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很久沒見到雲瑾小寶貝了,小糯米十分想念,嚷嚷著要看雲瑾。

慕靖西在書房辦公,聽到噠噠噠的腳步聲傳來,由遠及近的朝著書房靠近。 鐵柱昏了過去。

但昏的非常委屈。

因為他並非寇明理的一擊所致,而是在對方出手與其接觸的一瞬間,被身後古木給『暗算』了。

不錯,他被自己學生偷襲了。

由於古木偷襲的非常隱晦,在場寇明理和馬明根本就沒有發覺。

薛蟠之閒話紅樓 既然這師徒二人對自己不利,古木當然不能坐以待斃,而為了掩飾身份,他必須要先讓鐵柱失去意識,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放開手!

……

馬明一步步逼近。

臉上浮現出高傲表情,就好像一個王者再審判制裁一個垃圾。

對於這個表情。

古木看的非常不爽,嘴角抹過一絲冷笑,眼中更是殺氣凌然。

「小子,死到臨頭還敢這麼看我。」見他眼中那份冷然,馬明笑容更加猙獰,在他看來,這小子就是個二貨,如果換做自己肯定會跪下來抱頭求饒。

古木不語,而是目光掃了掃洞口。

寇明理見狀,冷笑道:「有老朽在,你是沒有任何機逃跑的,還是乖乖被我徒兒殺死吧。」

「是嗎?」古木笑了笑。

頗為不解的道:「我有個疑問,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他。

尤其是在剛才兩者相距二十里,他們在快速接近的時候,似乎已經準確捕捉到自己位置。

「一個人如果稀里糊塗死去,一定會成為冤死鬼……」

馬明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因為他喜歡看到古木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去,只有這樣會讓他更爽!

古木聳聳肩,無奈地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不問了。」

話至此。

他神色頓然凌厲,繼而身形一陣模糊,出現在寇明理身後,擋在山洞門口前。

師徒兩人擔心古木和鐵柱逃脫,將洞口封鎖。

而同樣,古木也擔心他們會逃脫,所以橫在當前,攔住唯一出路。

今天,這師徒兩人死定了!

古木突然一動出現在身後,馬明還沒有回過神,寇明理卻是神色嘩然一變,因為剛才的速度太快,連他都沒有捕捉到。

「你……你……」寇明理徹底震驚了。

他根本就不會想到,一個只有武師境界的垃圾,竟然可以擁有這麼快的速度!

但震驚只是開始。

當古木堵在山洞前,武皇修為已經徹底打開。

頓時,鋪天蓋地的強悍氣勢籠罩這個僅有幾十平方米的山洞內。

壓抑,無法喘息。

寇明理縱然是修為全部爆發,在強勢氣息肆擾下,頓時感覺自己仿若背著一座大山,喘不過氣來。

至於馬明就更悲劇了。

他只是剛剛轉身,頓時『噗通』一聲被氣勢壓倒在地,動彈不得。

這不是武皇威壓。

只是古木釋放全部修為所產生的氣勢!

但卻輕描淡寫的將兩人給搞定,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頂著那股強大氣勢,寇明理此刻心中的震驚簡直就是驚濤駭浪,只看他臉色獃滯,冷汗直流,最終顫抖著嘴唇道:「你……你……你是武皇中期!」

他比鐵柱的修為高。

瞬間根據這股氣勢判斷出古木的等級修為。

說完這句話,老傢伙的心臟差點從口中跳出來,畢竟在眼裡等於垃圾的一個人,突然虎軀一震,爆發出比武道堂長老還要強勢的修為,這他媽簡直是在做夢。

可惜這不是夢,這是現實。

古木冷冷看著他,道:「我原本只想好好的修鍊丹術,只想為了救醒我的女人,偏偏總有你們這種不知死活的人來找我麻煩。」

趴在地上的馬明,被氣勢壓制的臉色猙獰,痛苦不堪,同時也是肝腸寸斷,因為他聽到師尊所說,知道了自己被壓無法動彈的氣勢,竟然出自武皇中期。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這個垃圾,怎麼可能是武皇,這一定不是真的,這一定是假的!」馬明在心中嘶吼著,他是多麼不希望這是真的。

