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至於他為何不去找其他神器守護者的麻煩,可以用同病相憐的心態來解釋一二。那麼在如何精準定位暗殺目標的問題上,諾亞曾經給我的解釋,是懷疑十三渦汲環除了有測算繪製星圖功能,還具備某種占卜之能。

之前我們不知道水晶及光之碎片的真面目,所以對諾亞之言不相信也得相信。如今真相大白,那麼就可以讓諾亞老頭滾一邊去了。

要說十三渦汲環具備占卜能力,純屬胡扯!因為它是黑獄塔的一部分,是智族人製造出來的高科技產品。科技產物如果具有占卜之能,那麼這世界不亂套了?智族還不無敵於宇宙了?

所以,我個人認為,垓隱這種能隨意精準探查定位目標的能力,是他的技能,或者是秘法秘術!

那麼問題來了,所羅門神父,同為伊什達爾三大英雄王,您能不能告訴我垓隱都有些什麼技能呢?」(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 漢末昂魏 手機版閱讀網址: 聽到東方晨這樣問,所羅門面有難色,似是回憶了一會兒,才小心回答:「抱歉,我也不知道。

據我了解,英雄王只是一種職務,他的誕生、功能以及名號是傳承製的。只有當上一代英雄王死亡,新的英雄王才會被允許從英雄祭壇中召喚出來。而且因為阿羅伊家族設計出人性三分的關係,英雄王的數量只能存在三位。

在我看來,應該是那位繼承高傲與嫉妒的英雄王死了,所以後來才有了我。不過我的誕生已是大西洲沉沒之後的事,相對於吉爾伽美什來說,垓隱太遙遠了,我們好像都已忘記了他的存在。

所以關於您剛才的問題,在下無能無力。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所羅門和吉爾伽美什這兩個英雄王名號,都曾有不同英雄繼承,唯有垓隱,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人。」

東方晨聞言點點頭:「嗯,也就是說,垓隱便是自『英雄實施計劃』實施以來的首批英雄,更是唯一存活至今、中途沒有換人的英雄王。

聽諾亞老頭說過,垓隱繼承的,是人性中的欺騙與仇恨,從他這麼些年的所作所為來看,也無愧於這個名號。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如何找到他,又如何找到十三渦汲環,加勒比海……這範圍太大了。

哎,真希望我們是垓隱的目標啊,這麼多碎片帶在身邊,他應該很好找的。垓隱……快來殺我們啊……」

所羅門見狀心中暗想:這傢伙怕不是瘋了吧,哪有這般急著找死的?難道這也是光之碎片迷惑心智的一種形式?

沒看那些檔案嗎?垓隱所刺殺人中,進化一階幾乎佔了一小半,說明他的戰鬥力不亞於監守者啊,咱們應該從長計議才是,而不是急著找死。

想到這裡,所羅門好心勸道:「東方團長,從檔案上來看,垓隱殺進化一階如同殺雞,記錄中連一場戰鬥痕迹的描述都沒有,受害者很可能一瞬間就被其殺死了。出現這種情況,要麼被殺者沒反應過來,要麼就是雙方實力差距太大,以至於戰鬥剛開始便已結束。

面對這樣一位對手,咱們需小心謹慎啊。」

東方晨微笑道:「呵呵,神父大人,您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是,找不到目標,我們什麼都不好下結論,什麼都不能保證哦。您說對嗎?」

所羅門聽到東方晨這樣說,一時愣住了,漸漸陷入沉思……

與此同時,加勒比地區,多明尼加首都聖多明戈。

吉爾伽美什漫步在靜謐的林蔭小道上,出眾的外表和優雅的氣息,使得道路兩旁酒吧內各色美女心跳加速,紛紛心不在焉,不由自主讓目光追尋那個身影。

他隨身攜帶旋錐六聯,當然知道十三渦汲環的大概位置。現在是2060年11月11號,再等兩個多月,九大光之碎片就會進入四年一度的定位更新期,雖說在定位更新期間,神器的能力會暫時停止,但這時的定位卻是最為精準的,誤差會縮小到米級。

那麼,接下來,只等在此地一邊享受陽光沙灘,一邊耐心等待那個時刻到來就行了。順便還能讓恩奇都好好準備一番,潛入加勒比海待命。

這樣邊想邊走,吉爾伽美什不禁露出自信笑容,緩步踱到一處露天酒吧,挑了個面向街道的位子坐了下來,點上一杯朗姆酒,徹底放鬆身心,宛如度假。

美酒入喉,吉爾伽美什又開始琢磨起來。

真是沒想到啊,當初伊朗一別,東方晨帶著那個廢物會取得那般進展,連下三城,短短十幾日便將疾影流砂、半月·右、自由螺旋收入囊中。真不知他是用了什麼法子,幾千年來我們無數次派人去,都毫無結果。

半月·右和自由螺旋可不是凡物,攻擊欲十分旺盛,真不知道東方晨是怎麼做到的。難道,他是從那幾個神器守護者身上打開的突破口?可是當初我們也這樣做過呀,為何與那小子的結局完全相反呢?

