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此時,魅姬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紅是感覺到了赤裸裸的羞辱,白是腹部一陣陣疼痛。

可是就如此被羞辱的退出,魅姬感覺這次羞辱她更讓她難受,這代表著她徹底是失敗,無法真正成為一個絕對戰士,如她所想的那般幫助更多她想幫助的人。

深吸了一口氣,忍著腹部的疼痛,走上前去,玉手握拳,砸在四人的拳頭上,惡狠狠的盯著韓彬說到。

「對!不!起!」 ?暫時化解了魅姬和周塵之間的矛盾,韓彬也又沒有再逼迫魅姬,見好就收。

韓彬遞給比利一個眼神,笑了笑繼續釋放千里眼尋找櫻花社的特能者。

另一邊,周塵偷偷的看著魅姬,滿臉的歉意。而魅姬也一肚子的委屈和怒火,瞪著周塵和韓彬,見韓彬繼續尋找櫻花社特能者之時。

賭氣的魅姬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平靜一下心情。雙指一併,貼在眉心,大拇指按在太陽穴上,雙眼緊閉,特異功能全力釋放開來。

片刻之後,魅姬突然間睜開眼睛,指著俊江市城南的方向高傲的說到。「我感應到你們要找的櫻花社特能者了,他們的力量是從城南方向散發出來的。」

韓彬深深地看了魅姬一眼,而後千里眼全力釋放,仔細觀察城南方向,半刻鐘之後說到。「的確在城南。」

這時,比利的手腕電腦也響起,比利打開一看是金獅發過來追蹤到的信息,地點也在城南。

「終於找到了,現在出發。」比利鄭重說道。

「元乾,費特,你們兩個負責空中,防止櫻花社的特能者逃竄,魅姬殿後,你的特異功能在關鍵時刻能夠起到決定性的作用,至於地面就要給我和韓彬。」

說完,元乾袖袍之中仙劍飛出,元乾踩著飛劍直接遠去。周塵此時也直接變身費特羅爾,快速向著城南趕去。

剩下的比利在背後一拍,噴氣式滑翔翼打開,比利從摩天大樓一躍而下,如一隻大鳥般飛走了。

韓彬身上金光環繞,腳下發力,身體如炮彈出膛一般竄了出去。

剩下魅姬一個人,口中念念叨叨,腰間飛出兩柄飛刀,魅姬踩著飛刀直追過去。

………………

出了神秘的議事房間,關島偽裝成普通人走在街道上,看著繁華的俊江市,心中充滿了不屑。

轉過街道,一時間熱鬧的街道竟然冷清了下來。關島抬頭一看,一道黑影正快速向他奔跑過來,同時兩道飛鏢也直接攻擊過來。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關島一驚,同時口中驚呼道。「比利隊長?」

說時遲那時快,關島也不是等閑之輩。手印一凝,口中念叨著。

「空忍,轉瞬之遁!」

在飛鏢爆炸的瞬間,關島的身影也瞬間消失。奔跑之中的比利沒有停下來,迅速從腰間掏出雙槍,空翻躍起,對著自己身後的空間快速射擊。

而就在這時,關島的身影也憑空出現在比利的身後,同時地面上升起一道土牆,比利射出的子彈全部被土牆擋住,一時間土牆也潰散掉。

緊接著關島手印變化,而後按在地上,口中念叨。「土之術,奎力巨人!」

一瞬間地面顫抖,從地面上升起一個巨大的石柱,而後石柱如同活過來一般,變為一個石頭巨人。

上一次比利隊長趁著他重傷,差點活捉了他,這次他一定要一雪前恥。

指揮者石頭巨人,對著比利一拳砸了過去。手槍如槍袋,雙手一甩,兩截短棍出現在比利手中,將短棍合在一起,以短棍為支撐,比利射出手腕上的繩索,刺進石頭巨人的手臂上,以此借力直接跳上石頭巨人的手臂,繩索回收,比利直接被帶動著飛了出去,同時一拍腰間,兩道飛鏢直接射出石頭巨人的脖子,而後瞬間爆炸,將石頭巨人的腦袋炸掉。