看到馬明臉上震驚和難以置信的表情,古木冷笑著道:「小子,不要以為是醫武全才,就認為自己天下無敵,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你連個屁都不是!」

這句話很狂,也很打擊人。

如果是在以前,他說出此話,肯定會讓寇明理師徒二人憤怒和不可饒恕,但現在,兩人均是不語,甚至冷汗也在嗖嗖流出來。

他們知道,這個男人說的事實。

在這種強勢氣勢下,自己真的連個屁都不如。

在剛才,兩人還口口聲聲說,古木是個垃圾,捏死只在一念間,但他們如今才發現,原來自己竟如此可笑,如此無知。

「你……你是誰!」

寇明理從震撼中回過神來,之前牛掰哄哄的表情早已沒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懼,是對死亡的恐懼!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今天師徒都要死在這裡!」

古木沒有告訴他自己是誰,就算說了,這老頭也不知道,畢竟自己不是東州人,古木這個名字他肯定也沒聽說過。

「你隱藏修為潛入我葯堂,肯定有什麼企圖!」寇明理穩住驚慌的心情,繼續說道:「我是葯堂長老,我知道很多事情,你如果不殺我,我願意將所有事情告訴你!」

古木愕然的看著他。

自己還沒動手呢,也沒審問,這貨就叛變了。

不得不承認,這個老傢伙思緒轉得很快,他知道古木來這裡是有目的,或許可能是西域羅黑塔的人,頓時便知道自身的價值所在。

如果換做別有目的他人,也許真不會殺他,至少把消息撬出來,然後控制住,安插在葯堂做個姦細也是很好的。

可惜,這個老頭沒有算到,古木並非羅黑塔的人,而且來葯堂不是為了竊取什麼,只是想見太長老為龍靈醫治。

寇明理在他眼裡根本沒什麼價值。

「葯堂在東州聲名遠播,卻有你這種垃圾,實在讓人唏噓不已。」古木搖搖頭,走到寇明理前面,一隻手搭在他肩膀上,道:「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沒骨氣的叛徒。」

寇明理當然不死心,求饒的說道:「朋友,你別殺我,我知道很多,我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內部事情!」

古木淡淡笑道:「比如?」

寇明亮眼珠子使勁轉動起來,他知道,這年輕人是在讓自己拿出足以打動他的消息。

考慮稍許,他忽然想起什麼。

然後脫口說道:「我知道伯一菲的真正身份!」

「哦?」

古木微微一怔,伯師姐不是出身平凡嗎,還有其他的身份?

於是蹲下來好奇的問道:「說來聽聽。」

寇明理鬆了一口氣,然後急忙說道:「幾年前,我隨堂主前往掌門書房,隱約聽到他們在談論伯一菲,說此女和莫殤離是同父異母的姐弟關係!」

古木聽的有些迷糊,但他卻注意到,寇明理提到『莫殤離』這三個字,躺在地上承受痛苦的馬明臉色頓然大變。

有問題!

看到馬明如此神色,古木問道:「莫殤離是誰?」

寇明理聞言,頓時嘴角抽搐的說道:「朋友,你進入內門這麼久,難道不知道莫殤離是誰?」

古木搖搖頭,表示不知。

在來到葯堂內門后,他除了修鍊醫術根本沒和別人交流過,對於誰是誰一點都不了解。

寇明理見狀,嘆道:「你不知道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個名字早在五年前就被掌門下令禁止談論了。」

「看來這個莫殤離有點吊啊。」古木頗為好奇,能夠被掌門『照顧』,這小子肯定不簡單。

寇明理說道:「此子冠禮之年,修為達到武王巔峰,醫藥之道更是雙重宗級一段,當然很厲害。」

「這麼猛?」

古木吃驚不已,他在冠禮之年還沒有突破武王,這個莫殤離竟然可以達到武王巔峰,而且丹術和醫術都是宗級一段!

