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江風拿著太刀嘆氣,「雖然感覺自己和驅逐艦這個樣子格格不入,但是,怎麼說我還是一艘善於戰鬥的驅逐艦,既然敵人已經挑選好了,那麼來應對我江風的天下無雙的劍技吧?我今天將會斬落誰的首級?」

江風的臉上,帶著一種麻木的感覺,畢竟死亡乃是一種仁慈,我和其他的小學生不一樣,因為我擁有成熟的心理,所以那些口口聲聲喊著消滅敵人的小學生,就讓我在這裡將你們的夢想打破吧?只有被擊碎了夢想之後才能夠繼續前進,不然你們就是在故步自封了。

神通的扇子啪嗒,打在了江風的身上,「江風,標槍那個小學生就交給你了,其他的小學生就交給睦月她們好了,還有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我來過這件事情,畢竟是輕巡洋,不合適在小學生的戰鬥中出現,於理不合。」

下一刻扇子一轉,神通就突然隱去了身形,江風的嘴動了動,這就是舞姬的隱身術嗎?作為一個劍客還真的沒辦法理解她們的障眼法呢?不過神通大姐還是很厲害的就是了。

畢竟,神通大姐大,雖然看起來像是一個謀定而後動的謀士,說錯了,神通大姐大,明明是謀士嗎?我怎麼會以為神通大姐大是舞姬呢?不過,想來神通大姐大,跳舞應該也是蠻美的吧?

但是,神通大姐大,發起瘋來,是誰也攔不住的,畢竟在科隆班加拉夜戰中,神通大姐大,可是硬抗了2000發150mm的炮彈,還一直奮戰到底的輕巡洋,這種堅韌不拔,這種讓人感到敬佩的姿勢,絕對不是普通的戰艦所能夠比擬的。

就算是遭遇魚雷轟擊,墜毀了後部,前面的主炮依然在頑強的開火,試問還有誰?能夠做到這麼徹底的程度。

「初春級五姐妹,出擊!」隨著初春延期了手中的旗幟,五姐妹出擊了。

初春、若葉、初霜、有明、夕暮,五艘聽起來對應這天氣的艦娘出擊了,雖然她們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戰績,但是作為重櫻的驅逐艦,哪裡有慫在後面的道理,而這個時候,各地都是交戰的炮火,水花飛濺,怎麼看都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打完的。

神風穿著白拍子將手中的扇子一指,「松風,隨我衝鋒!」

松風回應道,「了解,就讓我們為神主打下這片江山好了!」

神風扇子一轉,「松風緊急迴避,前面出現大批皇家驅逐艦,閃避,閃避!」

松風回應,「了解,緊急迴避中,即將脫離對方視線。」

神風嘆氣,「果然,巫女不適合大家嗎?這身衣服怎麼看都不適合打水仗的樣子。」

松風嘆氣,「可是作為巫女,我們只能穿這身啊?」

神風嘆氣,果然成不了最終的boss嗎?

睡飽了一覺的尼古拉斯打了個哈欠,看到各處戰火還在繼續,尼古拉斯不開心了,明明應該要開始吃飯了好不好,怎麼還在打打鬧鬧,這樣子的話,應該趕不及吃晚飯了。

尼古拉斯將說中蠻鳩船長放下,「好吧,沉睡的力量即將覺醒!感受尼古拉斯的厲害吧!」

「我乃功勛之王,尼古拉斯,感受尼古拉斯之力吧,我沉睡的小宇宙要爆發了!硝煙四起!無敵127金高平!」

隨著尼古拉斯在場地外發動的全頻技能,整個交戰場所,徹底被摧毀掉了。

誰讓,尼古拉斯沒有進入結界,所以,她用的乃是實彈,所以整個水戰場地已經被大成了篩子,果然尼古拉斯才是最終的隱藏boss嗎?

夕張看著自己辛辛苦苦花了一下子做出來的成果變成了一地的沙子,嘆氣,好吧,搶灘登陸二號,籌劃中。 「哦,逸仙早上好,啥?握爪?好吧,雖然聽不懂是什麼意思,那就姑且一握吧!」poi背著小書包以70邁的速度奔向教室。

哈,今天的課程是鳳翔的歷史課,不過鳳翔媽媽是真的很厲害,作為所有航母的姐姐,可是號稱世界上第一艘真正意義上的全同時甲板航空母艦了。

不管怎麼說,也都是重櫻航母母親般的存在了,當然更重要的事情是鳳翔媽媽的糕點做的特別,特別好吃,所有作為poi,怎麼可能不去吃呢?雖然講的是歷史課,但是反正能蹭吃飯,就好了,poi!