唉,真搞不懂。看來,屠神團有如今之地位全然不是僥倖,東方晨此子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正想著,吉爾伽美什突然感到腹中一陣絞痛,劇痛下他身子都弓了起來,臉上肌肉不自主地開始痙攣。

酒里有毒!

吉爾伽美什驚懼下顧不得暴露身份了,趕忙將手中酒杯扔了出去,然後從懷中摸出數種療傷解毒藥劑,一股腦吞下口中。

稍稍平復之後,旋錐六聯剎那間從他脖頸處解體,變大為六枚長槍狀兵器將酒吧團團圍住,隨後他大喝一聲:「全都不許動!

老闆是誰?說,這瓶酒從何而來?又是誰指示你下毒害我!」

這間酒吧原本就沒幾個人,老闆酒保見狀還以為遇到打劫的了,早已嚇得爬伏在地不敢稍動,其餘酒客完全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紛紛叫嚷喝罵。

如此亂況下,角落裡酒桌旁站起一黑衣人,朝著吉爾伽美什直直走來。在來的路上,黑衣人撿起被吉爾伽美什扔掉的酒杯,而後徑直走到桌旁,款款落座。

吉爾伽美什明白是遇到敵人了,但眼前的黑衣人打扮頗為奇特,如此炎熱的天氣,他緊緊裹著一套黑色修身西裝,頭戴黑色禮帽,帽檐下是一副寬大墨鏡,更為奇特的是,此人還戴著一副黑色口罩,雙手也戴著一雙黑皮手套。如此看來,此人竟然將自己遮蓋得嚴嚴實實,沒有露出絲毫相貌。

腹中那種劇痛感已經傳遍全身每一個角落,吉爾伽美什渾身顫抖,艱難吐出一句話:「你到底是誰?」

黑衣人先是給酒杯中倒滿酒,而後摘掉口罩,露出一張滿是膿瘡水泡,宛如麻風病人的臉,隨後將酒一口喝乾,對吉爾伽美什亮出空酒杯微笑道:「別擔心,你看,酒是沒毒的,中毒的只是你自己,而且從我們第一次相遇之刻起,你便中毒已深,無可救藥了。

明白么?英雄王吉爾伽美什。」

吉爾伽美什嘴角溢出黑色血絲,痛苦道:「我不記得什麼時候見過你。我到底與你有何過節?為何要對我下手?」

他一邊說話,一邊暗運心靈力場能量準備發動技能,同時給旋錐六聯下命令攻擊黑衣人。

黑衣人露出猙獰可怖笑容:「別掙扎了,你越掙扎,死得越快。而且旋錐六聯好像不是這樣用的吧?只有受到攻擊后,它才會根據主人意圖反擊。

你看,我現在只不過想跟你喝酒聊天而已,一根指頭都沒碰到你,旋錐六聯在這種境況下就同幾根木棍沒什麼區別,與事何益?

吉爾伽美什,這麼些年來我沒去你,如今你反倒急著來找我,怎麼,英雄王當膩了?」

黑衣人的話語中透露出如此多的信息,吉爾伽美什如果還不知道眼前之人是誰,那他真是白活那麼些年月了。

他強忍身心劇痛,咬牙忍住渾身血液沸騰灼燒之感,低喝道:「是你,垓隱!」

黑衣人垓隱又給自己倒滿一杯酒,端到嘴邊說道:「既然你主動打我的主意,想必已有了相當的覺悟。

凡遇見我的,必對我不軌;凡我遇見的,必殺之!