這也太妖孽了,難道奇遇比自己還多?

「如此天才不單單是東州之最,也是掌門欽點為我東州的代表,是九州天才榜之一。」寇明理繼續說道。

「原來如此……」古木似有所悟,道:「這就是最後一個自己沒見過的九州天才了。」

君不見、項宇、東門裡、西門外、梅蘭、戰烈、羅宓、劍風,以及這個莫殤離,古木也算真正認全尚武大陸最為出色的九個九州天才了。

「莫殤離如此厲害,為何要被掌門禁封呢?」古木不解的問道。

寇明理說道:「五年前,掌門帶領隊伍在尚武大陸歸來后,莫殤離閉關,並擅自煉製魔葯道中品丹藥且服用,最終陷入昏迷,掌教一怒之下,封鎖他的所有消息,以免弟子效仿。」

古木瞪圓雙眸說道:「他現在還昏迷著?」

「算上今年的話,莫殤離已經昏迷了五年。」

「掌門沒有去找太長老醫治嗎?」古木詢問道,寇明理則搖搖頭說道:「找了,但太長老說,此子服用的是非常奇怪的魔葯丹,他也無能為力。」

還有這種事情?

古木鬱悶了。當然,他不是在乎那個莫殤離能不能醒來,而是對太長老的醫術產生了質疑,這不是最強醫者嗎,連自己家弟子都醫治不好,靈靈還有沒有希望治好呢? 寇明理在古木強悍氣勢下,說出很多不為人知的葯堂秘密。

古木也聽說了莫殤離這號人物,而且更明白,伯一菲和此人是同父異母的姐弟,剛巧在前者昏迷后,她便進入了葯堂外門。

只是稍微八卦了一下,他才沒心思去理會伯一菲和莫殤離的關係,而更在意的是寇明理剛才所說,五年前,掌門曾經率隊前往過尚武大陸。

東州海域有濃霧覆蓋。

尚武大陸百年來根本無人能夠進入,而相同,除了段生死不知何故莫名其妙跑出來,再沒人能夠進入尚武大陸。

但是葯堂掌門是如何出去的?

而且還帶著諸多弟子,參加那屆九州天才定榜盛世呢?

「朋友,恐怕有所不知,葯堂一處禁地有著巨型傳送陣,是當年醫藥道武神遺留下來的,雖然年代久遠,但還可以運轉,掌門就是以此帶著長老和弟子前往東州的。」

傳送陣?

古木恍悟,自然而然想起歸元劍派通往劍谷的傳送陣。

那種禁陣道好像也是曾經劍道武神留下來的。

宅門賀九 ……

事情了解的差不多,古木淡淡看著他,然後說道:「寇長老,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事情,我也不折磨你,一路走好!」

說罷,無芒劍從虛空浮現,猛地向著對方的脖頸劃過。

「撲哧!」

精光閃出,一劍封喉!

在氣勢壓制下,寇明理根本沒有絲毫反抗之力,最終雙目暴睜的盯著這個男人,眼中充滿駭然和難以置信。

自己告訴他這麼多,他為什麼還要殺自己!

難道他不知道,可以利用自己埋伏在葯堂做眼線嗎?

「不可能,不可能!」

視線模糊,呼吸越來越困難,當寇明理倒在地上,鮮血如泉噴發,他那早已暗淡的目光,以及思維即將消失的時候,仍然在想著不可能。

他到死都不會明白。

古木對於這種人渣叛徒最為痛恨,哪怕真的提供了什麼有價值的消息,結果還是死路一條。

馬明伏在地上。

看著自己的師尊鮮血噴出,生機盡無,頓時目眥欲裂,臉上的表情猙獰到極致。

古木走過來,然後蹲在他身邊,冷道:「葯斗的時候放你一馬,你非但不感謝,反而變本加厲,實在可惡至極。」

攝政王他非要喜當爹 「如今,你師尊因為你死在眼前,是不是很痛苦,是不是很後悔?」古木繼續說道,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就想是一把劍,刺穿著馬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