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若不是已成就無色念體,她恐怕已經受傷了……

鳳女早已適應玉勝天內的低溫,自是早有準備。

「好廣闊的冰原,」羅征眺望了一眼遠處。

這一片冰原根本望不到盡頭,似乎整個玉勝天都是由堅冰組成,而在玉勝天的上空,也有一道道冰光映照下來。

羅征的目光望著天際,凝視一番后則問道:「玉勝天上空,還有一層冰蓋子?」

他細細凝望后才發現,上方的冰光並非從下方折射而至,似乎在他們的頭頂上另有一個冰層。

「對,玉勝天分為上下兩層,上層極寒極冷,無論是彼岸生靈還是陽魂都會被凍結,無法從上方通過,只能從下面的冰層行走,」李杯雪回答道。

簡單點說,整個玉勝天的所有生靈,包括諸多神廟,各大勢力的大本營,都建立在兩層冰的夾層中。

「就不知道這位鳳女會另闢出一條什麼樣的蹊徑?」李杯雪說著看了鳳女一眼。

鳳女淡淡一笑道:「這條蹊徑就是上冰原上層通過。」 李杯雪聽到鳳女這個提議,愣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從冰原上層通過!你就是想害死我們?」

冰原上層絕對是玉勝天的禁地!

如果不是玉勝天有上下兩層冰原,恐怕根本沒有人能前往三十一重天。

「我只想害死羅征,害死你?我沒興趣,」鳳女反唇相譏,「你大可不必跟來!」

羅征則問道:「既然上層冰原那麼危險,為何一定要選擇那條路?」

「按照這一次的苗頭,你根本無法通過三十重天,除非你真的靠著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掀翻整個元靈文明,」鳳女說道。

鳳女是站在第三方立場來觀察的。

她知道羅征的能力,更知道元靈文明的實力。

帝俊的隕落對元靈文明算不了什麼大損失,但對羅征的重視恐怕會不斷加強。

這一次羅征通過魂城后,恐怕會引起更大的反應。

「如果你信不過我,可以讓吾皇本尊出現,他能驗證我的忠誠,」鳳女正色說道。

「不用了,」羅征點了點頭,「我相信你!」

從局勢上來看這些金烏族的強者們根本走投無路,而因為血脈崇拜的影響,她根是無法欺騙。

既然羅征贊同了,鳳女也不計較了。

她翅膀輕輕一揮之下,已飛升而起,同時說道:「我知道有一處地方能通向上層,隨我來!」

羅征正要運轉雷形化意時,目光忽然投向李杯雪,陽魂是無法飛行的,但入了聖魂境應該有所不同……

誰知李杯雪沒有任何猶豫,背後的紋路閃爍著光芒,身形已一躍而起,朝著上方飄去。

「原來聖魂可御空飛行……」

羅征心中默道,隨後一對雷翅自他背後形成,伴隨著「噼啪」一聲脆響,亦緊隨在鳳女身後。

冰原的上下兩層的間距大約有上萬丈!

從下層飛抵上層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隨著三人的高度不斷地提升,溫度也越來越低。

「呼……」

陣陣刺骨寒風吹拂而來。

這等寒風如果吹在靛魂至極的陽魂身上,怕是直接能將其封凍,破碎,最終被摧毀。

但吹拂在鳳女身上時,鳳女體內的那些「經絡」光芒閃爍,亦將其輕鬆抵禦。

李杯雪剛剛進入聖魂境不久,抗衡這等寒風的壓力要大一些,不過她看到鳳女的處理方式后,也是有樣學樣,體內的經脈不斷閃爍光芒,將侵入無色念體的寒氣盡數驅逐出去。

至於羅征……

他雖然覺得寒冷,但依舊在可承受的範圍內,倒是沒有太多的反應。

三人攀升到萬丈高度后,就能觸碰到上層冰原了。

羅征伸手觸摸了一下這厚厚的冰蓋,在手指碰到的一瞬,一條條白霜宛若白色惡魔的爪牙,順著羅征的手蔓延下來。

他試圖將手拔出來,但發現自己的手已黏貼在這冰蓋上!

