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費米拉察言觀色,哪能看不出來?當下不再糾纏少女的心事,微笑道:「男爵大人,想必A3計劃失敗了吧?」

阿緹婭開口道:「大人,為這事還勞煩您親自跑一趟,都怪我沒用。」

費米拉心說:你才知道?聽到你這麼說可真不容易!

但他隨即正色道:「A3計劃本來就是為了促進人類進化發展而設計的,現在也差不多了,是時候結束這場鬧劇了。

我截獲的人類訊息說,中亞一個小國家出現巨型龍捲風。我仔細看了,那是有人進化產生的能量吸汲流所致。

男爵大人,能解釋下嗎?」

阿緹婭恭謹答道:「據可靠情報,是一個叫『屠神團』的組織其中一人達到進化一階所造成的。就是這個『屠神團』一直在跟所羅門他們做對,A3計劃的失敗也全拜這個團體所賜。」

費米拉眉頭一皺:「哦,屠神團?口氣不小。知道他們的詳細情報么?

阿緹婭面有愧色:「我與所羅門他們是通過十道加密環節單線聯繫,為了隱秘,所有來往信息都是用的暗語。

所以,這個,他們掌握的暗語很少,因此太複雜的信息無法傳送。」

阿緹婭扭扭捏捏說完之後,本以為費米拉又會責備自己,沒想到指揮官頗為滿意地點了點頭:「嗯,不錯。男爵大人,總算有點帝國之影的樣子了。

您的處理方式無疑是最合適不過的,不能讓任務環境中的任何生命發覺我們的存在,這是暗影團行動的第一準則和紀律!

至於什麼『屠神團』?土著們的小打小鬧而已,知道如何進化又能怎麼樣?呵呵,記住,我們的目標,是那些土著背後的陰影!

讓所羅門他們幾個主動出擊吧!再進一步探探『屠神團』的底細!」

阿緹婭大驚失色:「大人,可是『屠神團』已經有了一名進化一階強者了?」

費米拉冷漠道:「那又怎麼樣?」

阿緹婭哀求道:「您就不能放過這些可憐的孩子嗎?這次就讓我去吧!」

費米拉雙眼猛地一睜,大聲道:「胡鬧!帝國戰士的性命何其寶貴?尤其是您!

男爵大人,您不清楚您的身份嗎?為什麼總想著跟地球土著攪在一起?也許我當初就不應該答應你們那些無聊的請求!

殺害曼森的神秘強者一天不出現,『監守者』就一天不能輕舉妄動。

這是命令!」

阿緹婭滿含淚水,小聲道:「是,費米拉大人,我這就給所羅門回復。」

……

希臘,雅典。

美麗的愛琴海上飄蕩著一艘小船,小船上的老人正要再度下桿海釣,突然神秘一笑:「呵呵,費米拉屁股也坐不住了吧,居然親自來了?

親愛的普羅修斯,進展夠快的呀!」

……

瑞士,日內瓦。

布雷堡內,雷耶斯一臉鐵青地吼道:「女神這是在讓我們送死!」

所羅門合上筆記本電腦,揉了揉太陽穴,輕聲說道:「給大家一年時間,想幹嘛就幹嘛吧!

一年後的今天,『神罰騎士團』全體成員在布雷堡集合。

目標:七星觀!」

繆斯大驚道:「團長?這,這,明知是死,我們還去?」

所羅門雙眼放出紅芒,獰笑道:「我們的命本來就是女神給予的,有什麼問題嗎?

嘿嘿,鹿死誰手?還難說得很,還難說得很啊。啊哈哈哈哈!」

繆斯看著狂笑中的所羅門,心底哀嘆一聲,抓過一瓶烈酒,一仰脖,咕咚咕咚喝了個瓶底朝天。

雷耶斯滿臉淚水,看著自己的雙手大吼道:「什麼亞特蘭蒂斯,什麼帝國榮耀,什麼新人類,什麼女神,統統都是狗屎!都給我去死吧!」

……

義大利,威尼斯。

明塔站在一艘小船上,將手機扔進河水中,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留下臉龐,喃喃道:「一年?我明塔就剩一年時間好活了么?

一萬多年的時間,終究是曇花一現罷了!」

……

日本,靜岡縣。

富士山還是那麼令人神往,一如既往的瑰麗,莊嚴肅穆。

山下一座小木屋,木屋前滿是櫻花樹,雖然櫻花早已經凋謝,鬼丸還是站在一株櫻花樹下撫摸樹枝。

突然,鬼丸將手中櫻花樹枝折斷,轉身微笑道:「兩位,請先回去吧!一年後我必定到府上拜訪。

七殺道長知道,我這個人向來說話算數的!」

玄武雙手環抱胸前,冷漠道:「風大人,你又想耍什麼花樣?別逼我們動······」

玄武話還沒說完,就看見鬼丸的淚水如同斷線的珠子,撲簌簌直往下落。

白虎負手而立,見此情景暗嘆一身,輕聲道:「師妹,我們走吧!讓風大人一個人清靜清靜,她也許就剩一年了,讓她再看一次櫻花綻放吧!」

……

美國,拉斯維加斯。

金字塔酒店賭場大廳,坐在一面賭桌邊上的赫迪拉姆從荷官那裡拿到了第二張暗牌。

他緊張的冷汗直流,因為發給他的這一張明牌是黑桃十。

「BlackJack!BlackJack!BlackJack!」

赫迪拉姆一面默默祈禱著,一面慢慢捲起了暗牌的一邊。

翻開一定程度,只見左邊出現了一個黑點。

赫迪拉姆強按下劇烈的心跳,繼續翻卷著。

黑桃A!