炸掉腦袋的石頭巨人依舊揮舞著手臂拍向比利,比利藉機石頭巨人的手臂拍碎了自己的身體。

比利一躍而下,繩索刺進石頭巨人的身軀,借力緩衝,手握著中長棍直對關島砸去。

這時關島冷笑,手中手印再次凝聚,按在地上,口中念叨。「土之術,地蛇!」

只見地面之上突然間衝出一條土蛇,衝天而起瞬間就將比利吞了下去。

這個時候,只見一道精光閃過,土蛇瞬間破碎,比利直接沖了出去,同時兩道飛鏢在關島還未反應過來之時,直接刺進關島的胸口,一瞬間驚恐的關島被劇烈的爆炸炸飛,滿身鮮血,氣息奄奄的關島還要強行爬起來,卻被一道從天而降的赤色火焰給燃燒成火球。

也就在這個,一道雷電閃爍,狠狠地劈向比利,關鍵時刻比利身上的光罩釋放出來,抵擋住雷電,但也被擊飛。

而在此時機,元乾手中法決一定,十三道飛劍橫掛天空,如同十三道飛鴻一般瞬間直射出去。

在飛劍刺向黑暗之中時,一道怒吼傳開,所有人在一瞬間腦海如翻江倒海一般。

元乾瞬間定住隱身,劍十三繼續刺入,卻被擋了回來。緊接著黑暗散盡,七道身影出現在原地。

「渡邊淳一社長,我們又見面了。」比利這個時候冷聲說道。

「你們竟然敢殺關島,真是找死,我櫻花社和你們勢不兩立。」首位高大的穿黑色忍者服的男子憤怒的說到。

「我去你媽的吧,小日本鬼子。」就在此時,突然間天空之中傳開同樣憤怒的怒罵。

緊接著如同狂風吹動一般,渡邊淳一丟出一個黑色珠子,漫天黑霧升騰,只見在黑霧之中一個巨大的腳掌踩了下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渡邊淳一的身體也突然間變大,一拳砸在巨大的腳掌上,兩道巨人都猛的退後三步。

而後,韓彬的身體縮回真正,渡邊淳一也恢復正常身體。看著韓彬冷聲說到。「你就是新一代金剛王?」

「你大爺我就是金剛王,怎麼,不服?」韓彬直接渡邊淳一說到。「你是這群老鼠的頭?怎麼樣,被我們踩死了一隻老鼠,開心不開心?」

「八嘎!」這時曾經他韓彬交過手的酒田臉色鐵青。「支那豬,你們要為關島君的死付出代價。」

「去你媽的日本雜種,今天老子要將你們這群只敢躲在窩裡的老鼠殺得乾乾淨淨。」韓彬怒罵道。

這時,元乾踩著飛劍也降落下來,費特羅爾更是蝠翼一拍,大聲說到。「上一次放過了你一條狗命,今天我費特羅爾要拿回上次的恥辱。」

「你們啰里啰嗦的有沒有完,到底是來吵架的還是來戰鬥的?」此時魅姬單手叉腰,指著日本櫻花社的特能者說到。「就這群老鼠,還用的著那麼多廢話嗎?你們幾個男的要是不行,老娘一個人結果他們。」

