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來,確實是有些麻煩。

可是如今,沈傾還在重天塔中,他們要商量也見不到人。

「傾姐姐,這一層很舒服。」

單千里這是直抒胸臆。

沈傾也覺得很舒服,十二層里有著一股子讓人覺得很舒服的氣息。

似乎這種氣息,還可以讓人的修為慢慢提升。

正當沈傾帶著單千里徜徉其中的時候,便看到十二層的中央擺著兩個大箱子。

「咦,傾姐姐/」

單千里喊沈傾的時候,沈傾有人看到了。

「打開看看。」

單千里小步子跑了過去。

直接便伸出小胳膊小手,將其中一個箱子打開。

箱子里是滿滿一箱子的界幣,看的沈傾都愣在了原地。

隨後單千里打開第二個箱子,發現箱子里是正箱子的酒,只是沒有寫名字。

但是酒的香味卻是若有若無的酒香來。

虛無之殿里,眾人看著這場景,皆是無語。

「二哥啊,你這是放的啥東西,怎麼都是些沒用的……」

「怎麼沒用,買東西難道不花錢?人難道可以不喝酒,更何況這可是本%釀造的仙酒。」

「什麼?老二你居然把你的仙酒拿出去了?」

其餘六人更是驚訝不已。

「你就這麼看好這位小姑娘和那個小男孩?」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虛無七神里,老二的釀酒術絕對算是登峰造極了。

經過他釀造出來的仙酒絕對是可以延年益壽,改造筋骨。

可是老二從來不把自己釀的酒送人,就連他們幾個,一年也才最多拿到五壺酒。

這次,老二居然在箱子里放了十幾壇自己釀造的仙酒。

這絕對有問題。

「二哥,你是預知之神,你是不是知道這小女孩的未來,所以才先下手為強啊!」

「天機,不可說。」老二笑眯眯的回了這麼一句。

屁的天機啊,這宇宙難不成還有人凌駕於他們之上?

自己不就是天機嗎?

但是老二這麼說,眾人便知道問不出來了/。

只是多了一個心眼,想著往後,多關注一下這個小姑娘。

畢竟老二不僅僅是送出了仙酒,還特意改變了沈傾走進重天塔時,那一層的結構和生物。

要不然,沈傾能那麼輕鬆的爬到十二層?

說到這點,倒是很奇怪了。

他們兄弟幾個,若是看上了幾個好苗子,肯定是讓他經歷各種歷險和險境。

能經得住磨難,最後通關的人才,才是他們需要的人才。

這個老二倒是好,直接為這小姑娘掃清了障礙。

所以,他到底存的是什麼心思?

沈傾將一箱子界幣和一箱子酒全部放進空間戒指之後,便開始在十二層內四處尋找。

沈傾覺得傳說肯定不是無的放矢,所以這重天塔的十三層,應該存在。

沈傾和單千里進這重天塔,其實就是想要看看這傳說中的十三層。

重天塔外。

「怎麼還沒有人出來啊?」

「著什麼急,沒看到十二層的光還亮著嗎?」

「就是,說不準此時那位正在感悟呢。」

有人催促,有人似乎已經成了粉絲。

這要是放在現代里,沈傾又要收穫一波迷妹迷弟了。

「無極,你知道進入重天塔十二層的人是誰嗎?」

趙貳此時站在趙無極的身旁,似乎很有耐心的看著重天塔。

確切的說是看著十二層。

到底是哪個家族的青年俊彥呢?

趙貳實在是想不通啊。

巫啟賢那邊,也發生了同樣的對話。

巫明哲心中再次閃過趙無極對他說的話,隨後搖搖頭自己否認了。

絕無可能!

所以巫明哲給巫啟賢的答案,也是不知道。

趙無極看著自己父親,最終搖了搖頭。

自己絕對不能出賣師傅,即便是對著自己的父親也不可以。

「無極,切記,這人要是出來,我們趙家必須交好他。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趙貳千叮嚀萬囑咐,隨後感嘆道。

趙無極卻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父親啊,這人原本就在你家裡,是你一直要趕他們走,現在倒好了,要求人了。

