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深吸口氣,掐訣翻飛不停。

現在能爭取一點時間也夠了!讓鳳九黎,霽華他們可以順利殺出一條路。時間越發緊迫,眼見巨無霸猴子衝到面前了。後面終於傳來月瀾星喊聲。「好了!」 快走!

月千歡雙手結印拍向巨無霸猴子。轉身,墨九卿拉住她的手閃身瞬移出去。他們都用上了最快的速度。花元冬見霽華慢了點,立馬拉住他跑。

時間停頓一瞬間,巨無霸猴子的手掌如小山拍下。轟隆!地面龜裂,終於發出了聲音。巨無霸猴子的破壞力十分駭人。

不敢想象要是被巨無霸猴子拍中了,會怎麼樣?

他們速度很快,眨眼衝出猴子群的包圍。然而還沒來得及鬆口氣,面前濃霧中一座小山高大的黑影,讓他們心頭猛地一跳。下意識不進反退,拉開距離。

無聲無息,黑影靠近了。

「嘶!」他們倒吸口氣。

風欲直接罵娘,「這玩意怎麼跑到我們面前來了?」

「這不是剛剛那隻。」墨九卿冷靜的,告訴眾人一個可怕的事實。

這不是剛剛那隻巨無霸猴子,而是第二隻!仔細看,就能發現它的毛髮是褐色的,剛剛那只是黑色毛。第二隻巨無霸猴子!

眾人心口一緊,寒氣從脊背上竄上來。見鬼!

一隻巨無霸猴子他們都無法對付,更何況兩隻?更糟糕的是,回頭看到那群猴子還有那隻巨無霸猴子也追過來了。

兩面夾擊,簡直是絕境!

霽華深吸口氣,面上強裝平靜。但開口顫抖的聲音透露出了他與年紀相符的性情。「怎麼辦?」

「打不過。」花元冬也十分無助。

她的感官十分直接。打不過!除非拚死,但也不一定能贏。

花元冬扭頭看向風欲,「你見過這種猴子嗎?」

「這他嗎誰見過!就是萬年前也沒這麼變態的物種啊!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怎麼打?我剛剛捅它們眼珠子,也硬的跟什麼似的。」風欲有些抓狂。

風氏一族擅長御獸。按理說是知道天下凶獸物種最多的,也是最詳細的。

可風欲對這些猴子,也說不出個理所然來。他也試過風氏御獸決,可這些猴子毫無反應。一如它們詭異的發不出聲音一樣,它們本身就很詭異陰森。

就像是鬼怪一樣,悄無聲息的索人性命。

月千歡突然提議:「獸類怕火,火攻呢?」

墨九卿立馬掐訣,揮手魔焰神花飛去。但魔焰只讓猴子群畏懼的退開,那兩隻巨無霸猴子一動不動,毫無反應。看來魔焰神花是不能對巨無霸猴子造成影響。

他們背靠背圍成一個圈。沖不出去,只能硬抗。

眾人紛紛緩慢吐出一口濁氣,減輕心底的壓力。這一次,是第一次讓他們頭疼成這樣。連反抗的辦法都沒有。他們一入迷谷警惕不曾減少半分,但誰知道會碰見這種見鬼的怪物猴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靈族帶到這個世界的品種?

月千歡不禁提議:「要不進九重空間塔里?」

「不行,我們出來也還是會碰到它們。躲不過的!」

九重空間塔要持有鑰匙的人在其他地方,才能打開其他入口。但他們現在全部都在這兒,進去出來也還是在原地。沒區別啊!

「那硬抗一波?」 硬抗?他們頭皮發麻起來。

但好像除了硬抗,他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墨九卿低聲開口:「沖吧!」

眾人閃身,齊齊沖向右邊的那一隻巨無霸猴子。為什麼不兵分兩路?他們九個人加起來對付一隻都挺困難的,還分開。這不是主動給巨無霸猴子送菜嗎?

雷霆攻擊,摧枯拉朽的力量撼動整個迷谷。天地都為之顫抖。天空異象聲,黑雲滾滾中電閃雷鳴。大地崩裂,不少小猴子掉下去,給月千歡他們暫時緩解了兩分危險。

幸運的是,左邊那隻巨無霸猴子只是盯著他們,並沒有出手。不然兩隻巨無霸猴子一出手,他們捉襟見肘,危險只會暴增!

只見巨無霸猴子一掌拍下,大家紛紛撤退躲開。

巨無霸猴子又一翹屁股,長尾巴如鞭抽來。雲夜躲閃不及,被尾巴尖掃中。頓時吐血倒飛出去。

重生之展翅高飛 「雲夜!」月瀾星大喊一聲衝過去。

月千歡:「去雲夜那邊!」

他們不能被分開,立馬閃身衝過去。抱緊成團,才更加安全。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長久武力消耗之下。他們都開始顯得疲憊,尤其當他們發現這裡不能直接吸收天地靈氣,煉化成武力之後。情況更加危險。

月千歡抬手,丟給大家幾瓶丹藥。立馬服用下丹藥,漸漸虧空的丹田才再次補滿。

對付巨無霸猴子之餘,月千歡抽空檢查了一番,她平日沒事就煉丹。因此補充武力的丹藥有上千瓶。一時間他們不用擔心缺丹藥。

但長久下去,這樣也不是辦法。不能幹耗在這裡!

