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一片混亂不堪。

「可憐我北辰國,又要遭受一次重創。」瀾王看著人群,不僅悲從中來,「可惜,世間已無第二個靈神女。」

「世間是沒有第二個靈神女,但是有我。」百里清堅定的眼神看著瀾王,「有我在,北辰國一定會沒事。」

「清兒,你到底是什麼人?」瀾王迷惑了,似乎越來越看不透她,離她越來越遠了,「你身上的力量,除了大祭司與聖女,本王只見靈神女使用過。」

「此時說來話長,瀾王,你老實說,有沒有辦法能救人?」

她現在擔心的,不過是北辰國百姓的安慰。

「十幾年前本王已經不記得了,你得問皇兄!」

「姑娘,趕緊撤,追來了。」三秋提醒,一把將瀾王手中的人擊暈,「得找個地方藏身,再商量後面的事情。」

「可偌大的北辰國,還有什麼地方能倖免?」

瀾王想了想,說道,「只需一個暫時的藏身之處,能避開百里淑等人就行,魅妖要攻到麒麟城,暫時還需要些時間,況且柳將軍想必已經察覺異象,很快便會趕來支援。」

「那我有一個地方倒是可行,……三秋,你能把臨冬等人召回嗎?告訴他們詳細位置。」

「我能召回。」九夏答道。

「行,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

片刻后,眾人抵達霜滿樓。

此處是最適宜之方,一能讓鳳冰清忌憚,二來樓里有機關,能擋一陣子,三來百里淑絕對想不到,她就是九公子本人。

而且,百里清想去接上曲寒霜等人,再做打算。

「姑娘,你……」耿叔看著眾人有些訝異。

「無妨,危急關頭,只能如此了。」百里清解釋道,讓十大殺手帶著百里姬下去,又讓耿叔準備一些換洗的衣服,她才鬆了口氣。

「清兒,你沒事吧?」瀾王有些擔心,她此刻臉色極差。

「無妨。」她不甚在意,又將風琉樺從空間里移出來,讓他也透透氣,「皇上叔叔,身體可好些了。」

永無止境的懷抱 「清兒不用擔心。」風琉樺安慰著,見百里清衣裙上的血跡,臉上的歉意更加明顯,「外面發生的一切朕都知道了。」

風琉樺不知何時,竟也蒼老了許多,許是禁不住事情的真相打擊吧,眉宇之間多了許多的哀愁。

「沒想到,百里淑竟然真的敢勾結魅妖,是朕看錯了人。」

「皇兄,何須責怪自己?」瀾王最見不慣風琉樺總是自責自己,「百里淑城府何其深,我們大家都被他騙了。」

而最難過的便是百里清,瀾王知道,百里淑一直把她當做一枚棋子。 「皇上叔叔,你剛剛說你看錯人了,難道當年的事,你知道?」

是不是代表,風琉樺也見過她娘親。

風琉樺點點頭。

「遇到你母親的時候,朕還是太子,尚未繼承皇位。」風琉樺眼神迷離,陷入了年久的回憶之中,「她就像一個天仙一樣,出現在朕的面前,身邊還跟著另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兩人說是來北辰國遊歷,朕與之結伴,遊歷了大半個北辰國。」

「那娘親叫什麼名字?」

「研,她只這麼說過她的名字,妍妍如畫,灼灼而華。」

「研……娘親的名字叫!」百里清呢喃著,她終於知道娘親的名字了。

「她身邊另一位女子,長得……」風琉樺皺皺眉,竟然想不起那個人的容顏,「朕不記得了,只記得另一個女子叫做雪,白雪的雪。」說到這裡,風琉樺神情突然哀傷起來,「朕當時有意想把她留下,她卻說她是天上飛鳥,翱翔天際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娘親與我一樣,我也喜歡天空。」

