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胸前掛著肩包的顧羽,挨著朱曉光坐下后說:「來的路上我冷靜思考了一番,發現這段日子跟著老闆吃喝玩樂,整個人都有些飄了。

知道什麼原因嗎?就是卡里錢作的怪。

這幾天我睡覺時腦海里全是銀行卡里的數字,要不是想到我媽還躺在病床上,好幾次我都忍不住想出去瘋狂消費一把,把之前沒吃過的、沒玩過的、沒享受過的統統享受一遍。

正因為腦海里整天想著這些東西,這段時間我能明顯感覺自己做實驗的時候會分心」

胖子不說話了,靜靜的聽著。

「可是曉光你要知道,老闆看上我不是因為我長得帥,更不是因為他心善,他是看上了我的能力。

如果我沒有能力,他憑什麼對我這麼好?我又算那顆蔥?」

胖子聽得汗顏不已,點點頭認真道:「你說的沒錯。老闆也是愛屋及烏才讓我當這個實驗室負責人,要不然憑我的學歷跟能力,這輩子也不可能當這個部門負責人。」

顧羽點點頭,說:「坐公交不是為了省錢,只是想讓自己清醒一下,不要過早沉溺於金錢。未來的路還很長,我希望能走的更穩一些,更遠一些。」

「好!說的好……啪啪啪……」

顧羽的話剛說完,站牌後面冒出個穿白襯衫、腋下夾公文包的男人使勁鼓掌,然後沖著顧羽一翹大拇指,說:「沒想到這位先生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見解,實在是讓人太佩服了。」

顧羽不知道站牌後面還有人,沖對方尷尬的笑了笑說:「我胡說八道的。」說完拉著朱曉光就要走。

「哎,兩位先生等一下……」白襯衫男人趕忙上前攔著他們,從口袋裡掏出兩張名片雙手遞上,「兩位先生認識一下……」

顧羽接過來一看,名片上寫著:萬成房產中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曹立……

顧羽頓時滿腦袋黑線,「不好意思,我們不買房。」

「哎呀,兩位先生聽我說,我告訴你們,錢放銀行里那是下下策,要想辦法讓它錢生錢……

相信你們也知道,現在那些什麼理財投資都不靠譜,完全就是割韭菜,與其如此還不如投資房產呢,這是最穩妥的辦法……

兩位先生別走啊……」

顧羽兩人一直走到財經大西校門外,總算把那個房產中介給甩掉了…… 顧羽跟朱曉光不知道韓義一直在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

在終於甩脫那個房產中介后,兩個人相視大笑。

笑過後,這段時間因為金錢帶來的浮躁感也漸漸消失不見。

兩個人並肩站在財經大西校門口,等了大約二十分鐘,一位穿著天藍色背帶連衣裙的女生從校園裡急匆匆走了出來。

看到兩人後,這位長相清純可人的女生提著裙袂快步跑了過來,一頭扎進顧羽懷裡,摟著他的脖子撒嬌道:「哥,你怎麼想到來看我了?」

「想你了唄。」顧羽伸手寵溺的颳了下女生鼻子,笑得也是特別開心。

「真得啊?」女生笑靨如花的看著顧羽,然後臉上又浮現出心疼的神色,「哥你瘦了好多噢,是不是工作特別辛苦啊?」

「我就這身骨,長不胖的……」

看著兩兄妹聊起來沒完沒了,旁邊被忽視的朱曉光,嚎叫道:「安若妹妹,我也要抱抱。」

顧羽妹妹顧安若,轉身走到胖子身邊,伸手掐了一把他臉蛋,「瞧你這一身肥膘,說,是不是一直欺負我哥?」

「哎喲喂,我哪敢啊~平時我都是聽你哥的。他叫我往東我不敢往西,叫我攆狗我絕不敢追雞……」

顧安若笑得眼都眯起來了,「看在你這麼可憐巴巴的份上,這回我勉為其難,把我室友介紹給你怎麼樣?」

「別別別……」胖子連連擺手,然後一臉深情說:「安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顧安若豎起粉拳揮舞了一下,「再說我拿小拳拳錘你噢~」

