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無數陰風怒號,天地日月變色,似乎整個幽冥天,整個天地大道都被幽冥天主惹怒了一般。一道道雷霆炸響,電舞銀蛇,幽冥天中,一片山雨欲來之景。

轟隆!

震天巨響傳來,高天之上,那原本風雲涌動的天穹忽而裂開。萬千混沌之氣滾落而下,隱約間有一道紫色雷霆,泛著混沌氣息,內蘊無盡金色符文,破開虛空而至。

無量混沌之氣,化作混沌瀑流,滾滾而落,所過之處,萬千虛空如同琉璃一般轟然破碎。萬千景緻悉數化為混沌海,天外星空被那混沌瀑流一衝,頓時熄滅大半。

嘩!

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幽冥天主卻是睜開了雙眼,萬千銀光璀璨,一片星辰海緩緩轉動。在其背後,原本散落的白色光羽,忽而直立而起,化為兩道白色天劍,帶著一種無上鋒銳之氣,朝向高天的混沌雷光迎去。

咔嚓!

一陣陣令人倒牙的脆響傳出,白色劍羽與混沌瀑流以及雷霆撞在了一起,億萬虛空破碎。整個幽冥天的高天已然被擊破了大半,無數星辰在那浩瀚波動之下,化為齏粉,剩下的星子也大多殘破。

天日西陲,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的裂隙,在那蒼白的紅日表面蔓延。一種無以言語的枯寂之感撲面而來,無數陰風遮天,吹動混沌,竟然能夠將混沌吹出一個個混沌氣泡。

一方方生機盎然的小世界從那氣泡當中顯化,混沌翻湧,化為陰陽二氣。陽氣上升,濁氣下沉,天地萬物開始呈現,無量生靈開始演化。

呼呼!

陰風肆掠,吹過混沌卻並未停息。那無量黑風也不知從何而來,從虛空當中吹拂而過,又將那混沌當中無數小千世界化為齏粉。

嗡!

幽冥天主身後的白色光羽輪動,化作一片璀璨光幕,擋住陰風與混沌雷霆。腰間兩柄長劍更是早已震動,劍未出鞘,但卻有一道道混沌劍氣飛出,橫擊十方。

萬千大道哀鳴,一道道巨大的虛空裂縫,湮滅一切,橫跨億萬里虛空。血海翻湧,蓮台之下,萬丈巨浪滔天,但卻被那高天之上的波動擊作虛無。

嗚嗚!

正在這時候,一道道鬼哭傳來,從那無限混沌深處,自那塌陷的半邊天宇。無限混沌涌動,隱約間似乎有某種巨大的事物正在飛速靠近。

李天面色蒼白,望著那一切,卻是早已麻木。此時,就連一旁的金蟾亦是露出一種凝重之色,很顯然,這一切並非是幻境那般簡單,更是一種藥師如來對於自身大道的演繹。

吼!

一聲獸吼傳來,李天只覺得自己的神魂竟然欲要離體而去一般,感受到一種浩蕩波動從那混沌天外傳來。

一隻巨大的黑色獸爪便從那翻湧的混沌當中探出,帶著萬千紫黑二色雷光,朝向那高天上的血蓮抓去。

無法形容那是一隻怎樣的手掌,似人似獸,帶著一種令人悚然的氣息波動。漲滿了整個虛空,令人無法想象那混沌之外的本體是如何巨大。

轟!

似乎感受到了威脅,幽冥天主鬚髮倒豎,清秀的面容之上布滿寒霜。腰間兩柄長劍終於出鞘,劍光璀璨,蓋過漫天日月。

叮叮!

火光四射,無盡虛空如同畫稿一般,被二者的交戰絞碎,混沌之氣四溢,卻難以傷害到交戰雙方絲毫。

而此時的李天,早已面無血色,雖然清楚的知道眼前這一切乃是幻境,但卻感同身受。感覺到自己如同一葉扁舟,在那萬丈波濤之間,隨時可能被淹沒。

啵!

正在這時候,一道血光閃現,漫天禪唱與鬼哭同時大作,整個幽冥天的天宇呈現出兩種截然相反的景緻,一面艷陽高照,一面陰風怒號。

而這一切的卻都以那幽冥天主小腹之上生出的蓮花為界,一道熾盛白光與那血光糾纏在一起,血池之內,血水翻湧,汨汨流淌。

一道巨大的身影從那血池當中走了出來,一身白衣,出塵若雪,身形修長,眉目清秀。看上去,竟然與蓮台之上的幽冥天主有著幾分相似。

吼!

