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突然有人捏碎了牌子,然後就消失了。

「先熟悉與了解后再說,反正都在一座城,我們想見面應該不能,到時大家互相照應。」

方昊天也捏碎了牌子,被送走了。

他被送到了一個大院子中。

「陣法守護?」

方昊天一出現在院中便察覺到大院有陣法守護,但守護力量並不大,對終極境的人無效。

「主人好。」

院中還有四個人,兩男兩女。

這些人的神情,說話語氣等,都跟守門人差不多。

方昊天突然心裡一動,問道:「你們都是傀儡?」

「是的,主人,我們就是你的傀仆。」其中一男子出聲介紹,道,「我是傀一,他是傀二、傀三、傀四。」

四位傀仆,竟然只是簡單的一二三四來分別。

方昊天倒也不在意,他知道誰是誰就行了。

傀一樣子有點福態,真像是一個管家,傀二體形傀梧,像護院。

傀三和傀四就是兩個女的,衣著等等像廚娘,應該是負責方昊天的飲食了。

「主人,你需要熟讀這個。」傀一將一塊小牌子遞給方昊天,「只需要輸入仙氣便可以閱讀其中的內容。」

方昊天接過來,將仙氣輸進去后玉牌便浮現起一段段文字。

「這樣的話倒是好辦法,到來這裡的人都不能偷懶啊……」

方昊天記憶力驚人,很快就將玉牌的內容看完。

史上最後一隻龍 玉牌的內容介紹的是九月城的一些情況以及一些注意事項。

在九月城,人類都是強者,平時生活起居都由傀仆來打理。

傀仆和居住地都是由城主府來提供,但不是免費的。

想在九月城過的舒適一點,唯一的辦法就是領取任務或是參加任務招募去斬殺域外邪魔或是生擒域外邪魔,任務完成後就會獲得貢獻點,然後再憑貢獻點獲得相應的生活物資與等次。

任務的難度越高,斬殺或是生擒的域外邪魔實力就越強,獲得的貢獻點就越高。

如何領取任務有一個專門的任務殿,其中有詳細的規則,去領取任務或是參加任務招募時就知道。

本來這裡都需要貢獻點才能生活,但城主府對新來的人都會有優待。

從別的世界送來的新人,城主府都按最低級的生活水平免費提借供,算是給一年時間來適應。

四個傀仆,一座院子,這就是最低級的生活水平。

一年後,方昊天就得用貢獻點來續或是換取更大的居住地、更多的傀仆、更多的生活物資,就連修鍊的資源都可以用貢獻點來換。

說白了,貢獻點就等於這裡的錢,貢獻點越多,你的生活就越高,所獲得的資源就越多越好。

「多勞多得,鼓勵對付域外邪魔……」

方昊天停止輸送仙氣,玉牌不再有文字出現。

伸手端起傀四沏的茶水。

很澀,絕對是方昊天喝過最難喝的茶水了。

但他現在已經知道在這裡物資極期短缺,特別是三大人城中最窮實力最低的九月城,他能夠免費喝到這種茶水算是很不錯了。

「我出去走走。」方昊天放下茶杯站了起來,「你們不用跟著。」

雖然從玉牌中對九月城有了一定的了解,而且他也可以用靈魂感應力探查,但他還是想出去走走。

不管他的靈魂感應力有多強大,他還是覺得親眼看看會更真實。

出了大院,是一條三米寬千米長的巷子,出了巷子是一條十米寬的街道。

十米寬街,是九月城最小的窄的街道,而這一帶,也是九月城中最低級最窮的地區。

他站在街道上,往來的人並不多,看到他的人也很自然多看幾眼,似乎知道他是新來的。

方昊天抬頭朝城中心的地方看去,那個地方的靈氣最為充足,而那裡正是城主府的地方,也是城中實力最強大貢獻點最多的人。

從這個區域開始,越接近中心點靈氣就越足。

也就是說,九月城的靈氣以城主府為中心點,四周慢慢擴散,越外圍就越淡,居住的人實力也是最低或是獲得貢獻點最少的人。

雖然貢獻點的多少跟實力的正比並非絕對,但有很大部份確實由實力來決定貢獻點。

實力不足,如何能斬殺或是生擒更多更強大的域外邪魔?

