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對周圍濕潤的空氣微微有些感到不適,那黑衣男子卻是生出一聲咳嗽,伸出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指捂住嘴,露出一張同樣白皙的面龐。

面容俊朗,帶著一種恬然病弱之態,面色微微有些發白,顯得氣血不足,眉宇間有些陰柔清晰縈繞,倒像是一個女子一般。

只是那眼眸當中,眸光璀璨,竟然就連天上的星子也比之不過。很難想象,那竟然是一雙男人的眼睛,令人過目不忘。

正是,那天海城中,曾與李天有過一面之緣的幽冥天子,羅剎一族至強者,幽明月。

此時,幽明月卻是一個人靜靜的來到了長樂村,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微微在村頭停駐,四處打量了片刻。

眼中閃出些許精光,幽明月卻是直直的朝向村中的鐵匠鋪走了過去……

轟!

鏡湖之上,一道道身影快速挪移,萬道神光衝天,劇烈的波動令得鏡湖當中,那存在了萬古的禁制開始破碎瓦解。

而高天之上,一道道璀璨符文驚世,放出萬丈神光連成光幕,卻是城主府的防禦禁止完全開啟的徵兆

征戰到了現在,已經有數百人先後退出了戰鬥,大多數都是被人擊飛,打成重傷退出了鏡湖範圍,無力再戰。

如今鏡湖之上,人數少了,但戰況卻愈加激烈了。因為到了現在,鏡湖之上的各族天驕已然剩下不足百十人,但這百十人中卻盡皆是了不得的人物。

大都身負至高傳承,出自不朽皇族,一身實力深不可測,更是還有人已經動用了仙器。璀璨仙光撕裂蒼穹,也因此才會激發了城主府當中禁制。

此時,李天的身影,卻依舊在那鏡湖之上,早已殺紅了眼。此時李天已然殺進殺出不知多少回合,一道道鮮血染紅了白色的衣襟,又被縱橫的水流沖洗,一道道可怖的傷口出現在其體表。

早已分不清,那淌下的血到底是敵手的,還是自己的,但李天早已不關心,此時卻是心神一片空寧,手中一柄紫色長劍引動萬道紫霞,隱約竟有紫氣東來之象。

啵!

一道劍光驚世,無邊星光垂落而下,一道清麗身影出現在李天近前。卻是那夜叉族聖女辰曦仙子,此時手中一柄黑色長劍,灑落無邊星輝,不容分說,對著李天後背便是一刺。

嘶!

感覺到背後傳來的殺意,李天卻是神色大變,就在此時,分明感覺到自己的神魂似乎將要被剝落一般,在那凜然殺意的影響之下,神魂竟然欲要離體。

七殺劍意!

想也不想,李天卻是揮手一劍,翻身一挑,同樣是萬道星河璀璨,但在那無邊星河當中,卻有九顆大星慢慢轉動,其中七顆連成一片,化作一隻巨大銀勺,直指北極。

而在那璀璨北極之巔,在北極星的陰影範圍內,卻有一顆更加璀璨的紫色巨星在緩緩轉動,散發著一種異樣的魔力,似乎竟然能夠引動星空,號令億萬星辰一般。

「紫微驚世!」

一聲怒喝,李天身上卻是爆發出無盡戰意,一道道紫色霞光衝天而去,竟然貫穿了城主府那號稱堪比皇城的禁制。

萬道星辰垂落,此時辰曦仙子身邊的星輝竟然在瞬息間被壓制。似乎就連一直圍繞著辰曦周圍的那一片星空也受到了影響,要對被紫氣圍繞的李天臣服一般。

「紫微帝星!」

一聲驚呼,人群後方,數道身影憑空出現,望向場中那一道模糊的身影,眼中精光爆射,似乎看到了何種驚世的畫面一般。

「殺了他,此子一定不能留!」

一道陰冷的聲音傳出,卻似乎從未響起,說話之人早已隔絕了一切,使得場中之人無法聽聞。

「那若是我要保他呢?」

一個悅耳的笑聲傳來,似乎有些揶揄。

「此子與那李尋歡有些關聯,且同時來自下界,暫時卻是不宜殺他,我等可不能讓五百年前發生的慘劇重演,這一次一定要成功。」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似乎頗有些威嚴,在這個聲音傳出之後,其餘諸道聲音盡皆消失,緘默下去。

叮!