就在羅征準備醞釀力量強行拔下來時,一團金色火焰徑自打在他手上。

「逢!」

那火焰在羅征手中騰的燃起,便將那些白霜融化,羅征這才得以脫身。

「小心一點,不要觸碰到冰蓋,」鳳女叮囑道。

羅征微微一笑,默默地跟在後面。

剛剛那等情況自然是困不住自己的,他其實還想嘗試一下,自己能不能將冰蓋打穿,但想想自己的目的是悄無聲息通過玉勝天,也沒必要在這裡胡亂折騰,一切聽從鳳女的安排便是。

沿著冰蓋前行了好一會兒,彷彿來到了玉勝天的邊緣。

在那邊緣地帶有一處淺淺的凹槽,鳳女鑽入凹槽中,熊熊金烏神火自她體內散發出來。

「滋滋滋……」

火與冰的交鋒,便產生了濃濃的白霧擴散出來。

鳳女在其中融了一會兒冰層后,便傳來聲音,「冰蓋厚度大約有百丈,你們跟在我下面,否則一會兒又會被冰封住……」

羅征與李杯雪便鑽入鳳女融化的冰凍內,跟隨著鳳女慢慢從冰蓋中往上挪。

他們就像是小小的蛀蟲一般,靠著金烏神火慢慢打穿冰蓋。

即使是鳳女,長時間催動金烏神火也是不小的壓力,在冰蓋中鑽了二十多丈后,她便停歇下來了……

「我可以試試嗎?」羅征忽然問道。

鳳女驚詫的看了羅征一眼,「你可以祭出這等火焰?」

尋常神道的火焰,根本不可能燒開這裡的冰層。

要知道這裡是玉勝天,是三十重天!

即使在這裡挖出一塊堅冰承載,都是一件強大的冰系彼岸信物!

「我不行,但有人可以!」

羅征與元始天尊細微的溝通之後,伸手輕輕一揮,一朵火蓮已在羅征掌心綻放。

「咻……」

隨著這火蓮滴溜溜的旋轉,便徑自朝著上方的冰層飛旋而去。

「滋滋滋……」

此乃火神祝融凝出的道令火蓮,即使只是氣魂的手段,威力也不俗。

在火蓮的灼燒之下,冰層不斷地融化,白霧頓時將三人都籠罩。

「好快!」

鳳女看著不斷向上升的火蓮,滿臉都是異色。

一朵火蓮向上鑽出一條二十多丈長的洞穴后,才漸漸的停下來。

「走!」

這一次是羅征率先向上,鳳女與李杯雪跟在後面。

「去!」

羅征衝到盡頭后,掌心又會一朵火蓮滴溜溜的旋轉著。

輕輕一拋之下,火蓮又融掉了二十餘丈的路。

當羅征丟出第五朵火蓮時,自冰蓋中忽然傳來「咔」的一聲。

「吱」

一道尖銳的嘯叫從上方傳來。

冰蓋被火蓮鑽破了,冷到極致的寒風從上方激射下來。

這寒風中蘊藏的力量也不小,羅征,鳳女,李杯雪在淬不及防之下,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向下拍打,三人都向下墜了一段距離。