「嗯,你娘親還說,北辰國的天空是她看過最美的天空,為了這片天空,她與雪前去殲滅魅妖,從此之後,朕就再也沒見過她,直到荊氏帶著你來找朕,給了朕這個。」

風琉樺從懷裡拿出一枚翠綠色的金鑲玉,上面雕刻著栩栩若生的龍。

「這是研去找魅妖之時,朕送她的信物。」

「荊氏拿著的?」百里清問。

風琉樺點點頭。

「可方才荊氏並未提到金鑲玉的事,如果是她拿著金鑲玉來找皇上叔叔,又怎麼會說,當年撿到我的時候只發現了我與項鏈。」

「荊氏一定撒謊了。」瀾王道。

「沒錯,荊氏隱瞞了最重要的信息,這個信息很可能就是娘的來歷。」

「清兒,既然已經知道了她的名,遲早你也能找到她的,別著急。」瀾王安慰道。

「皇弟說得對,她既然能把你託付給朕,那就一定還活著,慢慢找,總是能找到的。」

百里清點點頭,她心裡已經安慰很多。

娘親,你等著我。

我一定會去找你的。

「郡主。」寒霜站在門口,躊躇著不敢進來。

「寒霜,怎麼了?」

「我……能進去嗎?」寒霜心裡忐忑的問。

「寒霜,你進來吧。」風琉樺開口。

寒霜進來,跪在地上磕了個頭,「請皇上責罰寒霜,都是寒霜的錯,害您病的如此重。」

「傻孩子,快起來。」風琉樺慈眉善目,哪裡還有責怪之色。

百里清將寒霜扶起,勸道,「我說了,這事與你無關,說真的,還得謝你,若不然,皇上叔叔才是真的危險。」

「這是為何?」

百里清看了眼風琉樺,解釋道,「皇上叔叔中毒了,你的事不過是毒發的導火線,真正的兇手我已經找到。」

「真的找到兇手了?」

百里清點點頭,心情有些沉重。

兇手是找到了,可卻不好抓,「如今北辰國要遭受大難了。」

「清兒,研走之時,留下了一個強大的陣法,你可以去把陣法啟動。」

「陣法?」

娘親還留下了陣法?

「對,那個陣法也只有你才能開啟,陣法開啟后,北辰國的所有居民都可以藏進陣法里,只要陣法不破,就能保住北辰國。」 「那事不宜遲,我們去把陣法打開。」百里清欣喜的對瀾王道,「北辰國有救了!」

瀾王點點頭,也很開心,「我帶你去找神像。」

「好!……寒霜,皇上叔叔交給你照顧了,還有星歌。」

「郡主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他們。」

百里清看向星歌,「星歌,你在這裡等姐姐回來,好嗎?」

「姐姐,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嗎?」他有點不舍,在這個地方舉目無親,百里清就是他的親人。

「外面太危險了,你在霜滿樓里,他們進不來的,你放心我一定回來見你,好嗎?」

這裡是目前唯一安全的地方。

星歌很認真的點點頭,為了讓她無後顧之憂,便道,「你的皇上叔叔我來照顧。」

「嗯,真乖。」

百里清交代好一切,將兩個殺手留在了樓里,而她就帶著三大殺手離開了霜滿樓。

「要開啟陣法,就要去皇宮深處,找到靈神女的神像。」瀾王講解。

「瀾王知道靈神女的神像在何處?」

「略知一二。」

童年的記憶雖然記不得太多,卻也依稀能記得些許片段,其中就有靈神女帶著他去看先祖神像的記憶。

「帶路。」

深知愛我不及她 兩人進了皇宮。

皇宮本來就是北辰國的中心地帶,就算髮生了天大的事,這裡受到的影響總是最小的。

百里清看著這裡欣欣向榮的景象,難以想象,魅妖大舉入侵的時候,這裡的人會如何?