鏡湖之上,一聲脆響,一道火光四射,道道空間漣漪蕩漾,而後轟然破碎。李天與辰曦的身形錯身而過,相互間交擊了一掌,便又朝向另外一道身影而去……(《天極人途》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畢竟,沒誰出門泡妞,還帶著妹妹,又不是腦子有病,需要現場觀眾。

一家浪漫的法國餐廳里,一個魅力成熟的女人優雅的坐著,一舉一動都帶著迷人的韻味。

「哥,是我不懂事了,你去吧,我就不進去發光發熱了。」

裹緊了衣服,路瑾轉身一個人漫步在大街上。

蕭茗也沒有攔她,只是叮囑她一定要早點回家,有事打電話,別玩太晚。

天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了雪,只餘地上鋪著一層厚厚的白色。

除夕守歲夜,一年中的最後幾個時辰,路瑾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遊走。

「以前覺得做一隻單身狗還挺逍遙快活的,現在孤零零的一個人,才體會到難以言喻的心酸,統子,我只有你了。」

系統:【有我還不好,難道你還想要別的狗?】

「你怎麼會這麼想?」路瑾難以理解,「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唯一。」

系統不敢相信,它在宿主心裡竟然會這麼有地位。

【你……沒騙我吧?】

「我騙你幹什麼?我又沒有兩個系統,你當然是唯一的了。」

系統:……

感情是就我一個,所以才排到了第一!

那你要是再有個系統,是不是我還要讓位啊!

【放心吧,不管我是不是你的唯一,你都不會再有第二個系統。】

每個宿主只能契約一個系統,若不是這樣,它還不早就被她拋棄了。

對於這個規定,路瑾一直都是不認同的,還曾揚言,等她幹掉主系統上位后,第一個就是推翻它那些無聊又死板的制度。

不過系統也蠻好奇它家宿主與主系統之間的關係的。

說宿主暗戳戳的要幹掉主系統,那就錯了,她哪次不是明目張胆的跟主系統叫板,當著主系統的面,都敢商量怎麼弄死它。

偏偏主系統就像個包容自家調皮搗蛋小崽子的老父親,小打小鬧無傷大雅都能忍,鬧得動靜大了,兩個人痛快淋漓的打一場,打完什麼事也沒了。

但主系統給它的感覺分明就是想弄死宿主,好像又不敢,忌憚著什麼。

系統暗戳戳的想,難不成自家垃圾宿主的來頭很大?又或者……背後有高人?

路瑾逛了不到半小時,就受不住凍,戴著厚厚的圍巾,雙手插到上衣口袋裡,整個人像只笨笨的企鵝,在街道上一蹦一跳的往前走。

「蕭小姐一個人嗎?」一輛黑色低調的轎車停到她面前,車窗落下,露出一張清秀白皙的小臉,讓她意外的是,駕駛座上的人,赫然就是陸天陽。

「小姐,你是?」不是她給人難看,是她印象里確實沒見過這個女人。

那女孩趴在車窗上依舊笑吟吟的,「蕭小姐可能沒見過我,正式介紹一下,我是天陽的未婚妻,我叫藍月。」

藍月!

就是那個在背後搞我的小婊砸?

第一次見面就迫不及待的宣示主權,綿里藏針,看來確實對她有很深的成見啊。

路瑾像是沒聽懂她話里暗諷的意思,笑笑,「藍小姐真是百聞不如一見,聽聞藍小姐心臟不好,現在看來,傳聞不可信啊。」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天極人途》更多支持!

