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一定!」

雖然很不高興,可我還是不得不隨口答應,一是禮貌點總是好的,二是人家比我強大,我哪敢表現出不滿?

「呀!」

我這才抬頭看遠處,看見了三個龐然大物。

一個自然是太陽,另外一個是月亮,還有一個就是我剛剛創造的世界。

可是我剛剛創造的是一個小世界而已,現在我看到的卻是一個大世界,宇宙一樣大的星球。

而剛才那麼多太陽沒有了,顯然被那個叫七色童子的用大神通合併了,至於那個大月亮,怕也是那個叫白月仙子的弄大的。

也就是說,我眼前看見的是三個大宇宙,宇宙啊,浩瀚無邊,那我的世界將會有多大?

宇宙其實是有邊的,只是數字後面的零有點長而已。

「滿不滿意?」

「驚不驚喜?」

「呃!」

聽見他們問話,我無言以對,因為我不滿意也不驚喜。

星球越大,對自身的消耗也就越大,也就是說,我以後有力量不能用,只能用來維持一個世界的運轉!

就好比我原本是一大筆現金,現在卻化成一堆不動產,簡單點說吧,以後我所修鍊出來的氣,那就是其他修士所需要的靈氣,他們生活在我的世界,只能吸收我的氣,不然他們無法修鍊。

我忽然發現,這二人哪裡是幫我?

分明是把我變成了活慈善! 是這石棺的震動帶到了地宮的晃動,看了一番后,我就已經能夠確定了。而那石棺不是持續的震動,是有節奏的震動,一下一下的!

我看到葉棠他們已經出去了,我心裡也沒有所顧忌的了。既然走不了,那我也要殺了老支書,給子龍報仇。

我看向老支書的時候,他卻一下跪在了石梯上,不停的磕頭,大笑著:「哈哈,偉大的法師就要蘇醒過來了,我們夜郎復國,指日可待!」

不知道為啥,我看到此時的老支書,竟然有一種同情感,覺得他很可憐。他帶著夜郎的後裔繁衍生息到現在,沒有讓這些後裔好好的融入社會裡,反倒是讓他們永遠活在復國這件不可能的任務上,害人害己!

難道,好好活著不好嗎?

我想不通,我在心裡問自己的時候,那原本還在震動的石棺突然停了下來。石棺一停下來,就連地宮的晃動也跟著結束了。

老支書看到這一幕,似乎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怔了一下,又開始磕頭:「偉大的法師,您怎麼了?龍氣已經進入了您的體內,您應該復活了啊?」

「老支書,你們的巫師活不了。要是我猜的沒錯的話,她永遠都不會醒過來的。雖然鯉魚躍過了龍門,但天罡地煞陣的陣法還沒有徹底起效果。如今已經被王磊破壞了,這個大陣已經沒有效果了。她活不了,你死了這條心吧!」

我故意說的很大聲,老支書聽了我的話,身體就顫抖了一下,好像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人也是癱軟了,搖頭呢喃道:「不會的,一定不會的。我一直謹遵祖宗的遺訓,為了讓法師復活,眼睜睜看著我們夜郎最後的三十六戶人家自盡養痋蟲。為了等這一天,我付出了我的所有,可還是無法完成祖宗傳下來的任務!為什麼?難道天要亡我們一族?不對,是你們,都怪你們……」

老支書說到這兒的時候,臉上變得無比憤怒,指著我怒道:「都怪你們這群貪婪的人,破壞了我們的陣法。是你們滅絕了我們最後的期望,我不會放過你的,我要殺了你!」

老支書一說完,完全失去理智了,猛的從石梯上跳了過來,還沒靠近我,就連續對我轟出了幾掌。

那一雙鐵掌轟的密不透風,遠遠的我就感受到了強勁的掌風。我立馬往後退了一步,和他對了一掌,整個人就被震的倒退了好幾步。

手裡同時拿出了兩張靈符,可老支書沒有給我念咒結印的機會,瘋狂的朝我攻擊而來。

完全是要和我拚命的狀態,就算我的鎮魂尺打中了他,他也不會閃避,直接和我硬拼。

啪的一聲,我的鎮魂尺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腰腹上,我看到他疼的臉都抽搐了。可他沒有撤手,還是強行一掌打在了我的肩膀上。