其中羅征下墜的距離最短,鳳女其次,而李杯雪最多。

好在那寒風只吹拂了一個呼吸時間,原本被破開的冰蓋,在一剎那之間又重新凝結,堵住了出口后,寒風被隔絕在了上面。

「這等凌冽寒風,果然名不虛傳,」羅征微笑道。

他渾身被白霜籠罩,看上去宛若成了一名「冰人」,鳳女,李杯雪差不多也是一片雪白。 李杯雪亦嘆息一聲,「只是在洞口就這麼冷了,上方到底有多冷?」

鳳女淡淡的說道:「這裡還不是最冷的地方,等上去了你們就知道了!」

「可這麼冷,我們就這樣上去?」羅征問道。

若是不做任何準備就爬上冰原上層,就算是羅征恐怕也會被凍結。

「當然不是,」鳳女搖搖頭。

她伸出手臂,手腕處浮現出一個圓圈,這圓圈顯然是金烏族的須彌空間。

「嗡……」

隨著圓圈一陣閃光,自鳳女手中出現了一個圓形的罩子。

「元靈神火罩,是元靈一族火靈鍛造的寶物,在元靈神火罩的保護下,可保我們在上方前行,」鳳女說道。

帝俊投靠了元靈一族,自然得到元靈一族不少恩惠。

這元靈神火罩帝俊自身用不上,便將其轉交給了鳳女。

她徑自越過羅征后,指尖綻放出金烏神火。

那金烏神火順著元靈神火罩向上流淌,整個元靈神火罩都散發出一股溫熱之感。

元靈神火罩本身溫度不高,但能夠將溫度穩定在一定範圍內。

「我們一起衝上去!準備!」鳳女說道。

「砰!」

三人頂著元靈神火罩向上猛然一衝。

剛剛略有凝固的冰洞,又被直接沖開,三人終於出現在了冰原上層。

「呼呼……」

激烈的寒風呼嘯而至,這寒風中蘊藏的力量也不弱,幾乎要將元靈神火罩掀翻。

「抓緊了!」鳳女臉色一變。

如果元靈神火罩就這樣被吹飛了,他們三人的下場可想而知。

羅征沒有任何遲疑,手若閃電,一把將元靈神火罩扣住,他的手宛若鐵鉗一般,任憑那寒風如何吹拂,元靈神火罩都紋絲不動,將三人穩穩地罩在下方!

鳳女鬆了一口氣,這才說道:「我們朝前方走!左側可以看到冰原的盡頭線,順著盡頭線走,方向不會錯……」

玉勝天的面積是相當大。

鳳女選擇的這條路雖然穩妥,但也不是那麼簡單通過的。

這一望無際的冰原上,除了藍白色的茫茫冰原之外,就只剩下呼呼吹拂的寒風,就連雪花都看不到一片。

每隔一炷香的時間,元靈神火罩上的紅光就會黯淡下來,罩子下方的溫度亦會急劇下跌,這時鳳女的手指輕輕一挑,便將一道金烏神火打入元靈神火罩中,這罩子的光芒又會再度明亮起來。

三人在冰原上方行進了數個時辰后,前方依舊白茫茫一片,看不清楚來路,也看不清楚退路。

「這般走下去太慢,」羅征有些不耐,「我們不能飛過去?」

鳳女本身就能御空飛行,聽到羅征的話連忙搖搖頭,「冰原上的情況和你看到的完全不同,上空有一些看不見的極冷亂流,若是捲入其中,就算是元靈神火罩都保不住我們。」

聽鳳女說的這麼嚴重,羅征也放棄了這個想法,只能乖乖的頂著罩子前行。

再向前走了七八個時辰后,原本凜冽的寒風竟漸漸地停歇。

沒了風聲的打擾后,四下里都顯得一片寂靜。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那冷風不吹了?」羅征透過罩子打量著周圍。

「因為溫度更低了,」鳳女聳聳肩膀。

在溫度抵到極限的時候,任何能量都變得近乎停滯,冰原上的寒風同樣是一種強大的能量。

「羅征,你看,那邊是什麼?」李杯雪一路上也悄悄打量著周圍。

她知道玉勝天內很冷,但從未想過上層冰原竟是這樣的景象。

他們左前方的冰原往下陷入了幾丈,那一片範圍內空蕩蕩的,似乎什麼都沒有,但這一片區域卻給人一種巨大的壓力……

羅征打量了一眼,臉上也顯露出好奇之色,他抓著元靈神火罩就想朝著那邊移動。

「不要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