方昊天轉身,朝北城門方向看去。

他住的地方距離北城門算是很近了,但也有一千里的距離。

目光能及的城外虛空,混沌一片,如同灰霧籠罩。

在仙魔走廊,人族只有三座城,三足鼎立,九月城在東南角。

雖然九月城是三城實力最低,卻也是三座城最安全的一座,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經過這個區域的域外邪魔也是實力最低的。

「古博前輩又帶隊出去了……能跟著古博前輩出去的人真好。」

街道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一群人,目測人數過百,一個經過方昊天身邊的男子突然停下來,很是羨慕的樣子。

「古博?」

方昊天看向那一群人的當先之人。

玉牌資料中的九月城一些名人介紹中,其中就有古博的名字。

古博是九月城二十八名虛空神中的其中一員,實力排名二十六,算是虛空神中的墊底。

但不管怎麼樣,虛空神是九月城最強大的強者,古博能成為其中一員,足夠讓他成為九月城的名人,是許多人想追隨的強者了。

越強大的人令取任務然後進行招募隊員,招募到的隊員就會越多實力也會越高。

任務完成後,發起任務招募進行組隊,一個隊伍人數最多一百人,發起任務招募者便是隊長。任務完成後獲得的貢獻點一半歸隊長,餘下的一半就由隊長按照完成任務過程中每個隊員的表現來分貢獻點。

當然,如果隊員同意的話,隊長也可以將貢獻點平均分給隊員。

「這傢伙很面生,新來的?」

古博帶人走近時,有人看到方昊天時出聲問。

方昊天對這些人都有足夠的尊敬。

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是為人族貢獻的英雄。

方昊天坦然回答說自己今年剛來的,來自迦樓界高庸城。

「你是高庸城的?」

古博突然停下來。

總裁的危情女人 方昊天看到大家看他的目光好像都有點不一樣,其中一些人的眼中竟然還多了一份尊敬。

但這份尊敬並非是因為方昊天,而是因為高庸城,又或是因為一個跟高庸城有關係的人。

嗖!

古博突然站在了方昊天的面前,道:「我叫古博,以後我招募的時候你如果想加入,我會優先接受你。」

「謝謝前輩。」方昊天趕緊道謝。

有人發起招募,但不是什麼人都接受加入。

實力越強大的人發起的招募,想加入的人越多,挑選隊員自然就越嚴格,加入的難度自然就越大了。

隊伍中還有好些人也出聲,其中那七個來自迦樓界的人更是表示任務回來後過來找方昊天喝酒。

方昊天對古博等人的熱情很感動,同時也很疑惑。

古博看出方昊天的疑惑,便道:「我們都受過樓煌大哥的恩,他跟我們說過他就是高庸城的人。」

「樓煌前輩?」 輪迴千年之淚 方昊天聽到這個名字頓時激動,急急問道,「樓煌前輩沒死?」

古博眉頭微皺:「你怎麼回事?樓煌大哥只是失蹤,誰說他死了?」

方昊天趕緊將樓家因為樓煌的死訊而差點被滅族的事說出來。 接下來的打鬥中,東方玉卿顯然是加重了手下的力道,招招狠戾,且招招往楚銀南的臉頰上招呼。

楚銀南暗自吃驚,這東方玉卿的體力還真是強悍,都打了這麼久怎麼也不見疲憊呢?

他說得口乾舌燥的,把秦菲氣得半死,卻不見東方玉卿惱羞成怒,總覺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多少還是有些心理落差的。

看到楚銀南的眼眶上又挨了一拳,秦菲尖叫著,「老公,加油!把楚銀南揍成豬頭……」

楚銀南悶哼出聲,氣急敗壞道,「秦菲,昨晚你還誇過我厲害的……這才過去一夜,怎麼這麼快就移情別戀了呢?」

這次不等秦菲咒罵,東方玉卿就突然呵斥道,「你給老子閉嘴!」

接下來楚銀南就是想逞一時口舌之快,也不敢掉以輕心,畢竟東方玉卿是越打越來勁,在氣勢上足以碾壓自己了。

大約一個小時后,黑狐被郁林俊揍得接連敗退。

楚銀南跟東方玉卿打鬥的速度也明顯慢了下來。

秦菲焦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可她偏偏不敢說話,生怕東方玉卿會分神,而被楚銀南那個陰險小人給偷襲了。

