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此時,李天快速穿行,卻是腳不停住,沒有絲毫留戀。山色蒼翠,但卻難以吸引住李天的目光。身形如電,頃刻間已然縱出數百丈,三日之間,也不知道多少山頭被其擦身而過。

忽而,李天卻是眉頭微皺,眼中露出些許疑惑之色,卻是停下了身形。轉頭朝向不遠處的一處山谷望去,隱約間卻是覺得,有一種熟悉的氣息從當中飄出。

「那是……」

眼中閃過驚疑之色,李天卻是面色微變,只覺得那道氣息非常熟悉,熟悉到……瞳孔微縮,腦海中卻是劃過一道清麗的身形。

嘩!

沒有絲毫的猶豫,李天便轉頭朝向那山谷而去,才剛到山谷入口,卻又身形停住。因為感受到了另外一股熟悉的氣息,令得李天心底一顫。

山谷不大,當中一道清澈的湖泊已然佔據了四分之三,坡勢平緩,景緻開闊。四周並無多少植被遮掩,李天才堪堪來到近前,便已經窺見全貌。

咕咚!

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李天卻是停住身形,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是進是退。而他的身影自然也早已被谷中之人所發現。

此時,在那清澈的湖畔,兩道清麗的身影正在湖邊對立,遙相對峙。空氣當中瀰漫著些許淡淡的酸味與火藥氣息。

這二人不是他人,正是那離恨天至高傳承太虛宮弟子朧月,與那天海城藏樂坊頭牌,佛門極樂道傳人湘玉。算是離恨天中,與李天關係最親密的兩個女子,竟然在此處相遇。

而很顯然,二人的相遇卻非偶然,因為在二人身後不遠處,一金一赤兩道身影站立,卻是翠濃與佛奴兩個傢伙,此時正一臉看戲的神色。而在山谷的那一端,十數道紅色身影若隱若現。

「天哥!」

「李兄!」

似乎吃了一驚,見到李天出現,朧月與湘玉二人面上,卻是齊齊閃過些許不自然神色,似乎比李天同時見到二人更加驚訝。

「哎喲,後院起火,殃及池魚!」

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忽然響起,卻是站在李天肩頭的金蟾,此時卻是將腦袋埋在了李天的頭髮當中。一副不忍直視的樣子,令得李天嘴角直抽,卻是恨得牙痒痒。

唰!

一道輕聲傳出,湘玉卻是轉身朝向山谷深處而去,似乎並不願意在此時與李天打個照面。

唰!

與此同時,朧月亦是化作一道白光,從那山谷右方的石崖之上沖了上去。而一旁的翠濃微微露出些許遲疑之色,朝向李天望了一眼,而後卻是化作一道紅光跟了上去。

只留下佛奴一臉茫然,因為望見了李天的身影,留在原地靜靜等候。

「這……」

金蟾見得此景,卻是眉頭微皺,眼中卻是露出幾分擔憂神色。不過在李天看來老傢伙那副表情怎麼看怎麼像是幸災樂禍。

「哎……」

輕聲嘆息了一句,李天卻是朝向山谷深處淡淡的看了一眼,隱約間似乎見得一道艷麗的身影,正遠遠的站在那湖面之上,與自己對視。見得自己望去,那身影還對自己微微點頭。

但李天卻沒有再進去,轉身,朝向朧月離去的方向快速追趕而去。身後的佛奴見此,眼中卻是露出疑惑之色,快速跟了上來。

「朧月!」

身形如同電掣,李天卻是快速追趕,翻過數座大山之後,終於望見了,在數十丈外,那一道清麗的背影,趕緊開口呼道。

噶!

一聲鳳鳴傳響,一道火光衝天,朧月的身形便衝天而上,翠濃的南明離火焚盡虛空,在天際留下一抹艷麗的紅色。

在降龍遺迹當中數月,翠濃卻是著實有不小的進步,接連得了不少仙緣。如今一身修為已然破入洞虛期。身具極速,便是同樣身為神鳥血脈的佛奴也追趕不上。

「哎,這下麻煩了!」

輕聲嘆息,李天眼中卻是露出些許沮喪之色。很顯然,佛奴這個大嘴巴,卻是將一路上所見所聞盡數講給了翠濃、朧月二人。也正是因此朧月才會找上門來,與湘玉對峙。

啾!

似乎也感受到自己的錯誤,佛奴卻是一直緊跟在李天身後,一言不發。眼中更是不時流露討好之色,此時見得翠濃載著朧月衝天而去,佛奴自然展開翅膀,欲要載李天去追。

「道友請留步!」

正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從山道那一端傳來,便見得一個身著青色道袍的小道士,身形如電,快速來到近前……

(最近太累,太困,實在抱歉,沒能加更。欠的那更依舊記著。另,本書近來可能要上架了,還請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薔薇!) ?「道友請留步!」

山林之間,一道聲音從對面的山道上傳來,令得李天寒毛直豎,心中卻是生出些許寒意。

佛系女她只想混吃混喝 道友請留步,雖然僅僅是簡短的五個字,但卻曾名動諸天,便是離恨天中也多有關於其傳說。古往今來,這五個字不論是從誰人口中說出,都如同魔咒一般,令人發寒。

而最主要的是,對面那道身影來勢如電,身形快到了極點,並且如同鬼魅一般,如同憑空出現。直到來到近前,李天才感到對方的氣息。

嘶!