「哈哈哈哈。男人怎麼能說不行呢?」韓彬大聲吼到。「兄弟們,絕對戰爭,出擊!!!」

此時渡邊淳一也大怒,如今他們已經暴露,唯有全力一戰,才能有活著回去的機會。

「櫻花社的武士們,殺光他們,為關島君報仇,殺!」 ?「殺!」

一聲怒吼之下,整個場面的氣氛瞬間爆燃起來。韓彬身體金光閃耀,高高躍起直接對著渡邊淳一踩去。

比利同時也快速的奔跑過去,順勢從腰間拔出雙槍,對著櫻花社的特能者直接射擊。

這個時候元乾踩著飛劍,身前十三道劍影劍氣縱橫,直接殺了過去。費特羅爾此時也沒閑著,拍動著蝠翼身體如離弦的箭沖向櫻花社特能者。

另一邊魅姬也沒閑著,腰間九柄飛刀全部飛出環繞在她的身體周圍,如同出膛的子彈一般射了出去。

在韓彬等人行動之時,渡邊淳一和身邊的特能者也沒閑著。此時渡邊淳一身體直接變大,如同巨人一般一拳打出迎上踩過來的韓彬。

同樣,在渡邊淳一行動之時,酒田此時也沒閑著,手印一凝,腳下的影子迅速蠕動起來融入地下。

「地影術,影傀儡!」

這是他最拿手的忍術,也是他將土之術中奎力巨人和影術所融合自創忍術。

只見酒田身後的地面裂開,一道巨大的黑色巨人從裂縫之中爬了出來。黑色巨人一出現,酒田就融入其中,和影傀儡合二為一。

上一次他敗在費特羅爾和金剛王手中,這次酒田憋足了勁要找回場子。

同時,園田全身雷電閃爍,彷彿化身雷電人一般,一掌拍出雷電如霹靂直接拍向比利。

但與此同時,十三道飛劍劍氣縱橫,一時間漆黑的夜幕似乎也被撕裂一般,十三道飛劍對準櫻花社七位特能者,刺了過去。

「啊!」

但在這個時候,原本站在渡邊淳一身邊非常不起眼的小個子突然間大聲嘶吼起來,刺耳的吼聲讓韓彬五人都腦袋眩暈。

元乾被吼得頭腦發暈,十三道飛劍也因此失去了準頭,也就在此時,在渡邊淳一身後的一個黑衣特能者單手按地,迅速勾畫出一個圖案,而後大聲吟唱到。

「通靈術,堅臂白犀牛。」

只見一直通體白色的巨大犀牛突然間出現,白犀牛一出現就直奔比利而去。

「通靈忍術?」比利也是一驚,手槍之中射出特製的子彈,射殺白犀牛。

剩下的兩個櫻花社特能者一個手中一捏,出現了一個火球。 寵寵欲婚 另一邊則是全身瀰漫在黑霧之中無法看到。

此時,韓彬一拳打退渡邊淳一之後,身體也變大,化身金剛巨人。渡邊淳一這時一拳已經打了過來,同樣和影傀儡合二為一的酒田也沒閑著,影傀儡的手臂竟然神奇的變成了黑色長刀砍向韓彬。

如此時刻,韓彬憑藉著金剛不壞的身軀,硬生生抵擋了兩人的攻擊,巨大的身體被直接擊飛出去。

就在此時,費特羅爾從天而降,手握著惡魔權杖,直指影傀儡,一瞬間滔天火焰洪流衝擊過去。

被擊飛的韓彬迅速爬起來,大叫道「火來」。而後口吐大火,也衝擊在影傀儡身上。

「嘭!」

驚天的爆炸一瞬間將影傀儡給炸飛,連一邊的渡邊淳一也被劇烈的爆炸直接炸飛。

而就在這時,有一聲刺耳的吼叫傳來,韓彬只覺得腦袋一懵,如遭雷擊一般。

「媽的,先幹掉那個矮子。」這時韓彬大吼道。

同時比利手槍一連對著矮子特能者開槍,卻被白犀牛給全部當了下來。

「元乾,用飛劍殺了這個白犀牛。」比利也大聲說道。

這時的元乾手中印訣一變,十三道飛劍全部合二為一,化為一柄巨劍。

「御劍術,劍一斬!」

巨大的飛劍如同流光一般飛逝直接斬向白犀牛身上,白犀牛嘶吼著,狂奔起來撞擊在巨劍身上。

一瞬間巨劍被撞飛,白犀牛也被斬的消散。在白犀牛散去的一瞬間,召喚的黑衣忍者也不由自主的噴出一口鮮血。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道火球術鋪天蓋地砸了過來,同時黑霧瀰漫,將眼前的這一切全部都遮掩起來。

而就在此時,一道雷電霹靂直接劈在韓彬和費特羅爾的身上將兩人劈飛。

緊接著雷電霹靂再次閃爍劈向比利,在這危機時刻,魅姬突然間目閉上眼睛,特異功能全力釋放,心靈感應直接進入園田的腦袋,直接干擾園田的攻擊。

同時,費特羅爾第三目睜開,手中揮舞著惡魔權杖,口中吟唱著奇怪的語言。

一瞬間黑霧籠罩之下的所有火焰球消失了一般,黑霧也散去,而費特羅爾手中惡魔權杖之上的火焰卻更加明亮。

如此時刻,比利直接手臂上射出一道繩索,卻被渡邊淳一一把抓在手中,而此時韓彬一拳砸過去,將渡邊淳一砸飛出去。

「啊!」

又一次矮子黑衣忍者嘶吼道,比利五人的腦袋一如既往的如遭雷擊。

有了這個空擋,渡邊淳一等人也抓住機會,影傀儡甩動手臂如大鎚一般將韓彬砸飛出去。

數個火焰球也再次飛向比利,同時雷電也劈向比利。

危機關頭,比利身上的光罩開啟,但在一瞬間,一柄劍突然間出現在比利身上。

「劍仙決,定劍式!」

如同泰山一般,火焰球和雷電霹靂爆炸形成的威力全部衝擊在仙劍上,瞬間便讓飛劍消散。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元乾為比利擋下了致命一擊。但魅姬此時卻情況非常不妙,渡邊淳一的巨大腳掌眼裡著就要踩在魅姬身上,危險之時魅姬準備再次啟用特異功能的心靈感應之時,一道刺耳的嘶吼聲如同雷霆般沖在魅姬的腦海之中,徹底打斷了魅姬的防守。