夕立頂著狗耳朵就沖向了教室,距離上課還差1分鐘,從對面的跑道上跑來了另一個艦娘,果然遲到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是飛龍嗎?

飛龍笑道,「真的不良學生從來都是最後一分鐘到達教室的。」

poi說道:「不良學生,不是應該不上課的嗎?」

飛龍笑了,「誰的課都可以翹班,但是鳳翔媽媽的課怎麼可以不來參加呢?!」

天氣晴朗的好像正適合晝寢部休息的樣子,走進了教室了,寬大的教室,不過與其說是教室,到更像是一個古典的園林建築吧?

鳳翔媽媽正跪坐在最前面的過道上,最前面就是復古的屏風,據說是安堅的風景畫,反正看不懂,但是這種長條的屏風看起來還是很美的。

周圍是硃紅色柱子,柱子下面垂下來一個個紅色的中國結,中間還點綴著一個個紅色的方形宮燈,牆壁上也被會上了一幅幅看不懂太懂的畫卷。

反正作為poi我來說,只要有吃的就好了。

課桌也不是普通的課桌,而是和風的小桌子,非常好看,每一個桌子上都有一堆筆墨紙硯,看起來都很漂亮的樣子,反正,poi是不會用的,poi迅速的跑到了自己的課桌上,果然在哪裡有一個個大大的楠絲型食盒,poi的眼睛里閃著金光,這就是自己的目的了,果然鳳翔媽媽最好了。

吃著滿嘴的零食,poi咽了下去,同時上課的鈴聲響了起來,叮咚咚咚,叮叮叮咚!

poi用狗爪子拍著自己的胸口,終於咽下去了,差點要了poi的狗命了,poi!

鳳翔媽媽穿著一身淡紫色的和服帶著步搖從講台上坐了起來,然後是一拉,屏風上面就出現了一張畫卷,「鳳翔媽媽還是用不了高科技的電子教學嗎?」這是祥鳳的嘆息。

作為輕型航母,祥鳳和鳳翔媽媽還是很像的,或者說祥鳳非常象鳳翔媽媽的親女兒,至於其他的都是后媽生的,掛這名字而已。

就簡單地舉個例子好了,吃喝,那是兩隻狐狸,蒼龍。飛龍那是兩隻兔子,翔鶴、瑞鶴那是兩隻鳥,而鳳翔媽媽是個人的形象好不好,作為重櫻航母中的母親一般的存在,竟然是個普普通通的人,作為重櫻動物園的領隊,怎麼看都太正常了點吧?

這種正常一看就是不正常了,畢竟大家都是動物的時候,就你是個人,那就是不正常了好不?所以只有祥鳳是親女兒。

鳳翔說道,「人說,以史為鏡,可以明得失。今天,我們來看一看丹麥海峽海戰。」

說著鳳翔媽媽拉了下插畫,一張精美的插畫地圖就看到了,「大家可以看一下這就是北歐的形式,當時皇家的大島,正擋在鐵血試圖達到大西洋的重要道路上,那麼相應的就只能選擇兩條路走了,一條路是走英吉利海峽,也就是從安特衛普、加來一線走過去,大家都知道,皇家的重點防備區域就是南部,那一片也有不少皇家的港口,比如:多弗爾、普利茅斯等等,而且因為英吉利海峽的寬度,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都可能被皇家的艦船偵查到,而一旦偵察到,對於只有十幾海里的航程來說,對方想要出面攔截,簡直不要太簡單,那就是如什麼呢?阿賀野你來回答一下好不好?」

果然鳳翔媽媽就是好,連回答問題都是詢問一樣的表情,果然這樣的老師才是真的老師,蘭利她們相對而言差遠了。

阿賀野站了起來,她是一位高挑的美人,發色是漸變色,真的難以相信這竟然是天生的,就是一種黑色在向淺藍紫色漸變,也許在室內看不太清楚,在陽光下這些頭髮都會產生一種古怪閃光,這就是偶像光環了嗎?