赫迪拉姆雙眼一黑,差點暈了過去,稍微清醒了一下,他無奈搖搖頭,愁眉苦臉道:「停牌!」

下首玩家嘿嘿一笑,玩弄手中高高一疊籌碼說道:「輸就輸,又不是輸了這一次,怎麼膽子還變小了?

美女,繼續發牌吧,給我再來個小五龍,我可要買雙倍的呦,呵呵!」

等所有閑家要牌完畢,荷官說道:「請大家亮出手中底牌吧!」

赫迪拉姆跳起來將暗牌甩到桌面上,大聲吼道:「老子是BlackJack!

哈哈,終於贏了,終於贏了!」

隨後在大笑聲中頭也不回地走了。

荷官急忙喊道:「先生,等等,您的籌碼!」

卻哪裡再能看到那個身影? ?這是一方色彩斑斕的世界,沒有日月星辰,也分不出白天夜晚。有的只是無數大大小小漂浮在半空的破碎浮島,在昏暗雲層中不斷閃出的光芒照射下,不停變幻著色彩。

在一處巨大浮島上,蒙卡諾將犼靈甲變化出砍刀刀刃上的血珠甩到地上,冷冷說道:「雖然你的殺意很強,殺戮領域更是驚艷無比。

但是,對我沒用!

七殺,普羅修斯先生對你的評價未免也太高了點,在我看來,沒有那九尊青銅鼎,你什麼都不是,連螞蟻蟑螂都比你更頑強!」

七殺躺在地上,呼吸面罩裡面全是鮮血,滾落到腦袋旁邊,劇烈地喘息咳嗽著,不停地咳出血來,窒息的感覺洶湧而至,身上橫七豎八全是刀口。

蒙卡諾面無表情,繼續說道:「早點認輸吧,快滾回奧拉戰艦,到了那裡,你又可以苟延殘喘了。

真是無聊透頂!呸!」

說完,一口口水吐到七殺身上。

七殺瞳孔一縮,臉色變得血紅,怒吼一聲,人已經消失不見。

噗的一聲輕響,蒙卡諾的砍刀已經從七殺胸口一穿而過,七殺瘦小的身軀被掛在砍刀上,離蒙卡諾還有老遠。

蒙卡諾嗤笑一聲,正欲再說些什麼,卻見七殺披頭散髮,狀若癲狂,喉頭髮出咯咯咯的慎人慘笑,抓住蒙卡諾持刀手掌用力向懷中一拉,張開嘴巴死死咬住了他的一根手指。

蒙卡諾劇痛之下眉頭一皺,大聲喝道:「又來?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你們師徒怎麼一個德行?都喜歡用這招。

我算怕了你了,快鬆開,趕緊去治療!」

哪想到七殺充耳不聞,任憑蒙卡諾怎麼勸說就是死不鬆口。

最後無奈之下蒙卡諾勁力一吐,將七殺震飛在地。

蒙卡諾揉著手指上的牙印,看著胸腹之間已經血肉模糊的七殺,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豪娶腹黑新妻 另一座浮島上,八條身影你來我往,只留下一串串殘影。

東方晨高速運動中一記星滅向青龍襲去,玄武轉頭看了東方晨一眼,嘿嘿一笑。

青龍身前突然飛聚起數十塊大小不一的石塊,排成一條直線擋在青龍面前,這條由石塊排成的直線正是星滅攻擊的軌跡。

緊接著,那些石塊接連碎裂開來,一直碎裂了二十多塊,才沒有其它石塊再碎裂。

東方晨惱羞成怒,心底低喝一聲:星耀!