月瀾星扶著雲夜,臉色陰沉發青。「要不我們直接跟它們拼了!就不信不能宰了它們!」

「全力以赴,底牌盡出。我們只能幹掉一隻巨無霸猴子。還剩下一隻,到時候我們都力竭,不亞於盤中餐。」鳳九黎冷靜分析道。

這根本不是辦法,而是自尋死路。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急切憤怒之時,攻擊他們的巨無霸猴子突然猛地一頓。然後它竟是不再攻擊,收起手退後。猴群在它身旁也沙沙沙後退。這沙沙沙聲音,還是猴群攻擊前一刻利爪抓在地上發出的聲音。

「它們停止進攻了,這是怎麼回事?」大家驚疑不定。

霽華突然驚呼:「娘親,爹爹你們快看!那裡有人。」

齊齊扭頭,警惕戒備看去。只見遠處濃霧還未褪去的地方,一個人形黑影漸漸朝他們走來。巨無霸猴子看見他,也低頭安靜讓開路。

見此,大家心驚不已。

這巨無霸猴子竟是有人豢養的嗎?

很快,那人走近了。出現在他們眼中的,是一個男人。一個正常,並沒有三頭六臂的普通男人。看起來很難相信,他居然可以操控巨無霸猴子。

月千歡忽然倒吸口涼氣,「是他!」

「歡歡你認識他?」墨九卿皺眉看了眼月千歡。他冷冷盯著,在戒備男人的靠近。

大家都有些驚奇,月千歡認識他?

神色複雜,月千歡開口:「聖君凌宇。」 聖君凌宇,那是誰?他們聞所未聞,從未聽說過一丁點消息。風欲腦海中快速閃過什麼,但他沒有捕捉到,也一臉同樣的困惑。

月千歡又說:「他是月家的人,應該是在這兒守衛鑰匙的。」

「月家的?那太好了!月瀾星,月千歡你們快命令他,讓這些該死的巨無霸猴子走開!」風欲急忙說道。

月瀾星面色一喜,但瞬間又沉下去。他看著聖君凌宇,復又看向月千歡。「小歡。」

「我知道。他不會聽我們的,他有些不對勁。」

月千歡直勾勾盯著聖君凌宇,她神色十分複雜!按理說,聖君凌宇早就死去了。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兒?

並且,月千歡發現男人也就是和聖君凌宇長得一模一樣。他看向他們的眼神,是死寂空洞的,不帶任何感情。更沒有說看出月千歡和月瀾星是月氏嫡系,而做出反應來。

這不是希望,很有可能是更加危險的絕境!

大家深吸口氣,握緊了武器。武力在丹田蓄勢待發,隨時準備攻擊。

就在這令人緊張,迫切的時候。跟聖君凌宇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有了反應。只見他側過身,微微抬手命令巨無霸猴子跟猴群退後。

他,竟是給月千歡他們讓開一條路。

卿風雅沉聲道:「這會不會是陷阱?」

「他大可以直接對我們出手,沒必要做陷阱。」鳳九黎分析。

只要兩隻巨無霸猴子出手,他們毫無還手之力。這個時候,這個能控制巨無霸猴子的男人沒必要再給他們挖個陷阱,多此一舉。

但他為什麼這麼做?

雲夜開口:「他是讓我們離開。」

「可是雲夜,那裡是進入迷谷深處的路。不是出去的路!」月瀾星皺眉說。

他看了眼霽華和花元冬,又看了眼風欲他們。最後看向月千歡和墨九卿。「小歡,墨九卿你們說怎麼做?」

路就擺在面前,他們走嗎?

月千歡眸光暗了暗。她和墨跡去對視一眼,很快做出決定。「走!」

不管男人想做什麼。比起留在原地和這些巨無霸猴子,猴群面對面。離開,情況也不會更糟。

他們當即動身。最開始警惕,緩慢的往前走。每一步都準備著隨時可能爆發的廝殺。一步步走的緩慢無比,男人也不催促。他身後的巨無霸猴子和猴群也安靜無聲的看著他們,沒有動靜。

就這樣,一步步走的足夠遠。

直到迷霧再次翻滾出來,淹沒了身後的環境。淹沒了男人和巨無霸猴子他們。大家心底也沒有鬆懈半分。不過他們的速度加快了。

越來越快,直到走出上百里后。直到走到迷霧的邊緣,他們才稍稍放鬆了一些緊繃的神經。這一放鬆,他們差點沒腿軟的跪在地上。

墨九卿扶著月千歡,一手牽著霽華。

他冰冷銳利的鳳眸掃視周圍一圈,開口:「我們已經走出迷霧了。這裡應該是迷谷深處,先找個地方休息,恢復實力。」

「好。我跟琴尊還有餘力,我們去找。」鳳九黎看了眼卿風雅,兩人去找休息的安全地帶。 這裡是開闊的山谷地帶。四周是樹林。鳳九黎和卿風雅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個勉強能做休息的山洞。

