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大王的手下,在一瞬間跑的乾乾淨淨。

獨眼大王抬頭看著遠去的各位手下,氣的渾身發抖:「廢物,一群廢物!我……」

「你什麼?」

獨眼大王一抬頭,林寶寶正站在他面前,傲然地俯視著他。

「我是高傲的獨眼大王,我可是盛御大王的手下,你們敢動我,盛御大王會把你們全宰了!」

「是嗎?」

林寶寶默默從異界倉庫里,取出一把巨錘,咕咚一聲砸在地上。

大地瞬間被砸出一個大坑!

林寶寶拿著巨錘,轉頭向獨眼大王問道:「盛御大王是什麼實力?用的什麼靈氣?用什麼武器?住在哪?」

「你要是不說的話,就不怪寶寶不客氣了。」林寶寶道。

祝霜凝抱著肩膀,靠在林寶寶身邊,平靜地道:「問那麼多幹什麼?殺過去就行了。」

「說的也是。」林寶寶想了下,緩緩抬起巨錘。

「我說!我什麼都說,求求你們,放我一條狗命吧!」

……

獨眼大王落敗,剩下的手下,全部逃跑!

安克鎮,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有種柔軟,是他不嚷不炫的輕坐在你的身側,紅著臉蛋,掛滿了汗滴。對上一眼,沒有隻言片語,可是心腸碎了,僵硬的面容在褶皺里舒緩,原來有個小天使來了……

有種踏實,是她捨棄喧囂的風靡,一個人在遠方悄然的腹背弓腰。遙望那支孤影,心窩裡有股暖流又酸又澀,它的名字叫做守護……

有種安慰,是你什麼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做,可是總有人小心翼翼的在討好你,在怯怯的向你趨近。

紛擾散盡,陪伴左右的還有她和他,我知道啦。 吱呀——

一聲聲開門聲,無數居民湧上街道,再次望向林寶寶等人的時候,眼中都是帶著異彩。

「小姑娘,剛剛婆婆誤會你了,你們真的很強!」老婆婆拄著拐棍,慌慌張張地來到祝霜凝身邊,深深地說道。

李農眼中充滿感激:「謝謝你們,謝謝你們。」

「小姑娘,到婆婆家休息吧,婆婆為你們準備飯菜!」

「不不不,王婆,你這麼大年紀了,還是讓我來招待他們吧!」

「我李農是鎮長,我覺得由我來招待這些客人才是。」

安克鎮的居民們,為了招待林寶寶等人,竟然你爭我搶起來。

「老婆,你看,我就說這是好事吧!」林寶寶抱著祝霜凝的大腿,抬頭看了眼。

「到不了上古遺地,你就別想離開天荒城。」祝霜凝一盆冷水潑下來。

「哼!又欺負寶寶!」林寶寶不服地說道。

……

戰鬥之後,獨眼大王被祝霜凝用銘紋繩索捆了起來,綁在大街中央,而他們也和老婆婆,鎮長,享用了一番豐盛的美食。

「小姑娘,今天的事情,多謝你們了!」李農說道。

祝霜凝道:「都是他決定的。」

祝霜凝指著林寶寶。

林寶寶道:「對對對,功勞都在本寶寶身上!」

老婆婆卻是斜眼看向林寶寶,道:「小小年紀,就如此不知廉恥,明明是這位小姑娘出手打敗了獨眼大王,而你卻在搶功勞!」

林寶寶當時不願意了,叫道:「本寶寶也很厲害的好不好!」

「厲害?」老婆婆笑了聲:「像你這麼大的小孩子,再厲害能厲害到哪裡去?難不成你還能把盛御大王打敗不成?」

「哈哈哈哈!」

老婆婆此話一出,房間里立即鬨笑一片。

「好了,小孩子就應該聽大人話。」李農摸了摸林寶寶的腦袋。

「呀!好氣呀!」林寶寶憤憤不平。

「叮!異界紅包還有三十秒刷新!」

提示音響起,林寶寶的精神一震。

「哼!不理你們了!」林寶寶說著,起身走出房間,跑到外面去了。

望著林寶寶遠去的身影,老婆婆自然以為,是他們的話,刺激到了林寶寶。

才讓林寶寶這樣的。

他到底來說,還是一個孩子啊!

「不過話說回來,即便這次抓住了獨眼大王,那盛御大王怎麼辦?」飯桌上,有人說道。

說到這裡,李農也沉默下來:「是啊!剛剛逃走的那些人回去之後,一定會告訴盛御大王,盛御大王若是發怒!」

「只怕我們安克鎮,要再次經歷一次浩劫……」

剎時間,整個房間安靜下來。

祝霜凝看著安克鎮居民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樣子,微微一笑,道:「不用擔心,我們想去上古遺地,就必須經過盛御澗!」

「那個盛御大王,我們也會除掉的。」祝霜凝道。

「真的嗎?」

「那真是太好了!」

祝霜凝一笑:「我出去看看寶寶~」

祝霜凝說著,起身走出房門,而走到街道之上的時候,祝霜凝卻沒有感受到林寶寶的靈氣波動!