當然了阿賀野的特色很多的啦,首先是她的髮飾,超大號紅色蝴蝶結,這可不是象春月那樣的小巫女的蝴蝶結,怎麼說呢,春月戴著是可愛,她戴著就是嫵媚了。

穿的是自己的改的振袖和服,不過,這與其說是和服,倒更像是低胸裝了好不好,雖然poi一點都不嫉妒,不就是胸嗎?好像誰沒有一樣。

還穿著木屐,這種木屐,據說是我們重櫻的傳統裝備,鳳翔媽媽穿木屐和服顯得是如大和撫子一樣的母性光輝,至於阿賀野,那就是個狐狸精好了。反正,在鳳翔媽媽面前,阿賀野這種級別的對手,簡直就不是對手。

poi繼續吃著零食,突然poi的畢竟反饋了一個消息,有肉吃,有肉吃,有人打開了自己的食盒,poi的鼻子絕對沒有感應錯,是肉,是蜜汁雞肉,相當的好吃,估計是拜託了逸仙那樣的中華料理大師做出的,不然不可能是這種味道。

poi用眼睛在尋找目標的所在,目標在哪?很快就找到了這個目標,是一個腦袋上頂著白虎頭,穿著身大衣的傢伙,對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她的名字好像叫做長春是吧?

雖然知道艦娘穿什麼奇裝異服都不足為奇,可是你這大夏天穿著身軍大衣你真的覺得不熱嗎?

當然了這些都是廢話,poi只關心,吃的在哪裡。沒錯沒錯,poi看到了,她伸出了手同時脖子極快的向下面一伸,完成了偷雞。

雖然poi沒有看到對方到底吃的是什麼?但是看對方手指上的醬汁的樣子,絕對是用了蜂蜜還有老抽、蔗糖做的醬汁,而且這股芳香的雞肉味道是傳說中的蜜汁炸雞嗎?poi也想吃。

夕立聳拉著腦袋,嘆氣了句,士可殺不可辱,尤其是找東煌艦娘要吃的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辦的到,我可是有骨氣的poi。

下一刻那個傢伙示威一樣拿了起一塊帶著醬汁的雞腿,丟了出去。

啊poi忍不住了,那麼好吃的東西,如果掉在了地上那簡直是暴殄天物,poi怎麼可以容忍食物被浪費呢!所以,poi飛撲!get到了,醬汁雞腿,感動的想哭,味道真好。 阿賀野指著地圖說,「因為英吉利海峽的深度還有寬度問題,如果能見度好的話,甚至可以依靠望遠鏡直接看到對面的情況,所以,試圖讓水面艦船突破英吉利海峽簡直是痴人做夢。」

「那麼是否還有其他的辦法可以繞過皇家艦隊的輻射距離,安全的前往大西洋進行破交作戰呢?!」

「實際上,鐵血一直就有一條北方航線,那就是走挪威繞過丹麥海峽,因為那個時候的挪威已經被鐵血的坦克戰術打掉了,所以,鐵血完全可以在這裡獲得補給,之後就是將挪威作為跳板,因為沒有足夠的艦船支撐陸軍強行登陸,英吉利半島,所以,唯有僵持的話,那麼破壞對方的海外援助計劃,就迫在眉睫。」

「所以北方航線,勢在必得,只不過是什麼船怎麼過去罷了。」

鳳翔將紙一翻,換了下一章圖說道,「首先,我們需要知道,鐵血使用的密電碼被皇家所破獲了,所以,他們其實在行動之初就已經被皇家所警覺,那個時候,戰列巡洋艦胡德還有戰列艦威爾士親王號是負責第一梯隊的阻擊,目標是阻攔鐵血的艦船通過丹麥海峽,只需要等待皇家艦隊的成員到來,那麼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不過,鐵血她們刷了個小聰明,因為北方航路,靠近極地,所以風雪不斷,通常的能見度都不算多高,這種時候,如果改變下方式,讓另一艘戰艦前去禦敵的話,那麼是否可以巧妙地欺騙敵人呢?

懷著這樣的想法脾斯麥號和歐根親王號交換了隊列,歐根親王在前面,提供戰術引導,畢竟脾斯麥號的雷達偵查效果不是那麼好,對於戰列艦來說,如果被潛艇突襲了的話,那麼沉沒,也不是不可能。

這種時候,讓最強之盾歐根親王去前面抗傷害,簡直不要太賺了,所以,當兩部人馬第一次遭遇的時候,所有人都處在震驚之中,雖然知道可能會遇到,可是在惡劣的天氣下遇到了,那麼還有機會避戰嗎?答案是沒有。

因為能見度的問題,所以,雙方理所當然的開始集火對方的最前列戰艦。

皇家被集火的是胡德號,而鐵血被集火的是歐根親王號,我們需要知道一件事情,戰列巡洋艦,雖然火力是戰列艦的水平,但是防禦確是重巡洋艦的水平。

而歐根親王,確實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重型巡洋艦之一,過高的重量,導致了,對方的防禦能力遠遠超過了普通的巡洋艦。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是,作為海軍上將級別的戰列巡洋艦,胡德本身就存在著一定的設計問題,而這種問題就暴露在雙方的交戰之中。

胡德等人的集火,竟然沒有集中一發歐根親王,簡直是令人髮指的命中率啊!