李天背後的金蟾卻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露出些許凝重之色,很顯然來人卻是一個難纏的角色。要麼身懷異寶,能夠遮掩氣息,避開眾人感知,要麼卻是修有獨特功法。

但無論哪一種,都足以讓李天三人重視,因為李天自謂,同階當中雖不是無敵,但絕對沒有人能夠這般輕易的逃過其感知。

再者,在這降龍遺迹當中,老輩強者都被天地法則所限,實力十不存一,便是面對諸多名宿,李天也毫無懼色。

就算打不過,至少逃跑沒問題,唯一需要擔心的,便是那萬族當中強者所帶進來的各種強大仙器。

「道友有何指教?」

眼中露出警惕之色,李天卻是看清楚來人,竟然是一個身著青色道袍的小胖子。面上一臉憨厚之色,臉膛滾圓,面上微紅,滿頭大汗。似乎剛才趕路將其累得夠嗆,令得李天微微訝然。

「咦!」

很明顯,在望見李天以及其背後的金蟾之後,小胖子卻是更加驚訝,眼中閃過不可思議之色,驚呼道:「怎麼是你!」

這小胖子自然便是在蘭若寺中,取了化龍池的那個小道士,身具龍鯉一族血脈,更是來歷神秘。直到此時此刻,蘭若寺中諸強,也未曾將其身份猜破。

龍鯉一族說起來卻是頗為不凡,卻是與那西土王族摩呼羅迦、娑竭龍族不同。據說龍鯉一族的真正先祖,乃是九天當中的太古龍族。

也因此,可以說龍鯉便是上古龍族的後裔,只是因為後人血脈淡薄,不復昔日之神威,不能夠進化為真正的神龍。

而另外,與西土兩大龍族不同的是,龍鯉一族棲居離恨天東域,居於外海,歷來神秘。但卻並不弱小,當中不乏實力強大的老怪物,被稱為離恨天中不列王位的王族。

只是因為龍鯉一族歷來低調,極少現身大陸。便是現身也是假借其他身份,並且該族血脈特殊,半魚半人。

天生親近大海,以水系神通聞名離恨天,便是西土兩大王族對於龍鯉血脈垂涎已久,但亦是不敢有所動作。

而對於此,李天顯然是不知道的。當時他在壁畫幻境當中,被「惡鬼附身」的金蟾拖入了通天之門。 偏寵:三爺寵妻太操心 沿著通天之門的通道衝天而上,離開了蘭若寺。

對於蘭若寺當中發生的一切自然不清楚,更別說這死胖子能夠收服化龍池,並且成功從數萬老輩強者眼皮子底下脫身。

但很顯然,這小胖子卻是知道李天,並且有特殊秘法,在蘭若寺中,窺見了李天利用混沌通道離去的背影。

「你知道我?」

眼中露出好奇之色,李天卻是望向近旁的小胖子,僅憑直覺李天便已知曉來人不簡單。但更是疑惑,似乎對方竟然認識自己。

「呃,沒,沒!」

神色微變,小胖子顯得有些支吾,眼中閃過些許異色,接連道:「道友會錯意了,我不認識你。」

令得李天二人嘴角直抽,看其面上神色,分明就差寫著「你是李天」,四個大字。

「哦?」

聞得這話,倒是勾起了李天些許興趣,卻是覺得這個外表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小胖子很有意思。若非李天此時急著要去追趕朧月那個丫頭,定然是會留下來,打探清楚。

「既然如此,在下還有要事,就此別過!」

嘴角帶著些許笑意,李天卻是搖了搖頭,轉身帶著金蟾就要乘坐佛奴離去。

「道友請留步!」

眼中閃過些許急色,見得李天欲要離去,小道士卻是再一次開口。

「嗯?」

眉頭微皺,李天卻是轉過身,望向這人。眼中閃過些許不悅之色,開口道:「不知道友還有何指教?」

「呃,好吧,我認識你,你是李天!」

神色微變,小胖子卻是開口,眼中露出些許遲疑之色。

「哦?」

並未感到意外,李天卻是神色不變,但卻並未理會,再次轉頭朝向佛奴,欲要離去。

「我知道你進入了通天之門,進入了通往諸天的混沌通道,你還得到了佛門藥師如來的傳承。」

似乎有些著急,小胖子卻是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嘩!

