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萬首蛇魔看到這一幕,陷入更大的絕望,他無法擊敗范浪,要是金陽戰獅再衝過來幫忙,他必輸無疑!

逃!

玩命逃!

萬首蛇魔閃身暴退,動用逃命手段加速,但是他不敢背對敵人逃跑,身體仍然面對著戰場,是倒退著逃跑。

范浪持劍追了上去,將殘存的魔族丟給金陽戰獅處理。

他說過要親手殺死十二星大魔王,那就一定要親手才行,不想讓金陽戰獅下口。

雙方一追一逃,當空急速飛行,彼此之間的距離並沒有拉開。

范浪目視前方,收了陣法,收了三頭六臂,改為釋放劍氣雙翼,背後張開長達十丈的巨大翼展,每一朵羽毛都是劍氣凝聚,成千上萬道劍氣揮灑出去,令他的速度節節攀升。他還使用了一件名為道印令的寶物,用道印來加速,額頭之上浮現出一枚道印。

名門驚婚,萌妻乖乖就擒 雙方之間的距離開始縮短!

范浪一邊追趕,一邊出劍進攻,還動用了意念攻擊,前面的萬首蛇魔就像個活靶子,處境很糟糕,連連受到攻擊。

萬首蛇魔一心只想逃走,乾脆把心一橫,動用了一門保命手段。他身體一陣涌動,上萬條魔蛇飛散出去,飛向了四面八方,還有的飛向地面,要往地底裡面鑽。 這上萬條魔蛇,全都是萬首蛇魔的身體,只要保住一部分,將來就能重組。

哪怕留下一條,他就不會徹底死亡,只是實力會大打折扣,需要很漫長的時間才會恢復。

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用這種保命手段,現在實在是被逼急了。

上萬條魔蛇四散逃走!

范浪雙目一凜,察覺到萬首蛇魔的用意,意念完全放開,鎖定所有的魔蛇,然後展開大面積的猛攻。

蓮心劍法,綻放!

星隕滅絕陣!

范浪身前綻放一朵璀璨的劍氣蓮花,花頭足有千丈之巨,片片花瓣綻放開來。

在他身後的半空中形成一顆顆隕石,向著逃跑的魔蛇猛砸過去,隕石摩擦出熊熊烈焰,拖曳著紅色的尾炎。

兩招大面積攻擊,覆散四面八方,一條條魔蛇被擊中,或者被斬殺,或者被隕石砸死。

范浪張開大嘴,吐出人道之火,焚燒那些魔蛇。

殺殺殺!

他心知肚明,一條魔蛇都不能放過,否則就是後患,要殺就殺個乾淨。

幾百條,幾千條……

千百條魔蛇被范浪殺死,但還是有很多落網之魚逃向了遠處,還有的鑽入了地底。

好在范浪的意念已將這些魔蛇都給鎖定了,不依不饒的追殺過去,還釋放出了一些傀儡跟妖寵幫忙。

范浪掘地三尺,連躲入地底的魔蛇都挖了出來,統統殺死。

魔蛇剩下的越來越少,越來越少,十條、九條、八條……

到最後,只剩下了最後一條,只有拇指長短,是一條通體瑩白的小蛇,躲在了一座山中。

重生八零:麻辣小媳婦 這是最小的一條魔蛇,同時也是最核心的一條魔蛇,可以放大縮小。

魔蛇蜷縮成一團,一動也不敢動,內心更是惶恐不安。

轟!

劍氣將整座山斬斷,范浪伸出玄力大手,將魔蛇一把抓出,死死捏住,拿到了眼皮子底下。

「似乎就剩下你這一條了。」范浪寒聲道。

小白蛇的眼中流露出無邊的恐懼,歇斯底里道:「為什麼?為什麼你一個玄帝會這麼強大?為什麼你能瞬間痊癒?為什麼你的實力會突然暴漲?為什麼你能鎖定我所有的分身?」

一連串的為什麼,展現出萬首蛇魔此時的絕望與瘋狂。

范浪做出了一番回答。

「你我之間,是不同的。我是被選中之人,降臨到這個世界,註定要做出一番轟轟烈烈的大業,在宇宙鴻蒙中布武億萬星辰,在神界中登上輝煌的天梯,六道將為我改寫規則,神佛將為我歌功頌德。往前無數年,不曾有我,往後無數年,唯我——獨尊!」

范浪剛剛經過一場大戰,情緒高亢激動,說出了豪言壯語,可謂志存高遠。

萬首蛇魔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狂言,他知道範浪是非常之人,將來確實有能力做出非常之事,再加上命懸一線,生出臣服之心。

「范浪,你是頂天立地的大人物,將來無可限量。求你別殺我,我願意臣服於你,為你效力。」小白蛇開口求饒。

「像你這樣的大魔王,我手底下已經有一個了,我可以接受他的臣服,但不能接受你的臣服,因為——你顏值太低!」

范浪的玄力大手猛然握緊,將小白蛇捏得粉碎。

這一下,所有的魔蛇都被殺了,可謂乾乾淨淨,不留後患。

【玩家擊殺萬首蛇魔,戰鬥大幅越級,獲得越級獎勵經驗值24億點。靈幣1200萬枚。】

【萬首蛇魔爆出12星級隨機寶物1件,悟道丹18粒。】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帝9級,玄力+15000,生命值+15000。】

又升一級!

