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帶著黃霞,周雲峰離開了城主府,開始在雲雁城轉悠起來,雖然兩人近三年沒有見了,但是感情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淡化,反而變的日夜濃厚。

但是甜蜜日子總是短暫的,在周雲峰出關的第二天,閉關療傷的李秋水也出關了,李秋水的傷勢雖然非常嚴重,但是有七品靈丹紫蓮培元丹的幫助,通過五六天的閉關,她的傷勢已經基本痊癒。

李秋水傷勢痊癒對於周雲峰來講可不是什麼好事,傷勢一好,李秋水必然會離開,周雲峰當然不是捨不得李秋水,而是捨不得黃霞。

李秋水是黃霞的師父,所以李秋水離開肯定會將黃霞帶走,如果是在平時,周雲峰倒是可以將黃霞留下來,但現在不是時候,和叢雲帝國的大決戰即將到來,他這位風雲軍團的軍團長可是忙的很,而且什麼時候都可能遇到危險,所以他也不放心將黃霞一直帶在身邊。

果然,一切都如周雲峰所料,在李秋水出關后,就提出要離開雲雁城回天羅門,而且黃霞也需要和她一起回宗門。

黃霞是李秋水這兩年在外遊歷所收的徒弟,所以黃霞還沒有去過天羅門,所以這次去天羅門對黃霞非常重要。

知道不能將黃霞留下,現在也不適合將他留下,所以周雲峰只能答應,但是不能馬上走,因為他打算晚上設酒宴為她們踐行,這樣他也多了一晚和黃霞相處的時間。

對於周雲峰這個提議,李秋水倒是沒有反對,反正都耽誤了五六天,也不在乎這一晚的時間。

這次宴會並不大,周雲峰將手下的六名師團長都召集了過來,加上周雲虎,還有於洪三人,以及閻濤三兄弟,最後就是黃霞師徒兩人,加上他自己和周雲天一共十七人。

刻薄的婚姻時代 本來周雲峰想家鐵雄和嚴燾也叫上的,只不過他們並不喜歡這種場面,所以還是選擇了隱藏在暗中。

城主府大廳燈火通明,十五男兩女分兩邊而坐,周雲峰坐在又右邊首座,黃霞就坐在他的下手邊,而坐在左手邊的第一人不是別人,正是黃霞的師父李秋水。

「來!大家舉起酒杯,我們共敬李前輩一杯,祝它武道昌隆,青春永駐!」周雲峰端起酒杯朗聲道。

「好!祝李前輩武道昌隆,青春常駐!」

……..

不管是因為李秋水是一名實力強大的武帝強者,還是因為周雲峰和黃霞的關係,所有的人都端起酒杯,真心祝賀。

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希望年輕,不管她的年齡多大,實力多高。

同為女人的李秋水當然不例外,所以聽到不斷的祝福時,李秋水的臉已經被欣喜的笑容所覆蓋了。

「小傢伙,看不出來,嘴還真甜!」李秋水放下酒杯笑道:「說,你是不是就還是這樣家我家霞兒騙到手的?」

「前輩,你這就說錯!怎麼能說是騙啦?我對霞兒可是真心實意的!」周雲峰不樂意了,正色道。

「得了吧你!我活了這麼年,有什麼沒有見過!」李秋水不屑的說道。

今晚的主角是黃霞和李秋水兩人,所以所有的話題都是圍繞著她們兩人,晚宴開始的時候大家還有些拘泥,畢竟李秋水可是武帝後期強者,對於他們很多人來講,平時只是存在於聽說中,從來沒有見過,所以難免會放不開。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發現李秋水沒有有些強者的高傲,也沒有看不起他們的、實力低下,反而很平易近人,所以大家也就慢慢放開了。

而就在晚會**過後,大家打算散宴離開的時候,突然在大廳的中央出現了一道身影。

悄無聲息,毫無徵兆,就算是實力已經達到七劫武帝巔峰的李秋水,同樣也沒有發現這個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是怎麼出現的?

要不是大廳中確確實實站著一個人,恐怕他們都會認為是幻境,但是大廳中央站著的一個俠骨仙風的青袍老者告訴了他們,這不是幻境。

老者看起來五六十歲的樣子,一頭烏黑的頭髮沒有絲毫凌亂,在無風的大廳中,原本安靜的頭髮好像在飄動一般,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老者一臉淡淡的微笑打量這大廳中的每一個人,好像並沒有因為他的唐突出現為不適一般,一起都是那麼自然。

像是在尋找什麼?

又是在欣賞什麼?

