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陸萌支支吾吾的,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看她吞吞吐吐的樣子,陸胤大致猜到了什麼事,「是不是喬喬又跟你說什麼了?」

「沒有沒有……」沒說什麼,就是給她看了一個視頻,曉以利害關係而已。

她端起牛奶,低頭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我就是……想回去了。」

「回哪?」陸胤聲音冷冽低沉。

「回……回S國啊。」她大著膽子說,聲音都在發抖。

啪!

青絲夢 陸胤把刀叉都拍在桌面上,拿起餐巾擦拭著唇角,眸色森冷,「回去?你在那裡受到的委屈還不夠么?好了傷疤忘了疼是不是?」

「哥……我……」

「別說了,這件事以後不許再提。我不同意。」

「哥,哥你別走。」陸萌追了上去,「孩子總不能沒有爸爸吧。」

「我陸家還不至於養不起一個孩子!」

陸萌真是欲哭無淚,她不是這個意思啊,她沒有質疑陸家的財勢啊。

陸家的財勢就連她自己都很引以為傲,別說養一個孩子,就算養成百上千個都不是問題!

看著陸胤漸走漸遠的背影,她知道,她只有一次機會。

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要再想提起,就沒那麼容易了。

而且,哥哥也會更生氣。

一不做二不休!

她衝上去,抓住陸胤的袖子,「哥,我要回去報仇!」

「報仇,就你?」不是陸胤嘲笑她,而是她是個什麼性子,他清清楚楚。

別說報仇了,什麼時候被人賣了,她也是傻乎乎幫人數錢的。

從來都只有別人欺負她的份,沒有她欺負別人的份。

還說報仇,回去讓宋雲遲那混蛋繼續欺負吧?

「對,就我!」陸萌雙手叉腰,一副很不服的模樣,「哥,有一句話你沒聽說過嗎?在一段感情里,先動心的人,就等於把刀子遞給了對方,任由對方處決自己。宋雲遲喜歡我,我想報復他,還不容易么?」

歪理倒是一套一套的!

陸胤好整以暇的看著她,弧度優美的下巴微抬,「你倒是說說,打算怎麼報復他?」

「我……」怎麼報復,陸萌還真沒有仔細想過誒。

「想不出了?」

「不是。」陸萌嘴硬,梗著小脖子說,「我是覺得太殘忍了,怕說出來破壞我在哥你心裡的形象。」

「自家人,不必見外。說吧,打算怎麼做。」 剛好在左手臂上將『天罡九演陣』刻好兩道,古木聽到上官泓所說,皺眉想了起來,這可是陳穀子爛芝麻的事情,他是怎麼知道的?

於是不否認的道:「是我。」

其實古木不承認,上官泓已經在心裡確定,於是見他向前靠了一步,臉色陰沉的道:「小子,把絕陰冰蟾蜍交出來!」

雖然任務是幾年前的,但作為追命堂堂主,只要陰陽派掌門不取消,他就會一直追查下去。而如今能在這裡碰到此子,那他必然不能放過。

古木聞言頓然一怔。

絕陰冰蟾蜍曾在他手中的事情,除了百丈山出現的勢力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而這黑衣中年人直接開口讓自己交出東西,難道和兩個勢力有什麼關聯?

於是冷冷道:「你是陰陽派的人,還是華榮城的人?」

對於這個問題上官泓沒有回答,因為他這種類似於殺手的職業,是要盡量保密自己身份,免得為宗門帶來麻煩。

上官泓恐怕想不到,在他們剛剛進入曹州沒多久,羅宓的情報網就已經將他們的底細調查清楚,不過也僅僅是陰陽派弟子,那追命堂的身份她則不得而知。

而更讓他想不到的是,這本能的選擇沉默,便讓古木確定自己就是兩個勢力之一的武者。

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三年前被陰陽派和華榮城的武者逼得跳崖,古木可是一直記著。

