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你相信世間有公平嗎?」

老者搖頭失笑。

丁峰啞然。

是呀,別說這樣一個武者為尊的世界,如虎鯊這等強者,心念一起,便誅殺數億人口,哪裡來的公平,就是前世的和平年代,又有多少公平可言?

「不過,這次事情太大了,鬧的沸沸揚揚,我雖不在意他們的看法,可也要給他們留點念想,我會在大陸北域海外,封印之處開闢一處考驗之地,只要達到神師之境就可以前去闖關,闖不過去身死魂滅,穿過去了就到外面闖蕩!只是,無盡的海洋,一萬個闖過去,也難有一個能最終達到聖磚大陸。」

老者說的很平緩,很坦誠,可丁峰卻聽到了無盡的殘酷,「至於神選之地,依然會保留,每五年開啟一次。至於你丁峰,願不願意現在就離開,成為本尊的弟子?」

「我嗎?」

丁峰遲疑。

老者呵呵一笑,道:「先不用拒絕,我知道你身上有大秘密,那些各種各樣的符,還有萬道山的傳承印記,還有那個鳳九封印你身上的防禦禁制,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猜不透你身上還隱藏著另外一個大秘密是什麼,要不是因為鳳九的封印防禦之力,恐怕我都會忍不住窺探,真龍之血啊,還是無比精純的真龍之血,竟然存在你這樣一個小小的天級強者身上,而且你現在的修為實力?古怪之極!」

丁峰身軀大震,不禁苦笑。

他自以為隱秘之極的秘密,在帝乾的一道意念化身眼中,完全透明一般,只是無論帝乾強大到何種強度,恐怕也猜不到他是個穿越者,還有系統的存在。

「你若一直呆在這裡,呆在重華島上,無論你有什麼隱秘,還是有著逆天的悟性資質,想要有所成就,幾乎不可能。淺水養不了大魚,小鳥兒飛不了無盡的高空,然而聖磚大陸,完全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背後要是沒有大勢力撐腰,十有*會橫死。」老者繼續說道,「我所在的無雙劍宗,算是超一流宗派,宗主為神皇,宗內有隱修的至尊強者,雖比不上帝宗聖地等,卻也威震千萬里大地。」

「不管如何,你我都是出身重華島,算是家鄉人,你若願意加入無雙劍派,我可庇護你成長!我現在就可以安排你進入無雙劍宗,或者五年之後,神選之地開啟你前去闖蕩一番亦可,亦或者……!」老者伸手一抓,一面漆黑的令牌落到了他手中,上面刻印著一個『乾』字,「你拿著這個令牌,隨時都可以進入神選之地,通過裡面的傳送陣,直達本尊潛修的山峰,當然,你可以帶著你的小夥伴。要是你不願意加入無雙劍宗,那你只有一條路,通過北域我設下的考驗,通過之後,闖蕩無盡海域!」

「我會加入無雙劍宗,但不是現在。」

老者說到這個份上了,要是再不答應,他丁峰就太沒眼色,也太不識抬舉,太沒城府了。加入無雙劍宗,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丁峰從老者口中聽出了坦誠,點明了他身懷禁忌之力,這是無上的護身符,也點明了他具有巨大的培養價值。

「你很不錯,聰明而有城府,狠辣而又重情,心性難得!」

老者大笑,「這次危機,也算機緣,共有三件物品,最珍貴,最潛力無盡,有衝擊至尊之境,甚至更上一層樓的變異血龍被你得到了,老夫都羨慕啊!你要好好培養,將來定會成為你不可或缺的強大助力。這個邪皇的祭壇,我要收走了,對我有些用處。至於虎鯊的裂天戟,等級太高,恐怕你連拿起來的力量都沒有。」

「裂天戟?再強也只是一件兵器,我拿不起來?」

丁峰徹底的放下心來,老者不搶他的血龍,對他也沒什麼覬覦了,之所以這麼好說話,不用想也知道是鳳九的封印之力,還有萬道山的傳承印記。

「你可以試試?」

老者笑道。

丁峰不信邪的走了過去,握住裂天戟,往上一提,卻沒有撼動絲毫,頓時驚呼,「怎麼可能?我雙臂一晃,起碼有十萬斤力氣,竟然……!」

「這個裂天戟可是王兵之器,重量至少也有百萬斤,要不是自有神通,恐怕已經沒入地底深處了!我先替你收起來,等你有足夠的力量時,再賜予你使用,我也趁這段時間將裂天戟內屬於虎鯊的烙印抹去!」

老者說著,身形潰散,「丁峰,切記、切記,天大地大,實力最大!」

祭壇和裂天戟紛紛化作一道流光,沒入蒼穹深處。

丁峰默默的朝老者消失的地方躬身行了一禮。

「我該何去何從?」

站了許久,短暫的迷茫過後,丁峰神情一動,遙望遠方,他隱隱感覺,那裡有著強烈的呼喚。

「玄金劍,出!」

手一指,從系統空間中取出一把長劍,御劍懸空,他縱身一跳,落到了劍身上,玄金劍一顫,化作一道流光,載著丁峰飛入青冥。

御劍飛行,瀟洒天下。(未完待續)

ps:夠意思吧!

