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招定勝負。」唐怕舉刀南指,一身凜然正氣。

「還我飛龍。」張朝咆哮著沖了過來,完全瘋了一般。

唐怕冷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只要你不再冷靜,那麼我便贏定了。

他舉刀迎戰。 三招一過,唐怕面對他刺過來的一槍,原本直轟的刀身,一翻,將刺改為壓,將他的紅纓槍壓在下面。

這一招速度極快,唐怕不給張朝反應的機會,手上加力,令到張朝無法動用紅纓槍分毫。

轟!

紅纓槍刺進地面,掠起一地的土塊。

「不妙。」張朝驚得冷汗滲滲,衣衫全濕,全沒了剛才的戰意,心裡涼嗖嗖的。

唐怕在他沒抽出紅纓槍的當口,舉刀劈向紅纓槍。

槍身斷為兩截。

「不好。」張朝大駭,鬆開手中武器,急急後退,自身上抽出三枚沾毒的暗器。

一枚打向如芸,另外兩枚打向唐怕,去勢極快。

「糟糕。」唐怕一腳踢起地上的石子,撞向射向如芸的暗器。

乒!

一聲脆響,沾毒的暗器掉在如芸面前,嚇得如芸臉色慘白。

唐怕這一下看似慢,實則極快,他在踢起石子的同時,一刀斬去,擋住兩枚暗器,嘴中大喝:「你也太狠毒了,小女孩和你無怨無仇,居然下此毒手。」

「建議讓家丁強女干如芸的人便是我,嘿嘿,可惜被你給破壞了這等好事。」

張朝畢竟戰鬥經驗豐富,此時緩了一口氣之後,從旁邊撿起一把刀,見唐怕甚是憐愛如芸。

居然放棄唐怕,轉而去攻擊如芸。

「找死。」唐怕再沒半點容情,一下子劈出三十六刀,每一刀都往張朝的要害處劈去。

張朝被逼和唐怕戰鬥在一起。

「哼。」唐怕輕哼一聲,將張朝逼得步步後退,接著手起刀落,一刀斬出,將他身首異處。

一旁的相國看得大驚,大喊道:「來人,來人給我攔住唐怕。」

另有四五名家丁沖了上來。

獨家密愛:帝少的專屬冷妻 唐怕一刀一個。

這個時候,中級魔法師脫離了老妖婆等人的糾纏,沖了過來。

「他在這。」中級魔法師招呼其他人衝殺上來,他自己躲在後面,不時地念動魔法攻擊唐怕。

數息時間,剛才的人紛紛出現在此地,數百名家丁衝過來。

「來得正好。」唐怕冷哼,是時候動用另外兩顆真元靈妙丹了,果然一個呂布面對這群人有點吃力。

看著太師等人背著身受重傷的老妖婆和帕棠,他殺紅了眼,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沖了過去。

