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想到自己即將成為這樣牛掰的公司董事長秘書,你說阮紅妝是什麼心情?

鎮定了一下心神,在韓義開口問好之前,阮紅妝上前一步說:「韓總您好,請問有什麼吩咐的?」

韓義起身朝沙發走去,邊走邊說:「秘書其實最要緊的就是眼力見,如果事事都要我吩咐你去做,那我還要你這個秘書幹嘛,對不對?」

阮紅妝臉稍微紅了一下,隨後立刻反應過來,走到飲水機旁邊,幫他接了一杯水端了過來。

韓義接過來坐到沙發上,示意了一下辦公桌,「那上面文件你看一下。」

阮紅妝走過去拿起聚美優品的內部資料,翻開粗略看了幾頁,嚇得手都顫抖了起來。

上面有聚美優品所有關係圖,進出貨渠道商名字,還有員工花名冊等等,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資料。

可以這麼說,要是把文件賣給晶東、天錨,或者任何一家電商平台,輕輕鬆鬆賣1000萬。

「是不是很重要?」

阮紅妝重重點頭,「嗯!」

韓義說:「你是我秘書,以後像這樣的文件你會接觸很多,一旦從你手裡泄露出去,後果不用我說了吧?」

阮紅妝原本略有些緊張的心,慢慢平復了下來,「嗯,我知道,我已經簽了保密協議。」

韓義喝了一口水,說:「保密協議只是心理警示。 天眼人生 有句話你應該聽過,不是不背叛,只是背叛的籌碼不夠,在足夠的利益面前,什麼保密協議都是假的。

下面的話我只跟你一個人說,也只說一遍,以後不會再說,你聽好了。

我做事喜歡醜話說在前面。

天義有很多全球頂尖技術,這些技術涉及的利益可能達百億、千億計,所以不排除公司里有其他公司、組織派過來的商業間諜;

你作為我的秘書,可以說管著半個天義,私下什麼人該見、什麼人不該見,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哪些好處不能收,這些你心裡都要有譜。

總之就是一句話,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你會在天義收穫一切!」

等他說完,阮紅妝點點頭,認真說:「您放心韓總,我知道該怎麼做。」

……

正事說完,韓義問道:「你現在住哪邊啊?」

「就在珠江路後街的集體宿舍。」

「嗯!先委屈你一段時間,12月份總部宿舍大樓就能入住了,到時候我讓他們給你分個單間。」

「謝謝韓總。」

韓義又問:「除了宿舍,生活上還有什麼困難沒有?」

阮紅妝有些遲疑。

韓義就笑說:「你是董事長秘書,全部心思都要花在想我之所想上,不能被那些俗事打擾了。有什麼儘管說,不用難為情。」

阮紅妝就紅著臉說:「原來積蓄都花的差不多了,置裝費也是跟我媽要的,所以……能不能請韓總預支我半個月薪水?」

「呵呵,我以為是什麼事呢!置裝費公司會報效,至於薪水就不用預支了,我私人借給你,下個月發薪水還我就行。」

說著韓義掏出手機,「來,給我掃一下。」

阮紅妝就掏出手機,打開>「多少?」

「2…2000吧。」

「夠嗎?借你20000。」說著韓義開始轉賬。

「……謝謝韓總。」阮紅妝一臉想笑又不敢的樣子。

剛輸入密碼,韓義突然愣住了,手就那麼停在了半空中。

就在剛剛他想到了一件不算嚴重,但一直被忽略的問題。

天義員工用微信支付收付款沒什麼問題,但是用群聊工作上的一些事情,這就有問題了。

聊天內容,藤訊後台系統都是能看到的,偶爾一句無關緊要的話、很可能就會把公司機密給泄露了。

「不行,得立馬做個通訊APP出來。」 絕地英雄王者歸來 im這個東西說簡單非常簡單,搭一個開源協議的伺服器,提供一系列收發消息的介面,至於靜態資料庫直接用第三方的lib。