那人影一出現,卻是發出一聲怒吼,抬頭望去,望見了高天之上那一方蓋壓而來的巨掌,眼中精光閃爍。

呼!

陰風怒號,萬丈血海翻湧,無邊黑氣滾滾而來,將那一道人影覆蓋,一種浩蕩威勢顯化,竟然不輸幽冥天主多少。

鏗!

抬手捉住虛空當中飛舞的兩柄長劍,這個從幽冥天主小腹當中出生的生靈,竟然逆天而上,朝向那高天上如同穹廬一般的黑色巨掌攻伐而去。

刷刷!

與此同時,血蓮之上,血池當中,一道道血光迸現,一道道身影顯化而出。追隨著那最初出現之人,朝向高天上而去,一種浩瀚威壓顯化。無數神魔虛影飛舞,一方血色大陣竟然悄然展開。

「那是,修羅一族的七殺絕陣!」

李天瞳孔微縮,卻是認出了那法陣的來歷,因為之前已經不止一次見識過,特別是在被血海殿擺了一道的時候。

「這麼說,這些人,這些人影,都是修羅一族?修羅族的始祖?」

面色發白,李天卻是駭然的望向那高天之上一道道血色人影,此時漫天神魔飛舞。那為首之人手持雙劍,渾身萬丈黑氣蒸騰,竟然如同一個蓋世魔王一般。

嗡!

一道烏光閃爍,那道人影卻是顯化出三頭六臂法相金身,面目猙獰非常,與萬千修羅一同朝向那高天之上的巨爪不斷攻伐。

惹得巨爪的主人怒吼連連,萬道混沌氣息涌動,無量天宇崩裂,那巨爪的主人似乎竟然欲要破開這方世界,完全進入一般。

吧嗒!

正在這時候,一聲輕響傳出,幽冥天主卻是終於直起了身子,腹部的蓮花早已收回,消失不見。萬丈白色聖光衝天,幽冥天主背後兩道光翼輕輕一振,萬道血浪擊天。

嘩!

身形微動,幽冥天主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九天之外,從那三頭六臂的戰神手中接過寶劍,幽冥天主眼中卻是放出陣陣寒光。

啵!

劍光璀璨,如同一汪盈盈秋水,看上去竟然不沾一絲煙火氣息,幽冥天主手中長劍已然遞出。一道青光從虛空當中閃過,一片血光炸開,一聲哀呼從混沌天外傳來,帶著驚怒之意。

那巨大的黑色手掌,在被幽冥天主手中劍光劃過之後,已然受傷。一點點血沫飛濺,落入血海當中,驚起滔天巨浪。

哧哧!

又一道劍光襲來,卻是那黑色戰神手中另一把長劍,散發著晦澀波動穿破虛空。

叮叮!

那隻巨爪接連揮動,卻是與長劍劍氣斗在了一起,而後似乎知道一對二沒有勝算,卻是一聲怒喝,憑空消失不見。

而幽冥天主卻並未追逐,只是這般直直的朝向那混沌天外望了一眼,盤坐在虛空當中。血海之上巨大的蓮台搖動,凌空而上,將其托住。

嗡!

正在這時候,一道淡淡波動閃爍,一片赤色紅光出現在李天二人近前。一片紅蓮業火,包裹著兩朵一大一小蓮花顯化而出…… ?嗡!

一道淡淡的波動傳來,璀璨的虛空當中,一道紅光顯化,一片火光悄然而至,竟然是一朵紅蓮業火,包裹著兩朵蓮花來到近前。~

「這是……」

眼中露出些許訝然之色,李天卻是面色微變,旋即卻是有一種悚然的驚悸從心底升起,令得李天頭皮發麻。

因為,李天看清楚,在那一朵嬌艷的業火紅蓮當中,一道身影顯化而出。渾身籠罩著黑氣,顯化三頭六臂之形,可不正是那高空當中,幽冥天主近前的黑色戰神?

咕咚!

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卻是心中駭然。此時經歷了這諸多幻象,李天哪裡還不清楚,這鎮魔殿當中所鎮之魔,便是那藥師如來由魔入佛之後所斬卻的惡念,魔佛波旬!