「不好,少爺又被揍了一拳,臉蛋腫得慘不忍睹……」

「謝天謝地,少爺這一腳厲害,直接踢在東方玉卿肋骨上了……我家少爺屬於低調型的。」

秦菲看中年女人表情豐富,心裡擔心東方玉卿會受傷。

不知道東方玉卿是不是故意的,一拳拳都往楚銀南的臉上招呼。

所以秦菲望過去時,某人一張臉青紫交加,還帶著浮腫……不止如此,右眼眶上也挨了一拳,此刻像極了獨眼的大熊貓。

還沒欣賞完,楚銀南的嘴角又挨了一拳,即刻就出了血。

大概是打急眼了,楚銀南眼底燃燒起熊熊烈火,歇斯底里的吼道:「東方玉卿,本少要殺了你,你的女人也終究會是我的!但凡是你看重的東西,我都會佔為己有!」

又過了幾招,東方玉卿突然停止了攻擊,就那樣沉默的站著。

他的白襯衫已經凌亂不堪,臉上雖然看不出什麼明顯的傷痕,但是一張臉卻有些不正常,異常慘白!

秦菲心下一緊,脫口而出,「東方玉卿,別打了,我們回家。」

東方玉卿沒有回應秦菲,依舊冷冷的盯著楚銀南,「知道你現在這幅尊榮,像什麼嗎?」

「……」楚銀南直覺東方玉卿後面的話很不好聽,凝眉阻止道,「閉嘴!」

東方玉卿卻突然笑了,「像極了豬頭!」

楚銀南頓時怒了,恨不得衝上去跟東方玉卿同歸於盡。

看來還是他掉以輕心了,以為東方玉卿就是個愛在女人面前逞匹夫之勇的花架子,不成想居然跟他旗鼓相當。

倘若他之前沒有受過傷的話,說不定能跟東方玉卿打成平手,可如今純粹就是被動地挨揍。

東方玉卿這個混蛋,也忒腹黑了。

分明半個小時之前,他就可以速戰速決的,可偏偏又在那裡消耗著彼此的體力。

東方玉卿勾起唇角,「怎麼,你不信的話,可以去照照鏡子。」

楚銀南目露凶光,再好的修養也不能讓他冷靜下來。

如果是平時,楚銀南呈現出這種表情的話,旁邊的人定然會倍感壓力山大的,可此時用他那張豬頭臉做出來,眾人只覺得滑稽可笑。

楚銀男喘著粗氣,目不轉睛的盯著東方玉卿,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也突兀的笑出了聲音。

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星辰 「東方玉卿,你就別在爺面前逞能了!你現在的情況也不見得比我好多少……我的傷掛在臉上,雖然不好看,但至多養兩天就好了。可你一身內傷,不躺個十天半個月恐怕都下不了床,更是伺候不了我家寶貝兒。」

東方玉卿冷笑一聲,「爺不需要你操心!」

楚銀南又陰險的笑了幾聲。

不遠處的秦菲,聽的是膽戰心驚。

楚銀南那個豬頭,簡直是厚顏無恥,張嘴就是跑火車,確實符合他的人設!

秦菲仔細觀察著東方玉卿的身體,寧可相信楚銀南說的內傷是真的,也不能拿他的身體開玩笑。

不過怎麼說呢,秦菲覺得楚銀南不像是在危言聳聽,東方玉卿的臉色確實不太好。

「阿豪,你不想事態繼續惡化的話,就站著別動!」

「嫂子,你要幹嗎?」東方豪宇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沒事,我擔心你哥受了內傷,無論如何你別插手就行!」

不等東方豪宇想明白,就看到她突然沖了過去。

東方豪宇出於本能地追了過去,卻又頓住了腳步。

秦菲說的沒錯,她一個人過去,楚銀南興許不會發號施令。但若是換作其他人過去拉架,說不定單打獨鬥會演變成群毆,那麼性質就變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