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漸漸的放棄。

和鹿羽糾纏的人越來越少了。

但是鹿羽卻沒有獨善其身的想法,那些被他盯上的天驕,依然是難逃一劫。

……

當天驕比試結束的時候,鳳情宮在龍釗古城之外,舉行了浩大的設榜儀式。

那用玄鐵金剛玉打造而成的天驕榜,就設在最為顯眼的地方。

金光閃閃,無限輝煌。

絕世天驕榜和龍釗古城的城門並齊,釋放著奪目的色澤。

只要是前來龍釗古城的人,都能第一時間看到絕世天驕榜。

並且,這個榜單將會以手抄本的形式,分發到大陸的各個地方。

傳誦萬代,流芳百世!

這是屬於年輕一輩所有天驕的榮耀。

而在絕世天驕榜排名靠前的人,無疑將成為這個時代閃亮的星辰。

接受萬眾仰慕的眼神。

享受無以倫比的尊崇和風光。

這時刻,鳳情宮眾多天女鎧甲鮮亮的站在那裡,簇擁著她們的首領洛寧。

雖是按照規矩早早設下了絕世天驕榜,但是洛寧的興緻並不大,甚至是有些垂頭喪氣的樣子。

好幾天前她就離開了黑暗森林,不再觀察黑暗森林中的天驕比試了。

因為她被深深的打擊了。

本來是滿懷算計的要讓眾天驕互相殘殺,誰想到到頭來一個叫做鹿羽的人,從森林最深處引來大獸潮,使得眾天驕停止了互相的廝殺,反而是團結到一起對抗獸潮。

這樣一來,不僅是讓她的計劃落空,而且也讓眾天驕更有凝聚力了。

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如此一來,她失去了所有的性質,帶著屬下離開了黑暗森林,回到了龍釗古城。

按照天驕比試的規矩,設下絕世天驕榜。

看著那雄偉高大,精光閃閃的絕世天驕榜,洛寧感覺到有一種諷刺的感覺。

打造這麼氣派輝煌的絕世天驕榜,不過是誘餌,想讓天驕互相殘殺的,但是最後來,全部都落空了。

她洛寧倒真像是辛辛苦苦給眾天驕義務勞動來的,給大家免費舉行了一次盛會。

絕世天驕榜的排名歸屬,其實她並不感興趣。她用腳指頭想也知道,要麼是棄兒,要麼是燕驚雲第一。就兩個人爭第一,這是沒有懸念的。

然而從第三名以下,排在前面的,大多是各大武道聖地的翹楚人物,大成人王。 至於那些一般的天驕,小成人王,當然就是在絕世天驕榜的下方了。

而且洛寧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的天驕的積分都在一千以上,最頂尖的棄兒和燕驚雲,怕是能將積分搞到五千多。

事情很顯然,在覆滅了那麼多巨獸,必然能收穫很大的積分。

玉蝶小心翼翼的看了洛寧一眼,壓低聲音說道:「洛寧大人,您沒必要如此憂心。這些武道聖地的人都逃不過我們鳳情宮設下的局的,宮主不久之後就會到來,當親手將這些武道聖地的人皇引入到深淵中!他們這些年輕一輩的天驕此時團結一時又如何,到時候還不是要跟著他們的長輩,一起墜入到萬劫不復之境地!」

「玉蝶,你說的倒是沒錯,但我為宮主先一步分憂的計劃,算是泡湯了。」洛寧緊緊的一咬嘴唇,她的性子其實是個非常不服輸的人。

這次受到這樣的挫折,讓她內心始終是不服氣。

玉蝶說道:「大人您的能力,向來是宮主最為依仗的。這次無論是不是對付了天驕,其實都是永遠得到宮主認同的。」

「不過這次宮主前來,要覆滅各大武道聖地,倒也不在話下。」洛寧緩緩點頭。

重生之花開芳菲 「天武大陸之一切,都在宮主的掌握之中。」玉蝶說道。

洛寧想起一個事情,眼光忽然閃爍了一下,深深的說道:「這次,據我所知,宮主也將把魔靈族那個無上偉大的存在,一起帶過來。」

「直接就帶過來嗎?」

玉蝶渾身一震。

在聽到「魔靈族那個無上偉大的存在」之後,周圍眾天女守衛,也都是露出了十分複雜的神色。

她們當然知道,那是多麼可怕的東西。真是沒想到,這次宮主會將之一併帶過來!