而歐根親王的203mm主炮卻毫不留情的擊中了胡德,而中彈之後的胡德則在脾斯麥的380mm主炮一炮之威后,被引燃了彈藥庫。

首先殉爆的意思就是當被命中核心或者彈藥庫的話,穿甲彈在那些位置發生了爆炸,會造成局部的活在,如果這種時候再有其他的核心或者彈藥庫被引爆的話,那麼一場在內部的爆炸就會產生。

而這個驚人的爆炸,直接將胡德的核心給爆了出來,然後傳說中的慘烈爆炸就完成了,一發入魂,天下第一,這是有史以來,戰列艦對決中最快的一次戰鬥。

一發秒殺,別別想說一件事,什麼叫做小李飛刀,例無虛發,這簡直是小李tm的飛刀,一招秒殺戰列巡洋艦。

不過,這也許是策略方面的問題,實際上戰列巡洋艦在建造之初的目的本來就是用於對抗巡洋艦,超規格的火力系統可以輕鬆碾壓大部分的巡洋艦,而巡洋艦一般的航速,則在面對戰列艦的強大炮火中可以高速機動,達到閃避敵人攻擊的目的,這就是這一系列建造的原因。

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當然這種設計本身是沒有錯的,比如鐵血也這樣設計過艦船,製造了沙恩霍斯特還有格列森瑙這兩艘戰列巡洋艦,她們完美執行了設計的目的,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前半生幾乎就一直在所謂的破交之戰中,所謂的破交之戰意思就是破壞地方的海上交通線,也就是襲擊商船。

在戰爭時期,商船的意思就是會給對方的經濟提供巨大的優勢,獲取大量的物資,所以,破壞掉對方的交通線,那麼就可以讓對方國內經濟陷入困頓之中。

畢竟,每擊沉一艘商船,那麼說不定對方就會少一頓飯呢,這種殺敵三百的事情,肯定要做的。

就好像,越王勾踐一樣,他被吳王打敗了,回到了國家之後,一直苟且偷生,在思考報仇。

直到他感覺國家的國力已經足夠了,可以反抗的時候,他就將當年進貢個吳國的穀物先炒熟之後,再浸入晒乾,上供給吳國。

而吳國,卻沒有去思考這些種子糧會不會有問題。總之,在播種了之後,但年吳國顆粒無收,而越王就在這個時候發動了進攻,沒有糧食,軍心就會渙散。

歷史上因為缺糧出過多少的事情,官渡之戰,曹操燒了袁紹烏巢的糧食,袁紹的大優局勢立刻半年劣勢,簡直是不要太作死。

而諸葛亮七出岐山,有多少次是因為沒糧食,供應不上軍糧撤兵的。

沒辦法,蜀國自古有蜀道難,就算髮明了,木牛流馬獨輪車,但是想要在蜀道上面,運送糧草,也是痴人說夢,成都平原的一斤糧食,想要運出去,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

而一個國家的戰爭潛力,除了看人口還有領土之外,庫存的糧草還有軍械也是一個重要的點。

所以,當胡德殉爆了之後,威爾斯親王區區一艘戰列艦,想要打過本來就比她火力猛的脾斯麥還有最強之盾歐根親王就有些無力回天了。

所以,丹麥海峽之戰後,以鐵血軍隊獲得了全勝而結束,但是脾斯麥也受到了重創,雷達天線損壞,還有其他的損傷,所以,原本的計劃改變,破交戰爭交由歐根親王去執行,而脾斯麥則趕往維西教廷的比斯開灣進行大修,當然了這就是一步步的走向了滅亡。

poi打著哈欠,反正我聽不懂!鳳翔媽媽,我要吃麻薯! 「人人都知道脾斯麥號是鐵血的驕傲,但是區區一艘超級戰列艦能做什麼呢?」這是鳳翔拋出的疑問句。

善於思考的航母就開始模擬了,戰列艦這種海上堡壘的作用是什麼呢?是攻堅力量,但是航速從來不是她們的優勢,雖然脾斯麥號的極限航速能夠達到30節,這已經是巡洋艦級別的速度了。