那兇猛的力道,直接把我震的倒飛了出去,我的身體滾下了石梯。正要滾下去,卻是被一雙溫柔的手給抓住了,「初九,你答應過我要好好活著的哦!」

聽到這聲音,我就抬頭去看。這一看,就傻眼了,葉棠竟然折回來了。葉伯和王磊沒有回來,就她一個人回來了。

「葉棠,你這個傻姑娘,我讓你走啊,你回來幹嘛?」我心裡很感動,但一想到有危險,還是呵斥了起來。

「哼!你敢凶我?」葉棠瞪了我一眼,直接把我拉了起來,好像生我的氣,沒搭理我,而是看向了老支書,道:「老支書,你放棄吧。」

「呵呵……」老支書冷冷一笑,道:「你走吧,我不殺女娃子。」

葉棠柳眉微蹙,道:「老支書,我可不是來讓你殺的,我是來打敗你,帶初九走的。」

「找死!」老支書瞬間變臉了,猛的朝葉棠沖了過來,我趕緊拉了一把葉棠,可葉棠卻是鬆開了我的手,主動迎上去和老支書打了起來。

「葉棠,你回來,你不是她的對手!」我擔心的喊她,想找到機會就進去分開他們。

可我看了一會兒后,我就傻眼了,葉棠竟然佔據了上風!

老支書的攻勢很猛,但葉棠就是隨身貼著他,很靈活。而且,不管老支書的攻勢有多猛,葉棠都能夠輕鬆的化解了!

看了十來個回合,我才恍然明白了過來。 一朝爲奴.公主不承歡 葉棠使用的是道家太極拳,是柔。而老支書是硬功夫,剛好以柔克剛。

葉棠……好聰明。

只要是入門的道家弟子,都會先學太極拳法,這是為了靜心之用,就好像是逍遙子師父讓我掃了一年的葉子一樣,都是同一個道理。

我咋就沒想到,真是丟人了。一想到這兒,我就尷尬的抓了抓後腦勺。

而老支書的硬功夫沒用之後,越打越急,連步伐都已經亂了。他這一亂,就被葉棠抓住了破綻,輕輕一勾,老支書就不穩的往後踉蹌了幾步。

就是這個時候!

我見機會來了,也是沖了過去,高高的跳起來,猛的一腳踢在了老支書的胸膛上。我這一腳的力道很大,直接把老支書踢的撞在了石棺上,只見他一口鮮血噴出來,身體當即一軟,倒在了地上。

而我也是反震的落到了地上,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后,葉棠就看著老支書笑道:「老支書,你輸了!」

「想我一身硬氣功夫,竟然敗在了一個丫頭片子身上,真是可笑啊!」老支書輸的不服氣,呢喃了一聲,看著葉棠問:「丫頭,敢問你學的是何種拳法?」

葉棠嘻嘻一笑,道:「正宗道家……太極拳法!」

「太極拳法?」老支書呢喃了一聲,還沒想明白,我就已經走到了他身邊,怒道:「你殺了子龍,我要殺了你!」

「呵呵……就算死,我也不會死在你這個無名小輩上!」誰知,老支書突然發狠了,憋著一口氣猛的撞向了石棺。

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老支書就倒在了地上,臨死前眼睛大大的睜著,好像死不甘心,也死不瞑目。

我試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確定他斷氣了之後,這才重重的說道:「子龍,你要是在天有靈,看到這一幕,就好好安息吧。」

我在說話的時候,葉棠就把老支書身上掉下來的閻王鬼鑼撿了起來。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后,看著我道:「走吧,葉伯在等你,陰兵已經出現了,他有辦法闖出去。」

「嗯。」我點了點頭,也沒有啥可留戀的了,就和葉棠走下了石梯子。

可剛下了幾步,我就看到那河道里的水好像被啥東西給照亮了,好像有什麼光從水底照射了出來。

而這些照射出來的光,就投映到了地宮的底端,五彩斑斕的。

我正疑惑,葉棠就說了起來,「這好像是反射進來的月光,現在的月亮肯定已經到了村子對面的山脈上,剛好擱在了那個缺口上,那月光才會照射進村子外面的河流,反射進來的。怪不得,那左陰能夠從河道里逃出去!」

葉棠說話的時候,我就抬頭看向了地宮的頂端,那些投映上來的淡淡光芒,正慢慢的重合在了一起,竟然照亮出了一個痋蟲的巨大圖案。

看到這一幕,我連忙拉了一下還在觀察河道的葉棠,用手一指,她也順著看了上去。

而就在她要發出驚呼之時,那地宮頂端的光亮,竟然反射到了我們身後的石棺中!

「咯咯……咯咯……」

我和葉棠還沒有回過神去,當即就聽到了一陣「咯咯」的輕笑聲,很輕,但無比的陰森,聽的我頭皮都麻了!!! 「差不多就這樣了,我們要回去了,寶貝你又不稀罕,送你一個世界!」七色童子遞東西給我,我一看,這他媽是一個手機!

要是以前我會稀罕,可現在我堂堂一個世界主宰,我會稀罕一部手機?

