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泉心中怒喊,非常不甘。

這可是可以擋住靈嬰初境修士一擊的玄武符呀!

不過,這一刻,他也動了,他怕再等下去,玄武符光支持不住,要碎開。

張泉手中出現一把幽藍色的刺刃,隨意揮舞,便有一片藍芒在空,肆意揮灑,美麗非凡。

這一刻,江寂塵感受到了危險之意。

只見張泉與藍刺如同融為了一體,化成一道巨大的藍芒,破開虛空,刺向江寂塵。

快到極致、鋒芒凌利、不可阻擋,一刺彷彿要貫通幽冥天地!

這是張家的絕學之一幽冥刺!

張泉使來,已到了極為不凡的境界,威能確實可怕。

可惜,幽冥刺再快,以江寂塵七彩完美境的靈魂早已捕捉到了其軌跡。

此時,江寂塵沒有退縮,反而是……迎了上去!

他空出的一隻手中驀然出現一個黑色刀盒,橫擋身前。

「鏘!」

震耳的金屬交擊聲音回蕩天地之間,傳盪得很遠。

甚至,十里之外的天劍之書都可以聽得到。

時間,也彷彿在那一刻停止了。

所有的人都露出了震駭欲死的神色,包括張泉在內。

他的幽冥一刺,竟然被對擋了下來!

這絕不可能!

他是怎麼捕捉到如此驚人速度藍芒之刺?

而且,他的刀盒為何能夠擋住他的幽冥刺而無損?

要知道,他那柄可是低階天級、絕世鋒利的藍靈刺呀!

擋下這必殺的一擊,對方身上的玄武符光也轟然破碎。

然後,江寂塵以刀盒掃落對方的藍靈刺。

接著,隨意的一刀盒把對方拍翻在地。

「啪!」

刀盒拍在身上那一刻,他只覺得如有一座大山壓落下來。

體內凝聚的靈氣轟然潰滅,最後就翻倒在地。

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被拍翻在地,張泉立刻就想掙紮起來,但一隻大腳立刻將他的頭顱踩在了石街下。

「你並不是高高在上,也並不能宣判誰的死亡,你只是一隻被踩在凡塵里的螻蟻!」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然後再一腳將張泉踩成重傷,暈死過去。

做完這一切之後,江寂塵森然地看向常七、官小婧等人露出了惡魔般的笑意。

「現在,輪到你們了!」

說話間,他已踏出山河掠影步,驀然出現在官小姐和她的丫環面前。

在她們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突然感到自己的腦袋被拎住。

「嘭!」

一陣讓人牙疼的聲音傳來,官小婧美麗的腦袋與她丫環的腦袋轟然碰撞在一起! ?♂,

兩顆美麗的腦袋相撞,鮮血飛濺。

顯現出一幅血腥、殘忍但又有一種暴力的美感!

官小婧和小丫環腦袋欲裂,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雙雙暈死過去。

那些圍觀的人,震撼極點地看著這一幕,心底直冒寒氣。

這麼美麗的兩顆腦袋,那少年怎麼下得了手的?

而且,官小婧的身份背景如此巨大,那少年竟然也無所顧忌?

此時,江寂塵隨手、如同丟掉兩塊垃圾一樣,把官小婧和小丫環扔在地上。

然後,他再次踏步,已出現在常七面前!

「凌塵,你不要過來,我…….以後不找你麻煩了!」

常七這次是真的怕了。

很害怕,很害怕!

他有些後悔了,不該如此相信張泉,現在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了。

江寂塵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道:「那也是以後的事呀,但現在,你要殺我,那總需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說完話,江寂塵身影一閃,已舉拳轟殺向常七。

暴風雨拳!

專門揍人的拳法!

「啪啪…….」

拳落如雨,快若狂風,常七被轟飛,如沙包一樣飄在半空二十息不落。

「若有下次,我便揍你四十息!」

二十息之後,常七再次全身腫了幾圈,腦袋像個豬頭一樣,比上次還厲害。

聽到江寂塵這句話,常七身體一顫,也直接暈死過去。

餘下的人,江寂塵也出手如風,全部暴揍一遍。

但這一次他沒有再殺人!

只因…….這裡是張家的後門,他已感應到一股強大恐怖的意念籠罩這裡。

那絕對是靈嬰圓滿境的強者!

若江寂塵真的殺了張泉、官小婧、常七等當中任何一人,只怕那恐怖人物會立刻殺出。

這是年輕人間的爭鬥,老傢伙們不會輕易出手,這也是雲水城一個不成文的規矩。

甚至,這規則就是天劍書院定下的。

而這裡很靠近…….天劍書院!