普通的戰列艦拿命也追不上啊!比如說皇家的大七,羅德尼還有納爾遜,她們的速度,絕對是只能看著脾斯麥揚長而去,而且還無能為力的樣子。

但是,我們需要了解一下當時的形式,鐵血在一戰時期是戰敗國,所以,原本屬於他們的海外殖民地,比如說:東南亞的新幾內亞島還有索羅門群島,哪裡後來給了重櫻,而在哪裡發生了六次所羅門之戰,有不計其數的重櫻和白鷹艦船在哪裡沉沒。

稍微近一些的殖民地,不如東非的盧安達等等,但是那個距離也相對較遠,但是因為一戰的戰敗,導致鐵血的殖民地徹底被其他各國瓜分掉了,而這樣子的操作,直接導致鐵血陷入了孤立狀態,只能依靠本國的經濟來發動強大的戰爭,而不再能夠依靠殖民地輸送血液帶動國內的經濟。

而說到殖民地帶動國內經濟,我們就一定要說一說伊比利亞的兩個航海強國,葡萄牙和西班牙,當時西班牙的寶藏船隊從黃金海岸到加勒比海無處不在,到處都是運載著黃金白銀的西班牙三層甲板帆船。

這些主力木質戰列艦護送著成噸的黃金從世界各地向那片伊比利亞半島駛去,那個時候,威尼斯已經沒落,東方的陸上航線已經徹底被奧斯曼土耳其所割斷,所以,歐洲人開始向大海上尋找前往東方的路。

從這裡,我們就能夠看出來,鐵血在二戰時期,缺少了殖民地的補給之後,他們國內的石油已經不足以支撐艦隊的大規模建造了,畢竟大炮一響,黃金萬兩。而戰艦一開,花錢如水。

這話可一點都沒有說錯,再說打仗哪有不受傷的,你當人人都是雪風嗎?閃避S級,幸運S,萬炮從中過,片彈不沾身,那是做夢,不過雪風作為吳港最後剩餘的一艘完好的驅逐艦,感覺是真的如有神助,真祥瑞也。

而歐根親王也是一艘和祥瑞可以沾邊的船,在丹麥海峽,她們成功的把胡德打爆了之後,開始繞行英吉利群島,走愛爾蘭島的西邊大西洋裡面開始分道揚鑣。

歐根親王,因為完好無損,所以繼續執行所謂的破交戰鬥,也就是破壞白鷹對皇家的海上輸血線路。

當然了還有之前的海盜兩姐妹也在做這樣的事情,還真是難為鐵血的想法了,將那麼多的主力艦隊從北海送到大西洋去打商船,用心良苦啊。

那麼,是否鐵血的這個想法有問題呢?答案是:貌似沒有問題,因為那個時候鐵血的陸軍已經平推掉了整個歐洲,距離統一歐洲只差兩個國家西邊的皇家北邊的北方聯合。

當然了北方聯合,這種戰鬥民族,我們要知道一件事情,老毛子的戰鬥力都是剛剛的,畢竟歷史上去打老毛的所謂的歐洲霸主有幾個有善終了?

所以說牛逼的歐洲霸主,你們統一東歐、西歐、北歐之後,就別想著北方聯盟那塊苦寒之地了,波羅的海的海風還不夠讓你們清醒嗎?真是的,沒事幹,去那個苦逼地方幹嘛?

拿破崙去了,打不了,一般人去了,都扛不住那接近極地的寒風啊!

所以說,明明是地中海氣候,沒事幹別選冬天去波羅的海那種鬼地方的,君不見那個誰誰誰,去了趟瑞典,直接肺病掛掉了嗎?這個意思就是說水土不服,乃是大敵。

總之就是統一了歐洲的陸上就剩兩塊可以打了,那麼打哪裡?幅員遼闊的北方聯盟,還有偏安一隅的皇家群島,而且那個時候鐵血海軍重視程度還不夠,意思就是說,沒有足夠的戰艦頂住皇家艦隊的狂轟濫炸。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皇家艦隊,也許陸軍不行,但是人家的海軍絕對是當時的一大霸主,就算是海上強國重櫻的艦隊實力,也不一定能夠打得過皇家艦隊。

當然了重櫻和皇家想要交戰,簡直是繞了半個地球的戰爭,還是算了吧?

