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低頭,就對上了多莉擔憂的目光,只見她白嫩的小臉蛋綳得緊緊的,一臉嚴肅的小模樣,「姐姐,你別動。」

「那他……」

「阿離哥哥是去拿醫藥箱了啦。」多傑實在是受不了,在一旁幽幽的插話。

喬小諾這就放心了,安心的坐著。

多莉小朋友的目光,一直沒從她臉上離開,喬小諾遲疑了一下,抬手摸自己的臉,「怎麼了,我臉上有髒東西么?」

多莉搖頭。

「那……」

話被多莉打斷,她好奇的眨巴眨巴眼,「姐姐,你為什麼叫阿離哥哥楚城呢?」

為什麼啊……

喬小諾略微失神,她該怎麼告訴她,她的阿離哥哥其實不叫蘇離,而叫楚城。

楚城是她的男朋友,也是她愛的人。

「姐姐?」多莉的手在她眼前晃來晃去,她都沒反應。

她有些著急了,扭頭問多傑怎麼辦。

多傑一副看笨蛋的眼神看她,最後,機靈的高喊一聲:「阿離哥哥!」

喬小諾立即回神,目光下意識搜索著楚城的身影。

「看,這不就行了。」

多傑嘚瑟的沖多莉咧嘴一笑。

多莉佩服的豎起大拇指,「哥哥厲害!」

喬小諾輕聲一笑,「多莉,這件事說來話長,等以後姐姐慢慢說給你聽,好不好?」

提著醫藥箱,蘇離踏進室內,就聽到喬小諾這句話。

也不知道,她又怎麼忽悠多莉了。

重新給她上藥,這個過程,不比早上輕鬆。

喬小諾痛得攥緊了拳頭,最後,整個人就撲了上來。

猝不及防的,蘇離被她撲了滿懷,溫軟的身子,帶著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香,他無措的愣住了。

「好痛……」喬小諾緊緊攥住他的襯衫,腦袋深埋進他懷裡。

他身上,有一股好聞的氣味,夾雜著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就像陽光混合了青草的香味。

她貪婪的深嗅著,下一秒,就被人無情的推開。

毫無防備的她,身子被推了回去,背脊撞在沙發上,沙發是軟的,其實不疼。

可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委屈。

就委屈一瞬間,排山倒海襲~來。

她眼裡立即蒙上一層水霧,「為什麼?」

蘇離收回目光,沒有繼續看她,手上的動作也沒有繼續。

死一般的寂靜。

最終,他還是低下頭,繼續給她上藥。

多莉和多傑面面相覷,兩個小傢伙誰也不敢說話。

上藥,包紮,整個過程他始終沉默,有時候沉默才是最傷人的。

蘇離處理好之後,轉身收拾醫藥箱,他正準備站起身,便聽到身後傳來了啜泣聲。 「尊重?呵呵。」唐心嫣然一笑,「這位公子可能有些誤會,我跟火靈兒是好朋友,以前一直都愛這樣玩鬧的,其實一點惡意都沒有,是吧,靈兒?」

唐心說話間,突然揮手發出一個火球,正朝火靈兒飛去。

火球不大,速度也並不快,對任何一個魔法師而言,可能就像唐心說的那樣,只是玩鬧而已,連切磋都算不上。可如今的火靈兒,還能算是魔法師嗎?加上以前的心理yin影,現在火靈兒甚至對火有一種畏懼感。

唐心不是不知道火靈兒的現狀,她做出這種行為來,不外乎就是想看到火靈兒狼狽逃竄的樣子,甚至希望火球把火靈兒身上點燃!這還是玩笑嗎?這根本是惡意的玩弄!

「啊!」火靈兒驚呼一聲,下意識拿手抱住頭,可能真的是有些懵了,或者是被火嚇到了,一時間竟然忘記了閃躲。就像一般人面對快速飛來之物,下意識的反應是閉眼,而不是躲閃。

眼見著火球就要打到火靈兒的身上,突然,一隻手橫著伸過來,擋在了火靈兒面前,正好接住了火球。沒錯,是接住了!