胖子捂著胸口一臉騷浪賤的說:「來吧,別憐惜我,往這裡錘……」

「嘔——」

……

南郡島,盧夢琳看得哈哈大笑。

等韓義從衛生間里出來后,笑不攏嘴說:「這個胖子一看就是猴子派來的逗逼,太搞笑了~」

韓義也是笑容滿面,「所以我才讓他當實驗室負責人啊!一幫理工男,整天面對的又是冷冰冰的機械,時間長了,腦子都變木訥了。」

「嗯!你想的還挺周全。」

韓義瞄了眼大屏幕,上面的三個人正朝飯店走去,坐下笑說:「不知為什麼,看到顧羽我就想到了那些青蔥歲月。

大學之前的記憶已經完全模糊了,大學里的那段時光現在也慢慢開始淡化;

我在想,會不會哪天那些無關緊要的人和事,都會從我的記憶里消失不見?」

盧夢琳伸手抓住他的手,問:「觸景生情還是發自內心的感慨而想要做出一些改變?」

「改變?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改變的!」

盧夢琳立馬把他手甩到一邊,嬌媚的白了他一眼,「騙我眼淚,你良心不會痛嗎?」

韓義哈哈大笑,笑過後看著大屏幕又是一陣恍惚。

過了好久才說:「過段時間我打算到裡面去看看。」

盧夢琳剛剛揚起的唇角立刻又拉了下來,扭頭看著他驚問道:「就是水底下那個東西?」

「嗯!」

「不行,太危險了,我不讓你去!」

「你不懂……」韓義想解釋一句,不過想想還是算了,「放心,沒有九成把握我不會貿貿然下去的。」

看到韓義臉上的堅決,盧夢琳知道說再多也是無用。而且韓義的決定,沒有任何人能改變得了。

……

中海,財經大商業街上的一家中檔飯店裡。

顧安若拿著工商銀行的白金卡翻來覆去的看,好一會才驚問道:「我記得這種卡,名下存款必須達到100萬才可以辦理吧?」

「嗯!」顧羽解釋說:「我之前不是一直在研究雕刻機嘛,後來到天義以後我把人工智慧……」

顧羽把來龍去脈跟他妹妹解釋了一遍。

顧安若彷彿聽天書一般,好一會才不可思議說:「所以是韓義拆穿了你們的交易?」

「嗯。」

「然後他不計前嫌的請你跟曉光吃了晚飯,還給了你500萬?」

「對!除了500萬,韓總說,回頭集團獎勵跟專利轉讓費另外計算。」

「……」顧安若繼續問:「他還準備讓你負責一項投資數百元人民幣的工程建設?」

「嗯,差不多。」

顧安若嘴角抽了抽,好久才驚嘆道:「哥,你這運氣……實在是沒誰了。」

朱曉光嘿嘿笑道:「不是運氣,咱們憑的是實力!要不然老闆怎麼可能讓我負責實驗室?」

「嘁~你就吹吧。」

說笑了兩句,兄妹兩又開始商量起錢的用途。

「這些錢就放你這裡,你是我們家的理財小能手。」

「那你怎麼辦?」

「我不需要。我衣食住行公司全包了,另外每個月工資10萬以上……」

「哇,你工資這麼高啊?」

「公司說我是稀有型人才,所以級別調的比較高。」

「年薪百萬……」顧安若看著她哥,臉上全是崇拜的神色,「我工作十年恐怕都達不到哥你這水平!」

顧羽笑笑繼續說:「等下在你們學校旁邊重新租個大房子,再幫媽請一個全職護工,你畢竟還要讀書……」

……

吃過飯,三人一起去找房子。

有錢好辦事,房子很快租好了,挨著財經大的一個高檔花園小區,而且還是一套三的大房子。

下午四點鐘,一切收拾妥當后,三人又去顧安若的小出租屋把母親接來。

看著寬敞明亮的大房子,顧羽母親老淚縱橫,一個勁的讓顧羽好好工作,不要辜負老闆的信任。

隨後分頭行動,顧羽跟他妹妹趕往銀行,把卡里的資金做了個安排,朱曉光幫著去找全職護工……

等全部弄妥后,天色已經昏暗了下來。