四凶行動剛剛為之一緩,朱雀嬌喝道:「炎界!」

整個空間瞬間變的熾熱無比,「屠神團」一方四人立刻感覺到周身充滿狂燥的熱風,吹得人東倒西歪,既要對抗焦灼的高溫,同時還要小心白虎發出的無形劍氣。

奧維利亞已經被四聖逼得走投無路,殺紅了眼,情急之下忘了這只是在同四聖切磋,不管三七二十一,雙臂向前伸直合攏,一陣眼花繚亂的變形過後,整個上半身加雙臂已經變作一門巨大的銀白色炮型武器,只剩雙腿作為支撐。

隨即冷聲道:「全都去死吧!歐米伽衝擊炮!」

奧維利亞話音一落,銀白色大炮炮口位置出現一個亮點,亮點越來越亮,越來越大,隨後整個世界變成一片藍白色。

等一切都恢復平靜,只見四聖聚在一起,玄武站在最前面,衣衫襤褸,雙臂向前平伸,全身騰起陣陣煙霧。其他三名四聖成員也好不到哪裡去,一個個都灰頭土臉,頗為狼狽。

突然玄武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跪倒在地。

東方晨雖然心中緊張奧維利亞剛才那一擊,生怕出什麼意外,但看到四聖並無性命之憂,卻又好似受到重創,不由得喜上眉梢,哈哈大笑道:「幹得好,零!」

奧維利亞變回人型,搖頭道:「都怪我心靈力場強度太低,沒法複製四聖的秘術。還好本小姐還有後手!」

四聖之首青龍朗聲道:「你們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秘術:復甦之風!」

青龍的秘術一發動,只見四聖每個人身上青綠兩色不停變幻閃耀,眨眼之間四人已經神采奕奕,精神煥發。不但玄武又站了起來,而且所有人身上的青腫瘀傷全部消失不見。很明顯,四聖已經被青龍用秘術治療,恢復如初。

白虎舔了舔嘴唇,微笑道:「東方老弟,我們現在才開始呢!對上四聖,就要有永不氣餒的覺悟!」

「屠神團」一方的人大眼瞪小眼,好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意思是剛才種種都白努力了?又要重新來過?

突然東方晨爽快大笑道:「原來如此。白虎攻殺之強,無人敢掠其鋒芒,主攻;玄武防禦之堅,堪稱滴水不漏,主守;朱雀所學之繁雜,叫人目不暇接,且精通束縛迷幻類秘術,教人防不勝防,輔助隊友作戰,更是如虎添翼;再加上青龍既能掌控全局,運籌帷幄,又能用秘術治療己方傷患,恢復隊友元氣。

遇到這麼一個無懈可擊的戰鬥團體,這仗還怎麼打?」

朱雀咯咯嬌笑,邊笑邊說道:「小弟弟,這就放棄了?我們才用了兩成實力而已!」

東方晨收起笑容,肅穆道:「放棄?不,現在才剛剛開始!殺!」

「殺!」

奧維利亞、波克隆斯卡婭、淺草勝男也一同發出吶喊,隨著東方晨向四聖衝去。

……

普羅修斯看著面前一塊巨大顯示屏幕,壞笑道:「你們說奇怪不奇怪?真是巧了嘿。四聖是一男三女,東方晨他們也是一男三女唉!」

天樞和搖光看著屏幕中,被四聖追殺得雞飛狗跳的東方晨四人,心裡直打顫,哪有功夫體會普羅修斯的冷幽默?

搖光實在忍不住了,開口說道:「他們四個也就團長和零奶奶像點樣,其他兩人根本就是烏合之眾嘛,這樣下去一百年也不可能戰勝四聖的。普羅修斯先生,你為什麼不讓我和團長他們一起戰鬥?」

普羅修斯喃喃道:「沒有什麼烏合之眾。不要小看任何一個生命,這是宇宙生存的鐵則!我要說多少次你們才能記住呢?我的大人!

至於為何把你單獨叫出來?那是因為你的對手就是你的師兄:天樞!

他的劍意正好克制你的近身戰,並且攻擊力度強到足以讓你受傷,甚至會讓你有生命危險。

搖光大人,接下來的時間您還是多為自己考慮考慮吧!

天樞,你每把搖光送進奧拉戰艦一次,我就獎勵你一套高階秘術。 錦繡農女種田忙 要知道,你自己也還有很多弱點呢!

準備好了就開始吧!」 ?公元2042年5月,距東方晨初次獲悉A3組織存在,並在雅典發誓與之不死不休之後,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四年。

太陽還是照常升起又落下,地球人類還是日復一日地生活著,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但對於人類未來的命運來說,今天卻是個歷史性的日子!

A3,這個左右人類歷史進程的隱秘組織,曾經如此強大恐怖,今天卻不得不為了生死存亡做最後一搏。

雖然「神罰騎士團」所有人都沒什麼信心,但一行六人還是來了,來到中國四川宜賓之南,坐落於蜀南竹海的七星觀。

但今天真不是一個好天氣,大雨滂沱,充斥視野都是一片霧蒙蒙的顏色,天地間只有雨水從天而降的嘩嘩聲,間或夾雜一兩聲悶雷滾過天際。

「神罰騎士團」一行六人,徒步翻過一座又一座小山,穿過一片又一片竹林,曲曲折折也不知走了有多久,直到天都黑下來了,但大雨卻絲毫沒有減弱。雨水濕透了六人的衣服,並順著他們的臉龐不住滴落。

峰迴路轉,又穿出一片竹林,「神罰騎士團」六人突然發現,前面一片平坦草地上站著九個人,同樣在傾盆大雨中肅穆矗立,沉默著等待宿命中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