以現在天義的技術儲備,毫不誇張的說,韓義上午說,晚上就能進行壓力測試,第二天就可以上線了。

但韓義的要求做自己的lib,同時協議使用底層mqtt。

這個IBM開發的開源通訊協議,支持所有平台,幾乎可以把所有聯網物品和外部連接起來,被用來當做感測器和制動器的通信協議。

比如通過Titter讓房屋聯網。

但是比較煩的是,mqtt的業務邏輯都需要自己做,像好友關係,花名冊,群組等等。

不過BOSS都發話了,煩也要做。

技術部老大蘇靜文跟8個技術員,連夜把腳本寫了出來,第二天上午就開始做業務邏輯。

花了半天的功夫把業務邏輯都寫好,開始壓力測試前,其中一名JAVA工程師說:「老大,BOSS用mqtt做低層協議,不會就這麼簡單吧?」

簡單?不簡單啊!很煩的好不好!他已經30多個小時沒睡覺了。

紅著眼珠的蘇靜文楞了楞,問:「你什麼意思啊?」

等問完之後,蘇靜文驚訝道:「你……你不會是說像推特一樣,做…做物聯網吧?」

那個同樣紅著眼珠的JAVA工程師,點點頭說:「我認為是這樣。要不然這麼簡單的ie編程,BOSS不可能鄭重其事的交代我們。」

「嘶嘶–」蘇靜文倒吸一口涼氣。

做物聯網ie,這個工程就大了。

打個比方,即時通訊ie是0,好友關係、花名冊、群組是1,然後繼續拓展業務邏輯,比如家裡的智能燈可能是T,電動窗帘可能是@,微波爐、電飯煲可能是&、#等等。

現在要把1、T、@、&、#全部接入到0,這裡面要做的工作簡直是海量的,想想都頭皮發麻。

另外天義就是做感測器的,思路再擴散一下,韓義會不會是想推出自己的智能家居感測器?

這TM已經不屬於他們技術部的活了,這分明是項目部跟研發部的事啊!

難道……是上面覺得他們技術部太閑了,所以找點事給他們做做?

想到這種可能,蘇靜文眉頭蹙了起來。

不過也確實。

天義沒有什麼庸才,尤其是總部這裡,70%都是工程師,想混事的在這裡根本待不了。

神級插班生 很簡單,沒有三分三,豈敢上天義這座梁山?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也正因為這樣,作為技術支持,天義技術部反倒變成了整個天義最清閑的部門;除了維護一下網站,凡是涉及到技術開發的,人家研發部跟項目部自己就做了,用不到他們。

平均年薪過30萬,卻沒能創造相應的財富價值,老闆心裡該怎麼想?

蘇靜文越想越覺得手下說得對。

就做物聯網ie。

什麼也別說了,蘇靜文立馬趕去科技園的光義股份公司,找他們拿感測器資料。

……

韓義不知道一個簡單的即時通訊被蘇靜文他們解讀成了物聯網,他在實驗室那邊做分解製版龍頭呢!

電子元器件所有的邏輯關係已經全部解析完畢了,只剩下重組。

不過這裡面涉及到技術改造費。

比如他現在把製版龍頭重組出來了,肯定不能直接送給光義。

他只是控股人,裡面還有技術團隊及軟銀、華平、紅杉等5家投資公司股份,所以他肯定要收改造費。

但具體改造的是什麼?這是一定要說清楚的,要不然他就不能把光義賬戶上的2億美金、心安理得的裝到天義口袋。

為了這筆錢,韓義也算是挖空心思了。

韓義打電話給光義首席執行官周正磊,讓他把2號產線停工,同時把龍頭裡面的黑匣子拆下來送到實驗室。

周正磊不知道他要幹嘛,忍不住說:「老闆,咱們跟邦納那邊簽過協議,不能私自拆封,要不然保修協議就作廢了。

而且不僅僅是龍頭,所有的機械臂後續維護都包括在內!」

韓義說:「讓你拆就拆!」

韓義是老闆,周正磊拗不過他,但作為公司高管、肯定也不能他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比如韓義現在想把公司賬戶上錢全部提走,那是不現實的。