「哈哈!挺熱鬧的!」老者微笑道。

老者慈祥的微笑並沒有讓周雲峰等人感覺到溫暖,反而感覺背後發涼,周雲峰不由的看了對面的李秋水一眼,發現李秋水也一樣,震驚之色躍然於臉。

周雲峰知道,李秋水也沒有察覺這位老者是怎麼出現了,周雲峰的靈魂修為已經達到了六劫武帝,而李秋水更是七劫武帝,連他們都沒有察覺到絲毫痕迹,此人的實力之高可想而知。

這樣的感覺周雲峰不是沒有遇到過,但是能他讓他毫無察覺就出現的人,周雲峰一共就只遇到三人,那就是洪嘯、洪無忌和周戰天。

但是這三人都是武尊強者,想到這裡,周雲峰也意識到眼前這位老者肯定不簡單,他第一反應就是鴻雁商會派來找他晦氣的。

但是周雲峰很快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先不說他和鴻雁商會的恩怨已經解除了,就他們之間的事情根本不值一名武尊強者出手,而且這也有違大陸上的規定。

對於眾人的震驚,老者好像沒有看見一樣,而是饒有興緻的打量這大廳中的人。

「哈哈!《疾雷訣》!不錯!不錯!」老者看著周雲峰笑道。

老者的話頓時讓周雲峰大驚,在沒有使用鬥氣的情況下,此人能一眼看出他修鍊的功法,恐怕除了此人的修為極高外,此人對《疾雷訣》也是非常了解,否則不會如此篤定。

老者說完之後就沒有再看周雲峰,而是看向黃霞,只不過眼神只在黃霞身上停留了一瞬間,然後就看向下一個人。

「哈哈!《閃雷訣》!不錯!不錯!好!」老者眼神掃視到周雲龍身上后,眼中一喜,笑道。

但是,他眼神並沒有停留,而是繼續往下看,當看到周雲虎身上的時候,老者的眉頭微皺道:「咦!應該是《烈焰訣》,好像又被掩蓋了,對,沒錯,肯定是《烈焰訣》!看來有奇遇!」

老者越說,周雲峰兄弟幾人心中越驚,他們實在想不明白,這個素未謀面的老者怎麼會對周家的功法如此熟悉,他們心中都開始猜測起老者的身份,但是腦袋都想破了,都沒有想出這位老者會是誰?

「嘿!《凌雲訣》!不錯!」老者看到周雲天的時候眼中一喜,笑道。

很快,大廳中的人都被老者掃視了一個遍,但是沒有人知道這個老者是誰?這個老者要幹什麼?

「前輩,不請自入好像有些不禮貌吧!」周雲峰起身沉聲道。

周雲峰實在忍受不下去了,其他人恐怕不清楚情況,周雲峰四兄弟可是清楚的很,每老者被報出一種功法名字,他們的心就會不由一震。

所以無論如何,必須搞清楚這個老者到底是誰? ?第二十三章周長壽

「不錯!不錯!已經有四條槍了,有進步!」老者沒有理會周雲峰的問話,在周雲峰四兄弟臉上掃視著,然後自顧自的說道。

老者這樣的舉動無疑讓周雲峰臉上掛不住了,現在風雲軍團駐紮雲雁城,而城主府則是作為臨時帥賬,一句話,現在這裡是風雲師團的地盤,也可以說是他周雲峰的地盤。

而就是在他周雲峰的地盤上,他居然被無視了,而且這還是發生在他心愛的女人面前,這又怎麼能讓周雲峰不憤怒?

周雲峰的拳頭慢慢緊握,臉上的笑容已經慢慢消失,雖然他知道眼前這位老者的實力很高,但是他是一個男人,更是風雲軍團的軍團長,他有責任維護風雲軍團的尊嚴。

就算不敵,也不能落了風雲軍團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威名!

君主的神祕私寵 在周雲峰開口說話的時候,在場除了黃霞和李秋水意外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周雲峰是他們的軍團長,也就是他們的抉擇者,周雲峰意志就是他們的行動的方向。

數月來,從風雲師團到風雲軍團,風雲軍團都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這一切少不了風雲軍眾軍的拼殺,但是他們都知道其中絕大部分功勞都是來自周雲峰這位統帥。

因為周雲峰指揮無往不利,所以在風雲軍團中,不管是不周雲龍這些師團長,還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他們都對周雲峰的極為佩服和信服,所以對於周雲峰的任何決定,他們都從來不會質疑。