呵呵,吉爾伽美什,有什麼遺言,抓緊時間吧!」

說完后,垓隱仰起頭,將酒一飲而盡…… 「什麼?任務暫停,讓我們立刻飛往埃及!」

所羅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東方晨聽完電話后也覺得不可思議,只能對所羅門耐心解釋:「吉爾伽美什死了,諾亞懷疑是垓隱所為。唉,都怪我,當初如果不那麼衝動,我們三個還在一個團隊,相互照應,他或許就不會死了。而且也錯過了與垓隱對決的好機會。

如今,垓隱殺了吉爾伽美什,拿走了他的神器,一定知道法涅姆已經對自己採取行動,這之後必然隱藏起來,咱們再想找到他,可能性很低了。」

所羅門一拳砸在沙發扶手上,憤恨道:「吉爾伽美什究竟發了什麼瘋?對方可是垓隱啊,是所有伊什達爾英雄的兄長,堪比元老的存在,滅殺各種進化一階英雄如切瓜砍菜般容易,這樣的對手,為什麼就不能冷靜冷靜,為何要單獨找他?

現在倒好,就這麼隨隨便便死了,死得毫無價值,連只蟲子都不如。哈哈,死了好,死了活該,就算沒這事,遲早有一天我也會殺了你!」

東方晨靜靜聽所羅門發泄完,片刻后開口說道:「其實,你才不會殺他,更捨不得他死。

吉爾伽美什之所以不顧危險單獨去找垓隱,是因為性格使然。在我們拋棄他之後,竟然還那般順利連拿三樣神器,其中還包括最兇惡難纏的半月·右和自由螺旋,試問他能好受嗎?面子往哪擱?要如何向諾亞交代?昔日威信何在?

所以,他瞞著所有人偷偷去解決十三渦汲環和垓隱是必然的,攔都攔不住。

神父,振作點,不要讓吉爾伽美什的犧牲毫無價值,他的夙願由我們來完成。

先別想這些事了,咱們先去法涅姆同諾亞匯合,那老頭著急召回我們必有交待!」

……

兩天後,省去諸多繁縟末節,東方晨所羅門二人,再一次與諾亞等人相匯在了法涅姆綠洲的那個「水簾洞」中。

凈土流亡者失去了伊什達爾實際上的首領,四大家族絕對的中流砥柱,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一番勸慰客套過後,東方晨開門見山:「神仆大人,有吉爾伽美什遇害時的詳細報告么?」

諾亞收起哀傷,淡淡說道:「談不上什麼詳細,只有屍檢結果而已。而且屍體我們也運到此處了。」

東方晨一聽此言來了精神:「哦,屍體就在這裡?神仆,我可以去看看么?」

諾亞原本就因為吉爾伽美什的死有點埋怨東方晨,如今又看到他這般態度,心中意見更大,但此刻絕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他明白如今能對付垓隱的,唯有東方晨,況且他多次與監守者級別的強敵較量,或許能從吉爾伽美什的死狀上看出什麼來。

想到這裡,諾亞擺出一副熱切配合的笑臉:「當然可以。東方團長,請跟我來。」

在一間類似研究室的房間里,東方晨看到了吉爾伽美什的屍體。只一眼,他便心中犯潮,喉頭髮癢,差點吐了出來。他怎麼也想不到,昔日陽光風流的吉爾伽美什,會變成眼前這一坨噁心的東西。

所見之物已經不能被稱為人或者屍體了,完全就是一灘青白色的糊狀物,表面還在不停地冒著微小氣泡,散發出濃烈的腐臭氣息,讓這間房子里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掩鼻轉頭,不忍直視。

所羅門一看之下眼睛都紅了,大聲叫道:「怎麼會這樣?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諾亞無奈嘆氣:「所羅門閣下,你剛才問的問題也正是我們想要知道的。」

別說東方晨以前是搞科學研究的,生物學也所有涉獵,就算後來踏上進化流浪之路,見慣無數人生死,也從沒見過這般死法。

他問出最直接的問題:「取樣化驗了么?有什麼結果?」

諾亞一旁的隨從立刻答道:「大人,我們已經分時段取樣檢測了五次,得出結論都一樣,那些東西,不過是最普通的有機質,蛋白質、氨基酸、碳水化合物,以及各類無機物和單質元素。」

東方晨聞聽此言猛然一驚,接著問道:「沒有發現細胞組織嗎?」

那人搖搖頭:「怪就怪在這裡了,沒有發現人體中的任何一類細胞。」

東方晨若有所思:「也就是說,敵人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在殺死吉爾伽美什后,他的屍體直接跳過衰敗腐爛過程,被分解成了各種最基本的有機質和無機質?」