一下子爆出這麼多經驗值,升級理所當然。

十二星級的寶物,還有幾十粒悟道丹,也都是好東西。

范浪還是第一次親手殺死十二星級的大魔王,心情十分暢快。

「爽!這一場苦戰沒白打!」

范浪放聲大笑。

隨後沒多久,金陽戰獅飛了過來,它已將眾多魔族殺死,唯獨朱紅女皇還留在肚子里。

剛才金陽戰獅把朱紅女皇吞了下去,沒有直接殺死。

艦隊司令 金陽戰獅張開嘴,口中冒出空間漩渦,將半死不活的朱紅女皇吐了出來。

朱紅女皇只剩下殘軀,摔在了地上。

「我說過的,很討厭被人欺騙,我要親手殺了你,才能消心頭之恨。」范浪大步上前,舉起了手中利劍,作勢就要斬殺。

朱紅女皇面如死灰,求饒道:「別殺我,留我一命,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這件事另有主謀,是他通風報信,告訴了我們你的動向,還給我們出謀劃策,讓我們抓住你!」

「他是誰?」范浪冷冷問道。

「你答應不殺我,我才能告訴你。」

「無所謂,你不說也罷,我今天非殺你不可,不會給你任何活路,更不會給你什麼承諾。」

范浪冰冷依舊,手中神劍無情斬出,將朱紅女皇斬殺。

朱紅女皇的身體被切成了幾段,卻還沒有死透,生命力實在頑強。

事到如今,她心中有無盡怨念,只想多拉一個下水。

「那個……通風報信的人……叫做高並濟……一切都因他而起……殺了他!讓他給我陪葬!」

「至於你……早晚也會死吧!哈哈哈哈!」

朱紅女皇發出詭異凄厲的笑聲,然後徹底死絕,聲音戛然而止。

高並濟!

原來是他出賣了范浪!

大家都是炎龍學院的人,不是出賣是什麼?

高並濟把關於范浪的消息告訴魔族,利用魔族去對付范浪,用心何其歹毒!

這種行為,不僅觸怒了范浪,也違反了炎龍學院的法規,犯下了死罪。於公於私,高並濟都死定了。

至於高並濟的動機,並不難猜測,他之前與范浪在課堂上對峙,後來還輸給了范浪一大筆錢,必然懷恨在心。

「高並濟,你自己找死!」范浪聲音冰冷。

殺死朱紅女皇,爆出了很多獎勵,跟萬首蛇魔爆出來的獎勵差不多,光是經驗值就有二十幾億,但是還不足以讓范浪升級。

就算這麼一大筆豐厚的獎勵,都沒能洗刷范浪心中的殺意,回到炎龍學院之後,他一定會處理這件事,將高並濟置於死地! 垃圾系統,【不會是現在,但是會在今天發生】

姜小時秀眉緊擰著,「你可以把時間精確到什麼時候?」

垃圾系統,【你要是在莫江湘到身邊,我可以把時間精確】

「我現在就去蓉城。」姜小時站起身就走出傅氏大廈,去蓉城,她雖然不是白月光,可以不去在乎那些仇恨,但是卻不能讓莫江湘出事,那是白月光小姐的親人,她佔用她的身體,就應該幫她守護住這唯一的親人。

垃圾系統,【宿主,你去你也可能遇到危險,我建議你還是找人陪同你一起去】

姜小時聽了系統的話,立馬就跟趙花顏打電話,「趙叔,你還在蓉城拍戲嗎?」

「在,怎麼了?」趙花顏身後還有著炮火聲,剛還在拍一場打鬥戲,心想這小祖宗怎麼跟他打電話了。

「那趙叔你來機場接我一下。」姜小時已經在往上買好票,讓司機直接把她送到機場去。

趙花顏這邊冷汗直冒,這小祖宗又來這邊做什麼,不是剛被某人給帶回去,不會又是來調查莫家吧,這就讓人有點傷腦筋,「小時,你來跟你五叔說了嗎?」

趙花顏的話剛問出口,姜小時的手機就有電話進來,傅辰修打的。

「五叔。」

「去那裡了,怎麼還沒有上來。」傅辰修看著越走越遠的小紅點,兩道入稟的長眉緊緊擰著。

姜小時沒有說慌,但是心虛的回答,「五叔,我在去機場的路上。」

傅辰修臉色驟然往下沉,臉色陰沉,聲線冷邦邦帶著命令,「回來。」

「五叔,我去蓉城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須要去。」姜小時小心肝都在顫抖,反駁大佬的話是需要勇氣的。