在戰山之巔雖然碰到了兩方武者,但畢竟是歸元劍派在舉辦盛典,自己不好下手。而如今在曹州,天高地遠,那就新仇舊恨一起算。

「老祖,您的靈魂別在燃燒了。」不過在古木即將動手的時候,他還不忘對仍在燃燒靈魂的古輕揚說道。這不要錢似的燃燒著,過不了多久那可是要嗝屁的啊。

古輕揚聞言,旋即便將精血收回。

就見『撲哧撲哧』燃燒的赤色火焰頓然熄滅。而當他停下燃燒靈魂,身子踉蹌的後退一步,臉上布滿黑印,面色更是顯得虛弱之極。

「我為什麼要聽他的?」剛剛把燃燒靈魂收回,古輕揚就後悔了。

古木雖然達到了武王境界,但在場可是有著三個武王,自己保持著靈魂燃燒的狀態,至少可以上去幫忙。

而如今燃燒停止,身體極度虛弱,古木一人面對三個武王,自己縱然再想燃燒靈魂,也是力不從心了。

看到老祖收回燃燒靈魂,古木放下心來,然後把目光看向上官泓和李醒武,冷冷道:「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的來?」

此話一出,上官泓和李醒武臉頓時就拉了下來,這小子只不過是武王中期,說話竟然這麼狂?

一起上你能扛得住嗎?

「出去這幾年,本事不僅高了點,人也狂起來了。」李醒武陰森笑起來,然後向著上官泓,道:「朋友,這小雜種就交給你了,古輕揚我來!」

李醒武並不知上官泓和古木之間發生過什麼,但卻在剛才就明白,他們之間肯定有過節,而如此更好,讓他去打武王中期的古木,自己去收拾虛弱的古輕揚。

這傢伙打的一手好算盤。

上官泓沒意見,因為他本來就打算先上,然後將其擒下,把絕陰冰蟾蜍給找出來。於是便向前再次靠近了一步。而隨著他挪動,浮在半空的另外一個武王也悄悄靠近了。

古木見狀,嘴角一抹冷笑,旋即意念分出,融入手臂的兩道禁陣上,同時體內真元順著經脈湧上手背和手臂。

「嗡嗡!」

當意念和真元同時進入兩道禁陣,就見古木的左臂泛起光芒,同時複雜的線條密密麻麻的出現在整條胳膊上。

光芒消散,無數線條散發出紅色微光,遠遠看去,古木那隻左手臂就好像一塊在爐火里燃燒的通紅鐵塊。

天罡九演陣,二演。

古木這原本在劍道學府用來和商崇連比斗的加持型禁陣,如今卻在磐石城古家,第一次真正施展出來。

見到古木手上閃爍著紅芒,上官泓微微皺眉,他始終搞不清楚這小子到底施展的是武技還是禁陣。不過這都不重要,因為他和另外一個武王手下距離古木只有五米之遠。

如此距離對一個殺手來說已經很近了,非常適合擊殺,所以上官泓悄悄做了一個手勢,而那名武王見狀,突然身形一動,便是向著古木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上官泓也動身而去。

兩人統一行動,從東西方位極速而至,看來是要將古木夾在中間,然後讓其前後失守。

上官泓一動手,李醒武就從虛空落了下來,因為他也不能閑著,趕快把古輕揚這個虛弱的武王幹掉,這樣,接下來就不會出現什麼變故了。

當然,他在下來的同時,意念還不忘觀察被圍攻的古木,因為他想看著這可惡的年輕人,是如何死在兩個武王手中的。

看到上官泓和其手下衝過去,古輕揚神色一變,畢竟他們倆的實力絲毫不遜於古木,如果一起動手攻擊,後者堪憂啊。

其他古家嫡系也是擔心不已,雖然他們不知道上面幾個人的實力,但古木一個對付兩個,肯定有很大的難度。

不過讓所有人都意外的是,當那武王手下出現在古木身後,他卻在眾人目視下,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微笑。

這個時候還笑的出來?

