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一步步向二人殺去。

很快,江寂塵成功靠近一人。

「混沌一刀斬!」

近身之下,江寂塵直接激發沉岳的特有技能,斬落在這一名守城者的身上。

噗!

這一名守城者,當場被江寂塵拍滅,化成一片肉泥,散落四方。

但還有一名,此時卻已從江寂塵身後襲殺而至。

這攻擊,讓江寂塵感受到了生死的威脅。

原來,對方也是有預謀的。

以其中一人為誘餌,讓江寂塵殺死。

另一人,則從身後給他致命絕殺的一擊。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果然夠狠!

可惜,他面對的是自己,又豈能會讓守城者有成功的機會?

這一瞬之間,江寂塵直接以身為器,也生生的用後背向後撞擊過去。 超然突破的神王體五重境,那是何等的強悍?

轟!

守城者自然認為必殺的一擊,落在江寂塵的身上。

但讓他深感意外的是,這一擊,只能讓江寂塵受傷。

本來,他以為這一擊之後,可以把江寂塵的肉身打爆。

結果,江寂塵全身只出現了裂痕,口中吐了幾口血。

確實是受重創!

但這種傷,對於江寂塵而言,實在不算什麼。

修鍊打開的四道命泉,便已經讓他的生命之能浩瀚如海,更是源源不斷。

再加上,、!

不二婚途:首席追妻要給力 只要不死,江寂塵這點傷,絕對只是在瞬息之間便可以恢復如初。

何況,經過神王雷劫,江寂塵的已經突破至第七輪迴。

畢竟,神王劫下,江寂塵也是由死還生,藉此契機而突破了。

所以,受此一擊,江寂塵幾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依舊無比生猛的出手。

這一次以身為器,撞擊在守城者的身上,直接將他撞得靈力潰散,無法凝聚。

而江寂塵手中早已握住了禁忌匕首。

噗!

幾乎沒有了任何的懸念,守城者被剖滅,血水染空。

斬滅守城者,江寂塵沒有一絲的停留,直接踏入第九城中。

「無敵超然突破者,很好!」

「但你的境界太低,所以,哪怕你能同階無敵,依舊遠遠的不夠。」

超然之城中,一名瘦小的白髮老頭開口說道。

他就是超然之城的城主。

「為何這麼說?境界終是可以追上的!」

江寂塵卻不同意超然城主的說話,開口應道。

「你想的太簡單,若是你們同為超然者,對方修道千萬年,已走至了極境,你如何追上?」

「不要忘了,境界修行,越到後面,越難突破,耗時越長。」

「也許,你在神王境只耗時百年就可以踏入帝者境,但若想從帝者境踏入大帝境,那或許就需要一千年了,這已是極快的速度了。」

「而再從大帝進入天帝,機緣好的話,可能一萬年,但若是機緣不好,無法堪破,恐怕十萬年也未必能突破。」

慕先生的小女僕 trymad1(‘gad2’);catch(ex)「之後,還祖帝,及更高的境界,你又該如何?」

「他們會給你這麼多的時間么?」

超然城主一席話,震醒了江寂塵,驚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一直以來,江寂塵會覺得自己進境足夠的驚人恐怖了。

總以為,只要給他時間,便可以成就無敵至尊。

但如超然城主所言,對手會給他這樣的成長時間么?

江寂塵神色凝重起來,對著超然城主恭敬一拜,虛心地開口道:「請前輩賜教!」

超然城主對江寂塵的態度點點頭!

他從江寂塵的身上,看不到其他天才的傲慢之意。

他總能時刻保持著清醒,對自己的心態作出適當的調整,不至於在漫漫無盡的大道途中,迷失自己。

超然城主開口道:「你天份、機緣、心志,都不缺,你現在最缺的是時間。」

「所以,你需要的是如何把時間追回。」

「如果如此按部就班的修行下去,你恐怕沒有成長起來,便已經被對手扼殺了,人族的希望也就此破滅。」

江寂塵對超然城主的話深以為然,他開口問道:「那麼,我需要如何追回時間?」

江寂塵直接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超然城主是一名超然的九重圓滿境帝者!