要去皇宮的深處,勢必要經過祈年殿。

而鳳冰清竟然等在了這裡。

「鳳冰清,你讓開。」百里清冷冷道。

「本宮為何要讓開?」

「此時正值生死存亡之際,還望聖女讓路,再晚一點,北辰國便會生靈塗炭。」瀾王拱手拜了拜,希望鳳冰清能分輕重。

「生靈塗炭?」鳳冰清笑笑,卻不怎麼在意,「與本宮何干? 惡魔術士本紀 本宮在北辰國,只負責制約大祭司的權利,不負責保護北辰國的安危。」

「你……」瀾王語塞。

「鳳冰清,既然你負責北辰國的安危,那你去找龍辰熙便好,攔在這裡算什麼?你以為北辰國出事了,龍辰熙會開心?」

鳳冰清眼神閃了閃,「啊熙能理解我的。」

「你知道龍辰熙去了哪裡嗎?」百里清提醒。

「修復禁制。」

「那你看看如今的禁制,破碎了,代表著什麼?」她又提醒。

「本宮不懂你說什麼。」

「意思就是,啊辰有危險了!」

「不可能!」鳳冰清突然激烈反駁,「啊熙是不可能有事的,他答應過我不會殺啊熙。」

「哦?」百里清敏銳的撲抓到了關鍵信息,他答應過了?誰答應了?「我不管誰答應過什麼,總之,啊辰若是有什麼閃失,鳳冰清我會讓你付出同樣的代價。」

「就憑你?一個小小凡人?」

「是嗎?」百里清無奈的搖搖頭,白瞎了一張好看的臉,沒想到是一個花瓶,「那便看著吧。」

身後,三秋領著兩人站在了百里清的面前。

「這裡交給你們,我半個時辰后,會霜滿樓等我。」 總裁追妻之落跑甜心 她不能在這裡與鳳冰清浪費時間,必須趕緊找到神像。

「姑娘放心去吧,交給我們就好。」說道。

「百里清,你敢自己出來嗎?老讓人護著,算什麼好漢?」鳳冰清見三秋又來了,不僅氣結。 「我等就是來保護姑娘的,總不能因為你聖女打不過我們,我們就不保護姑娘了吧?」三秋反唇譏諷。

「護得了嗎?」鳳冰清突然渾身氣勢一震,屬於強者的氣息一下子就鋪散了開來。

若是普通人,這樣的威壓可以瞬間讓一個人暴斃。

可神王谷的十大殺手並不簡單,每個人的實力都是神靈鏡巔峰階段,根本不受這個威壓的脅迫。

最重要的一點是,神王谷之人,在北辰國實力不會被壓制。

(靈力等級:地靈境、天靈境、神靈境以及聖靈境,各分一至三品。」)

百里清就淡然的站在三人的保護圈之中,髮絲都不曾動亂一絲一毫,四周是一個小透明的結界,由三人共同祭出。

鳳冰清壓根就傷不了她分毫。

「鳳冰清,你說龍辰熙是你的,可是當你知道他有危險的時候,你卻不去尋他,你對她的愛真假。」

「本宮愛不愛他,用不著你管。」

「是嗎?拿你有什麼資格與我搶?」百里清挑眉,她一直以為鳳冰清佔有慾如此強,一定很愛龍辰熙吧,可她明知道他有危險,可還在這裡與她鬥氣。

若不是他們一直糾纏著不放,讓她無法脫身,她早處理好這邊的事,前去尋找龍辰熙了。

「百里清你不必激我,我是不會讓你過去的。」

「不讓嗎?」百里清眉目倏地寒氣逼人,素手一抬,「三秋,拿下她。」

三秋等人飛身而去,又與鳳冰清打上了。

「瀾王,我們走。」

百里清拉起瀾王的手,朝著後頭跑去。

鳳冰清由三秋三人牽制著,給她們爭取了一些時間,只要能找到雕像,鳳冰清就奈何不了她。

可誰知道,祈年殿的人走了出來。

「清兒,你要去哪裡?」

「皇後娘娘?」她站住腳步,皺眉看她。

莫不是連她也與鳳冰清一樣,想攔住她的去路?

「清兒為何來了,卻不入我祈年殿,是不喜歡本宮了嗎?」

「娘娘,實在是清兒有急事,等辦完急事,一定來給娘娘賠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