叮咚!叮咚!

遠遠地,就已經能夠聽到一陣陣打鐵的聲音,清脆悅耳,帶著一種不變的節奏,給清晨的荒村,帶來一種異樣的生氣。↖

叮咚!叮咚!

金鐵交響,如同珠玉,恍然間竟然如同一曲大道天音,契合天地脈動,令人神魂震動。一種無邊肅殺氣息開始出現,萬道符文閃動,從那錘音當中顯化出來,化為一條銀色巨龍。

朝向幽明月撲騰而來,令得幽冥天子眉頭微皺,很顯然那錘音當中蘊含著無上大道,但在尋常人聽來卻沒有任何反應。

反而,當道行足夠高深,能夠直窺天地本源大修士聽到這錘音的時候,卻會激起周圍天地大道的反噬,那是一種大道對於另外一種大道的碾壓。

嗚嗚!

一聲怪叫從幽明月口中傳出,羅剎族三叔身形連動,如同一道幽靈一般四處飄忽。此時竟然如同站立在風口浪顛之上一般,隨時都有可能沉沒。

而與此同時,隨著幽明月的呼聲,一片片黑雲籠罩而來,隱約間卻是有一道道黑色身影顯化而出,有千軍萬馬的廝殺,沖喊之聲漸漸臨近。

鏗!

似乎感受到了屋外的變化,屋內打鐵之人的節奏忽而一變,原本稀疏的打鐵之聲,竟然突然加快,如同雨打芭蕉一般急響而來。

帶給人一種無邊的壓迫之感,一種肅殺的氣息開始出現在村口的上空,一道道符文閃爍,金銀二色符文從虛空當中憑空生出。

化為一桿桿銀色長槍,又有一柄柄金色天刀,斬破虛空,密密麻麻,便如同疾風暴雨一般朝向場中起伏不定的幽明月衝擊而來。

嗚嗚!

呼聲嗚咽,幽明月身形不變,一陣金鐵之聲傳響,一道道黑色人影已經從頭頂黑雲當中衝出,化作一群鐵騎,如同黑色洪流一般迎了上去。

叮!叮!

萬道火光迸現,一道道黑氣瀰漫,馬嘶聲,人吼聲不絕於耳。無數黑色鐵騎,在被那天刀銀戟砍中后,化為黑色霧氣消散而去。

但卻有更多的人影從烏雲當中衝出,如同無窮無盡一般。一道道黑色騎兵,帶著一種森冷氣息,似乎無有一絲生命波動一般,悍不畏死而來。

叮咚!叮咚!

打鐵聲急促,如同狂風暴雨,衝散了清晨的迷霧,無數刀槍棍棒,矛戟斧鉞沸騰而出,化為金屬風暴,席捲虛空。一道道空間裂縫,縫伴著銀色雷光,朝向門前的幽明月絞殺而去。

噔噔!噔噔!

總裁的葬心前妻 馬蹄聲四起,一道道身影,從那黑雲當中衝出,跨界而來。一道道磷火圍繞,在那黑色鐵騎身邊纏繞不去,隱約間似乎聽聞億萬亡靈的哭喊嘶吼。

與此同時,一道道黑氣涌落,將場中的幽明月籠罩在內,一種至強的氣勢開始出現。幽明月的身影立身在大片的黑霧當中,卻恍若一位陰間的帝王一般,指點江山,揮斥方遒。

「大清早的,就不讓人睡覺,吵死了!」

正在這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一道金光從一旁的茅屋當中飛出,落入場中。一聲破響傳出,一種晦澀氣息釋放,令得幽明月面色大變,被那氣息一衝,竟然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

場中種種異象全部消失,如同從未出現一般,那道金光現出本體,落在地上,竟然是尋常村子里,更夫打更所用的銅鑼。

吱嘎!