所有人聽到他的話后倒吸一口涼氣,方才答話的工作人員不可思議地說道:「大人,您的意思應該是正確的,事實好像就是這樣。」

東方晨面露緊張之色,慢慢說道:「這下麻煩了。垓隱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恐怖,更恐怖是的,這一切都是未知的啊。

諾亞神仆,我們需要馬上更改原有計劃,此事絕不簡單,得從長計議。」

……

在一間密室內,與會者只有東方晨、所羅門,以及凈土流亡者實際上的三位首領:諾亞、格里羅德、戴比拉蒙。

東方晨開門見山:「諸位,吉爾伽美什的屍體我們都看到了。現在他成了一坨蛋白質,但這在理論上來說是根本不可能的。

要知道,他生前可以一個活生生人,無論何種死法,什麼樣的手段,絕不可能直接跳過血肉破損腐敗階段成了現在這樣。如果兇手真的是垓隱,以他進化一階之能,絕不可能將目標生命直接攻擊至細胞尺度以下,這是由進化鐵律所決定的。

即便進化二階強者也做不到這樣。除非,垓隱達到進化三階的實力,擁有湮滅攻擊的手段,才有可能將目標瓦解到分子級別。但是,這顯然荒謬之極。

所以,排除所有的不可能,便只剩一種可能,我認為垓隱擁有某種特殊能力,可以在攻擊目標生命后,將其變成這樣。」

戴比拉蒙難以置信,驚嘆道:「怪不得這麼多年被垓隱刺殺之人的屍首,要麼成了一灘漿糊,要麼什麼痕迹都沒有,原來是這樣。」

所羅門開口問道:「東方團長,您見多識廣,可否知曉垓隱這種能力究竟是什麼呢?」

東方晨笑了笑:「諸位,在下也是個普通人,並不是未卜先知的神,怎麼可能知道他的能力?」

諾亞愁眉苦臉道:「唉,真是難為諸位了。我們怎麼……怎麼就弄出垓隱這樣一隻怪物來?

如今連屠神團的高人都對此無能為力,還有什麼辦法啊!神啊,難道真要滅絕我族?」

東方晨呵呵一笑:「諸位,我想大家搞錯了一件事,方才在下只是說對垓隱的情報一概不知,並未曾說過對此沒有辦法啊!」(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大家聽到東方晨有對付垓隱的辦法,紛紛振作起來,爭先恐後發言。

最後還是諾亞以勢壓人,大吼一聲:「都別吵了,聽團長大人說。

東方閣下,請問您剛才所說的方法是什麼呢?」

東方晨呵呵一笑,慢慢吐出一句話:「利用他的性格缺陷!」

大家聞言眉頭皺起,紛紛自語起來:性格缺陷?

所羅門與東方晨最為熟絡,心知這位將監守者屢次摁在地上摩擦的強者雖然名頭看來高不可攀,任誰站在他面前都不自覺低其一等,但實際上最是平易近人,只要你與他真心相交,他必百倍回報。

於是所羅門反問道:「東方團長,每個人都有性格缺陷,為何您獨獨憑這一點就能對付垓隱那樣的人物呢?」

東方晨笑著說道:「神父,接下來我說的話,只是就事論事,希望您別往心裡去。

原因就是三大英雄王的來歷。想必諸位都很清楚,所謂的『英雄史詩計劃』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三大英雄王又因何產生。

不錯,正是因為你們當初弄出的人性三分。當初我第一次聽聞這等奇事時,也覺得不可思議,試問人性這麼複雜的東西,怎麼能分開呢?後來在吉爾伽美什和所羅門身上,我發現了人性分離這套理論,還他媽真能實現。

神父大人就不用說,正是由於他心中的嫉妒和不甘在作祟,所以才有了後來近萬年的傳奇人生。而吉爾伽美什就更能說明問題了,事事都強迫性地要求完美結局,總以為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所以他才會對罪大惡極的門卡扎羅抱有幻想,試圖挽回那個人人得而誅之的渣滓。因為太過追求完美和強大的自信,他才會單獨尋找垓隱蹤跡,為自己悲慘的結局埋下伏筆。

那麼垓隱呢?他難道就沒有特彆強烈突出的慾望么?正如當初門卡扎羅所說,三位英雄王的性格是不完整的,是三缺其二的人格,是某種極端需要的產物。所以,在普通人身上某些很正常的慾望,三位英雄王則顯得格外強烈。

