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之下,皆是螻蟻!」

這一句話尤其的震懾人的靈魂,這是一種意志方面的碾壓,所有人都承受到了一種瘋狂的衝擊力量。

在人皇面前,他們就是螻蟻!

哪怕是貴為王者境的人王了,也依然是螻蟻!

全場中,只有摘星宮主有進展。

「請祖先賜寶貝給後人!」

摘星宮主手中已經拿到了一個玉簡。那原先包裹著玉簡的黃光團中一個人皇身影正淡淡熄滅,隱隱能看到人皇的慈祥面容。

「是沉孤人皇!」

眾人馬上意識到,這個人皇乃是天絕宮當年的先祖沉孤人皇。

摘星宮主乃是沉孤人皇的後人,沉孤人皇加持在這裡的力量,自然不會抗拒摘星宮主奪取他留在這裡的玉簡。

「中級玄武學!」

眾人意識到摘星宮主所得,乃是一門中級玄武學。他們都是艷羨到了極點。

也就只有摘星宮主這樣的情況,才能得到玉簡。其他人實在是難以獲得玉簡原主人的認同。

這裡虛空上漂浮有上萬個玉簡,但要得到一個,都是千難萬難。

這讓眾人內心很是捉急。

這就像是眼前擺放了一個金庫,但是他們卻不知道如何打開這個金庫。

「多謝先祖恩賜!」

天絕宮眾人都是激動無比的對著那即將消失的人皇身影,表達著感謝。

「再見了,我的子孫們。」

沉孤人皇的那一道力量虛影慈愛的看著自己的子孫們。

但他似乎在人群中看到了什麼,霍然變色。

「啊……」

沉孤人皇激動的想要說什麼,但是這力量實在是有限,馬上就消散了。

根本不容他多說。

「祖先……」

眾人有些疑慮,不知道沉孤人皇最後何以忽然變色。但是人皇虛影已徹底熄滅,沒有人告訴他們答案。

他們滿心仍舊是為自己天絕宮得到的玉簡而振奮。

「我便不信了!」

童洛宇還不死心,在失敗一次之後,仍舊是努力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攻擊。

那一道道的巨大劍芒,劈砍在黃光團中。

轟!轟!轟!

場面轟鳴無比,大成人王之威勢,令人觸目驚心。但童洛宇始終沒能攻破黃光團。

「螻蟻敢爾!」

那黃光團中再現人皇虛影,那人皇一掌拍來,頓時是風起雲湧,直接將童洛宇的劍光給撕成粉碎。

「啊!」

童洛宇痛呼一聲,他再落地時,嘴角已是溢出鮮血。

他用自己的手,去擦拭著嘴角的鮮血。

此時他模樣雖然還很血厲,但是卻不敢再去強攻了。

要是再強攻,只怕他的身體都會被震傷。

童洛宇給大家上了很好的一課,連童洛宇都攻不下,那他們就更不用說了。

這個時候,鹿羽繼續淡淡的說道:「我早說過了,只有得到了玉簡原主人的認同,才有可能得到玉簡。」

鹿羽的話仍舊是那麼淡淡然的樣子,但是這個時候聽在眾人的耳朵里,感覺卻不一樣了。 鹿羽說的話,實在太在理了!

現在回頭再看,他們一開始就該老老實實的聽鹿羽的勸告。

「要在這裡悟道,何其之難!」

眾人對於自己能否獲得玉簡,所報的希望都非常的小了。

鹿羽淡淡的說道:「若是太過容易,人人皆可,又豈能稱之為悟道。不肯花費任何的時間,就想得到人皇的寶貝,你覺得人皇能看得起這樣的人嗎。」

「鹿羽!你自己區區前期人尊,不也沒辦法獲得玉簡傳承嗎,有什麼資格對我們指指點點。」

童洛宇重新看向鹿羽時,眼神忽然變得有些古怪了。

不知不覺中,他緩步走去,朝著鹿羽靠近。

既然得不到那些玉簡的傳承,他將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鹿羽那裡。

落輕璇的人皇身體,還有定海珠,都是他可以爭取的。

而他忽然發現,有個人已是先他一步針對上了鹿羽,繞到了後面,偷偷靠近鹿羽。

那個人是天絕宮的瑞溪長老!