老者雖然沒有理會周雲峰,但是周雲峰的變化卻是絲毫未漏的落入了他的眼中,大廳中的氣氛一下變的緊張起來。

「哈哈!小子,生氣了!」老者看著周雲峰戲謔的說道。

「前輩雖然實力驚人,但是風雲軍團也不是隨便進出的地方!」周雲峰沉聲道。

「哈哈!有意思的小傢伙,老夫越來越喜歡了!」老者並沒有因為周雲峰的態度而生氣,並且還極為欣賞的說道。

「鐵雄小子,你要是再不出來,這些小傢伙可就要對老夫動手了啊!」就在周雲峰打算開口的時候,老者突然朗聲笑道。

老者的話,讓周雲峰等人一愣,老者如此稱呼鐵雄,顯然對鐵雄極其熟悉,而且關係還非比尋常。

在周雲峰四兄弟還在疑惑的時候,鐵雄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大廳外,鐵雄落地之後,看了一眼廳中的老者,眼神頓時一變,眼中充滿了驚喜和恭敬。

「鐵雄見過太老爺!」鐵雄疾步走進大廳,來到老者身前躬身道。

「太老爺?!」

鐵雄這個稱呼頓時讓周雲峰四兄弟懵了,周戰天在讓出家主之位退居幕後之後,就被稱為老爺,而現在鐵雄將這位老者稱為太老爺,那就是他比周戰天還高出一輩。

而在周家,周雲峰四兄弟見過輩分最高的就是他們的爺爺周戰天,但是比周戰天輩分還高的確實有一人,那就是消失了數十年的周長壽。

周家雖然是在周戰天手中建立和發展起來的,但是周戰天並不是周家的最強者,至少在周家建族的時候不是,周家之所以能被定為一流家族,並不是因為周戰天,因為周戰天當時還沒有成就武尊,當時的周家就只有一名武尊強者,那就是周戰天的父親周長壽。

在天雲帝國分裂大戰開始的時候,周長壽就已經達到了武帝巔峰,而在大戰開始后的第二年,他又順利的突破了武尊屏障,達到了武尊之境,真正步入了天玄大陸金字塔的頂端。

也正是因為周長壽這位武尊強者,所以周家才成了一流家族,也是因為有周長壽的震懾,所以才讓周家平穩的度過了數十年,同樣也給了周戰天長成的時間。

現在老者的身份已經顯而易見了,他就是消失了幾十年的周長壽。

「鐵雄,不錯嘛!才短短的三四十年的時間,你已經達到了武帝,而且馬上就要達到武帝後期了,看來這幾十年,你沒有偷懶啊!」周長壽看著躬身的鐵雄點頭道。

「都是家族的栽培!」鐵雄躬身道。

「王鷹那幾個小子還好吧?實力怎麼樣?」周長壽點頭問道。

「回太老爺,王鷹他們很好,而且基本上都突破到武帝了!」鐵雄如實回答道。

「那就好!看來現在的周家也有了一些實力,戰天這幾十年確實沒有閑著!」周長壽點頭欣慰的說道。

「還有一個小子啦?氣息有些熟悉,怎麼不出來?」周長壽看了一眼門外,戲謔的說道。

老者的話剛落,嚴燾就一臉苦笑的出現在大廳門外,走到鐵雄旁邊對老者躬身道:「嚴燾見過周前輩!」

「原來是你小子,老夫就說氣息怎麼會有些熟悉,那個修鍊《龍心血典》的小子是龍青山那小傢伙的兒子吧!」周長壽笑道:「時間過的真快,當初離開的時候,龍青山都沒有這小傢伙大,現在他的兒子都這麼大了!」

「前輩說的沒錯!他正是家主的兒子,叫龍昊!」周長壽如實回答道。

「不錯的小子!小小年紀就已經達到了三轉武皇,看來龍家復興有望!」周長壽看著龍昊笑道。

「怎麼?小傢伙,你還要和老夫動手嗎?」周長壽看著周雲峰戲謔的說道。

「呃!」周雲峰一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鐵爺爺,他真的是太爺爺,我爺爺的爹?」周雲峰雖然已經猜出了老者的身份,但是他還是有些不肯定,所以看向鐵雄問道。

「沒錯!三少爺,他正是在外遊歷的太老爺!」鐵雄點頭道。

「小傢伙,你還有什麼懷疑的?」周長壽笑道。

「我怎麼感覺你比我爺爺還要年輕些?」周雲峰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呃!」現在該換成周長壽錯愕了。

周長壽雖然是周家的最強者,但是他一般都不參與家族管理,性格屬於那種自由洒脫的,這可能因為他是風系武者的原因吧!

再加上周長壽這幾十年得到了一些機緣,實力大漲,所以才會顯得年輕些。

而周戰天卻是久居高位,勞心勞力,雖然現在實力也已經達到了武尊,但是看上去顯老一點。

「難道你小子就因為這個原因就不想認我了?」周長壽有些生氣的說道。

周雲峰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就算他看上去比自己還年輕,只要他真的是周長壽,那麼就是他們的太爺爺!