這麼一說,就想到了北方聯合和重櫻的那場海參崴之戰,波羅的海海軍從開拔,到達東南亞,準備和重櫻海軍交戰,這個航行距離問題,意思就是說,他們繞過了半個地球去和傳說中的敵人開始交戰了。

而且當時還有一個比較坑爹的設定,按照國際法規定,交戰國軍艦不得在中立國港口停泊,這一規定給艦隊造成了巨大困難。所謂的巨大困難是什麼意思,俄國是沒有海外殖民地,在非洲還有印度等地是沒有的,那麼意思就是說,整個3萬海里的行程,他們不能在任何非同盟的港口停船修整,而那個時候的設定是:波羅的海海軍繞過非洲好望角再走印度支那,達到東南亞最後前往海參崴。

還有另外一條線,那就是從黑海走蘇伊士運河,然後在印度支那等待繞過好望角的另一個艦隊。

沒有補給、沒有同盟港口,只能依靠盟友的港口臨時停靠,這個意思就是難受,超級難受,航行那麼遠的航程,而且是從極圈繞過赤道的行程,一般的水兵哪裡承受過這樣強度的訓練,簡直是要了老命了。

異族瑾王妃 我們都知道,如果你是東北人,那麼如果不好好休息就到海南島去度假,水土不服是超級正常的事情,更何況如果第一天你還在承受零下度數的折磨,突然過了幾天就變成了三十多度的高溫了,一般人身體不出問題才奇怪呢!

而北方聯合的士兵就是頂著這種,裝備不新,艦艇修整不完全的情況下,去對馬海峽和重櫻的海軍對拼,想一想,突然想為他們默哀。

要知道,經過了劇烈的氣溫變化之後,人是受不了的,船也是受不了的。

當然更重要的事情是,不能夠經常的上岸的話,水手很容易患病,思鄉症、抑鬱症,也許不會出現壞血病,但是精神疾病就很容易得了。 首先,我們要知道這場勞師動眾的戰役是怎麼個情況。

重櫻方面,以逸待勞,不過他們也慫,畢竟,人家可是大boss,來了五六十艘船呢,而他們,滿大滿算只有十幾艘船,這種敵強我弱的局面怎麼打?

這就是開打之前,重櫻方面的思考,怎麼打?是個問題。

當然了,如果各位看到了北方聯合的狀況之後,大概就不會擔心重櫻打不過這種問題了。

首先,重櫻方面,知道了北方聯合會有艦隊開過來,所以他們提前了半年做準備,這半年裡,怎麼準備?

補給、修船,訓練,如果艦船沒辦法增加,那麼就讓人員的訓練程度上來好了,只要把水手的熟練度練滿了,相信也是能夠得到一個打倆的目的的。

所以,那半年裡,重櫻的船員射掉了一半的彈藥儲備,當然了相對而言,北方聯合的水手在幹什麼?

睡覺,對抗天氣變化,對抗惡劣的海上狀況,當然了,還要一個最重大問題,對抗恐重櫻情節。

當時,重櫻的陸軍,舉國之力,一句拿下了北方聯合的陸軍,對北方聯合的水兵信心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他們甚至一度以為,重櫻的艦船已經開到了波羅的海了,而這種惶惶不可終日的行為,也讓他們有些神經過敏了,比如看到外國船就以為是重櫻的艦船,然後開火,砰砰砰!

當然了,這個開火,可是實彈射擊,意思就是說:他們打傷船了,有時候是擊傷了自己家的艦隊船,這個內部矛盾,還是可以容忍的,可是渡過英吉利海峽的時候,他們打上了皇家的漁船,本來嗎,皇家一開始是和重櫻聯盟的,而北方聯合是和自由鳶尾聯合的,這就搞笑了。

所以,人家皇家正好趁機發難,你們不是能嗎?剛好,皇家就說了根據國際法令,你們不可以在中立國的港口停泊,所以,你們玩泥巴去吧,這三萬海里,我才不信,你們不吃不吃,就燒煤就能開過去。

畢竟,那個時候是燒煤的船,這個煤動力的特點不就是開不動嗎?體積大,所以拿什麼來補給?

當時沒有參加議會的沒有一個相信北方聯合的艦隊可以開過著三萬海里去和重櫻打一架,所有人都等著看笑話。

而這個時候,謝天謝地,北方聯合是有自己的盟友的,在歐洲他們有自由鳶尾這個盟友,而在遠東,他們竟然有鐵血這個盟友還真是搞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