好的養料。

它快速的吸收!

可以吸收無窮!

就算是來再多的劍氣,劍心葫也是來者不拒。 極品腹黑未婚夫 也是可以將之全部都吸收。

劍心葫本身的氣勢本來就強,如今吸收著劍氣越來越多,它的氣勢也在不斷的變強。

洛夜劍皇本來是想要用自己的劍氣來對付鹿羽的,結果卻發現,自己反而是幫助鹿羽提升著劍心葫。

「主人!」

那一邊,冰麒麟不等自己脖子上的傷口凝結,就急著想要幫助鹿羽。

畢竟她能感應到,洛夜劍皇全身之劍氣瘋狂。洛夜劍皇可不僅僅是小天位人皇那麼簡單,而且還是一名劍術上的皇者。

萬年以來,除了劍帝尊之外,就要算洛夜劍皇最為強大了。當世之劍客,莫有望其項背者!

洛夜劍皇的危險程度,絕對是超過了童洋宮主的。

但是鹿羽卻直接拒絕了冰麒麟的好意,冷冷的說道:「他在我面前,根本不配使劍。」

這一句話說出來,當即是全場都嗡的一下。

之前鹿羽那一句蔑視,對洛夜劍皇的羞辱就已經夠深了,而如今鹿羽這一句,那就真是將洛夜劍皇羞辱到家了!

簡直是諷刺!

洛夜劍皇最為依仗的便是自己的劍術,他首先是一名劍客,然後才是一名人皇。

身為劍客的榮耀,便是自己手中的劍。

這不僅是劍,也是自己所有的尊嚴所在。

而如今,在鹿羽的口中,他洛夜劍皇居然成了不配使劍之人。

「你!該!死!」

洛夜劍皇近似乎爆發性的喊出這三個字。

一字一頓,聲聲炸開!

他,已經抽出了自己的劍!

劍客拔劍,意味著要見血!

若是不見血,劍如何有臉回劍鞘。

但不等洛夜劍皇出手,鹿羽已是先一步有了動作。

劍心葫,出!

之前劍心葫吸收了那麼多的劍氣,如今忽然中止,然後逆勢爆發。

嘩!嘩!嘩!

不僅是之前吸收的劍氣現在全部爆發出來,還有劍心葫中蘊藏的那上萬柄的名劍。

一時間,萬劍閃耀飛舞,萬道力量縱橫奔騰!

在周圍天地,在上下空間,全部爆炸開!

轟!轟!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