一瞬間魅姬心生絕望,這個時候只見費特羅爾一瞬間出現在魅姬身前,雙目緊閉,第三目大睜,背後蝠翼張開將魅姬包裹進去。

渡邊淳一的一腳就費特羅爾直接踩進地面。這一幕讓韓彬,比利,元乾神色大驚,三人更是怒不可遏,仰天咆哮一聲,韓彬的身體金光閃爍,身軀再次膨脹到九米,比起渡邊淳一和影傀儡都高了一大截,就如同一個成年人和兩個小孩一般。

憤怒的韓彬一腳狠狠地踢出去,渡邊淳一的身軀連阻擋都未做到,就被韓彬如同皮球一般給踢飛。

同時,韓彬一把抓著影傀儡的腦袋將其提了起來,一拳打穿了影傀儡的身軀。

而就在此時酒田臉色蒼白,身體重重的摔了下去,被園田接住。

這個時候韓彬怒吼到「火來!」

一瞬間九米高的巨人口吐滔天大火,如同岩漿噴發一般淹沒向櫻花社特能者。

但再次關鍵時刻,刺耳的嘶吼聲再次出現,比起之前來嘶吼的刺激更強。韓彬頭痛欲裂,身體也迅速變回正常大小。

也就在這是,園田抓住此時機,雷電霹靂瘋狂閃爍,一時間電閃雷鳴一般,一道如同天罰一般的雷電霹靂直接劈了下來。

如此時刻,韓彬身體再次變大,擋住其他幾人,雷電霹靂則狠狠地劈在韓彬的身上。

瞬間,韓彬被直接劈進地面,濃煙繚繞。

但在這個時候,比利,元乾,費特羅爾,魅姬在一剎那間雙眼通紅,憤怒的情緒瘋狂的蔓延。

「韓彬!!!」 ?「韓彬!」

比利四人大驚失色,但園田等人卻沒有打算給他們時間,晴天霹靂的雷電再次劈了過來。

這個時候費特羅爾瞬間全身燃燒著赤色火焰,揮舞著手中的惡魔權杖,一道火焰洪流直接衝擊出去。

雷電和火焰相接觸,一瞬間真正猶如天雷勾地火般,劇烈的爆炸將這一片街道建築全部破壞掉。

狂暴的氣浪將所有人都如同皮球一般踢了出去,一時間雙方所有人都滿臉狼狽。

也就在此時,矮個子的黑衣忍者準備再次發動音波。不過這時費特羅爾眉心之中第三目看著矮個子黑衣忍者突然間一眨,矮個子黑衣忍者瞬間眼神迷糊。

而就在這一瞬間,一道精光一閃,園田等人還未反應過來,精光直接透體而出,矮個子黑衣忍者也難以置信的摸著胸口的劍洞,直接倒下。

「柳下君!」這時,園田等人也瞬間紅眼了。

今天他們櫻花社可以說是損失慘重,先是關島君被擊殺,現在又是柳下君,社長也不知道情況如何,酒田君也已經重創。

「撤!」

一時間園田全身雷電繚繞,帶著酒田雷電一閃就消失在原地,剩下的三位黑衣忍者此時迅速撤退。黑霧繚繞之下,幾人也消失不見。

「追不追?」這個時候元乾看著消失的黑衣忍者詢問道。

「先看看韓彬怎麼樣了!」比利也是看了一眼櫻花社特能者逃跑的方向,鄭重的說到。「要追蹤櫻花社的忍者還要靠韓彬的千里眼。」

四人圍攏過來,扶起韓彬,此時的韓彬全身時不時有些抽搐,頭髮上也有絲絲白煙。

全能千金燃翻天 拍了拍韓彬的臉,看著依舊迷糊的韓彬,魅姬雙指一併,點在韓彬的眉心,瞬間韓彬驚嚇般的醒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