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戰結束。

按照六軍會武的規則,混戰參賽者根據排名,從而轉化積分,記在所屬軍團。

古木包攬十萬,便轉化了十個積分點,如此,黑甲軍順利成為第一,其他五軍由於全部淘汰,積分為零。

參加了十一屆,黑甲軍還是第一次在開幕戰奪魁,並登頂六軍之首。

當功臣古木走下台,王副將等人興奮跑過去,將他舉起拋在空中,以表難以言喻的激動心情!

靜秋將軍站在人群外,看著歡呼的手下,看著那個為軍團爭回榮譽的男人,小臉蛋上洋溢著可愛的微笑。

黑甲軍很開心。

其他五軍的將領則一個個愁眉苦臉,畢竟歷屆,他們都有積分進賬,如今在開幕戰一分沒得,也刷新了最差開局。

耀武軍的武戰,臉色鐵青,最後一揮袖,帶著手下便要離開校場。

不過當他剛剛抬腳,剛剛落地的古木突然喊道:「武將軍,混戰結束,去不去清風樓吃一頓?」

武戰聞言差點吐血。

這傢伙剛剛獲得獎勵,在給自己炫嗎?

「我軍明日還要參加團隊戰,那像你們黑甲軍,怕輸不起,連團隊戰都沒報名。」

他很生氣,但還是找到了打擊古木和黑甲軍的話題。

正欲離開的四軍聞言,也紛紛不屑起來。

靜秋將軍微微皺眉,旋即朗聲說道:「武將軍,團隊戰的報名應該是在明天開賽前才結束,你怎麼就知道,我黑甲軍沒報名?」

她這是要打算參賽了!

王副將等人先是一怔,旋即大喜,紛紛摩拳擦掌,看來,他們很想參加明天的團隊戰,畢竟,他們是軍人,是有血性的。

武戰冷『哼』一聲,道:「既然如此,明天賽場上見真章。」

說罷,帶著手下離開了。

另外四大將軍也相繼帶著隊伍走出校場,不過他們心中卻非常崩潰,畢竟黑甲軍的副將古木,在混戰爆發出的實力太強,而且還有上品法器在手,這要參加團隊戰,搞不好,又一人獨攬全部積分啊!

曾經不被看好的傢伙,此刻在五軍眼裡成了強敵。

……

黑夜。

古木房間內,御姐蘿莉體的靜秋坐在客廳,笑著看著他。

這個笑有點讓人崩潰。

古大少架不住,最後無奈的道:「將軍,這麼晚,有事嗎?」

靜秋說道:「我已經報了團隊戰。」

「嗯。」古木點點頭,道:「我也要參加?」

「團隊賽是由將軍領隊,副將為輔的比賽。」

「原來如此。」

古木並沒有聽王副將說過團隊賽的規則,畢竟黑甲軍已經連續好幾屆沒參加。

「你也知道,我的身體一直都是這個體態,成熟體每天只能維持一刻鐘,無法在團隊賽做到什麼。」靜秋將軍盯著他,說道:「所以明天的比賽,我將以身體不適為由退賽,而你則以代理將軍一職,率領黑甲軍的副將們參加比賽。」

古木聞言頓時無語。

這個女人半夜過來,一直在笑,果然目的不純!

「好吧,既然如此,我只能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古木表示同意。

他需要引起高層的注意和認可,單單實力還不夠,如果能在團隊戰上,向他們證明自己還有出色的統帥能力,肯定更被看重。

「我以為你會推辭,看來是我想多。」

靜秋笑著繼續說道:「你知道嗎,這屆六軍會武結束后,極南軍區會有一次人員大變動,同時第七隊將成立,駐軍鬼妖天,你如果表現夠好,或許會成為第七軍團的將軍。」

古木聞言微微一怔。

這個『鬼妖天』他聽說過,和『大漠天』相同,雖然有『天』號,但世界之源都沒認主,也不在下入境六大天之一,階位只有十一等,鬼幽大陸就是它的下屬世界。

「如果你能成為第七軍團的將軍,鎮守鬼妖天,會獲得鴻鈞之印,從而有一次機會和這方天地進行溝通,能不能融合世界之源,就看你的機運了。」

靜秋再次說道。

古木剛才有點意外,現在卻亢奮起來!