此時,那道身影端坐於業火紅蓮之上,卻是雙目緊閉,似乎陷入了沉睡當中。但卻有一種迫人氣息,令得李天神魂戰慄,隱約間似乎有無數屍山血海,緊隨其後而來。

大自在天波旬,那是一個久遠的讓諸天神靈都感到顫慄的人物,其威能如淵如獄。傳說便是連佛門三聖佛之一,橫三世佛之在中央婆娑凈土之主,南無釋迦牟尼如來都感到頭人物。

其強勢絕對不輸諸天之主,絕對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一列人物。後來由魔入佛,更是自斬因果,斬卻魔身,實現了一次蛻變。

難以想象,這需要怎樣的一種大毅力,更需要實力。佛也好,魔也好,都是對道途的探尋,天道之下,三千大道本無高下貴賤。

魔王波旬本已被稱為魔中之魔,乃是萬魔之首,在魔道一途達到了絕巔。而後卻毅然放棄那般道果,轉修佛門**,也同樣成就至高道果。

與佛門創造者須彌天主阿彌陀佛,婆娑凈土之主釋迦牟尼一同,被稱為橫三世佛之東方凈琉璃光世界之主,藥師如來。

此時,見到了魔王波旬的真身,李天卻是生出些許恍惚之感,雖然早有預料,但卻還是感到無比震驚。

如今諸天封禁,離恨天與人間界當中真仙、天神難見。 獵愛遊戲:首席,別玩了! 外界之人,何曾想到,在這降龍遺迹當中,竟然會存在著這樣一位令得諸天戰慄的存在?

嘩!

正在這時候,一聲輕響傳出,那原本一直雙眼緊閉的波旬法身,竟然睜開了雙眼。目光從李天身上掃過,令得李天寒毛直豎,一瞬間似乎覺得自己竟然掉入了無邊地獄一般。

還好那目光只是從李天身上一掃而過,但李天卻覺得似乎經歷了一個世紀一般漫長。不過倒是明顯的感覺到了,那目光當中似乎有些呆板,並無多少靈智的感覺,心中微微有些疑惑。

難倒這只是一道魔王波旬的殘念?或者說波旬的神念早已被藥師如來磨滅?還是說真正的波旬早已隨著諸天神佛一起,被無情歲月斬了一刀。

「你終於來了!」

見得此景,一旁的金蟾卻是忽而開口,眼中帶著些許嘆息之色,望向那業火紅蓮當中,那一道黑色人影。

而似乎認出了金蟾的真實身份,波旬並未有其他舉動,只是這般盤坐在紅蓮之上,沉默無語。

「看來你當初真的被他們算計了。」

輕聲一笑,金蟾卻是再次開口,道:「不過如今我已然歸來,你既然也還未死,從今以後就跟著我吧!」

嗡!

萬道紅光閃爍,那業火紅蓮忽而放出無量仙光,似乎對蛤蟆的話做出回應一樣。那血色蓮台一道閃光,竟然出現在了金蟾身後,似乎真的答應了金蟾要跟隨其一般。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嘿嘿!」

感受到了李天眼中的詫異之色,金蟾卻是輕聲一笑,似乎毫不在意一般,輕聲道:「小子,你想不到的事情多著呢,學著點!」

說罷對著李天一咧嘴,那種譏誚之色,便是瞎子也看得出,卻是令得李天恨得牙痒痒。甚至止不住再次懷疑,這廝究竟是不是金蟾本身?

「好了,既然你已經知曉了修羅族與幽冥天主,這秘境當中的造化也就沒有比之更大的了。」

微微一笑,金蟾卻是現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態,一臉老神在在,手掐印訣。巨大的蛙嘴一開一合,發出一個個古怪的音節,晦澀難懂。

隨著其念咒,一種古怪氣息瀰漫開來,一道道空間漣漪蕩漾,席捲十方。高天之上,四周虛空,與原本如同真實一般存在的幽冥天,竟然如同畫稿一般轟然破碎。

裂帛之聲傳響,令得李天愕然。真實與夢幻之間,有時候真的很難分清楚,親眼所見,親耳所聽,皆不一定會為真。

古時有那讀書人,路遇狐仙,被狐仙美貌所迷,住在山間仙府,不知歸去。過了半月方才想起要回家,於是返家,卻發現已經過了三年。

又有那南柯太守,大夢一場,在夢中享盡榮華富貴,經曆數十載人生,醒來之後,不過是一場黃粱美夢。

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誰又分得清楚?佛家所言夢幻空花,莊子所謂「人生如霧亦如夢,緣起緣滅還自在」,便是此謂。

究竟是莊周夢中化蝶,還是蝴蝶化作了莊周,這世界本身就存在著種種的悖論。就好像「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一瞬間的轉身,即是一個輪迴!