也來幾張票票意思意思! ?穿梭流雲中,遨遊蒼穹上。

御劍飛仙,極致體驗。

兩世為人,丁峰算是體驗到了這種爽到極點的飛行了。

御劍千里,出入青冥,乃神仙也。

劃破長空,丁峰來到了山峰上。

「你回來了。」

山峰上,明月站起身,慘白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我回來了。」

丁峰心神驚悸,取出一張大聖光符拍到了明月身上,聖光綻放,萬千光華,本就冷艷的明月在聖光中更顯出塵,不屬人間。

聖光消失,明月恢復了血色,嬌艷欲滴。

「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

丁峰詢問。

「我們的路不是還沒走完嗎?」

明月輕聲說道。

丁峰點點頭,周圍巡視一圈,將剩餘的六十六個鐵傀儡收入系統空間,再次回來,懸浮在明月身前,伸出手道,「來吧!」

嬌艷一笑,百花失色。

明月伸手,丁峰拉著她踏在了玄金劍上,撐開護體真氣將兩人護住,飛入青冥,向著西北而去。

一時寂靜,兩人無言,只是靜靜的聆聽風聲呼嘯。

明月沒有詢問。

丁峰也沒有述說。

默契的就好似相識了千年。

越過千山,看遍萬水,劍光一轉,落到了一片竹林旁,溪流邊,天色也暗了下來,休整一塊平地,撒上一圈驅蟲粉,點燃篝火,鋪上毯子,拿出了食物。

「我來吧!」

明月接過丁峰拿出的鮮肉和各種調料,熟練的調製一番。在篝火上不停地翻轉,紅色的火焰,讓她的容顏少了清冷。多了溫和。

看著這一切,丁峰前所未有的平靜。不知不覺的嘴角彎了起來。

彎月如鉤,不知勾去了多少人的魂兒。

安靜的用過食物之後,丁峰取出了兩個小瓶,遞給明月道:「這是聖液,服下之後,提升修為,沒有副作用。」

這是稀釋了兩百倍后的龍髓聖液。

「好的!」

西門明月沒有拒絕,也沒有說一聲謝謝。自然而然。

一瓶收起來,另一瓶當即服下,盤坐一旁煉化。

丁峰端坐在篝火旁,盯著熊熊燃燒的火焰,聽著木材燃燒發出的『噼里啪啦』的聲響,眼神漸漸迷茫,神思進入了系統中。

魂點:666萬!

「虎鯊和萬邪鬼皇才這麼點魂點?」

丁峰疑惑,詢問過系統后才知道,那兩位強者,一個是本源受創。一個只是保留了一點烙印,能收穫一百多萬魂點實屬不錯了。

「系統,我現在的實力在什麼程度?」

一百二十個祖竅。萬劫道體初成,完成了初始蛻變,但對於自身的實力究竟如何,他心裡沒底。

「叮,以人族為藍本,天級圓滿為一點戰力,宿主現在為一百點戰力!」

丁峰眼睛瞬間瞪大了,百倍的天級圓滿戰力,並不是說他相當於一百個天級圓滿的強者。而是蘊含的力量對比,真正的戰鬥起來。他絕對完爆一百位天級圓滿的強者圍攻。

「終於有了自保之力,我若面對神徒強者。勝敗如何?」

「叮,神徒的能量級別,也相當於天級圓滿的百倍,至於勝負如何,難以推測!」

答案雖不理想,可丁峰已經笑了。

「萬古道經的基礎篇,我才修鍊了三分之一,開闢出一百二十個祖竅,若是三百六十個全部凝練成功,那時……還有萬劫道體的基礎篇,只是修鍊成了第一步,轉變了體質,等跨完第三步,我有把握一拳轟殺神徒。」

壓下激動的心情,丁峰的目光越過了功法、陣法、符咒、器道、丹藥,最後定格在奇物上。

「系統,奇物無限隨機!」

「叮,扣除一魂點,隨機完畢!」

五種物品,丁峰只看中了兩種。

紫玉棗:三百年一開花,三百年一結果,三百年一成熟,歷時九百年,結果九九八十一顆,蘊含造化生機之氣,是修鍊的佳品。一萬魂點一枚!

