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石宗隱隱約約的能夠看到,這隻老鷹的身上的十顆星全亮了,但是他的實力為什麼會是武聖九重。

而且石宗很是清楚,自己身上的那五條鎖鏈是什麼?

雖然看不到,摸不著。但自己身後有五條鎖鏈拉扯著他。

這五條鎖鏈就是至尊鎖。

而且只有這五條鎖鏈全部斷裂,還能夠修成武神一重境界。

我的刺婚時代 但是石宗知道自己的情況可能有些特殊,而且是很特殊。

雖然自己的實力是武神,可是卻無法完全的掌握,所以表面上的實力只是武聖六重,但是身上的至尊鎖清清楚楚的顯示,他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了武聖十重,也就是人間至尊。

而這三種現象互相呼應。

所以就造成了自己這個樣子。

「我說玄龍王,東南至尊讓我們趕赴天外天,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天外天那幾個妖獸根本出不來嘛。但是怎麼會發生如此大的震蕩。」一個左手拿著紙扇,身著白衣的男子說道。

「現在還不清楚,等了到了地方就知道了。」他身旁這個叫做玄龍王的老者說道。

因為他能感覺到面前有股陣陣的冷意襲來。而且這種冷是透徹心扉的冷。而且似乎前面的那一大片森林已經被冰封住。

天邊還有一個黑點快速的移動。

因為速度十分的快,所以他們只看到的是影子。

不過從這個影子上,他們能判斷出很多東西。似乎這個生物,這頭老鷹實力,在**重階段。

他們雖然不知道那頭老鷹在追逐著什麼,但是可以肯定的,那一定是什麼天材地寶。

並不是什麼獵物。因為它們捕捉獵物的時候不會向這麼的低空飛行。

但是對於這頭老鷹來說,他早已經鬱悶到了極點,老大的意思是活捉他。

可是跟隨下面的人有幾天了,你這頭老鷹才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因為下面這個少年喜歡狂奔亂闖,已經招惹了附近數十個妖王。

而且讓老鷹十分鬱悶的是,最後那些帳總要算在自己頭上。

自己好不容易去散了這些小區域內的妖王。

可是這傢伙已經快逃到了森林的外圍,如果被這個傢伙出了森林的話。

他就再也沒有權力去逮捕這個傢伙,去逮捕這個可惡的人類。

不過這一次,石家就沒有原來那麼幸運。

直接被這頭老鷹的颶風卷到了空中。

石宗心道不好,在空中作戰的話,它遠遠不是這個老鷹的對手。

而且有好幾次都已經動了手,不過最後卻放棄了!這隻老鷹的戰鬥方法千奇百怪!

漸漸的石宗已經受不了了。

可是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因為對付這個老鷹,每次的情況就是它受一次重傷。

這頭老鷹受一次傷的話,就會進行血脈的升遷,也就是提升他的實力。

所以說這個武聖九重的實力,完全是石宗自己打出來的。

所以石宗現在有些哭笑不得,而且是十分的哭笑不得。

自己現在所遭的罪,完全是因為自己這雙臭手。

所以現在自己遭受這種非人的虐待。

現在石宗後悔極了,早知如此,自己當時就不應該下狠手。讓它和自己保持一樣的實力。

保持武聖六重這個實力。

現在的他也不會混得如此之慘。

「閣下,你就乖乖的當我的俘虜吧。我們的王說了,只要你從了她,我們就全是你的人了。」這隻老鷹說道。

「你們他喵的連化形都不會,你讓我和一隻貓成婚,你他貓逗我呢,雖然我始終自認為不是什麼好人,可是我也不是什麼禽獸,連動物都不放過。」石宗掙扎著,可是這裡的颶風。

以他現在武聖六重的力量,根本無法掙脫。

這頭老鷹看了看這個叫石宗的男子,這傢伙闖進了他們的巢穴,而且偷看了他們洗澡。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他。

可是他說的好像也有些道理,先不管啦。

這頭老鷹。決定先將他弄回巢穴。

到時候再說。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異便突起。 一個老者強行撕裂颶風,另一個中年男子立刻將石宗帶走。