隱隱可以感覺到,她們宮主似乎和魔靈族之間,早就達成了什麼計劃。

當她們宮主前來之時,天武大陸的血雨腥風,也將就此正式拉開帷幕。

「棄兒和燕驚雲同時出來了!」

那一邊的等待人群中,清風明月閣的公孫權長老忽然叫道。

他眼睛最尖,最先注意到黑暗森林中出來的人。

「還真的來了!」

其他武道聖地的人,都是精神一振。

在遠處,棄兒和燕驚雲兩個身影,顯得分外的惹眼。

這場天驕比試結束,他們兩人是第一個從黑暗森林中走出來的。

他們兩人乃是眾天驕中修為最強的,但是他們這次的情況都非常的不好。

甚至可以說是狼狽。

棄兒和燕驚雲兩人的衣衫都顯得破破爛爛的,嘴角還溢出著鮮血,那滿面枯槁,十分的疲憊。

身上的氣息也十分的紊亂。

在他們身體的一些地方,還沾黏著一些妖獸的腐肉,顯得很是骯髒和可怖。

看他們兩人的樣子,就知道分明是經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戰。

在這次黑暗森林的比試中,他們兩人應該吃了不少的苦頭。

不過眾天女在看清楚棄兒和燕驚雲兩人身上光幕上的光點時,都是震驚不已。

「什麼! ???? 這麼多的積分!」

眾人被棄兒和燕驚雲的積分之多,給震驚了。

名監督的日常 本來一開始的估計,棄兒和燕驚雲大概也就是五千多的積分。

但是現在一數,發現竟有八千積分!

八千積分整!

兩個人都是一樣,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棄兒和燕驚雲是平手!

「他們兩人的積分是完全一樣的!」

玉蝶也是咋舌不已。

她敏銳的注意到,棄兒和燕驚雲相視看了一眼之後,那眼神都飽含著多種神色。

有無奈,有敬佩,也有惺惺相惜……

自從在對付大獸潮以來,他們兩個天地人王的積分,就在瘋狂的飆升。

遠遠的超過了其他天驕。

第一肯定是從他們兩人之中誕生的。

為了爭奪這個第一,兩人一邊戰,一邊深入到眾王獸的巢穴深處。

為了積累更多的積分,他們兩人可謂是出盡全力。

但是總是在互相趕超,想全面壓制對方都不可能。

競爭太多了,爭鬥太久了,兩人積分統一的飆升。

當飆升到八千積分的時候,兩人都感覺自己拼盡了最後的力氣了。也徹底的被對方所折服,知道無論怎麼折騰,都難以甩開對方。

所以兩人達成了妥協,難得的默契了一次,統一選擇了放棄。

就這麼從黑暗森林中出來了。

他們已經預知了,這次絕世天驕榜上的排名情況。

「沒想到這次絕世天驕榜上的第一,將是兩個人並列!棄兒和燕驚雲兩人將共同名列第一!」

玉蝶驚聲叫道。

她這失聲驚呼,算是將絕世天驕榜的排名,給直接排了。

「並列第一!」

就連對絕世天驕榜不感興趣的洛寧,也都在這個時候打起了一些精神。

她驚詫的看了棄兒和燕驚雲一眼。

「看來你們兩人打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覺了。」

洛寧說這話的時候,多少有些忌憚的意思。

其實她捫心自問,以她的修為強大,如果在不施展那一招絕殺的情況下,能不能搞到八千的積分,那還真不敢說。

事實就是如此,由不得人多揣摩。

「來人,將棄兒和燕驚雲之名,都刻在天驕榜第一名的位置上。」

洛寧吩咐著屬下。

她又對那一邊武道聖地的人群揚聲問道:「大家都沒有什麼疑問吧。」

「沒有疑問。」

蒼梧真人這個人皇率先回答道。

其他武道聖地的長輩,也都是緩緩點頭。

這個是不用有任何疑問的,第一名完全是提前確認了下來。

「是!」

當即有天女提劍去絕世天驕榜上刻名。

而在這時,只見森林中一片人潮湧動。

一大片的天驕正朝著外界湧出來。

都出來了!

但是仔細一看,又覺得用「潰敗」似乎更可以形容的貼切。

眾天驕的確是一副潰敗的樣子。

一個個垂頭喪氣,灰頭土臉的樣子,真像是斗敗的公雞。

這些天驕剛進入到黑暗森林中參賽時,可都是意氣風發的狀態。

和現在對比起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越來越多的天驕從黑暗森林中出來,卻也都是這個狼狽的樣子。 不僅是普通的天驕,就連秦一刀、巴布傑這些頂尖的天驕,居然也都是一副頹勢。

看起來真是令人不解。

「什麼情況!」

所有武道聖地的人都坐不住了。

「他們怎麼變成這樣……」

玉蝶都是一呆。

之前她跟著洛寧離開時,可是見到眾天驕在和大獸潮的對抗中佔據了上風,一副要力壓大獸潮的架勢。

按理來說,每個天驕都應該積分不菲。

就算是相互之間有高低之分,但是也不至於失落成這樣啊。

「到底出什麼情況啊?」

洛寧大聲問道。對此她也十分的好奇。

「你們怎麼這樣了?」

棄兒和燕驚雲也都是連聲問道。

其中燕驚雲更是奔到了自己鎮南天宗的天驕隊伍中,他們鎮南天宗的人也都一個樣。

棄兒和燕驚雲他們兩人是從妖獸巢穴那邊出來,走過的路線和眾天驕不太一樣,所以一路上都沒碰到。

他們還是第一次發現,眾天驕原來經受了這麼大的變故。

但是被大家這麼追問之下,眾天驕卻都是臉色複雜,不肯直接回答,糾結好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