趙貳似乎想到了什麼,看了看趙無極的身旁。

似乎在找什麼,只是看了一圈都沒有看到。

「無極,你不是帶著沈傾嗎?她去哪裡了?這麼重要的場合都不出去,果真是沒有眼光,沒有見識!」

趙貳說著說著便不屑了起來。

「趙無極立馬插嘴,父親,我師傅她進了重天塔。」

「她這樣身份的人,進重天塔做什麼?是你給了她進入的名額?」

趙貳想到此,立馬皺起了眉頭。 趙無極吭呲了一會兒沒有說話。

趙貳看著趙無極的神情,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你真是糊塗! 寵寵欲婚 這麼珍貴的機會,能為我趙家多增天一名人才,你卻給了這麼一個陌生的女人!」

「父親,師傅可以為我贏得和巫家之間的比賽,這是多麼好的一個機會。」

趙無極不願意聽到父親這麼說沈傾。

「什麼比賽?」

趙貳果然蹙了蹙眉。

「我和巫明哲打賭,看看誰家爬的更高。」

「那結果呢?現在你和巫明哲不都出來了嗎?」

趙無極聽著父親這話,臉色紅了紅。

「父親,我發現了巫明哲使用禁忌之物,居然可以幫助他在重天塔內作弊!」

「你是幾層?」

「七層」

真是親粑粑啊,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問最關鍵的問題。

「還不錯,比去年進步了一些。」

「那巫明哲呢?」

「我覺得他最多只到了八層,他手中拿著一張很怪異的符籙,只要我看到那符籙,便覺得被人盯著一樣,連一點兒反抗之心,都生不出來/」

趙貳看著趙無極的神情,覺得他不像是在說謊。

「這件事我們回去再說。先說說你那個師傅的問題。」

「我師傅自然是比我爬的高多了,但是至於她到底爬上了幾層,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趙無極看著趙貳的神情,繼續說,「但是我可以確信,我師傅比巫明哲要爬的高,甚至我有些奇怪,按理說巫明哲爬上了八層,應該在我之後出來,但是我出來的時候,卻看到巫明哲已經在外面了,似乎臉色還不怎麼好。」

「好了!」

趙貳直接打斷了趙無極要說的話。

「我們還是想一想等十二層的人出來之後,怎麼樣邀請他來家裡做客吧。」

趙貳淡定的聲音里,趙無極莫名聽出了一股子的勢在必得。

沈傾倒是帶著單千里,在十二層里不斷地敲一敲這裡,敲一敲那裡,就好像是牆壁上有機關存在一般。

可惜,即便沈傾把手都敲酸了,也沒有敲出來一個機關。

「傾姐姐,我好餓/」

單千里拉著沈傾坐了下來,便開始眼巴巴的望著她。

沈傾只好拿出來零食,和單千里一起吃了起來。

一直這樣,也不是辦法,根本沒有辦法找到傳說中的十三層。

難道是我沒有這個機緣?

沈傾很是頭疼的想著。

卻不料,單千里吃著零食,突然間看到了申請頭上的一彎月。

那一彎月如同真正的明月一般,別在沈傾如墨的發間。

「傾姐姐,這個是什麼?真好看/」

單千里一雙小手指著沈傾腦袋上的一彎月。

反應過來的沈傾,將一彎月從發間拿了下來,然後放在單千里的手心。

「這個東西啊,叫做一彎月,你要是喜歡,可以送給你。」

「不要,傾姐姐帶著這個一彎月才好看呢,我是大男人,不可以帶著。」

單千里看了看一彎月,便站起身來,往沈傾的發間別去。

只是一個男孩子,自然是沒有插髮飾的經驗。

所以,單千里一個不小心,一彎月便掉在了地上,然後對著一個方向滾了過去。

單千里慌忙追去。

霸寵無上限:首席只歡不愛 只是一彎月在靠近某一處牆的時候,突然間蹦發出一道藍色如同深海藍一般的光芒,對著牆穿了過去。

隨後,這一彎月飛了起來,回到了沈傾的發間。

單千里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沈傾自然是也是。

只是瞬間,沈傾便拉著單千里朝著一彎月光芒穿透的地方穿了過去。

果然,直接穿過去了。

隨後,沈傾轉身,便看到這光芒築城的通道,正在緩緩的消失。

只是十秒,通道便徹底消失不見了。

重天塔外,此時亂成了一鍋粥。

所有人都在看著哪裡有人出現,十二層的光滅了,說明這個人出來了。

必須把這個人找出來。

趙無極和公孫也是很著急的尋找著,沈傾和單千里的下落。

而此時,沈傾和單千里,卻發現他們所在的地方,如同童話世界一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