總感覺他把我當傻瓜,可是自家沒有人家強,我只能接過來,然後笑臉相迎:「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們才是,不如去我的世界做客。」

我隨口說說而已,這樣強大而又陌生的人,我巴不得他們趕緊離開才好。

「行!」

「好啊!」

他倆居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也不考慮一下?

我鬱悶死了!

鬱悶歸鬱悶,人家接受邀請了我也只能帶路了。

我見眾生皆草木 星球雖大,可對於我這種一個念頭就橫跨幾個星空的大能來說,其實也沒什麼事,因此幾個眨眼就來到了我的世界。

畢竟剛剛誕生,地上只有最簡單的物質而已,也就是水和泥,連山都還沒有形成,更別說屬性類的東西和動植物等其它了。

「蕭條的美,別有意思啊!」

白月仙子走到前面翩翩起舞,似乎這樣蕭瑟的場景她很喜歡。

轟隆隆!

咔嚓!

突然間,雷聲在頭頂上轟鳴,大地被震得顫抖,那隆隆有力的搏擊,似乎要把大地撕裂。

雷在咆哮,電光閃動著牙齒,愈來愈猛烈,越來越兇猛,然後狂風大作,即使是我,一個強大的修士,看見這樣的現象,也是嚇得我不敢進一步,因為旁邊有人護我,不然的話,我真不敢往下想!

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久久,我懵了,所以我不知道過了多久,當雷電停了,雨停了以後,我看見大地一片綠色,也就是說,白月仙子是在幫我推動世界進步。

我有點感動,心想還是女人善解人意一定,對她投去感激的目光。

「好吧,做客,我也該帶點禮物!」七色童子開口,然後他一揮手,就一揮手,我以為他要幫我把大地分開,分成幾個板塊,或是弄幾座大山,可是我想錯了。

他揮完手,我看見有星球飛過來,一個接一個的沒完沒了,憑我現在的修為,我看出來了,那星球上有動物,也就是說,他可能把人家的世界弄到我的世界來了。

這是幫我還是害我啊!

我無力吐槽,只能暗自感嘆。

察覺到我的異常,七色童子拍拍我的肩膀:「你這個世界太大,要想自然誕生有智慧的生命沒有幾十億年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幫你一把,弄幾萬個成熟的星球來錦上添花,你不用有壓力,其上都是自然誕生的生命,沒有主宰,不會對你構成威脅。」

「幾萬個?」

我快要崩潰了,我這星球已經這麼大了,再來幾萬個星球,我還能活下去嗎?

見我沒有說話,一旁的白月仙子也過來拍拍我:「別感動了,星球是小意思,他送你的那個靈感界才是真的寶貝,那是他創造的世界,裡面的精彩絕倫,就是我都羨慕不已!」

就這破手機?

我沒說話,畢竟就一個手機,即使裡面有空間,那能有多大?

難道能裝進我這個大世界?

我不信!

「好了,我們要回去了,希望再見面的時候,你和我們一樣的高度!」

「拜拜啦,別的就日後再說吧!」

他兩說要走,我二話不說就揚手,我怕,我怕我說錯話留人,那就麻煩了。

流光一閃,他兩消失在我的眼前。

他們走了,我鬆了一口氣,這才找個地方坐下歇歇,雖然我曾經是主宰,可今天發生的一切,對於我來說,還是,太震撼了!

媽的,就像做夢一樣感覺,要不是我曾經是主宰,我一定會以為自己真是在做夢!

坐著無聊,我把手機拿了出來,一點開屏幕,果然是一個手機,我有點失望!

咦!

報君以傾城 我看見了一個軟體,上面是靈感界幾個字。

不管了,點進去看看情況。

一點進去就閃著七彩光芒,然後一個歡迎畫面,接著他媽是連續劇,小說,漫畫!

去你妹的靈感界!

我心中一萬個囸你媽在飛越!

反正無所事事,我就點開《西遊記後傳》看看。

咔嚓!

就像什麼東西破裂一樣,然後我手中的手機就他媽的裂了。

垃圾!

豬頭,爺要嫁人了 我剛抱怨,緊接著眼前一亮,豁然是一個入口。

「莫非這裡面真是一個世界?」

想法一起,我閃身就進去。

「我擦!」

一進去我就看見一個光芒四射的東西,然後我就要出手。

「仙童不可!」

聲落,一個小妹子出現在我的面前:「靈感界靈拜見仙童!」

「界靈?」

我疑惑,這東西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過,雖然我曾經是主宰,可我還是有點孤陋寡聞啊!

「小姑娘你好,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仙童,叫我夏馬西!」

小姑娘只有五六歲的樣子,不過我看得出來,她不是人類。

按照我的想法,她應該和我的虎妞妞一樣,是動物修鍊人形,本質上應該還是動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