另有五六個人沖了過來,和唐怕戰鬥到一處。

太師等人將老妖婆和帕棠扔在地上,來到相國身邊道:「相國大人,我們來了。」

「來得正好,殺了他。」

「是。」太師等人殺了過去。

唐怕一邊戰鬥一邊在思考著召喚合適的人,按照呂布的實力和剛才的表現來看。

一個呂布全盛時期,堪比慕容霸天的實力。

可是他發現,呂布每次施展武力時,他自己都能夠有所感覺,呂布所發揮的力量會根據自己的身體承受力來調節。

也就是說,每當自己的身體承受力不行時,會影響他們的發揮。

呂布真正的實力無法發揮出來。

所以他只能靠量來取勝。

既然三國的人能夠召喚出來,那麼關、張、趙、馬超,這等強者自然也能召喚出來。

在三國演義中,除了呂布之外,還有一個人的實力強絕無比。

那就是典韋。

典韋是由夏侯惇引薦給曹操的,引薦理由是:夏侯惇外出射獵時,見典韋「逐虎過澗」,因而收在軍中。

在三國演義中,只有兩人有與虎戰鬥的經歷。

一個是典韋,一個是孫禮。而典韋是打虎英雄,這是連呂、馬、關、張、趙等絕世猛將都沒有的光環。

在三國演義中第11回,他五步之內擲殺十餘追兵,再揮舞兩支大鐵戟殺敗呂布四將,救出曹操。

在宛城之戰,一人抵擋張綉眾軍,殺傷無數,無人敢近,最後還是通過放箭和背後偷襲才將他殺死。

一個個戰例可見典韋的勇猛無敵。

想到這,他決定召喚典韋。

大喝道:「典韋。」

心隨意動,他這邊一想,那邊便出現了一個相貌魁梧之人,手臂粗壯。

手持兩枝鐵戟,面目兇狠,一出場便驚得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

呂布和他是截然相凡的兩種狠,呂布的狠有點風姿綽越的感覺,而典韋的狠則是凶神惡煞的狠。

一般人都會懼怕他這種狠。

相國大駭,當看到再一次出現一個高深莫測之人,他的心中有點擔憂,喝問:「你是誰?」

典韋不說話,沖入敵陣中,和太師等人打了起來。

他和呂布一樣,每次出招都會有數名家丁倒地不起,身首異處,勇猛無比,很多人近身不得。

中級魔法師無數的魔法附在典韋身上,都被他一戟給打碎,驚得他不停地往後退。

僅僅是呂布和典韋便和相國等人鬥了個平手,唐怕大喜過望。

這兩個人果然是強者,因為自己體力的原因,他們兩個人都沒有發揮本身真正的實力,若是全盛期,恐怕能和清宮流塵和慕容霸天拼個平手。

「居然是宗師級武者?」魔法師震驚無比,忽然間害怕起來。

要知道武者和修道不同,它比修道更為艱難無比。

但是從實力來看的話,同等境界,近身戰的話,武者比一般的修鍊者要強上數分。

即使是雙修之人,在近身戰上也比不上武者。

武者的缺點之一便是空中戰鬥大打折扣,還有的便是壽命普遍活不過過百。

但是修道者輕易的便能活得長長久久,這也是武道沒落的一個原因。

太師衝上去和典韋戰鬥了半響,漸感吃力。

相國大驚,喝令道:「集中對付他們。」

「就憑你們?可贏不了我。」唐怕並沒有被喜悅沖昏頭腦,如今帕棠和老妖婆身受重傷,必須尋個安靜的地方為他們治療,否則有性命之憂。

呂布和典韋都是群戰中的絞肉機,除了他們之外…..

群戰之中還有一個一等一的強者,那就是關羽。

建安二十四年,劉備稱漢中王,認命關羽為前將軍。

當年曹操派大將于禁助戰,關羽借漢水淹遭魏七軍,生擒于禁,威震華夏。於白馬坡斬殺袁紹大將顏良,與張飛一同被稱為萬人敵。

這等強者一出來,想想他自己都覺得激動。

試問全天下,誰能夠讓原本為敵對的高手站在同一戰線戰鬥?

沒人可以,但是我可以。 唐怕心隨意動:「關羽。」

他這邊一想,體內的召神令將他的真元靈妙丹的藥力吸了個乾乾淨淨。

一個身形晃動,出現在院子處。

但見此人卧蠶眉,丹鳳眼,赤面長髯,手持青龍偃月刀,重八十二斤,他一出現便大喝一聲:「呔。」

這一聲喝嚇得相國等人心生懼意。

人人都不可置信地盯著三個武者。

「這…..怎麼可能?」

「又一個宗師級以上的武者? 惡魔的小寵妻 數千年來武者不是沒落了嗎?」

「自從千年前張三軍消失之後,武道一途再沒宗師級武者出現,眼前這三個人真的是武者?」

相國看得傻眼了:「這絕對不可能,東陽國有此實力的武者,我怎麼會不知道?」

「武者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平凡了?」

相國等人驚呼聲此起彼伏,駭意漸濃,對這三個宗師級以上的武者大為驚訝。對於他們的出現是一百個不相信。

各國對於實力強絕之輩可謂是求賢若渴,這一點從國士府的待遇便可以看得出來。

可以說國家強盛的一個標誌性象徵便是高手眾多。

像眼前這三個人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是默默無聞之輩。

而且還是難得一見的武者。

整個洪荒魔武大陸,各種修鍊方法大行其道,唯獨武者最難遇到,一個國家能有三五個武者已經是很難得的了。

達到二階已屬是百萬挑一的了。

像唐怕三階實力便被慕容霸天稱之為傑出青年。

更別說宗師級的了。

太師看得傻眼了,簡直是不敢想像和武者戰鬥的場景。

「接下來輪到我報仇了。」

隨著唐怕心隨意動,關羽一刀劈出,飛出長長的刀影,一連揮舞三十六下,瞬間便殺死數十名家丁。

最後一下,他刀身泛著光華,劈向太師。

太師大駭,舉刀去擋。

乒!

太師大刀被他一刀劈斷,他自己整個人倒飛出去,口吐鮮血。

關羽大步踏上,手起刀落,一刀將太師斬死,可謂是乾淨利落之極。

呂布趁大家不注意時,方天畫戟化作萬千道影子,一刺刺向張一,直穿其胸膛。

典韋更狠,鐵戟一揮,楊風口吐鮮血,身首異處,腦漿拼裂。

相國幾大戰力,眨眼間全部被殺,嚇得他步步後退。

相國在東陽國雖然位高權重,可修為不高,也正是因此,他才沒有得到姜族的重視,只能成為姜族的一個旁支。

此時他眼望身邊的強者死去,滿眼的不可置信,嘴中喃喃自語:「這不可能,不可能…..你怎麼還會有如此強的夥伴?」

「沒什麼不可能的。」唐怕舉刀斬殺衝過來的其他兩名家丁。

其他人見相國都打起了退堂鼓,心生怯意。

關羽、呂布、典韋在眾人之中大開殺戒,眨眼間便殺死了上百人。

實力微未之人,更是嚇得想逃跑。

唐怕又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們?他衝上去將其他家丁一通殺。

這些人手底下都有數條無辜之人的性命,此刻殺了他們並不為過,省得他們出去繼續害人。

因此他出手時,絲毫沒有留情。

相國發現情況不對,轉身跑了出去。

唐怕追了出去,一直逼他躲在一個角落處道:「相國,你可知罪?」

「唐怕,你若殺了我,你可知……」

相國發現唐怕目無表情,臉色大變,馬上從威脅轉而變為收賣道:「我身上有無數珍寶,你若要,我可以全都送給你,只要求你放我一馬,目前相國府庫房那些珍寶價值百萬,另外還有一些寶物被我收藏在一個隱憋的地方,只要你要……」

唐怕心想,相國此人狡猾奸詐,睚眥必報,自己若放了他,他必定會找自己報仇,他的話不可信,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唐怕手起刀落,一刀斬了下去,相國身首異處。

他意念一動,呂布和典韋、關羽解決了戰鬥之後,便衝進房間內,等待他的命令。

唐怕瞄了他們三個強者一眼,心生感激,帶著他們來到相國放寶物的庫房。

數十名守衛庫房之人被呂布等人輕鬆解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