所有人愕然不已,不過也僅僅是片刻的吃驚,旋即他們就看到古木緩緩轉過身去。

不錯,是緩緩的,至少在他們眼中來看,古木是緩緩的,慢悠悠的轉過了身。但是,當古木身體慢慢轉過去,所有人就看到一道紅光從他身前出現。

這道紅光速度之快,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而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所有人難以想象,因為在紅芒飛出的一瞬間,他們就看到出現在古木身後,並已經做出攻擊狀態的武王,猛地向著後面爆退。

「嗖!」

所有人只看到那名武王從古家正院上空,宛如一枚炮彈,直接沖向下方,而且隱隱還拖起一道流光。

「轟!」追命堂的武王精英化為流光,爆飛而出,隨後便傳出轟隆聲。而當眾人順著前者飛出的痕迹看去,便發現青石鋪墊的地面,此刻已經凹陷一個大坑! 「我……我要給他戴綠帽子!」

陸萌重重點頭,「嗯,就是這樣!」

「我信了你才有鬼!」陸胤沒好氣的戳著她的額頭,「這件事,想都不要想了!沒門!」

陸萌捂著被戳痛的腦門,哭唧唧,「哥,說好的自家人呢?下手怎麼這麼重!」

好痛!

嗷嗷嗷,腦門好痛!

…………

錄製好視頻的這幾天,宋雲遲一直忐忑不安的等著喬安的消息。

按捺不住,主動給她打電話。

「噢,忘了告訴你。」喬安聲音略顯抱歉,「陸胤攔著萌萌,不讓她回來。」

「什麼?」宋雲遲關注的重點是,萌萌同意回來了!

這真是太好了!

她願意給他重新開始的機會,他一定會好好待她的。

「等等,你是不是關注錯重點了?」聽出他語氣的興奮,喬安不得不提醒他,「先別高興得太早,只要陸胤不同意,萌萌是翻不出他的五指山的。所以,你別高興得太早,免得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像是一盆冰水,當頭澆下。

熄滅了他滿腔興奮的火焰。

宋雲遲感覺心拔涼拔涼的,很難受,「喬小安,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這觸及到了我的知識盲區,抱歉了。」

宋雲遲頹然的靠在大班椅上,腦袋往後仰,「難道大舅子不同意,我老婆就不能回來了么?」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

愛上單細胞男人 「什麼辦法?」

「去A國搶人。」喬安幸災樂禍的說,「不過你很有可能有去無回,陸胤在A國可以呼風喚雨,你去了,可能被槍子掃射成馬蜂窩。」

宋雲遲:「……」

大舅子這麼殘暴的么?

麟嘉元寧 沒看出來啊!

他不是個商人么?

這麼血腥不太好吧……

「行了,你也別灰心。換成你是陸胤,你妹妹被人欺負了,你能眼巴巴的讓她又跑回去么?」

「必須不能啊!」

「那不就行了?你現在要做的,是讓陸胤消氣,並且相信你的誠心。」

這可就難倒了宋雲遲了。

拿起鋼筆,在紙上不停的亂寫亂畫。

重生之沁心 想了很久,也沒想出頭緒來,哄女人還行,哄男人,他怎麼知道該怎麼哄?

尤其是大舅子這種什麼都不缺,油鹽都不進的人。

題目已經超綱了好嗎!

幾天後,在總裁室里辦公的陸胤,受到了一個國際快遞。

秘書打開文件夾,看到了一份保險合約。

「總裁,這……」

秘書傻眼了,漂洋過海而來的文件,竟然是別人的保險合約?

「拿來。」

陸胤放下手中的文件,將鋼筆擱下,伸出手,秘書恭敬的地上保險合約。

投保人是宋雲遲,這是一份他的人身意外險,受益人是萌萌。

也就是說,他發生意外后,保險金將會打進萌萌的賬戶里。

陸胤嗤笑一聲,「他是在羞辱我么?」

怎麼,幾千萬的錢,當他陸家沒有么?

啪!

保險合約被精準的扔進了垃圾桶里。

當晚,宋雲遲忐忑不安,給喬安打電話,想探探陸胤的口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