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紡寶小祖宗:【不可以發句號,要忍住】

紡寶男朋友:「我要開車了,別給我發了。」

紡寶小祖宗:【不可以發句號,要忍住】

發完最後一條,剛好老闆叫她:「小周。」

小周把手機揣兜里:「來了!」

江織在去火車站的路上接到了喬南楚的電話。

「彭先知的兒子回國了。」

彭先知是駱家那場大火的縱火『兇手』,當年大火后不到一天,彭先知就去警局自首了,已經在獄中服刑了八年。

江織一隻手握方向盤,一隻手戴藍牙耳機:「什麼時候?」

喬南楚:「上周。」

先婚後愛:落跑嬌妻有點甜 車開得飛快,車窗沒關,將江織額前的短髮吹得凌亂:「他有沒有跟駱家人聯繫?」

「聯繫了駱常德。」喬南楚懶洋洋的調,「你贊同你之前的猜測,彭先知應該是替罪羊,駱家那場大火,十有八九是姓駱的放的。」

就是不知道是哪個姓駱的。

喬南楚估摸著:「彭先知的兒子手裡應該有點什麼。」

江織拐了彎,開上了國道,踩了油門加速:「管他是什麼,搶了再說。」

喬南楚聽得見那邊的風聲:「你在開車?」

「嗯。」

這傢伙開車跟漂移似的。

喬南楚說他:「趕著投胎呢,你丫的開慢點兒。」

江織把車窗關上:「不說了,我先去幫周徐紡卸貨。」

「卸什麼貨?」

「你不用知道。」

說完,江織掛電話了。

這邊剛好,喬南楚的手機又有電話打進來,備註就存了兩個字——張2,他有個同事,也姓張,存了張1。

張子襲的號他就順手存了個張2。

她先開口,聲音輕柔:「是我。」

喬南楚還在情報科,電腦開著,屏幕里是一張照片,年輕的女孩穿著警服,胸前佩戴了警徽。

「維修費出來了?」他漫不經心地問著。

張子襲答:「嗯,能見一面嗎?」

「還有別的事?」手裡的筆敲著桌子,噠噠地響著,他目光很淡,看著電腦里的照片。

「我明天的飛機,要回總公司,走之前想同你道個別。」或許,不會再回來了。

不打自招。

這下可以確定了,第三個字元不是2,是Z。

喬南楚把屏幕上的資料關了,起身:「地點和時間你定。」 「叮,恭喜宿主獲得皇帝陛下的刮目相看,獎勵抽獎機會一次。」

竟然就這樣,就搞定了皇帝陛下,還真是容易啊。

黎天心中暗喜,加上九皇子的一次,自己現在已經有兩次抽獎機會,他突然有些期待早朝趕緊結束,好看看自己能抽得到什麼物品。

那就先解決了這張家再說。

然而,還不等黎天開口,系統提示再次傳來。

「叮,恭喜宿主損人利己成功,不得不說,宿主再次刷新了系統記錄,您的一個眼神,便讓眾人感覺膽寒,同時還能完成皇帝陛下認可的任務,這絕逼是既損人又利己,特獎勵經驗值200點。」

