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視頻不是合成,不是移花接木,是真的。

就連錄音也是真的。

視頻和錄音,對他極為不利。

慕靖南面色不變,擺擺手,陳尋直起身,後退到一旁。

「你想要什麼?」他靠在沙發上,就連呼吸,都已經放輕了。

腹部的疼痛,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

「我要的很簡單。」金寧欣放下茶杯,以勝利者的姿態,說:「我要慕少你饒了我。」

「這話從何說起?」

「我知道,私自動司徒雲舒是我不對。你就當我年少輕狂,不懂事犯下了錯誤。這次,我也吃了教訓,下次不會了。所以,慕少能不能看在這些證據的份上,饒了我這一次。」

「呵。」男人冷嗤。

敢跟他談條件的人,不多。

她是其中一個。

「想必不用我說,慕少也知道,司徒雲舒為什麼救我。她可是睚眥必報的人,何至於會對我網開一面?」

金寧欣一字一句,「原因很簡單,我答應她,會告訴她真相。我們就約在了下午兩點。慕少不答應我也沒問題,我把證據交給司徒雲舒也一樣。相信她會放我一馬。」

「你以為就憑著這份視頻和錄音,就能威脅我?」

慕靖南話音落下,陳尋便拿出打火機,將U盤點燃。

黑色U盤,瞬間燃燒了起來。

他隨手扔在地板上。

很快,U盤便燒毀了。

金寧欣咬緊牙關,「你……欺人太甚!」

「如果這就是你的威脅,如你所見,已經沒用了。」慕靖南就快要撐不住了。

他遞給陳尋一個眼色,陳尋不動聲色的走到他身邊,就在這時。

金寧欣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勾唇一笑,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司徒小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約定的時間可是兩點。」

「我提醒你,不要耍花招。」

司徒雲舒的聲音,清晰的從手機里傳來。

慕靖南眸色瞬間陰翳,她故意的!

金寧欣就是故意打開外放,讓慕靖南聽一聽,她說的倒是是真還是假。

聽到司徒雲舒的聲音,他總該相信了吧?

其實,她心裡也沒底。

若是慕靖南不答應饒了她。 叢林內的一切都被即時傳送到外界,而當爆炸過後,古木一腳踩著龍淵,頓時讓整個校場徹底安靜下來。

高台之上的龍天君更是站起身,臉上的表情有著錯愕,有著難以置信,還有著憤然!

其他的天君和至尊們也紛紛目瞪口呆。

龍淵是龍天君四大弟子之一,如今一個照面就被鴻鈞天的武者擊敗,而且還是一腳踩在地下,這讓他們有點崩潰。

何止是他們。

鴻鈞天的武者也是紛紛傻眼。

他們並不知道龍淵的強悍,可也知道此人是祖龍天特意派上的大將,針對目標則是古木,如今卻被對方給輕鬆搞定,這也太誇張了吧?

「娘……父親把龍淵踩在了腳下!」

古霖看著光幕映像,嘴巴長得老大。

龍靈的明眸中也是閃爍著錯愕,在這對母子眼裡,古木修為只是納海期,怎會將六十力的化臻期強者打到在地?

「這傢伙……」

龍靈在震驚片刻,微微一笑,道:「又隱藏了修為!」

古木的扮豬吃虎在尚武大陸不止一次兩次,作為他的女人,看到如此突然一幕,很快就釋然了。

古霖聽到母親所言,心中有些凌亂,他可是想著和父親見面後來一場切磋,現在看來是不能打了,否則又得被狠狠教育一番。

……

古木一招將龍淵擊倒在地,順勢抬腳踩在他的背上,就好像定格的畫面,讓在場所有武者印在了心間。

「想殺我?」

「小爺就在大庭廣眾之下讓你顏面盡失!」叢林戰場內,古木踩著龍淵冷聲說道。

龍淵此刻狼狽的趴在地上,胸前鎧甲早已凹了一塊。

這是被古木打的,雖然沒有將中品法器擊碎,但暗勁卻蘊含七十力,此刻他經脈受損嚴重,撕心裂肺的痛苦從周身傳來。

可這身上的痛,如何能和尊嚴相比呢?

龍淵也是自命不凡的主兒,而且也有這個資本,如今被踩在腳下,沒有絲毫還手之力,他只能憤然怒道:「古木,你等著!」

女主是只食夢貘 通常情況下,被人干趴下還要說狠話,還來的結果必然是一頓暴打。

古木畢竟是有素質的人。

他沒有衝動去揍一個手下敗將,而是火之真元調動,將他那破碎的鎧甲融化,眨眼間,氣質不凡的龍淵頓時赤果果的趴在地上。

我不打你,我要好好羞辱你。

「我去!」

外界,諸多武者見狀,頓時眼珠子都瞪了出來,而那些女武者則一個個羞澀的將目光移開。

竟然把人家的衣服焚燒,這可是幾百萬人在觀戰,你讓人家以後還怎麼見人?

在場所有人心中紛紛對古木鄙夷不已,而龍靈則將目光移開,捂著腦門崩潰道:「這傢伙的無恥比修為提高還快。」

枕上婚色之天價妻約 「哈哈哈哈!」

古霖看到龍淵赤果果躺在地上,頓時大笑起來,父親這一招太絕了,也太解氣了!