不過,他體內似乎有封印,力量被壓制著,不能釋放出來。

彷彿是看出了江寂塵的疑惑,超然城主道:「事實上,我的巔峰境界應該是超然天帝巔峰之境。但因為封印的月太久遠,修為早已經流失殆盡,便是肉身,都已經腐朽。」

「所以,哪怕覺醒過來,我也只能動用帝者一重境的修為,若不然,道身無法承受,早已灰飛煙滅了。」

「也即是說,天異皇分身若殺來,我已然不敵。」

「但幸好你的神王雷劫把他的分身滅掉了,若不然,太古九秘真的要保不住了。」

「而你若要追回時間,就與太古九秘有關,需把太古九秘悟透!」

超然城主的話,讓江寂塵內心震動。

對方活過了無盡的歲月,見識自然驚世無比。

所以,對方說的必定是事實。

trymad1(‘gad2’);catch(ex)追回時間,與太古九秘有關。

江寂塵問道:「那我該如何做?」

超然城主有耐心的指點道:「太古九秘,人若能悟透太古第八秘歲月長河,便可以看到歲月長河的上游!」

「而只要你想辦法到達到歲月長河上游,也即是回到了過去的歲月,如此修行,你便有可能追回一些時間。」

「當然,至於如何回到過往歲月,我也不懂,這需要你去領悟,我只能提供一個方向給你。」

「最後,我就傳你太古九秘的最後一秘,超然之道!」

「此道傳出,我即消亡。」

「另外,這裡有一條古道,可以直達第七重天世界。」

超然城主說完話,便凝出一縷光點,點入江寂塵的眉心處。

隨後,江寂塵的神念之中出現了第九道封印之光。

而超然城城主則身體冒出白光,最後化作虛無,消散天地間。

而且,超然之城也在崩解。

江寂塵沒有一絲的猶豫,繼續向前,沿古道前進。

而在超然之城后,果然有一條古道,通向無盡深空處。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江寂塵開始獨自一人在古道上前進。

這條古道,只是漫長無盡,但並沒有危險。

所以,江寂塵只讓寶船戰舟沿著這條漫長的古道前進。

而他自己,則盤腿坐在寶船戰舟上,進入修行、感悟的狀態之中。

這一路走來,他收穫太多了,遠不止太古九秘那麼簡單。

而且,他現在是神王五重圓滿境,可以解開太古九秘中的第一秘封印,可以進行修行、參悟。

當然,太古九秘,哪怕只是第一秘,也必然深奧到極點,不是那麼容易領悟。

但現在這條古道,漫漫無盡,彷彿沒有盡頭,也不知道要走多少年?

霸氣孃親不好追 所以,江寂塵有的是時間。

而江寂塵在這一條古道上一走,便走了十多年。

待他從修行感悟中醒來時,古道已盡,出現了一道空間傳送門。 這一段路,竟然走了十多年!

哪怕擁有低級寶船飛舟,依舊要耗去這麼多的時間。

所以,虛空漫遊,根本是一個沒有終點的旅途。

這天宇之中,有諸天萬界,各種文明,各種修道,要成為天宇之中最強,實是難到極致。

江寂塵沒有發出更多的感嘆,他直接踏入空間傳送陣中。

嗡!

空間傳送陣亮起,下一刻,他便出現在了一片陌生的天地環境中。

「第七重天!」

雖然有些陌生,但前世也到過第七重天,他能感受到這裡的規則正是七重天世界。

與此同時,噬毒珠空間一陣顫動,一道道身影浮現。

楊雪瑤、藍靈萱、海媚仙子、翟心雨、麗莎等人終於可以現身。

之前,噬毒珠一直被壓制,無法開啟。

而這一壓制,便是近三十年的時間!

「呼,終於可以出來,差點悶壞了!」

楊雪瑤開口說道。

她一如從前一般的美麗驚人。

但她的話,顯然有些誇張了。

對於修士而言,三十年根本不算什麼,只是一個簡單的閉關,便可以瞬息即過。

「嘻嘻,雪瑤姐姐,哪有這麼誇張,噬毒珠空間現在已經大變樣子,方圓五百里,已經如真實世界無異了!」

藍靈萱開口道。

聽到藍靈萱的話,江寂塵的神念進入噬毒珠空間中。

果然發現,噬毒珠空間發生了大變樣。

結過近三十年的改造、進化,噬毒珠之中真的出現了一片世界。

這世界雖然還很低級,但已經適合凡人居住了。

而且,繼續進化下去,遲早會成為修鍊聖地。

至於世界的中心,江寂塵的庭院之處,則因為有聚靈大陣,再加上不斷地投入神晶。

這方圓數十里,倒是與真正的修鍊聖地無異。

總之,神王境在修士在此閉關,不成問題。

海媚仙子出現,她則是四處觀看環境。

「這裡是第七重天世界,不知道天決賽有沒有結束?」

海媚仙子忽然開口說道。

他們現在身處在一處荒山之中。

但天空之上,有七輪明月,便說明這裡是第七重天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