還有拆製版龍頭,整條產線全部要停工,會涉及到很多問題。

雖然軟銀等投資公司都是非執行董事,他們照樣有知情權。

掛斷電話,周正磊立刻找到光義技術總監姚鑫,把韓義的意思告訴了他。

姚鑫跟著韓義的時間比較,他是最了解這個年輕老闆心裡的想法。

「咱們老闆做事向來有分寸,他既然敢拆龍頭,十有八九是製版技術有了重大突破。」

周正磊不敢置通道:「你……你的意思是咱們以後可以不用邦納的技術了?」

周正磊這位聯想前高管,這些年過的一直都比較憋屈。

這個憋屈來自於技術層面。

都是做產品,人家技工貿跟大爺一樣等著客戶上門買貨,而他們聯想呢?就跟灰孫子一樣,四處賠笑臉。

作為區域銷售總監,這些年周正磊的腰桿就沒挺直過。

要不是實在是受不了那個窩囊氣,人到中年的周正磊又怎麼可能離開聯想?

可自從來了光義以後呢?所有前來提貨的客戶,都是「周董長、周董短」,笑容從始至終都掛在臉上,包括那些軍工背景的採購部經理上門都是一樣。

你說這是什麼感覺?

反正周正磊這些年過的日子,沒有一天像在光義這麼舒坦過。

西游之一拳圣人 用姚鑫的話說,我們韓總就不是一個受窩囊氣的人。

現在那個不願意受窩囊氣的小老闆,居然開始動製版龍頭了,這TM是要跟邦納剛正面啊!

「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這樣。」姚鑫肯定到。

周正磊爆粗道:「MLGBD,拆!」

……

拆製版龍頭這麼大的事,軟銀等投資公司自然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

光義給出的答覆是工藝改進、提高產品良品率。

但是幾家投資公司不同意。

製版龍頭身嬌肉貴,一顆螺絲釘都是幾百美金,出了問題誰負責?

周正磊在電話里說:「出了任何問題,天義全權負責。」

他們要的就是這話。

龍頭壞了沒事,反正光義製備工藝還在,只要他們認賬就行。

甚至有投資公司在背後默默祈禱,希望韓義把龍頭搞壞掉,那樣他們就有借口要股份補償了。

這邊剛擺平投資公司,「邦納中國」也收到了消息,首席執行官兼技術總監湯姆·漢克便打來了電話,氣急敗壞道:「不經過我們同意,你們是無權拆解Faucet的。」

姚鑫回復說:「我們只是想挪動一下位置,僅此而已。」

儘管知道小老闆是有把握才拆龍頭的,但是為了以防萬一,姚鑫還是沒敢直接跟邦納鬧翻。

湯姆·漢克根本就不相信,掛斷電話后立刻召集技術團隊、從羊城趕了過來。

實在是中國的仿製技術太牛逼了,湯姆·漢克在這裡住的時間越長,對中國這個神奇的國家了解越深。

世界上就沒有他們仿製不出來的東西,很多精仿山寨品、甚至比原廠貨都牛逼。

而天義又是一個神奇的科技公司,難保他們沒有手段仿製出邦納的製版龍頭。

邦納不能不防著。

5號上午,當湯姆·漢克趕到軒武區科技園的時候,無塵車間門口正往外吊裝製版龍頭裡的黑匣子呢!

過來的四五個美國工程師當即就炸鍋了。

「你們不可以這樣!」

「誰允許你們這麼做的?」

「fuck,你們中國人一點信譽都沒有……」

「shit!」

圍著吊裝車的一幫年輕工程師、同樣也不爽了,回罵道:「我們買回來的東西,愛怎麼搞怎麼搞,關你們鳥事啊!」

「你們這是單方面撕毀合約,我們不會再提供任何後續維護保修。」

姚鑫出來了,湯姆·漢克激動道:「mr.姚,我再說一遍,立即停止你們的不當行為,我可以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要不然後果自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