所以我們才會在回看種種的時候,有著一種恍如隔世之感,哪怕那件事情就發生在眼前當下。

而同樣,在李天心底,那幽冥天中種種景緻,分明就是真實發生過。因為李天還記得,那幽冥天主最後那一不經意的回眸,分明是在億萬載輪迴的過去時空,與李天四目相接。

嘩!

隨著金蟾手中印訣,整個眼前的世界,開始崩裂,如同畫稿一般轟然破碎。萬道白色霧靄飄蕩,萬般景緻便脆弱的消失不見。包括那高天之上,曾令得李天駭然的億萬修羅與幽冥天主。

「看來當初藥師佛這個傢伙對於修羅一族還是多有牽挂啊。」

輕聲一嘆,金蟾卻是拿一雙燈泡眼瞥了一眼近旁的李天,咧嘴笑道:「可惜最後卻便宜了你這小子。」

轟!

話語間,無盡霧氣翻湧,陣陣巨響傳來,李天卻是忽而感到腳下一空,便不由自主的朝向下方墜落而去。

幸得金蟾身後的魔佛波旬出手,一朵碩大血色蓮台,將李天接住,而後朝向下方一處血色高台飄落而下。

「那是,通天之門!」

李天見此,卻是瞳孔微縮,一眼望見了那高台之上血色的祭壇與門戶。因為在昆崙山上曾見過一個一模一樣的巨大石門,李天自是載熟悉不過。

「正是此物!」

懷裡抱著那稚嫩的天府玉蓮,金蟾卻是咧嘴一笑,眼中露出些許喜色。

「這麼多年過去了,可還能用?」

眼中露出些許疑惑之神色,李天卻是不像金蟾這般樂觀,因為早已聽說,離恨天中曾有著不止一處通天之門。

但經歷了大劫之後,卻都早已被封印,無法聯通諸天。也正是如此,離恨天中萬族才會瘋狂的尋找一切可以超脫這個牢籠的辦法。

大明之崛起1646 這降龍遺迹雖然說是秘境,當中法則也自成一界,但說起來卻很可能是被封印在離恨天當中的一個小千世界。通天之門是否不受離恨天封印的影響,是否還能聯通諸天,卻是個未知數。

「嘿嘿,有本大人在,那些都不是問題!」

聞得李天之言,金蟾卻是拍著胸脯,一臉自信之色。望向那下方的巨大祭壇,眼中帶著些許笑意。

啵!

巨大的血色蓮台落地,卻是化為一朵血色蓮花,沒入了魔王波旬的眉心。這根黑色木頭,從見面之後,就一直跟在金蟾身後,看來卻是真的成了金蟾的跟班。

李天眼中閃過些許訝然之色,卻是搖了搖頭,轉身朝向一旁的通天之門而去。或許是因為保存在這秘境當中,沒有經過風吹雨打。經歷了億萬載歲月,這通天之門卻是依舊完好無比。

那巨大的門柱,也不知是何種材質鑄成,閃爍著異樣的烏光,有一種天然道韻圍繞。從氣息上看去,卻是與昆崙山的通天之門迥異。

而一旁的金蟾卻是並不在意,反而站在那祭壇之上鼓搗起來。不時的用手中木杖擊打著那祭壇之上的陣紋,神色肅然,似乎在推算確認著什麼。

嗡!

隨著金蟾的敲打,那原本一片沉寂的祭壇,竟然開始發出光亮。萬道血光閃耀,隱約間似乎有一座佛陀虛影,一朵血色蓮台輕輕搖曳。

「嘿嘿,我就知道!」

輕聲奸笑,金蟾卻是露出一臉果然如此之色,而後轉頭對著一旁的李天開口道:「小子,你不是想要離開離恨天?」

「怎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