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這時,天老的聲音忽然傳入他的腦海當中。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七星陣?為什麼?」紀羽怔了怔,有些奇怪的問道。

在這種緊急的時刻還在擺陣,那不是浪費時間嗎?但既然這是天老說的,天老不可能會想不到的,使用七星陣,必然有其道理。

家歡 「蠢材!」先是迎來天老的一陣劈頭之罵。

隨後,天老便慢慢解釋了一下:「你沒有感覺到嗎?敵人當中肯定也有意念師,而且他的意念之力一直都在鎖定你!」

「那又怎麼樣,那意念師太弱了,我可以打敗他。」紀羽輕笑一聲,隨口便道。

那個意念師的感應範圍不過十里,可謂是中規中矩的那種,靈魂之力不會太強,對他沒有什麼影響。

「你真是笨啊!」結果……又引來天老的一陣罵聲。

「你難道忘了,現在可是要爭分奪秒的,那意念師一直鎖定你,而且那意念師百米範圍也有六個戰士六七階的強者。」

「既然他鎖定你,那麼那些強者就一定是用來防範你的了,一旦你朝著其中一個方向行動,那麼我可以肯定,那個意念師一定會讓其他的強者一同朝著那個方向追去,到時你一旦同時面對六個戰士六七階的強者,你怎麼防範?你就算可以打敗,但時間呢?」

天老慢慢的給紀羽解釋了一遍,紀羽這才恍然大悟。

他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了:「剛剛太急了,沒有想這麼多。」

「現在你明白我讓你使用七星陣的原因了吧。」

「嗯……七星陣,可以讓他的意念之力鎖定不了我。」

「不但這樣,七星陣還能完美的隱匿你的氣息,只要不是遇到比你強太多太多的強者,你的蹤跡絕對不會被發現。」天老緩緩解釋道。

紀羽一怔,顯然他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後才猛然一拍腦袋……

對啊!我怎麼就給忘記了,七星陣不但可以隱藏意念之力,而且還可以隱藏行蹤啊!要是使用了七星陣,不但那些人鎖定不了自己,而且就算自己趁機攻過去,那也絕對不會被發現。

「嘿嘿,好法子!」紀羽嘿嘿一笑。

旋即,他的速度越來越快,時不時的,他還取出一顆丹藥吞下肚子。

急速跑了這麼長的距離,若水沒有丹藥,早就倒下了。

「那你還不趕緊使用?難道要等他們聚集起來才用啊!」天老暈了,這小子明明想明白了,還不捨得用,這算是遲鈍嗎?

「對呀,難道我不該等他們聚集起來嗎?」紀羽笑了笑,隨後反問道。

「你想讓他們拖住你啊?」

「天老你老糊塗了呀?七星陣可以隱藏我的蹤跡,就算他們聚集起來了,我使用七星陣以後在他們面前經過他們都不知道,那還擔心些什麼東西?我這叫一網打盡,放長線釣大魚……」紀羽自信滿滿的笑了笑,心裡還補充了一句:那個魚餌貌似就是我自己了。

終於捉住機會好好的讓天老也蠢一次了,天老無言以對,紀羽心裡樂開了花。

陣靈的力量已經慢慢在他身體周遭凝聚起來了,他則是直直的朝著正南的方向衝去。

正南的方向,他感覺到有兩個七階戰士的氣息,算是其中最強大的一環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24016/ 他的意念之力散發出去,又慢慢的收斂了起來,特意指向清影他們的那個方向,來引誘暗中使用意念之力鎖定他的人。

果不其然,此時水殤面如止水,心中的懸石已經慢慢的放下,他深呼了一口氣,緩緩道:「大家注意,正南方向,準備聚集,清影清夜,你們隨時做好戰鬥準備,堅持下去,兄弟們隨後就到。」