從來只看過能空手切白刃之人,什麼時候有見過能夠徒手接住魔法的?!

一時間,現場所有人都被夜白的手段給驚到了。如果,夜白是水系魔法,或者土系魔法,那他在手掌面上覆蓋一層冰或者土,能夠擋下火球,那並不奇怪。只是那樣的話,火球應該是在夜白的手心爆裂,不過是傷不了夜白的手而已。

而就算夜白同樣也是火系魔法師,採用火系元素抵消的辦法來處理這麼一個火球,那也絕對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如果說,火系魔法師都能夠這樣互相接住對方的魔法攻擊的話,那豈不是無法互相傷害了?!

所以,眼前的一切很讓人震撼,這是人類大陸上之前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手段。這人到底是誰?他是火系的剋星嗎?或者說,他真的是人類嗎?!

夜白用手一捏,火球就那麼湮滅在了他的手中。

「道歉!」

夜白冷冷的說道,別看夜白平時好像都笑哈哈的,但夜修羅王,可從來不是什麼脾氣好的人,特別又是在晚上,特別還是衝冠一怒為紅顏。

「都說只是開個玩笑了。。。。。。」唐心話還未說完,夜白直接打斷,

「道歉!」

唐心是個貴族小姐,這裡又是他們朱雀帝國的地盤,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啊。面對夜白的咄咄相逼,唐心頓時也來了脾氣,挺著胸,相當硬氣的說道,

「就為了這麼一個廢人,你想破壞。。。。。。。幹什麼?!」

唐心驚呼一聲,卻是沒想到夜白二話不說,直接就朝她沖了過去。這傢伙,竟然真的對她出手了?!他是怎麼想的?他瘋了嗎?他一點不顧兩國的和平條約嗎?!要知道大家都不是什麼普通人,這種等級的衝突,真的是可能引發戰爭的啊!

唐心一時間被打懵了,幾乎失去了思考能力,但其他人可不懵,他們不能發獃。

「火牆!」

「火盾!」

「霹靂火焰!」

旁邊的火系魔法師顯然訓練有素,配合有佳,火系不是最佳的防禦魔法,甚至不適合防守,但火系卻是最強進攻魔法,向來以攻為守。就算是防禦的火牆、火盾,或許你可以輕易的突破過去,但當你過去之時,自己顯然也已經被燒焦了。

而相比起其他屬xing的防禦魔法,火系防禦魔法還有一個最為變態的地方,那就是他們在防禦的同時,還可以繼續發起進攻!好比冰牆、土牆,人躲在後面,別人打不到你的同時,你也打不到別人。可火牆不一樣,人躲在後面,火系魔法卻是能夠毫無阻礙的從裡面繼續發出來!

當然,這也使得火牆有一個最大的漏洞,那就是不能防禦火系魔法。不過,還有火牆的進化版火盾,這是火系魔法的二階進化,在火牆的基礎上附加了魔法契約,使得火系魔法只能出,不能進。

於是,先立火牆,再結火盾,繼而發起猛烈進攻。這就是火系魔法師最穩妥,最常規,也是最難解的戰鬥方式!從一開始,幾乎就處於不敗之地。

不過,

「螳臂當車!」那邊的冷傲峰已經對此等行為做出了最完美的詮釋。

只見衝過去的夜白左手一揮,直接扇飛了高階火系進攻魔法「霹靂火焰」,火焰飛到不遠處地面上,瞬間炸出一道深坑。與此同時,夜白右手轉動那本作為照明用的短棍,彷彿揮舞一柄長槍一般,直接沖前面的火盾戳過去。

以短棍接觸點為圓心,二階進化的火系防禦魔法「火盾」,就那麼眼睜睜的消散在空氣當中。當然,在火焰完全消散之前,夜白早已經順著短棍穿過了火牆。

咚!