傅辰修冷眸暗沉,臉上已經有了薄怒,臉色黑沉如鍋底,「要我去機場抓你,還是讓我打電話讓司機把車開回來。」

姜小時基本就是秒慫,知道傅辰修吃軟不吃硬的性格,也就開始撒嬌,「五叔,我已經跟趙叔打了電話,他說他回來接我的。」

傅辰修太陽穴突突的直跳,很想把某女抓回來打一頓,她不知道她自己現在是兩個人嗎?「你去蓉城做什麼?」

姜小時咬了咬唇瓣,在考慮要不要跟他說實話,在內心糾結了一下,還是決定實話實說,「五叔,我去找莫江湘。」

「你都知道了?」傅辰修這話是肯定句。

姜小時懵逼了一下,隨後就反應過來,原來大佬早就知道莫江湘跟自己的關係,大佬或許比她還要早知道都不一定,「五叔,莫江湘是我姐姐,我得幫她。」

「你先回來,五叔有安排,能保證她的安全。」傅辰修說。

「五叔,你就讓我去看看吧,我在家裡會不安的。」姜小時可憐巴巴的說著。

傅辰修心一軟,「明天必須回來,沒有回來,你高考也別想參加了,給我在家呆到把孩子生下來。」

「謝謝你五叔,愛你么么噠。」姜小時拿著手機對著手機屏幕親了兩下。

傅辰修,「……」他怎麼就拿這個小丫頭一點辦法都沒有…… 范浪殺心已起,思量了一下,心中有了計較。

高並濟身在炎龍學院,想要光明正大的殺死他,非得有真憑實據不可,否則難以服眾。

范浪清掃了一遍戰場,然後趕往了萬首蛇魔的老巢,他知道那地方在何處。

到了地方,就見山峰挺拔,以大山為憑,開鑿了宮殿與房屋,還算有幾分氣勢。

萬首蛇魔被殺的消息還沒有傳回來,這裡的魔族照常生活,守衛相當森嚴。

范浪二話不說,拔劍戰鬥,殺了群魔一個措手不及。

連萬首蛇魔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這些普通魔族。他還把魔夢雪放了出來,讓魔夢雪跟著戰鬥。

范浪並沒有殺光所有魔族,用陰陽龍鎖抓住了一部分,丟在了空地上。

「你們誰認識高並濟?」范浪冷冷發問,手中握著一張記錄卡,會把接下來經過的一切都記錄下來,包括影像、聲音等等,說白了就跟攝影機差不多。

攝影最高的境界,那些玩器材的永遠不懂。

群魔並沒有乖乖回答問題,還有的魔族辱罵范浪,招來了殺身之禍。

嗖!嗖!嗖!

劍光閃耀。

范浪專挑不聽話的下手,誰反抗就殺誰,剩下的魔族戰戰兢兢,全都是比較老實的。

「再問一遍,誰認識高並濟?如果乖乖配合我,或許還有一條生路。」范浪再度發問。

「我、我知道高並濟。」一名魔族道。

「他是誰?為何你認識他?」

「高並濟是炎龍學院的導師之一,曾經來過養魔之地幾次,有一次他被萬首蛇魔給抓住了,萬首蛇魔沒有殺他,而是跟他做了一筆交易,雙方各取所需。高並濟嘗到了甜頭,後來又跟萬首蛇魔做了幾次交易,雙方一來二去就成了朋友。」

「哼,還真是骯髒的交易,為了一點蠅頭小利,竟然跟魔族勾結。最近幾天,有沒有關於高並濟的消息?」

「最近幾天並沒有見到他,但是聽萬首蛇魔提到過他幾次,他好像跟萬首蛇魔說了一件大事。」

「什麼大事?」

不等這名魔族說話,另外一名魔族為了活命,搶先說道:「高並濟讓萬首蛇魔去對付你,要把你抓起來當人質。你應該就是范浪吧?高並濟給了我們一幅畫像,跟你長得一模一樣,我認得你。」

「可以了。 白妖旅途 你們兩個很配合我,饒你們不死,其餘的,統統受死吧!」

范浪下了狠手,將群魔殺死,唯獨留下兩個活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