說罷,水殤後退了兩步,輕鬆了一些,慢慢的坐在了地上,盤腿打坐。

燕子此時則是隨時在洞穴之外候命,沒有得到老大的命令,他決然不會沖入洞穴之中,而他也感覺得到洞穴之中那狂暴的戰氣,跟老大的音波攻擊。

「燕子你隨時準備好應敵。」這時,水殤的聲音忽然傳來。

「哦。」燕子淡淡的回應,但心中卻不以為然。

應敵?有這必要嗎?就算是戰師強者,要突破刀山刀海,傷拳風劍,清夜清影的防禦,那也是十分困難的事情啊。

這水殤也真是的,太過謹慎了點吧。

當然,他不明白水殤的憂慮,意念師有與生俱來的危機意識,他感覺得到那種如有若無的危險,正在靠近,至於為什麼會若有若無,他卻不知道了。

正南方。

清影和清夜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黑衣之中,不知所蹤。

一隻鳥兒飛過,空氣中一陣顫抖,隨後那隻鳥兒忽然斷了只翅膀,摔落下地,不知死活。

「清影別玩了,敵人來了暴露了就麻煩了。」黑夜之中,一個聲音傳來。

「哥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的隱匿可是天下無雙的,誰能發現?再說了,說不定那人看到那隻鳥飛著飛著忽然就死了,還會嚇破膽呢,那我們就輕鬆多了不是?」

另外一處,依然看不到人影,卻傳來一陣桀驁的聲音。

清影清夜,隱匿之法登峰造極,同階之中,不管是什麼人對上他們都絕對是頭痛無比的,就算是戰師強者,也不會願意麵對他們兩兄弟,因為那是隨時都會出現的刺殺。

「注意!敵人接近了,一千米!」這時,水殤的聲音傳來。

清夜清影此時都安靜了下來,隱入黑暗之中,這裡,似乎沒有出現過任何的人。

幾個人影掠過,不多時,刀山刀海已經來了,他們同樣隱入樹林之中,而後,傷拳風劍也跟著趕來,隱入黑暗之中。

「刀山刀海,收起你們的銳氣,傷拳,你的殺氣太重,風劍,你的銳氣也太重!」水殤的聲音傳來,呵斥道。

意念師的可怕,水殤可是非常明白的,對方肯定也知道自己這一邊的人數的,只有靠著隱匿來隨機應變的,隱匿得好的話,即使是意念之力,在不仔細探查的情況下也是難以發現的。

「注意了,五百米!」

「三百米!」

水殤的聲音喊得非常的快,甚至是這聲剛剛落下下一聲就立刻響起。

這讓清影等人驚駭萬分,這才多長時間啊……一秒鐘都沒有吧?怎麼就跨過了兩百米的距離?不可能吧?

就算是他們之中最快的燕子,也做不到。

水殤也驚駭無比,那人的速度簡直快到了一種極盡,他感覺到那人的實力,不強,不過是戰士八階而已,但速度未免太過離譜了吧?

然而此時,他又感覺到,那個速度在減慢……越來越慢,難不成發現了?

發現了也很正常,眾人早已進入了戰鬥的狀態。

「二百米!」

「七星陣……」

「一百米!」水殤凝重的道。

「看到了!」清影他們已經看到了紀羽的蹤跡。

「轉!」

忽然,一切都恢復了平靜,他們每一個人手中的武器都已經準備好了,隨時準備襲擊,但萬萬沒有想到,目標消失了……憑空,消失!

「不見了!」

「怎麼可能!」

「為什麼……為什麼會消失不見了!」

不管是水殤,還是刀山刀海他們,此刻都已經是目瞪口呆。

這……這怎麼可能,大活人的,忽然在自己面前憑空消失了?

水殤拚命用意念之力尋找,但卻一點都找不到目標的蹤跡。

至於更接近紀羽的刀山刀海他們竟然也是同樣的一點都找不到目標。

「怎麼回事?清影清夜,你們擅長隱匿,知道那個人消失到什麼地方去了嗎?」

然而此時,不管是清夜還是清影,都已經徹徹底底的怔住了,一動不會動。

沒發現!竟然一點都發現不了,那個人的蹤影,就是一瞬間消失的,連氣息都消失的乾乾淨淨,憑空消失……沒有一點的預兆。

「不……不可能吧,怎麼可能……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高明的隱匿之法?」清夜語氣中充滿了苦澀的味道。

清影此時也有些喪氣了。

「發現……發現不了,我們一點都發現不了那個人的蹤跡,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太……太高明了。」清夜說得非常的勉強,他真的很不甘心。

號稱隱匿第一人的他,竟然會憑空看著自己的目標消失,而且自己還找不到那人消失的方法,甚至,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那人竟然消失了。

就像是……這裡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任何一個人一般。

清影現在已經不知該說什麼了,虧他剛剛還自得的說什麼看到小鳥忽然受傷了可能會讓那個人嚇破膽……但這才沒幾分鐘,他已經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小了。

嚇破膽?的確是嚇破膽了,不過嚇破膽的人是他……看到那個人憑空消失,他真的是嚇到了。

騙人的吧?