「姐夫!」那邊的冷傲峰連忙提醒一聲,不過,不是在提醒夜白小心敵人,而是在提醒夜白不要亂來。

說來可笑,那個整天喊打喊殺,總是被夜白勸止住的冷傲峰,此時卻是反過來在勸阻夜白。沒辦法,夜白的情況跟他可不一樣,是不能隨便出手的。

此時,如果讓別人知道,夜白這還稱不上是「出手」的話,估計會直接嚇得掉牙吧!

短棍上照明的光墜不停搖晃,光線一閃一閃,隨著整片火焰的消散,就見夜白正把唐心壓倒在地上,短棍前端緊緊抵住唐心的咽喉。

雖然短棍不尖銳,但如果夜白願意的話,此時唐心立馬就能煙消玉損。

「不要,亂來。」旁邊的魔法師們緊張的說道,面對這種場面,根本動都不敢動一下,生怕刺激到了夜白。不過說真的,看夜白剛才的手段,火系魔法根本對他一點用處都沒有,他們此時就算出手可能也救不下人來啊。

唐心眼睛瞪得大大的,胸口不斷起伏,就那麼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夜白,一時間,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無法呼吸,夜白壓在她咽喉上的短棍,讓唐心根本無法呼吸,從來沒有這麼接近過死亡,此時的夜白,在唐心的眼中,甚至如同鬼神一般!

「夜白。」火靈兒在那邊輕聲呼喊。

夜白這才慢慢抬起手,收回了抵在唐心咽喉處的短棍。什麼都沒有說,沒有jing告,夜白就那麼轉身離去,他知道,根本用不著再jing告些什麼。有些時候,多說兩句話,說不定還會起到反作用。

「小姐!」唐心被眾人攙扶起來,終於能夠呼吸的她,不停的喘著氣。

劫後餘生!