顧安若帶著顧羽跟朱曉光到財經大食堂去吃晚飯。

此時正是飯點,食堂里人頭攢動,幾個打菜的窗口外也排起了長龍,顧羽跟朱曉光自覺去排隊,顧安若去佔座。

「哎,你男朋友去香江,有沒有帶禮物給你啊?」

「別提了~他居然給我帶了條愛馬仕的絲巾。你說這馬上都7月份了,這絲巾怎麼戴啊?」女生不無炫耀的說到。

「哇,愛馬仕的絲巾便宜點的都要好幾千的呢,還不知足啊?」

「反正他們男生都笨死了……」

聽著身後兩個女生的議論,顧羽嘴角抽了抽,沒說話。

打過飯,端著餐盤一路走來,顧羽耳中充斥著關於遊戲、美食、旅遊、化妝品、衣服包包等各種吃喝玩樂相關話題,就是聽不到有人在談論學習。

他一時間有些恍惚,是自己落伍了嗎?

坐下后三個人默默吃飯,旁邊各種嘈雜聲不絕於耳。

「噯,那個人誰啊,是顧安若男朋友嗎?」

「好像是……是她哥吧!」

「是嘛。沒想到長得還挺帥,比我男朋友只差了一點點。」

「嘁~帥有什麼用,家徒四壁!而且聽說有個藥罐子媽媽,將來能不能娶到老婆還是個問題呢!」

「嘻嘻~」

雖然幾個女生刻意壓低了音量,但還是有隻言片語飄到顧羽他們這桌。

顧安若有好幾次想發火,但都被顧羽用眼神壓了下來。

吃過飯,顧羽拉著他妹妹離開餐廳。

然而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剛到餐廳門口,兩個孔武有力的男人從階梯下上來了,徑直朝走在中間的顧羽撞來。

「砰——」

顧羽跟顧安若被撞了個趔趄。

還不等他們說話,其中一個男人瞪著牛眼朝顧羽罵道:「你他媽的眼睛瞎啦,看不到人啊?」

朱曉光回罵道:「你個傻逼罵誰呢……」

另外一個襯衫下隱約露出紋身的男人,上前狠狠推了一把朱曉光,指著他鼻子惡狠狠道:「你信不信我抽你……」

「砰——」

「你」字還沒落地,這位紋身男已經被踹了出去,身體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后,重重的跌落在食堂門口的花池裡。

此時食堂里人來人往,如此火爆的畫面,頓時讓無數學生看得目瞪口呆。

空氣中一時間變得特別安靜。

另外一位壯漢,看著顧羽身旁西裝革履、虎背熊腰的保鏢,嘴巴囁嚅了幾下,始終沒敢出言不遜,轉身「噔噔噔」出了食堂,去查看同伴的傷勢。

這位保鏢自然便是那位兵王哥李拓。

此時李拓沖顧羽微微躬身道:「顧總,您看要怎麼處理他們?」

「呃……」還沒從變故中回過神來的顧羽,此時疑惑道:「請問你是?」

「我叫李拓,韓總安排我專門負責您的安保工作。」

「那我怎麼沒見過你?」

「為了不影響您的私人生活,一般情況下我們不會出現在您視線里。」

就在這時,那邊校保安隊的人也跑了過來,「你們是什麼人……」

李拓從懷裡拿了張燙金名片遞過去道:「我是天義集團國際安保部總教官李拓,有什麼問題請跟我們集團法務部聯繫。」

保安隊看著名片一陣面面相覷。

李拓不理會保安,轉回頭問顧羽:「顧總,您看要怎麼處理他們?是直接打一頓還是交給公安局按尋釁滋事罪處理?」

聽到李拓的話,周圍那些看熱鬧的學生,頓時議論紛紛。

「這人好像是顧安若的哥哥噯,他怎麼到天義了?」

「誰知道啊,不過看樣子級別很高的樣子,出門居然帶保鏢的。」

「厲害了,僅僅是衝撞了一下就要抓起來判刑,這要是打到他了,那還不得牢底坐穿……」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