要知道,祝霜凝可是大武師!

對於天地靈氣的感知,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托稚子的福,有了拖沓的理由。同樣托他的福,大腦技能生疏,落後。像音階,降了不知多少個八度后,比大提琴低,比鋸齒鈍,比碎鼓破……

都說結婚喪失自由。正解應該是有了孩子。他會掠奪長者所有品相優良的基因,彷彿在對你言說「你,老了」。

偶然被一幅畫,一首歌,一個迴音刺激,又開始不服老了。在這阡陌世界中,想握一雙舊手重走青春,然別人握的可能是方向盤。

一首單曲循環五百次的歌。

「你從來沒有說過」。「從此,石榴下,琵琶旁,永不相見的守望」。一句話,兩棵樹成了彌留的最愛……免不了,淚了一把,卻不遺憾。會有人懂得,會有人同樣喜歡那句「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

黑夜,想找一個能夠說話的人。待某一天,那個能夠說話的人變了性別,那就是愛情。 如此情況就說明,林寶寶距離她已經很遠了!

「糟了!他該不會去找那個什麼盛御大王了吧!」祝霜凝瞪著眸子,望向遠方,透著焦急之色。

……

「叮!宿主打開異界紅包,運氣不錯,獲得凡間2高級道具,龍紋手套*1」

龍紋手套:三品銘紋器,其中隱藏著力量銘紋,可以提升武者百分之五十的力量!

看到這裡,林寶寶的心頭一緊。

「哇,好猛!」提升百分之五十的力量!

林寶寶的體質已經夠特殊了,再帶上這龍紋手套,戰鬥力更會直線飆升。

呼呼呼呼!

山峰的旁邊,只見一個人影正在天空飛行,雖然他身上沒有翅膀,也沒有武王的強大靈氣波動。

但是,他飛的卻是很平穩。

三品銘紋器:飛行竹蜻蜓!

「這破山這麼大,上哪去找特殊靈氣氣源啊!」林寶寶一臉懵逼。

「系統只能檢測到,這特殊靈氣氣源就在這附近,具體位置,還需要宿主自行查找。

系統機械般的提示音響起。

「瑪德,這不是大海撈針嗎?」

「這坑逼系統。」

林寶寶總是忍不住吐槽。

「咦?」

好像有人?

林寶寶向半山腰望去,只見半山腰,似乎有一群黑衣人正在不斷向山上跑去。

「這不是那獨眼大王那些手下嗎?」

林寶寶微微一怔。

「嗯?」

「這些人一定會去找那什麼盛御大王。」

「我要是跟著這些人,就一定能見到那什麼盛御大王。」

「說不定,那傢伙知道特殊靈氣氣源的位置呢!」

林寶寶心裡想著。

「過去看看!」

林寶寶飛了下去,悄然跟在這些人後面。

「可惡,我們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

「都是那個臭婊子,獨眼大王居然都不是他的對手。」

「對對對,等我們回去告訴盛御大王,一定要讓盛御大王打敗她,把她獻給嶼秋主上!」

嶼秋主上!

聽到這四個字。

林寶寶的心頭一顫。

難道……

林寶寶想起之前李農鎮長給他講的那個故事。

原本那個叫周岩的孩子,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小孩,直到有一天,安克鎮來了一個詭異的人,周岩和他接觸之後,就變成了盛御大王。

那個人,就是惡人寨三大魔頭之一——骨手魔頭,嶼秋?

「盛御大王是嶼秋的人?」

林寶寶微微一驚,望向前方,靜悄悄地跟了過去。

「盛御澗!」

爬過了一座高山之後,林寶寶來到一處僻靜的地域,在正前方,林寶寶看見了一快石碑,上面刻著很清晰的三個字。

「這裡就是那盛御大王的居住之地了?」

林寶寶閉上眼睛,感受著周圍的靈氣,忽然,林寶寶的雙眸猛地瞪開。

那股波動是……

那股波動是……

特殊靈氣的波動!

也就是於此同時,山澗的某處山洞裡,一對蒼白的眸子,緩緩瞪開!

ps:提前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到時候我可能會多更新呦,大概六更七更吧,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謝謝!!!!!聽歌《月華沉夢》

峨眉山澗,杏林,詩雨。

千絲薄縷,往夢依稀

月隱氳,夢香沉

只為與它相遇,我怯怯竦立

滯看斑駁,近了,盡了

輕輕的悄悄,是流光

拂手一怔,僕僕風塵

濕的,乾的。仿若所有文人墨客,豁達與厭世永遠是並蒂而生。

淡的,膩的。哪怕同一支花,也會繁衍清新或爛俗兩種格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