紀羽憑空消失了,不管是戰氣,意念之力,還是殺氣,沒有一點氣息有留下的,徹徹底底的消失不見了。

一夜廢妃:別惹狂傲魔妃 不但是清影清夜,就算是水殤,此時都愣住了。

消失了……連意念之力都無法探查了。

那,那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做到的?要知道每個人都是有意念的,除非是死了,不然絕對不可能會消失。

他們意念師,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所有隱匿者的剋星,對於這個,水殤自己也非常的自信,天下所有的東西,都不可能躲過他的意念。

但現在……他卻感覺到了自己嚴重受挫了。

他真的感覺不到了,捕捉不到了,那人……徹徹底底的不見了。

他甚至開始懷疑,意念之力……真的是什麼都能看到的嗎?

網游之九轉輪回 這些人都處於震驚當中,但此時紀羽卻不會因為他們的失神而留手。

現在,正是收穫的時候,大魚,已經齊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寒風冷冽,幾人躲在樹叢之間。

儘管此時是寒冷,然而他們每人後背都已經濕透。

敵人,看不見的敵人,隨時都有可能會伏擊自己……做刺客做了這麼多年,他們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現在才慢慢開始明白那種被人刺殺時候的感覺。

真是異常的痛苦啊!

而就在這時,發生了……

「嘀嗒……嘀嗒……」

那是走在石子路上的腳步聲,似虛幻而飄渺的聲音。

傷拳風劍等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兩隻眼睛入鷹隼般四處觀望,試圖要找到聲音的出處。

然而,這卻只是徒勞。

「哼!你們在這裡阻著我是什麼意思!」這一霎,紀羽出手了,那夾雜著精神波動的攻擊鋪天蓋地的襲來。

他沒有直接出手,而是以這種神秘的手段給這群人一個極重的心理負擔,讓敵人看不清楚自己,那就是優勢所在。

這個來自莫名的聲音忽然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此刻在場六人的心皆是一顫。

「你是什麼人!躲在暗地裡算什麼好漢,有種出來跟大爺我較量一番!」此時,傷拳已經跳出來了,而後風劍與刀山刀海同樣跟著顯現出了身影。

他們每個人臉上都有著不同程度的凝重,然而,唯一一個相同的地方……就是殺意甚重!

「我是什麼人還輪不到你來管,好漢?嘿嘿,我就沒有想過要做什麼好漢!」紀羽站在所有人的面前,然而憑藉著七星陣,卻沒有人能發現他。

他面帶戲謔的笑意,玩味著看著這群不知朝著什麼地方張望的人,忽然有種感覺……自己就是在跟一群瞎子說話吧。

要是這個時候出手的話,一定可以拿下一個人,但這樣卻會暴露出自己,再引來群攻,實在不妥。

聽到紀羽的話,這些人無一不是微微一怔,這什麼話?這是強者說的嗎?額……不過聽那聲音,似乎更多的是那種狂傲吧,沒有絲毫的老道。

此時眾人已經奇怪了,他們還以為這個是一個老牌的強者,沒想到會是一個狂妄的年輕人……

「你他娘的給我滾出來!讓大爺我好好教訓教訓……」

「啪!」

傷拳的話還沒有說完,卻接著傳來了一陣清脆的巴掌聲,所有人都愣住了。

傷拳的臉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五個手指印。

「好!既然你們這麼狂,那我就陪你們狂上一狂!」紀羽大笑,精神攻擊已經差不多讓他們完全蒙住了。

「啪啪啪啪!」

踏起踏天步,紀羽一步走到一個人的面前,一個人臉上就多了一個巴掌印,非常的清脆。

這是羞辱,這絕對是一種羞辱!

被無緣無故打了一巴掌,刀山刀海,傷拳風劍四人反應過來以後都雙眼通紅,竟然有人敢扇耳光?還我狂?我們什麼時候狂了啊,明明一直都是你一個人在狂啊啊啊啊!

「你給老子滾出來啊啊啊啊!!!」

「他娘的欺人太甚!」

「殺!」

幾人憤怒無比,身上的力量已經開始瘋狂的顫抖了,他們何時被人這樣當面打過巴掌,現在竟然被打了,而且是打了以後連人都找不到的那種……

「唉!出來又如何呢,我怕出來以後你們會受到刺激而已。」此時,一聲嘆息傳了出來。

紀羽在七星陣中已經面露自信微笑,這些人的精神已經有些不穩了,只要他願意,完全可以一時間出擊,讓他們暈倒過去。

出去玩玩吧!

他笑了笑。

「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