在之前他還想著要不要去大漠天撞運氣,如今卻有一個可以融合世界之源的機會,怎能能錯過!

況且『鬼妖天』可是『天』字型大小,還達到了十一等,一旦融合成功,自己的世界之源必然可以提升階位!

打瞌睡的時候,有人及時送來枕頭啊。

古木雄心壯志的說道:「將軍一定是我!」

靜秋笑了笑,道:「是不是你的,要在團隊戰上證明,畢竟鬼妖天內有凶獸無數,你要率軍鎮守,必須有足夠的領軍能力。」

「沒問題。」

古木很有自信。

靜秋搖搖頭,然後說了一些團隊戰的規定和鬼妖天情況便告辭了。

她是走了。可是古大少激動的一夜未眠。 她這點小兒科的把戲,還是別出來獻醜了。

「王雄川是不是你的人?」

「誰?」

金寧欣努力擠出一副茫然的表情,內心的不安,已經泄露了她的真正情緒。

那顫抖的睫毛,微微發抖的聲音,無一不在告訴慕靖南,她在說謊。

王雄川就是製造追尾事故的人,他吃了感冒藥后駕駛,被當場控制住。

看起來,像是一起完美得沒有任何疑點的追尾事故。

可仔細一查,就能查到蛛絲馬跡。

王雄川可不是普通人,他跟金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金寧欣能指使的人,也只有他了。

…………

慕靖西接到金將軍的電話,還有些詫異,好端端的,怎麼會給他打電話。

疑惑的接起電話,他才從金將軍的話里得到信息。

二嫂又出事了!

已經是第幾次了?

慕靖南把玩著鋼筆,淡淡的開口,「金老將軍,不是我不幫這個忙,而是,我也沒辦法平息二哥的怒火。你要知道,二嫂對於我二哥而言,意味著什麼。現在,二嫂出事了,二哥肯定坐不住。誰是幕後主使,誰倒霉。這個時候,誰也別想勸他,沒用的,勸他反倒會適得其反。」

言盡於此,金將軍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打電話,不過就是試一試,如果他能出面幫忙,那固然很好。

如果不能,他再想其他辦法。

田園首輔的寵妻日常 前往X市的飛機上,金將軍坐立難安。

深怕慕靖南一個瘋狂,把金寧欣拆胳膊卸腿的。

掛了金將軍的電話,慕靖西放下手機,鋼筆敲了敲桌面,「小糯米,出來。」

藏在沙發後面的小傢伙,悄咪咪的露出一顆萌噠噠的小腦袋出來,一雙水汪汪的眼眸,忽閃忽閃的瞅著他,小奶音甜如蜜:「爸爸,你發現小糯米了嗎?」

「是的呀。」修長的食指,勾了勾。

小糯米小碎步挪到他面前,不用他動手,自己手腳並用的爬上他的膝蓋上,坐好。

「睡醒了?」揉著她的小腦袋,睡了一覺,頭髮都亂糟糟的。

像個小狗窩一樣。

不過,也還是萌的,慕靖西對女兒的濾鏡,厚穿地心。

在他眼裡,小糯米是全世界最萌,最可愛的女孩子。

無論她什麼樣,都是萌萌噠。

「嗯吶!」小糯米點頭如搗蒜,白嫩的小爪子,一把揪住他的襯衫紐扣,轉著玩,「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去找麻麻呀?」