一聲輕響傳來,鐵匠鋪的大門卻是轟然洞開,當中一道高大的人影走了出來。一身古銅色肌膚,面容剛毅,看上去有些年紀了。

肌肉虯結,**著上半身,揮汗如雨。很顯然在剛才的那一番交手間,對方也並不輕鬆。

「師弟,別來無恙?」

眼中帶著笑意,鐵匠卻是率先開口,望著幽明月咧嘴一笑。

吧嗒!

一聲輕響,一旁的茅屋偏門開出一條細縫,一道青光閃過,一道身影已然來到近前,神色不善的望著身形魁梧的鐵匠,以及場中的幽明月。

「都多大年紀了,還跟個小孩兒一般,爭強好勝!」

那人開口,露出一張年過半百的臉,一身青色長衫,看上去倒是像學堂里的教書先生,麵皮黃蠟,顯得瘦弱。

「明月見過神荼、鬱壘,二位師兄!」

見得青衣人現身,幽明月面上卻是露出幾分笑意,神色恭敬,對著那二人分別行了一禮。

若是這一幕,讓外面的人見到,恐怕會引發海嘯,引起舉世的震驚與轟動。幽明月是誰?號稱上古之後,羅剎一族至強天驕,被離恨天中萬族稱為「幽冥天子」。

曾經以一人之力,力敵強勢無比的修羅族燕雲十三騎,更是與那十三騎當中五騎打成平手。這般戰績早已震驚了整片離恨天,在同輩中被尊為無敵的象徵。

甚至有人將其與五百年前那驚才絕艷的一刀相提並論。其一身實力據傳早已堪破化境,達到了天地法則所能允許的極限。

甚至有傳言,幽明月得了太古遺迹當中重寶,已然瞞天過海,偷偷突破。因此,許多經歷上古之劫遺存下來的老古董,都對這位後起之秀忌憚不已。

而此時,這樣一位,被離恨天中萬族,視若神明的至尊人物,竟然對兩個隱居在荒村當中鐵匠、更夫露出如同晚輩一般的恭敬神情,怎不令人驚駭?

「好了好了!」

似乎有些不耐,青衣長者神荼,轉頭忘了一眼近旁的幽明月,微微點了點頭。

「小師弟,多年不見,卻是有些長進!」

而一旁的鬱壘卻是快步上前,伸手攬住幽明月,將其迎入了鐵匠鋪中去……

天海城北域,一片未知的的大荒深處,一座高聳的血色祭壇矗立,如同一座百丈的山嶽一般從幽深的谷底探出。

通體璀璨,如同血色瑪瑙,這祭壇也不知是何種材質鑄成,在天光的映照下,散發著熠熠紅光。有一陣陣若有若無的經文傳響,一個個符文映照,從祭壇石壁當中顯化。

「殺劫起,大荒亂,降龍現,祭壇出。酆都開,天海歿,六道輪演,地覆天翻!」

一道黑色身影,安靜的站在祭壇之上,眉頭微皺,輕聲自語。

此處,正是那近日來被外界傳的沸沸揚揚的血祭壇,也不知是何種歲月前遺留,被封存在一座低洼的山谷當中,直至近日才得見天日。

噔噔!噔噔!

祭壇之下,山谷當中,一隊隊鐵騎從四面八方趕來,驅使著一群群無辜的各族百姓,來到此祭壇跟前。

而等待他們的,卻是早已註定的殺戮,殺戮,流血。這些來自各個荒野山村的平民百姓,被一群群流寇所驅使,匯聚於此,只為了奉獻自身的精血。

「報!」

一道身影登上了血祭壇,一眼望見祭壇之上站立的那道人影,卻是快速上前跪下。

「啟稟主上,小的們已經從這附近數百萬里大荒當中,抓了數千萬祭品,想來應該夠各位大人用來開啟血祭壇。」

那道身影神態恭敬,跪在地上,不敢有絲毫的逾越。

若是李天在此,一定會駭然發現,那地上所跪之人。竟然是當日,在剛剛到達天海城之時,所見過的那名修羅,燕雲十三騎手下三十六將之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