周雲峰四兄弟對望了一眼,然後走出周長壽身前躬身道:「見過太爺爺!」

「哈哈!好!好!」看著四個小輩,周長壽高興的大笑道。

周長壽的出現讓原本要各自回去休息的眾人再次坐了下來,只不過這次增加了三人,周長壽坐在上邊的主座上,鐵雄嚴燾二人也各自找了位置坐下。

「太爺爺,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的?」周雲峰問道。

「我原本是不知道的,只不過在路上碰到了鴻老鬼,和他打了一架,他告訴我說,周家的老三差點將他的鴻雁商會給滅了,我還以為是嘯沖那小子,最後才知道是嘯戰的兒子乾的!我就想看看我們周家到底是哪個小子這麼有種,所以就過來了!」周長壽笑道。

「鴻老鬼?」周雲峰皺眉道。

「哈哈!鴻老鬼就是鴻家的老祖鴻泰昌,也是鴻家現在的最強者!」周長壽笑道。

「原來是在告我的狀啊!」周雲峰笑道。

「這些人都是你風雲軍團的人?」周長壽看著衛天泉等人道。

「沒錯!他們都是風雲軍團的人!」周雲峰點頭道。

「他們三個也是我在天雲戰武學院同宿舍的同學,這個是我表哥!」周雲峰指著於洪四人介紹道。

周長壽點了點,看向黃霞問道:「這個小丫頭是不是我未來的曾孫媳婦?」

黃霞的臉頓時一片羞紅,起身道:「黃霞見過前輩!」

「挺懂事的丫頭!坐下吧!」周長壽慈祥的微笑道。

「你是天羅門的人?」周長壽看向李秋水問道。

「天羅門李秋水見過周前輩!」周長壽是武尊強者,李秋水才武帝,所以在武道上他就是晚輩。

「蘭飛鳳是你什麼人?」周此時繼續問道。

「前輩認識家師?」李秋水一驚,連忙問道。

「原來是蘭飛鳳的徒弟,怪不得你和她的氣息有些相近!」周長壽點頭道:「十多年前,在縱橫山脈和她有過一面之緣!」

「蘭飛鳳是水木雙系武尊強者,這小丫頭能跟著她修鍊也算是不錯的機緣!」周長壽說道。

「前輩慧眼如炬,晚輩也是這個意思,否則,晚輩一個水系武者也教不了霞兒!」李秋水沒有意外周長壽會看穿她的想法,畢竟周長壽見過她師父蘭飛鳳,那麼就知道蘭飛鳳的體質。

周長壽瞭然的點了點頭,看向眾人道:「見面就是緣,作為長輩,不管怎麼說都該給你們一點見面禮!」

聽到周長壽說要給見面禮,大家的眼睛開始亮起來了,一個武尊強者的見面禮,他們可是很期待的。

「還好在回來的時候,遇到了那東西,否則,這麼多人,我還真的沒有那麼多禮物給你們!」周長壽笑道,說著就開始從乾坤戒去他準備好的禮物。 ?第二十四章荒果

大廳中除了鐵雄三位武帝,其他人手中都拿著一顆灰綠色果子,果子比一個成年的拳頭還要大出一半。

「這個東西你們可能認識,沒錯,這就是荒果,荒果是六品靈藥,它最大的作用就是提升**強度,但是只對武帝以下的武者有效果,同時每人只能服用一顆,多了就沒有效果了!」周長壽笑道。

周長壽只要是給小輩禮物,至於鐵雄和嚴燾,那就算了,畢竟到到了武帝,就沒有必要了,李秋水那就更不用考慮了,兩個人除了一面之緣外,就再也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對於荒果這樣的禮物,周雲龍等人確實是很喜歡,荒果之所以有強化**的能力,那就是荒果中含有荒氣,也可以說是蠻荒之氣,而蠻荒之氣的等級更是在各系靈氣之上。

在遠古的時候,天玄大陸是存在蠻荒之氣的,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發展到現在,蠻荒之氣早已經稀薄的可以忽略不計了,這也造成現在的武者在**強度上遠不如遠古的武者。

現在想要得到蠻荒之氣也就只有靠一些天材地寶,而荒果就是其中為數不多的的一種,荒果是長在一種叫做荒蕪樹的植物上,而且成熟的時間也不短,需要整整五十年時間。

從一批荒果成熟到再次開花,這個時間就需要整整三十年,而開花到結果這又需要十年,結果之後十年,這些荒果才會成熟。

荒蕪樹雖然每次並不只結一顆荒果,有著九九八十一顆,但是就它的結果周期,都不難看出它的珍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