然後直接的消失不見。

他們動作十分的快,直到消失,不見的時候。

嬌妻不可欺 這頭老鷹才反應過來。

但是他反應過來后已經沒有了辦法,不過她卻看清楚了那兩個人的面容。

東南至尊麾下,武聖九重,東南至尊的左膀右臂之一,雲蹤龍王龍傲雲。又稱作玄龍王。

東南至尊麾下,武聖七重。東南至尊左膀右臂之一,瀚海劍客水東流。

逆行的白衣天使 尤其這個瀚海劍客,就連天外天最強的巨頭,都不敢惹他。

雖然是東南至尊的左膀右臂,實力只是武聖七重。

可是這傢伙當年,在同等境界之下,擊敗了當時的南方至尊。

擊敗了當時的南方至尊柳成棟。也就是這位瀚海劍客的師叔。

而他另一位師叔,正是東方至尊嚴雲天。

而水東流的師祖,就是界上界有名的劍武神。

而這位劍武神,就是北斗七星之一。

居於開陽宮的武曲星君。

這個武曲星君,實力是武神三重。

一生共收了三個弟子,分別是東南至尊柳雲天,南方至尊柳成棟。以及金域之主白月生。

這三個人都是武聖十重至尊之境。

都是掙脫了四道至尊枷鎖的強者。

離武神一重只差最後一道至尊枷鎖。

而且地位相當。

屬於八域十方中的人物。

所以不是好惹的對象。

看來這件事情要回去稟報主人。

這頭老鷹快速的掠過天空,向它的巢穴飛去。

石宗看著眼前拉著他的這個男子,不知道這個人要將他帶往何處。

反正應該是沒有什麼惡意。

石宗來到界上界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他有半個多月的時間,處於茫茫的狀態。

他雖然強行壓制著自己的修為,可是最後還是飛升界上界。

而且他現在十分想念,十分想念那個現在身在神武大陸,他所喜歡的那個人。

而且當時只是匆匆一見,石宗只是丟下個玉佩,然後便消失不見。

而且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連一句話都沒有,來得及說。

現在的劉俊之,在問完這黑暗騎士所有的問題后,發現了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

這個傢伙,它的主人不是黑暗世界當中的人。

而是金魔,五行天魔中的金魔。

他現在應該被鎮壓,在五華佛宗的遺址之內。

在十八樓那飽受煎熬才對。

怎麼牽扯到,牽扯到黑暗世界的種族。

看來魔族是無孔不入。

但是他所說的金魔,到底是哪個紀元的金魔,因為就劉俊之所知,魔族只有一個金魔,但是經過三個紀元,漫長的歷史。他曾經分出一個分身。

只不過當年秋道平滅殺金魔本體的時候。

他的分身並沒有出現。

所以這應該是那個分身。

如果是那個分身的話,這個黑暗騎士還有點兒作用。

只有暫時將他控制起來,藉此打探出那個分身在哪裡?

「你堂堂巫妖王安克萊大王的後人,有個窩囊的,竟然這麼不小心,戒指讓人給偷了。先給你。不過按照輩分來說,我當年和安克萊是至交,以兄弟相稱。和她的女婿也是至交,也以兄弟相稱,結果就造成了很亂的結局,不過我們的輩分雖然亂。可是在你這裡,你應該稱我一聲老祖,或叫我一聲公子。」劉俊之說道,將戒指拋給這個巫妖王。

這個年輕的巫妖王現在徹底懵了,眼前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

他剛才說出的那兩個人,那一尊都是巫妖當中的大神。

而且他是這兩個的直系子孫。

而且接過那失而復得的戒指,這個年輕的巫妖王立刻戴上。

他驚奇的發現,他戒指之上的寒冰之力,竟然提升了不少。

已經達到了另一種高度。

「年輕的巫妖王,以你的資格應該能夠拜訪的最高統帥,應該是黑暗之神手下的四大騎士,拿著這個令牌,去拜見月光騎士長長風。至於別的我就不管了。你應該知道你不能來這個世界太久,立刻回歸黑暗世界,而且帶上這個黑暗騎士,我所有的需要都寫在了令牌之上。你拿著這個令牌去找他吧,你要記住其他的三位騎士長,雖然認識令牌上的文字,可也僅限是認識,因為他們根本看不懂。另外留下一個日間女妖,十個伐木黑暗精靈,然後留下兩個黑暗龍,和一個骷髏兵。就這些吧,如果我再有別的需要,我會聯繫你的。另外,好好照顧這些黑暗亡靈。」劉俊之開始下逐客令,因為他知道這些人強留在這個世界,始終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隱患。

不僅僅是對於他們,而且也是對於黑暗界的生物來說。

看著他們的離去之後。

劉俊之他們也離開了。

他們還要繼續平亂,至於劉俊之所需要的東西。

早已經進入空間袋之內。

「劉俊之,你身上的秘密真多。而且我剛才從那個年輕的所謂的巫妖王眼中,能看出一些端倪,那個黑暗之神塞拉,應該是一位女性。」莫無雙問道。

「我想應該是我的面容出賣了我,並不是那個小巫妖王吧。」對於莫無雙的尋問,劉俊之還是心中有底的,這個妞善於觀察,往往能發現很細微的細節。

應該是自己的面容出賣了自己。

不過劉俊之並不打算隱瞞,還是說出了真相「:「你應該知道,我反反覆復提到了秋道平這個人,而這個人正是我的前世,他當年和黑暗之神之間的關係不清不楚。所以我應該也和他不清不楚。」

「好吧,你只要對我好就成,至於你跟她的關係,我就不再過問了。」

對於莫無雙的話,劉俊之發現,他竟然無言以對了。

這個妞竟然鼓勵自己,鼓勵自己,多找女人。這到底是什麼心理狀態。

不過想想,她就算想管,現在也管不了,因為這本身就是一筆爛賬。

而且她還是其中的參與者。

莫無雙身後的士兵聽完他們兩個人的談話。

感覺他們被顛覆了,這還是騰龍軍團公認的第一女神么,現在感覺她,感覺他們這位營長思維有些跳躍,而且是十分的跳躍。

不是說這位營長一直反對男人擁有三妻四妾嗎?怎麼一到他這裡竟然變了樣子。

雖然很仇視,面前這個叫劉俊之的男子。但是他們知道,這位恐怕會成為騰龍軍團的下一位軍團長。 對於那些人有什麼想法?莫無雙並不在意,她本身的性格就大大咧咧。

而且現在的她,根本不用顧及到自己的身份。

她現在是莫家的掌舵者。而且現在整個莫家,都已經默認了這一點。

本身莫家就人丁單薄。

莫老家族一直想抱上重外孫子。

所以家裡邊整天催促莫無雙,而且只要她一放假,回到莫府。

那一定是被拉去相親。

今天是哪個侯爺家的兒子,明天又是哪個王爺家的孫子。反正她只要一回去,就要面對著無窮無盡的相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