因為普通人完整的性格和經歷,會儘可能讓自身取捨達到一種平衡狀態,即便某種慾望凸顯,也會由其它意念理性抑制。就如同一個人再怎麼飢餓,只要沒有到瀕臨死亡、喪心病狂的地步,那麼他絕不會搶掠不屬於自己的食物,更不會殺人奪食,正常情況下都會讓自己滿足合理獲取食物的條件,或買或換、亦或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因為這是我們正常進化的結果,是已經印入我們基因的環境反饋機制。

沒有人在某種慾望得不到滿足的最開始階段,會首先考慮採取暴力或者極端手段。即便有,也是後天各種經歷慢慢累積的結果。而心理學則把這一現象稱為:慾望控制薄弱或失效。

比如各種心理變態連環殺手,他們的行為就是最好的佐證。因為造就那些連環殺手基本都是同一個原因:相關性格缺失!很不巧,我們的三大英雄王便是這種環境下的產物,而且是天生的,故意的,想改都改不了。

念念難防:沈先生愛藏嬌 那麼我們回過頭來看看,垓隱最強烈、而且根本無法遏制的衝動是什麼?是獵殺你們四大家族成員,是為了徹底消滅抹除將他帶到這個世界上的人和體制。上萬年下來,只要有機會,這傢伙必定伺機刺殺相關目標,而且從未失手。

垓隱數千年的行為也堅定不移地詮釋了他所信奉的人生信條:復仇!」

東方晨講完后,房屋內陷入很長時間的沉默。

諾亞終於有點明白東方晨所指的那個方法是什麼了,於是低聲說道:「也就是說,他的復仇不會停止。您的意思是,以我們四大家族之人做誘餌,將他引出來?」

東方晨點頭道:「完全正確。諸位,如果不是實在沒辦法,我也不想行此下策。不如此,我們對垓隱一點辦法都沒有。」

經過一萬多年來的各種損耗,最主要的是垓隱這些年來的豐功偉績,凈土流亡者真正隸屬四大家族的人剩下的不多了,堪堪百十來人左右,尤其是英雄,實際上就只剩包括垓隱、所羅門在內不到十人。

所以現在每一個活著的家族之人,都十分寶貴。諾亞等首領不畏生死,更不會懷疑族人們的獻身精神,而是擔心垓隱是否如東方晨說的那樣,在族人付出代價后乖乖上鉤,上鉤后是否又有必贏之策,唯一猶豫的,只是怕族人們會白白犧牲。

東方晨看出三位首領的猶疑神色,哈哈大笑道:「哈哈,各位首領,天下哪有免費的午餐,何來空手套白狼之美事?更何況這一切源頭都是你們惹出來的禍,現在有人願意替你們擦屁股,諸位應該感到慶幸才是。

今日明話告訴你們,這已是對付垓隱唯一可行的方法。而且在下也不能保證你們究竟得犧牲多少條命,才會換來他能被我們抓住的破綻。」

格里羅德一聽這話就急眼了,叫嚷道:「什麼?您的意思是就算我們都死光了,能不能除此孽障還說不定?真是豈有此理!」

東方晨點點頭,眼神冷漠無情:「對,這就是我的方法。」

戴比拉蒙沉聲道:「這絕不可行。一定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讓我們再好好想想。」

諾亞卻是個明白人,嘆了口氣說道:「諸位也別爭論了,既然是我們造的孽,理應由我們承擔。別忘了,這件事最終的解決,還得靠東方先生。」

東方晨暗贊諾亞此舉明智,進一步解釋道:「各位,請大家仔細考慮,想要消滅垓隱,難點無非有二。第一,如何找到他。第二,他有什麼能力?如何做到知己知彼。只要達成這兩個條件,我東方晨在此保證,一定會讓此獠徹底消失!

下面我們先來談談第二條。做到這點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和他面對面之後才能知曉。換句話說,就是用包括在座諸位在內所有人的命去填,與之相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沒有這樣的覺悟,此事還是乘早打住。

呵呵,之前屠神團與監守者的每一次大戰,我們哪一個成員不是抱定必死之決心奔赴戰場的?只有與敵面對面時,你才會明白之前的一切想當然都是笑話,戰場上瞬息萬變,只有在生與死的較量中想辦法逼迫對手底牌盡出之後,才有可能真正找到破敵之策。也許,在沒找到敵人破綻之前,我們就已經死了,但這絕不是借口,連試一試的勇氣都沒有,根本沒資格配享戰士之名。

這便是屠神團為何能數次擊敗監守者的根本原因,也是一名踏入進化階級流浪者的覺悟與信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