頭狼 兩道淡淡目光從李天眼中飛出,帶著些許寒意,轉頭望向近旁的小道士。面上帶著些許笑意,淡淡開口問道:「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道友既然認識李天,可知李天生平最怕麻煩?」

言罷,眼中卻是露出些許不善之色,無論何人,接二連三的被人打攪,總會感到窩火。況且李天此刻可是內院起火,忙著前去追尋朧月。

而這小胖子,竟然敢當著李天的面說出李天進入通天之門的事情,此事若是傳將出去,定然會在遺迹當中掀起一陣狂風暴雨。

「你……」

感受到李天眼中的不善之色,小胖子卻是倒退了小半步,而後卻是滿臉堆笑,開口道:「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想找你合作而已。」

「合作?」

眼中露出些許精光,李天卻是細細打量著眼前之人,不用懷疑眼前之人的確是有著讓李天看不穿的真實實力,倒是配得上和李天合作。只是誠意方面……

「我知道一個叫阿飛的少年……」

見得李天改變神色,小道士卻是立馬滿臉堆笑的湊了上來,一臉諂媚的開口道。

「什麼!」

眼中精光爆閃,李天卻是終於動容,深深的看了兩眼近旁的少年,只覺得眼前這廝這德行,怎麼跟熟悉的某人特別像?

「阿嚏!誰在罵我!」

李天肩頭的金蟾忽而打了個噴嚏,卻是露出一臉疑惑之色,望向四周……

「你說金狽族與紫金族在一處遺迹當中發現了龍樹菩提?」

高天之上,李天卻是一臉不可思議之色,望向近旁的小胖子。龍樹菩提,傳言與佛門當中一尊大菩薩龍樹有關,但更是佛門未來佛,彌勒佛證道覺樹。

也因此,龍華樹亦稱佛樹,與佛門諸多菩提並列,共稱佛道至寶。而李天手中尚且存有當初在彌勒地宮當中所得的龍樹菩提子,一路走來,屢屢助其化解危難,更是受用無窮。

此時偶然聞得龍華之名,心中卻是又驚又喜,卻是不知這龍華樹是否就是當初彌勒菩薩證道那一株?

而至於眼前這小道士,卻是自稱龍皇,對於自己來歷三緘其口。不過經過一番旁敲側擊,李天還是知道了些許驚人結論,至少對於龍族氣息頗為熟悉,李天卻是感受到了眼前之人當與龍族有著不淺的聯繫。

且因為這小胖子的出現,李天胸口那一道龍形印記不時散發出詭異波動,似乎因為小胖子,竟然使得棲居在那裡的骨龍有了感應。

「你說識得阿飛,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眼中帶著些許好奇之色,李天卻是忽而開口,朝向遠處的天空望去。

「這……」

似乎沒有料到李天會有此一問,龍皇微微一愕,卻是面色微紅,現出些許赧然之色。輕聲道:「我卻是不認識阿飛,不過他如今在這遺迹當中,可算是名人。」

「哦?」

先是眉頭微皺,旋即又露出訝然之色,李天卻是望向龍皇,神色好奇。

「嘿嘿!」

微微有些尷尬,龍皇卻是咧嘴一笑,而後便將所知的事情,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盡數講述了出來。

原來降龍遺迹當中,自李天進入血海秘境之後,卻是著實出了不少大事情。比如「白素」與一枝花相繼現身,又比如紫金一族最強天才裂天尋到了慈航一脈的最強傳承。

每一日,似乎都會有驚人的消息傳出,刷新眾人的眼界,令得眾人震動不已。當然,也並不全都是發現大造化,或是有隱世皇族的天才出世。

比如太虛宮朧月仙子襲殺金狽、修羅二族數十強者,便引起了轟動。而又如阿飛帶領著兩個古怪道人,堵在了紫金族、修羅二族所聯手開闢的某個遺迹大門口。

李天這才知曉,為何這死胖子死皮賴臉一定要拖上李天一同前往,因為他所謂發現龍樹菩提的遺迹,便是此時阿飛率人所堵截的那一座……

「阿嚏!」

此時阿布陀寺大門前,一臉百無聊賴的蹇樵道人卻是忽而打了個噴嚏,眼中露出些許疑惑之色,抬頭望向天宇。

卻見高天之上艷陽高照,卻是眉頭微皺,轉頭朝向近旁打盹兒的申西豹望了一眼,開口道:「老傢伙,是不是你剛剛罵我來著?」

「哪有?」

似乎沒有睡醒,還在夢囈一般,身著黃色道袍的申西豹卻是並未抬頭,用蚊蚋一般的聲音開口道:「我要是咒你,你就該被五雷轟頂了。」

咔嚓!

隨著申西豹的話語,一道黑色雷霆憑空出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在了蹇樵道人眉心之上……

… 不過辣雞統那個王八蛋竟然罵她傻逼,還敢屏蔽她!

這兩天是補了什麼?膽挺肥啊!

辣雞統的事暫且不管,現在,她遇到了一個更大的難題。

路瑾躲在灌木叢里,放輕呼吸,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四周依舊是密集的灌木叢,只有中間那一塊,被人單獨清理出來,只留下一棵棵粗壯的大樹。

面積有半個足球場那麼大,每棵大樹上都帶著樹屋,枝蔓交纏在一起,像一座空中住宅,頗為壯觀。

四周還立起了高壓電網,防止野獸進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