「叮,恭喜宿主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621級,化道師一重天。」

屬性欄自動打開。

「宿主:黎天」

「積分:400」

「等級:621(化道師一重天)」

「輔助職業:若干(不可使用)」

「技能:」

「被動技能:若干(不可使用)」

「主動技能:若干(不可使用)」

「背包:二十格(不可使用)。」

「物品:若干(不可使用)。」

「靈石:0」

「裝備:若干(不可使用)。」

「復活材料:0/36(擁有線索:星魂草)」

「奪舍任務:4/12」

「抽獎機會:2」

「系統異變:2/3(可異變系統,損人利己系統。)」

「隨機系統數:3/3」

「等級匹配系統:損人利己系統系統」

「配偶匹配系統:復活系統。」

「輔助系統:奪舍重生系統。」

等級提升問題完成了五分之一,這才多長時間,黎天都感覺自己比以前更加牛逼了。

就這個速度,說不好他一天就飛升了。

「唉,沒辦法,誰叫我損人利己的天賦太高,這個系統如果能不換,那我絕對可以在一年內飛升到三十三重天。」

黎天習慣性陷入自己的世界,卻把那張家家主看的直冒冷汗。

他已經知道黎天要說什麼,也大致想到了結果,可是這種等待,實在不是人能忍受的了的。

「噗通!」

張家主在黎天的眼神下,直接跪了,黎天也因此醒悟過來,自己竟然在關鍵時刻走神了。

不應該啊,實在是不應該。

這是對本王,本影聖演技的侮辱,本王必須做點什麼。

要看黎天就要開口了,張家主如何能給他機會,連忙快速的說道。

「陛下,我張家也負責了十幾個靈石礦的開採工作,現在因為人手不足,無力開採,希望國家能夠接收。」

額,黎天頓時閉嘴了。

這還讓自己怎麼發揮,都已經不戰而屈人之兵了,還用開口嗎。

轉念一想,黎天又笑了。

不錯,自己這演技絕對超過影聖,應該叫影神。

看看,自己只是一個眼神,就讓皇帝陛下刮目相看,而造成這個結果的,還只是半個眼神。

另外半個眼神,直接拿下一個家主。

唉,成為了影神的存在,還真是寂寞啊。

無敵是真心太寂寞。

算了,我還是繼續等待出手時機吧。

黎天這邊已經打好主意,只要有大臣站出來,自己就出來搞事情,可是,從張家靈石礦脈被收之後,再無一人開口說話。

這下就尷尬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連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都有些無奈了。

自己這個從小到大一無是處,膽小怕事的兒子,竟然能讓整個大明帝國的大臣噤若寒蟬。

連他都有些覺得不可思議。

又過了一會,皇帝陛下知道不能這樣下去了,如果因此耽誤了國事,那就不好了。

於是他看著黎天開口說道。

「平王,永安王即將冊封,你這個做哥哥也是有過經驗的,就帶他一起下去吧,把該注意的地方都和他說一說,今日的早朝特許你們不用上,下去吧。」

還能這麼玩!

黎天表示不想離開啊。

獨寵萌妻 這麼好的升級機會,怎麼能離開,離開了大殿,自己還怎麼升級。

只是看著皇帝陛下那個樣子,已經是金口玉言,不能更改了。

看著暗自緊張的大臣們,黎天突然釋然。

沒什麼的,不就是今日不上早朝了嗎,我明天還能繼續啊,只要我還在皇宮,這早朝,我就必須要上。

他目光巡視了一周,將眾人的神色全部看在眼中。

突然,他笑了起來。

「兒臣遵旨。」

黎天的話讓在場的眾人剛剛鬆了一口氣,就聽他繼續說道。

「以前兒臣都不知道早朝這麼有意思,今後兒臣每天都會來的,兒臣告退。」

「叮,恭喜宿主損人利己成功,您的一句話,嚇壞了太多人,又讓陛下對你的好感度增加,至於增加多少,沒有好感度系統,無法判斷,反正增加了,既損人又利己,獎勵經驗值100點。」

「叮,恭喜宿主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622級,化道師二重天。」

這幫小心眼的傢伙。

等著小爺,明日小爺再來找你們刷經驗升級。

這滿朝文武,如果知道黎天之所以這麼處心積慮的算計他們,只是為了升級,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

黎天也不管這些了,他知道皇帝陛下讓他離開,不是為了教九皇子,該注意的東西,自然有專業的人管。

「六哥,小弟第一次發現,你竟然是這樣的六哥,不如以後小弟就跟你混吧。」

一出武德殿,九皇子就朱青安便高興的說道。

黎天正準備秀一下自己的優越感,突然就聽到武德殿內,一個聲音慷慨激昂的傳來。

「陛下,臣有事啟奏,老臣認為平王殿下已經自立王府,不應該繼續住在宮裡,作為我大明帝國的皇子,應該擁有獨當一面的勇氣和實力。」

這彷彿就是一個引子,接二連三跳出了一堆大臣。

「老臣附議,平王殿下應該搬出皇宮。」

「臣等附議,臣認為平王殿下天縱之資,應該去封地,定能將封地搭理的井井有條。」

………………

黎天嘴角抽搐,這些老不要臉的,再看看自己這個單純的九弟,心裡略微有些安慰。

「小九啊,我答應你,以後…………」

「六哥,你說什麼,對了弟弟我還要去宗人府辦到,以後請六哥喝酒。」

…………………… 下午兩點,江織開車到了帝都東站,火車站人流太多,不好找人,他在附近找了一圈,才在一群卸貨的大老粗里找到周徐紡。

她手裡搬了三箱東西,看到他,騰出一隻手來,沖他揮手:「江織!江織!」

她以前不愛笑,也不會笑。

現在見到他就笑,帶著口罩,笑從眼裡跑出來,傻裡傻氣、又懵里懵懂的。

江織把口罩戴上,走過去:「給我。」

她抱著箱子不撒手,堅決地搖頭:「你怎麼能幹重活,你不能!」箱子都是木頭箱子,裡面裝的是燈飾,她輕放下一箱在地上,拍拍箱子,示意江織坐上面,「你坐在這兒等我。」

她抬頭看看,有太陽呀,要不要去買個防晒霜?不能讓太陽曬壞了江織嬌嫩的皮膚。

「周徐紡。」

他不坐,他反而有點生氣了:「又不聽我話了是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