嘭——

就在此時,高台之上的龍天君頓然抬手將身後椅子擊碎,臉上浮現出滔天的怒意。

龍淵可是自己的弟子,也是祖龍天的精英,竟然被那小子如此折磨,他這個師尊如何能看得下去!

而在身後的龍弧和龍胤更是一個個憤然不已,師弟被如此羞辱,他們也看不下去。

鴻天君見他發怒,冷笑道:「技不如人,能怪得了誰?」

「你那古木欺人太甚!」

龍天君怒道。

「這又如何?」

鴻天君淡淡道:「有本事讓你那龍淵去欺負我鴻鈞天的將軍呢。」

這老頭說話那叫一個鋒利。

龍天君雙拳緊握,只能選擇沉默,只能這麼站著,他倒是想坐下,可惜椅子被擊碎了。

……

叢林戰場上。

龍淵已經憤怒到極點,畢竟衣服被焚燒,赤果果被踩在腳下,外界的武者肯定目睹,換做誰都無法忍受。

遠處的祖龍天參賽者看到指揮官被如此羞辱,一個個憤然大怒,繼而修為爆發,瘋狂向著古木衝去。

咻——

古木一抬腳將龍淵踢向了這些瘋狂的武者。

龍淵赤果果的華麗飛出,被手下接住,然後以最快速度從空間戒指內取出衣服披在他身上。

下一刻,他們就要衝過去!

然而,就在此時。

古木已大步跨出,修為爆發,形成強勢氣場,頓時將幾十名龍族戰士束縛,然後向秦楓道:「將他們全都捆起來!」

「是!」

很快,秦楓等人紛紛將這些被壓制的龍族戰士給綁了,綁在叢林幻境的樹榦上。

外界。

當祖龍天的參賽者都被捆住一起,頓時引發了轟動。

這可是比賽,那有把人綁起來的?這還怎麼打?

一時間,校場上議論紛紛,也對赤血軍的古將軍有了全新理解,那就是——無恥之徒!

「這……」

高台之上,幾名天君很是崩潰,而鴻天君也是無語的暗道:「玩得有點過火了。」

龍天君則始終不語,但那眸子里的怒火都快要噴了出來。

……

由於古木率領的赤血軍將祖龍天參賽者都綁了,比賽無法進行,在裁判商議下最終宣布鴻鈞天一方勝出。

嗡嗡——

戰場傳送陣散發出流光,旋即就看到以古木為首的赤血軍相繼走出來,而在場外,鴻鈞天武者見得英雄凱旋,紛紛高呼起來。

古霖牽著母親的手向著傳送陣行去,臉上也有著興奮,二十多年的分離,如今卻在鴻鈞天相遇,自然是要一家團聚。

龍靈也是歡喜不已。

咻——

然而,就在兩人距離古木只有百米之際,高台之上忍無可忍的龍天君修為驀然釋放,化為一抹虹光沖了過去。

將自己弟子羞辱,又將他們捆在樹上,這可是奇恥大辱,本來脾氣就不好的龍天君難以控制暴走了!

他突然出擊讓鴻天君始料未及,畢竟這是一方天君,怎可能在大庭廣眾下對一名化臻期的小輩出手呢。

「卑鄙!」

鴻天君見他衝出,憤然大怒,旋即修為爆發追上去。

傳送陣和高台的距離有五里元,但龍天君這種級別的強者暴怒而出,那速度僅僅只是一個呼吸間!

「小子,本君今天就要廢了你!」

龍天君呼嘯而來,單手已形成至強手印,毫不留情的打了出來。

他已憤怒到極點,這一招打出蘊含了天君之威!

剛剛從傳送陣走出的古木,見得掌印打來,臉上浮現出駭然之色,下一刻就要調動真元來抗衡。

可面對天君憤怒的一擊,他就算修為全部爆發,也根本無法抗衡。

古木的形勢岌岌可危!

極品鑽石婚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嬌小的身影卻擋在他面前,那白衣如雪,仿若突然下凡的仙女。

霎那間。古木頓時神色獃滯,因為這窈窕的身姿很熟悉,而心間更是有著不好的預兆升起!

與此同時。

古霖的怒吼聲音也傳來過來:「娘!」 她不確定司徒雲舒會不會幫她求情,讓他饒了她一馬。

思來想去,她覺得還是從源頭上杜絕才是最佳的辦法。

更何況,若是司徒雲舒真的知道了她和慕靖南對江南做了些什麼,那時候,她生氣還來不及,怎麼可能保她的命?

能從慕靖南這裡得到一句準話,才是上上策。

「你放心,我不會耍花招的。」滿口應著,金寧欣目光卻始終看著慕靖南。

她看到了他眸底的掙扎,更看出了他對司徒雲舒的在乎。

那是一種近乎偏執的瘋狂。

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跟慕靖南是一類人。

離婚前妻太搶手 都是為愛不折手斷的人。

他愛司徒雲舒,為了司徒雲舒,不惜算計一切。

她愛江南,為了得到江南,也不惜做出一些傷害他的事,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