眾人進去,一等布下禁陣之後。立馬一個個癱倒在地。

月千歡在墨九卿之後,為禁陣加上了空間陷阱,還有時間警示。她平復了一下呼吸,回頭看向大家。「別在這兒休息。我們進九重空間塔里去。」

「歡歡說的不錯。這裡沒有靈氣吸收,我們無法恢復修為。都進九重空間里去。」墨九卿也說。

他們只能爬起來,一起進九重空間塔里休息。等進去后,一個個是真的爬不起來了。

但喘兩口氣后,又不得不咬牙坐起來。盤腿打坐修鍊。卿風雅看了眼大家,不禁對鳳九黎感嘆。「幸好咱們有九重空間塔,不然在外面打坐,只有嗑小千歡給的丹藥了。」

「先恢復實力。我想徒兒有話要跟我們說。」鳳九黎說著,眼睛看著對面的月千歡。

卿風雅也看了眼。他點點頭,就在鳳九黎身邊坐下打坐起來。

用了一天的時間,他們才紛紛養足了精神,將丹田再次充滿武力。這樣再次出去,也有了安全感。

大家圍坐成一圈,迴響昨日的情況,還心有餘悸。

雲夜受了傷,吃了月千歡的丹藥后臉色才稍稍好一些。月瀾星看著十分心疼,他咬牙切齒開口:「那些巨無霸猴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與其問猴子是什麼,不如問那個男人是誰?」鳳九黎看向月千歡。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昨日月千歡道出男人的聲音,他們都還有印象。頓時齊齊看向月千歡,等她來解釋。

月千歡捏了捏眉心,她開口:「先從還在滄淵的時候說起。墨九卿你應該還記得源境吧?」

「源境,記得。」

回想滄淵源境,好像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但記憶仍舊十分清晰清楚。

墨九卿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冷冷開口:「他是源境里的人?」

「確切說,在源境里我只是見到了他一縷殘魂。根據他自己所說,那是他最後的一縷魂魄。為我打通靈體后,他就飛灰煙滅了。」

月千歡又捏了捏眉心,「我親眼所見不會有假。所以我也不確信,剛剛所見的人是不是他。或者說,跟他有什麼關係?」

「月千歡,你之前說那個男人叫什麼名字?」風欲問。

月千歡:「聖君凌宇。源境的靈,草兒是這麼介紹的。」

豪門獨寵:腹黑總裁追妻忙 回想聖君凌宇為他所做的,月千歡心中閃過狐疑。她當初跟凌宇是平等交易,所以說並不欠凌宇的恩情。但她的確見凌宇飛灰煙滅,這個男人又是誰?

她思索中,風欲沉聲開口:「我想我知道那個男人是誰了。」

「誰?」

「他就是聖君凌宇,是月千歡你見過的那個男人。」風欲看著月千歡說。

月千歡皺眉,「但聖君凌宇他……」

「你沒有說錯。聖君凌宇是飛灰煙滅的。但消逝的是他的神魂,而剛剛我們所見應該是聖君凌宇的肉身!」

肉身?

神魂已死,肉身還在。這沒有問題。但神魂死去后,肉身還能繼續活動? 風欲接著說:「你們或許只知道聖君凌宇的名字。但我知道更多!本來最開始沒有想起來他是誰。後面打坐時一直在想,剛剛又聽月千歡說,我才想到他的身份。」

「聖君凌宇,是月帝。也就是月千歡你的祖父的徒弟。我沒有見過他,只是聽聞他十分得月帝欣賞。哪怕他不是月氏一族的族人,也獲得許可出入月氏族地。」

眾人驚訝,沒想到聖君凌宇和月氏還有這麼一層緣由!

但還不止這些。風欲繼續給大家介紹聖君凌宇的來歷。他補充:「因為是月帝的徒弟,實力天賦又極為不錯。因此在當時也頗有名氣。所以他來看守月帝陵墓的鑰匙,我也不覺得意外。」

「而他之所以能神魂死,肉身仍活著。無非是跟他修鍊的功法有關!叫什麼名字我忘了。但我記得,他的肉身十分強悍。曾在月帝面前發誓,死後仍舊捍衛月氏。」

以前不明白聖君凌宇這一句話。現在才知道,聖君凌宇值得就是死後,肉身仍舊存在。仍然會繼續捍衛保護月氏。如開啟月帝陵墓的鑰匙。

風欲摸摸下巴,「他剛剛應該是認出月千歡你和月瀾星的身份了。所以才放我們離開。」

「我以為他會直接帶我們去找鑰匙。」月瀾星腹誹道。

月千歡現在已經明白了。她搖頭,「既然只是聖君凌宇的肉身。他沒有思考的能力,只憑生前的本能行動。能放我們離開,已經不易。」

「但是他肯定知道鑰匙在哪兒!」

「怎麼?你指望問一具屍體,鑰匙的下落嗎?」卿風雅反問月瀾星。

月瀾星頭疼了。這聖君凌宇的肉身,說直白就是一具沒有意識的屍體。問,是不可能。打,也不一定打得過。再說他還有兩隻巨無霸猴子聽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