「噢?」

童洛宇微微有些詫異,看瑞溪長老這樣子,似乎一開始就對這些玉簡不感興趣,早就準備對付鹿羽了。

童洛宇給自己聖星宮的師兄弟們使了一個眼神,讓這些師兄弟從旁包抄鹿羽。

這時,鹿羽卻是直接叫道:「行了,天絕宮的人,你們不要從後來偷襲了,聖星宮的人也不要從旁邊包抄了。你們好歹也是一方巨閥,何以做事儘是這麼鬼鬼祟祟的。」

鹿羽這一聲出,那些偷襲和包抄的人,都不由停止了腳步。

鹿羽的背後竟似乎長了眼睛似的,居然連誰在偷襲他都知道。

「鹿羽要糟了。」

星空悟道台上的人都紛紛看向鹿羽這邊。

他們覺得鹿羽有些蠢,一開始鹿羽就不該在這星空悟道台上停留,既然得不到玉簡,早就應該走了。

「冰兒,給我馱好她。」

鹿羽重新召喚出了冰麒麟,卻不是自己乘著,而是讓冰麒麟來承載著落輕璇。

他自己卻反而朝前走進了兩步。

霍然,將手一抬。

他的手掌中凝聚著一片熾烈的白光,有如是初生的太陽,釋放著無盡瘋狂的氣息。

他也不知道在施展什麼神秘的功法。

使得聖星宮和天絕宮本來要對付鹿羽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暫停了手中的行動。

「全部,都給我,蘇醒吧!」

鹿羽一聲大喝,聲震四面八方。

他雖然不在星空悟道台那邊,但勝過在任何地方。

這一聲起,那邊玉簡都是渾身一震。自一個個黃光團中,重現一個個的人皇虛影。

眾多的人皇虛影出現在星空悟道台。

「是誰這麼囂張!人皇之下,皆為螻蟻!小輩,你找死!」

這些人皇虛影,明顯十分不願看到鹿羽手中那熾烈光團,這是一種天性的排斥。

他們被鹿羽施展的這神秘功法給激怒了。

這麼多的人皇虛影,一起對著鹿羽咆哮,這是何等可怕的威勢。

但是鹿羽卻沒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是冷笑不已。

他眼中的寒芒不斷凝聚,最後成爆發的姿態。

「你們且看看,我是誰!」

鹿羽最後一聲咆哮落下,頓時四面風起雲湧,有如是無盡的神雷,在四面八方炸開。

他的靈魂氣息,瞬間瀰漫開來。

那些人皇都感應到了這種靈魂氣息。

「啊!啊!」

眾人皇虛影渾身劇震,他們幾乎以為自己感應錯了,居然感應到了那個偉人的靈魂氣息。

但細細感應過來,根本就沒有錯。

萬年前的上古時代,所有人皇都見識過輪迴帝尊的神跡展現。

在這萬年之後,他們乍然再感應到這偉人氣息,內心之狂震,簡直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直播間的神豪 因為太過的震動,他們這虛影形態竟是能量耗盡,就這樣魂飛魄散,紛紛化作一縷青煙。

如此多的人皇虛影,就這樣消散在空間中,這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一幕。

只是因為鹿羽一聲吼,就讓人皇魂俱滅!

之前大家可都見識過人皇虛影的厲害,他們費勁功夫,都讓人皇虛影阻攔在外。

而如今,鹿羽攻滅一切,卻是不費吹灰之力。

「玉簡!」

不過眾人在反應過來另外一件事情之後,心情頓時從震驚變成了狂喜。

如今既然沒有了人皇虛影鎮守,那他們現在要奪玉簡,豈不是易如反掌!

但是他們反應還是慢了,就在他們這個念頭剛升起的時候,鹿羽的身後已是升起九輪黑色太陽。

這是輪迴妙義催發出來的力量!

「都給我過來!」

隨著鹿羽再一聲咆哮,輪迴妙義的力量催發到了極點,九道黑色大漩渦旋轉如瘋魔。

嘩!嘩!嘩!

星空悟道台上的無數個玉簡,忽然化作一片星光點點,朝著鹿羽這邊匯聚而來。

有如是萬箭齊發,似乎要將鹿羽給射成刺蝟。

這是無比震撼人心的畫面。

然而堪堪就在玉簡射到鹿羽身前的時候,鹿羽卻是猛地一揮手。

「給我收!」

他右手朝著空間中抹過去,並非是衍化法則大道,而是啟動鈺之戒指。

流光無痕!

所有的玉簡,一片星光點點,全部都收入到鈺之戒指中。

鈺之戒指空間何其大,要收下這些玉簡,根本不在話下。

要知道,連萬丈的通天碑,可都還在鈺之戒指中放著。

「什麼!」

眾人反應過來之後,簡直是要崩潰了。

回頭看去,那曾點綴著眾多星光的星空悟道台,已是空無一物!

所有的玉簡都讓鹿羽給吸走了!

鹿羽都沒有踏足到星空悟道台,只是在遠處一揮手,就將一切寶貝盡攬。

他們實在是想不通,鹿羽何以有如此通天徹地之能,竟能讓人皇崩潰,竟能讓玉簡認主。

想不通!想不通!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根本就不會相信這等離奇的事情。

「鹿羽!」

一聲聲急促的咆哮,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人指揮,所有人都是瘋了似的沖向鹿羽。

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

那是真是要殺鹿羽而後快的,現在和其他一切都沒有關係了,他們只是單純的要奪寶貝。

殺了鹿羽,意味著可以分掉鹿羽身上的所有寶貝! 這些寶貝不僅是包括定海珠,還有那麼多的高等功法的玉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