不過,也難保那些老傢伙不要臉,所以,江寂塵把所有擊暈的人搬到一起,若那些老傢伙敢出手,他就可以拿張泉、常七、官小婧等人做擋箭牌和人質。

接著,江寂塵做了一件讓所有人看得都差點吐血的事。

他們目瞪口呆看著禁制光幕空間里的那一幕,那絕對是挑戰了他們的認知極限。

只見江寂塵把暈死過去的小丫環和官小婧疊著堆在了一起。

然後他一屁股…….坐了上去!

他竟然坐了上去!

就坐在官小婧的******上。

天哪,他們絕對看錯了,這也太辣眼睛了。

畫面太美不敢看啊!

「凌塵坐在了官小婧的…….******上,我確定沒有看錯?」

「天哪,那可是我心中的女神之一啊,就這樣被毀了!」

「他故意的,絕對是故意…….凌塵,我記住了,這個惡魔、淫棍!」

…….

眾人表情很精彩,有人驚嘆、有人悲呼、有人大罵,但更多的人卻是神情複雜,不知以何語言表達自己心中此刻的感受。

凌塵自然也聽到眾人的罵聲,不過,他懶得理會。

哼,這些低智商的人又怎麼會知道他的用意?

江寂塵心中傲然地想道。

只有把人質放在觸手可及、不同的位置,這樣才能確保自己的安全。

比如排在自己身前四周的,自然就是用來作擋箭擋的,那些老傢伙若敢出手,他直接提起常七、張泉等人擋在身前當盾牌,而且,男人的身體總比女人硬朗、結實些。

而身下兩個女的,自然是作最後的人質,可以帶著她逃命。

至於為何選擇坐在了官小婧的屁股上?

好吧,江寂塵承認,官小婧的胸雖然小了點,但屁股絕對的大,坐起來肯定舒服。

果然不出所料,坐在官小婧的******上,真的…….很舒服!

不過,江寂塵依舊是一本正經、非常嚴肅的樣子。

他四平八穩的坐在官小婧的******上,正氣凜然地指著遠處的章東道:「章師兄,枉我凌塵對七玄派一片赤誠,拚死帶回左風少門主,而你…….你竟然聯合這些人要害我,你的良心何在?你的忠誠何在?你的正義何在?哼,若不是有這片禁制之光阻我,我必然親手斬了你,為七玄派清理你這樣的敗類!」

看著坐在官小婧******上、一臉正氣凜然的江寂塵,所有人的臉色開始變得怪怪起來。

而章東,站在遠處,此時一臉的懵逼樣!

面對江寂塵的質問,他只覺得自己今日也要聲名掃地,淪為別人的談資笑柄了。

「你…….你胡說,凌塵,你這個七玄派的叛徒、垃圾,卑鄙小人,我…….」

章東此時氣得渾身發抖,指著江寂塵反罵回去。

但他話沒有說完,江寂塵已經打斷他道:「我,我什麼我,快滾吧,莫要污了本小爺的眼,若等這禁制光幕失效,哼哼…….」

污了小姐的眼睛!

這句話是從官小婧身上學來的,只是把小姐換成了小爺,江寂塵現在也用得很溜。

章東聽了,更是感到羞辱難當。

虛掩的房門 但有一句話真的戳中他的心裡!

若這禁制光幕消失,那凌塵必然會衝出來斬了他。

凌塵不敢殺張泉、常七、官小婧他們,但自己…….章東相信,凌塵殺起來絕對不會有一絲的手軟。

這一刻,章東想想,心中也生出了恐懼之意。

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這樣走了,那他以後休想還有臉面在雲水城混!

正當章東臉色難看、猶豫不決的時候,全場驀然之間靜止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前方,盡被那裡一道絕美無雙的身影吸引住。

紅衣如火,秀髮如瀑,仙姿玉容,妖女身段,眸含春媚,唇點艷…….

風情如畫,傾世絕色,尤其氣質冷艷高貴。

若她在,萬花皆黯然,天地盡失色。

好美的一個女子!

在她的身邊,隨同著南州青年高手榜第五十名的段飛。

還有,七八位氣息強悍的年輕高手。

但自然都是以絕美女子和段飛為首,緩然地走到了禁制光幕前。

天地靜寂無聲,所有的人都獃獃地看著那個女子,神魂仿似盡被抽走。

雲水城四美之一的常仙兒!

她竟然來了! ?雲水城中,年輕一輩,若說名氣最大的無疑就是南州十大青年高手,還有……雲水四美!

所以,常仙兒現身,在場之人無人不曉?

他們自然也認得隨同在常仙兒身邊的青年榜第五十名高手……段飛!

常仙兒和段飛現在出現在這裡,無疑都是沖著禁制之光中的凌塵而來。

畢竟,常七是常仙兒的親弟弟!

畢竟,段飛正在賣力的追求著常仙兒!

江寂塵四平八穩的坐在官小婧的上。

哪怕常仙兒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