惑神香:用四百九十種特異香料調和而成,點燃之後,香飄千里,吸引萬物,對於凶獸有著難以抵擋的誘惑。一千魂點一根!

「都是很不錯的東西!」丁峰很滿意,「系統,以我現在的修為,能不能服下一枚紫玉棗?效果如何?相比十滴龍髓聖液呢?」

「叮,以宿主的體質和修為,完全能夠承受一枚紫玉棗的功效,對宿主目前而言,紫玉棗達的功效遠遠大於龍髓聖液,效果是一滴龍髓聖液的三十倍。」

「三十倍?要是兌換三十滴龍髓聖液就要九萬魂點,為什麼會這樣?」

「叮,功效主次不同!」

系統沒有詳細解答,丁峰也不在詢問,至於惑神香只是記在了心裡,這兩種東西他暫時都沒打算兌換,畢竟剛剛有了巨大的提升,還有徹底掌控暴漲的力量,沒有適應,更別說力量入微了。

只有真正的掌握了,才能化為戰力。

丁峰意念歸體,默默潛修,梳理自身的變化。

一夜之間,西門明月的氣息暴漲了幾次。

一夜無話,黎明時分,明月從潛修中蘇醒,不但沒有絲毫疲憊,反而精神奕奕,臉上綻放著紅光,眸子流轉之間動人心魄。

「峰,我開闢了精神祖竅,達到了天級圓滿!」

明月略微激動,抿著嘴角,眼光灼灼的盯著丁峰。

「意料之中!」

丁峰理所當然的點頭,龍髓聖液對現在的他而言,功效不大,可對明月來說,無疑是天地奇珍,靈丹聖液,「你喜歡用什麼武器?」

「劍!」

西門明月毫不猶豫的說道。

丁峰稍微沉思。拿出了三本書還有十瓶稀釋后的龍髓聖液放到了身前,「這是三種功法,都是天級極品。分別是淬鍊身體的極限劍體,還有隨風舞柳步和隨風舞柳劍。以及龍髓聖液!」說著,他又拿出了三枚果子,緩緩說道,「這是能讓人領悟劍心通明的果子,以你的悟性,三枚應該能達到劍心通明的巔峰了。」

明月的眼睛頓時瞪大了,好似十五的滿月,帶著朦朧之光。

咬了咬嘴唇。淺淺一笑,將物品收入了儲物鐲中。

「至於御劍之術?消耗太大,以你現在的修為,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神徒境了,到時候也能御空飛行。」

不知為何,丁峰多說了一句。

「我聽你的!」

婚後重愛 明月的聲音更柔了。

兩人登上了山峰,坐在岩石上,吹著微涼的山風,明月的髮絲輕輕飄蕩,望著東方泛紅。丁峰十分專註。

天海之邊,一抹紅色陡然從無盡的深淵躍出,金紅色的光芒。瞬間鋪滿了大地,也是剎那間的轉變,讓人體會到其中蘊含的極盡升華。

「我想潛修一段時間,打磨力量,穩固境界!」

下了山峰,來到了溪流旁,摘了一片竹葉,丁峰說道。

「我陪你。」

淡雅淑靜,這就是明月。

半天功夫。丁峰搭建了兩個竹屋,並在一起。一個在左,一個在右。周圍是翠竹,撒上驅蟲粉,新家落戶。

溪流邊,丁峰盤坐在岩石上,閉目潛修。

竹林內,明月舞劍。

山峰後面,丁峰力量爆發,一拳轟出一個山洞。

樹枝上,明月吹笛,聲音清幽。

夜色降臨,丁峰一心多用,操控六柄玄金劍,懸空旋轉,組成劍陣。

明月盤坐遠處,打磨修為。

任外界變化,時光流逝,影響不了兩人規律的生活。

他們的交談不多,卻十分默契。

一晃便是三月而過。

丁峰躺在溪流邊的軟草上,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閉著眼睛聆聽美妙的音符,音樂歡快,宛若叮咚的泉水。

一曲終了,明月從一根竹子上飛身下來,輕輕的來到丁峰身旁坐下,攏住雙腿,支著下巴,望著濺起的水花。

「你喜歡這樣的生活嗎?」

明月咬著嘴唇,聲音好似囈語。

「無憂無慮,靜靜修鍊,誰又不喜歡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