; 像極了受了委屈的小朋友,獨自躲在被子里哭泣,極力壓抑這,卻還是被爸爸媽媽知道。

那小小的啜泣聲,剋制而又委屈。

傷心的情緒,似溪流一般涓涓流淌而出,止都止不住。

蘇離閉了閉眼,邁步離開。

他一走,多莉這才敢小心翼翼的湊到喬小諾身邊,兩隻柔軟的小手輕輕落在她膝蓋上,「姐姐,你別哭。」

多傑也別彆扭扭的說:「哭起來就不漂亮了。」

質樸的語言,卻是最能安慰人心的。

喬小諾抬起被淚水打濕的眼睫,微微一笑,「姐姐也不想哭,只是忍不住……」

「阿離哥哥很好的,他真的很好的。」多莉似乎想為蘇離解釋,但礙於辭彙量少,一句話說來說去,就只是在強調蘇離很好。

「嗯,他很好,我知道的。」喬小諾一直都知道,楚城有多好。

這個世界上,除了楚城之外,恐怕再也沒有人像他一樣愛她了。

是她的錯。

把他弄丟了。

先婚後愛之寵妻成癮 讓他受了這麼多委屈,承受了這麼多痛苦……

「姐姐知道就好。」多莉鬆了一口氣,終於笑了,「姐姐你餓不餓?」

「……有一點。」

「阿離哥哥做了土豆泥哦,最最好吃的土豆泥!」

聽多莉那驕傲的語氣,喬小諾就能想象得到,楚城做的土豆泥,已經把小傢伙的胃收買了。

蘇離放好醫藥箱,進來了,他只淡淡地看了一眼多莉和多傑,便徑自進了廚房。

過了十多分鐘,他從廚房出來,站在門口,沖多莉和多傑招了招手。

示意他們兄妹倆進去洗手,該吃晚飯了。

多傑扭頭,看了喬小諾一眼,他脆生生的問,「阿離哥哥,姐姐也餓了,她可以跟我們一起吃飯嗎?」

多莉也眼巴巴的看著他,等著他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喬小諾的心,微微一緊。

心裡有一種難言的緊張在泛濫,蔓延。

她朝他小心翼翼瞥去一眼,發現他並未看她,而是淡漠的沖多莉多傑點了點頭。

「哦耶!」

多莉和多傑興奮地跳起來,在空中擊掌。

然後,兩個小傢伙很體貼的扶著喬小諾,帶她進餐廳。

長長的原木餐桌上,擺放著簡單的晚餐,雖然菜色簡單,仔細看不難看出營養搭配得很合理。

那一眼看去,就看出燉得軟爛的西紅柿牛腩湯,多莉口中最最好吃的土豆泥,煎蛋搭配著西藍花,擺盤還別有一番意境,就像那碧綠的草原上空升起了太陽。

果然是給孩子做晚餐啊。

既好看,引起了孩子的興趣,又好吃,讓孩子們不挑食,營養均衡。

喬小諾為自己發現了他這一點用心,笑了起來。

目光幽幽的朝楚城投去,後者依舊淡漠,並不搭理她。

去洗了手,才回到餐桌前坐下,喬小諾自己獨自坐在一邊,對面是楚城,多莉和多傑分別坐在他左右,他慢條斯理的給兩個小傢伙盛了湯。

輪到她了,他卻沒有下一步動作。

喬小諾微微嘟了一下嘴巴,表示不滿,拿起自己空蕩蕩的碗,「我的湯呢?」 唐心看著夜白離開的背影,張了張嘴,卻驚愕的發現,自己到現在也還說不出話來。隨即又狠狠的瞪了瞪那邊的火靈兒一眼,咬牙,轉身帶眾離開。

也不知道是忘記了,還是唐心已經徹底沒有那個心情,本來他們這次是過來追捕雷歷跟初蕊的,此時也直接放棄了。現在的唐心,滿腦子裡就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立刻回去打聽夜白到底是什麼人,什麼來歷!

當然,唐心此時心裡估計又認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火靈兒果然當人寵妾去了,剛才冷傲峰叫夜白「姐夫」,而唐心很清楚火靈兒沒有弟弟,那麼火靈兒現在跟著夜白,不是寵妾是什麼?什麼?你說他們只是純潔的男女關係?唐心她信嗎!一般男人會為了一個普通朋友的一件小事,就差點殺了她?!

「啊咧啊咧,我是不是又惹麻煩了啊?哈哈哈。」走回來的夜白抓著頭傻笑起來。

「破魔氣,真是變態啊。」冷傲峰不禁嘀咕一句。

破魔氣,一開始其實是叫抗魔氣,是第二代七君子所創造發明的一個事物,或者說是一種手段。以海流為依據,人類大陸的前面是獸人大陸,後面是jing靈大陸,而jing靈大陸後面是矮人大陸。第一代七君子從人類大陸出發,到達jing靈大陸,在經過了幾輩人的發展以後,這才派優秀子孫去開脫下一個大陸,所以,當先踏上矮人大陸的,就被稱為第二代七君子。七君子,也就作為了對開拓者的一個稱呼。

不是帶頭前往下一個大陸的,最多是那個大陸的七君,而不會是七君子。當然,七君子進入下一個大陸后,他們自然而然也成為下一個大陸的七君了。

那時候,環球戰略計劃才剛開始沒多少年,加上又才是第二個大陸,來自後方的補給資源非常的充足,七君子們所面對的困難可要比後來要小上很多。而跟排外的jing靈大陸不同的是,矮人們十分友好,好客。不僅同意人類在他們大陸上建造據點,甚至還會主動幫忙。

七君子一開始雖然是本著戰鬥而去的,但面對這樣良好的情況,自然是要穩固外交了。可如此一來,對這些勵jing圖治,本想大幹一場的七君子來說,他們一時間面臨沒事幹的窘境,加上沒有準備充分,不能貿然前去下一個大陸,豈不是要讓這些時代佼佼者們,一輩子都面對這種沒事幹的窘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