「還得等一會兒。」今晚父女倆要去找喬安。

分別快兩周了,不僅僅是小糯米,就連他,都快抵擋不住思念的煎熬了。

「一會兒是多久呀?」

小糯米真誠的發問。

慕靖西拿起她的小爪子,將她的拇指和食指拉開一段距離,「大概就是這麼久了。」

「啊……」小糯米垮下小臉,將拇指食指的距離,又收了一大截,「小糯米以為還有這麼一丟丟呢。」

「還早,再等等。」

咕嚕嚕……

小糯米低下腦袋,摸著自己的小肚子,「啊哦,你又餓了嗎?」

慕靖西哭笑不得,揉著她的腦袋,抱著她起身往外走,「走吧,爸爸帶你去吃好吃的。」

「耶,爸爸萬歲!」 第二天,校場。

古木隨靜秋來到這裡,王副將等一眾人緊跟其後。

他們臉上有著凝重,也有著興奮,因為在今天將要參加缺席好幾屆的團隊戰!

黑甲軍一直沒參加,是因為靜秋體型問題,根本無法和其他五軍將軍相比,所以參加也是送菜的。

如今不同了,古木作為代理將軍,擁有堪比近乎三十力的實力,讓他們有了勝利的決心!

「快看,古副將來了!」

「啊,好帥!」

那些觀戰的女武者看到古木走在隊伍最前面,身上穿的鎧甲也不同於副將,紛紛尖叫起來。

在開幕混戰,很多人都認為他只是帥而已,在昨天比斗結束想法改變了,甚至吸引很多女子的注意。

古大少混戰後,人氣爆棚。

黑甲軍站在指定區域,相繼的,另外五個軍團也紛紛走入校場,但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就連耀武軍里英武不凡的副將很多,大家目光仍集中在古木身上。

武戰很受傷。

福運相公養不起 他們耀武軍每次參加六軍會武,都會引起轟動,這是一種自豪,也是實力的證明,如今缺少掌聲、缺少尖叫,還真是難以接受。

「小子,團隊戰,我一定要讓你好看!」

武戰心中不爽,唯有盯著古木心中憤然說著,而其他將軍亦是如此,很顯然,今天的團隊戰,已經將其當作首要針對目標。

負責團隊戰裁決的仍然是皇甫勇。

他徐徐走上高台,用半個時辰,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廢話,這才說道:「此番團隊戰的特殊區域在鬼妖天,諸位將以獵殺妖獸來獲得積分,當然,你們也可以搶奪對手的積分,在規定七天,得分最高者獲勝。」

有關團隊戰的比賽事宜,古木已經從靜秋口中了解,讓他意外的是,團隊戰場地竟然是鬼妖天,這簡直是極好的,可以提前接觸十一等天地,為以後融合做準備。

「由於昨天黑甲軍的古副將依靠上品法器取得第一名,經軍區諸位將軍商議,此次團隊戰禁止使用法器,違規者,即可出局!」

就在古木欣喜之際,皇甫勇朗聲說道。

「不是吧?」

「規定是針對古副將嗎?」

黑甲軍等人聞言心裡崩潰,他們還指望古木施展出城堡,鎮壓妖獸和對手來獲得積分,如今卻只能空想。

「哈哈,那小子實力只有二十一力納海期,失去城堡,根本不是秦楓和其他將軍對手,看來,這次團隊戰黑甲軍參賽的結果也是被滅。」

「就是,團隊戰的冠軍要從耀武軍和荊甲軍中決定了!」

眾人開始私下議論,言語間對黑甲軍很不看好,武戰和其他將軍心中紛紛鬆了一口氣,不屑眼神再次浮現。

他們只是忌憚古木的造物之城,失去此物后,就等於可有可無了。

他們都是將軍,修為在二十五力以上,隨便選一個,都可以將二十一力的小傢伙揍飛。

如果靜秋能始終保持御姐形態,黑甲軍在團隊戰至少可以有所作為,畢竟她的成熟體實力已經達到二十九力納海期,只差一力就要突破到歸臻期。

然而,缺少主力將軍,六個隊伍中論起真正綜合實力,耀武軍和荊甲軍都是非常彪悍,古木不能使用造物之城,帶著隊伍很難和他們硬拼。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