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道聲音從外殼傳來,而第二道聲音則從眾人腳下的甲板傳來,下一刻鬼青已出現在船艙內部。

他摸著自己的下巴,掛著一臉玩味的笑容緊盯著李杯雪,嘿嘿一笑道,「現在就不殺你了,我先拆掉這裡再陪你好好玩……」

「你敢!」

網游之洪荒戰紀 即便面對自己無法戰勝的存在,李杯雪亦沒有絲毫心怯,她一心修劍,原本就是極為純粹的天宮弟子,也是純粹才能讓她一步一個腳印變得如此強大。

一柄長劍如影隨形追隨在鬼青的身後。

「嘩嘩嘩嘩嘩嘩……」

李杯雪轟出的劍芒,如流水一般連綿不絕的轟在鬼青身上。

鬼青以肉身一力承受,同時不斷地後退。

不過在後退之際,他雙手不斷地翻轉出各種奇怪的手印,而每一個手印打出,都在空中留下一個詭異的結印。

他從船艙的最左側,徑自後退到最右側,李杯雪則足足斬了他三四十劍。

每一劍李杯雪都全力而施,卻無法傷到這黑髮少年……

「斬夠了吧?斬夠了就讓開,這一條線……很危險!」

鬼青比劃了一下,那正是他一路退過來的路線。

說罷他雙手再次打出一個結印,隨後他一路留下的結印亮了起來,同時一塊巨大的刀鋒浮現出來。

由空間形成的刀鋒瞬間展開。

「嚓!」

彷彿有一把巨大的無形利刃劃過,伴隨著清脆的響聲這艘飛舟已被切成兩截。 那無形的空間刀鋒在切開這艘巨型飛舟后,繼續朝四個方向擴張。

數千丈高空上,一行虎頭雁成人字飛行,最中間那一隻虎頭雁忽地發出一聲慘叫,那虎頭雁就變成了兩半。

其他的虎頭雁完全不知發生了何事,只發出一陣陣虎嘯般的怪叫,作鳥獸散。

飛舟下方的地面上也被切除一條筆直整齊的細縫,這條細縫朝著南北延伸,一路延伸到離琥州兩邊的界壁后才停下來。

這一路上被這條空間刀鋒切割的植物、生靈、不知繁幾……

整個飛舟的底部都是由一整塊漂浮之石打造,所以即使被切割成兩截依舊沒有下墜。

但存放在飛舟下方的三塊紅色水晶,卻直接暴露出來了。

鳳歌,焱妃等人還守在紅色水晶旁邊,臉色陰沉的看著飛舟的截斷面,她們只聽到飛舟傳來一陣悶響就變成現在這樣子。

紅色的水晶在太陽的映照下散發出奪目光彩引起了鬼青的注意,他盯著紅色水晶中的肉身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

太容易了……

這天宮連不朽境都沒有,全是廢物,哪有資格稱得上超級勢力?

「嗖!」

他身體猛的一翻,便劃過拋物線就朝著紅色水晶直射過來。

「娘,」鳳歌後退一步擔憂的叫了一聲。

「你後退,我不會讓他通過,」焱妃命令道。

一絲絲金烏神火,順著她的皮膚延燒起來,顯然是要進入戰鬥形態。

「可娘親你一個人能擋他……」鳳歌不覺得焱妃能攔住那黑髮少年。

「她可不是一個人!」

從船艙的末端忽然有數十道身形飄忽而來,一對對羽翼彷彿升起來的旗幟,朝著兩側匯聚而來,說話的是鳳女,而來者正是金烏族人。

太一天宮大遷徙,那些聖魂境的金烏族人自然也一同隨行。

但金烏族人的身份比較敏感,即使在太一山的時候,他們也是另作安排基本不外出走動,現在隨著天宮一同遷徙也被安排在船艙底部。

現在飛舟都被切成兩半,金烏族人自然按捺不住。

「嗖,嗖!」

眼看著鬼青來勢兇猛,冥石與白壺兩人一左一右便已迎了上去。

在金烏族中這兩人實力與甘高寒,寧虛遠不相上下,他們可是帝俊的左臂右膀。

「噗,噗!」

兩人靠近鬼青的瞬間齊齊拍出一掌,合力之下威力不容小覷,硬生生將鬼青拍飛出去。

飄蕩在空中失去動力的半截飛舟,也因為這兩掌的反震之力,在空中徐徐轉動起來。

「將水晶速速搬走!」冥石說道。

金烏族人並不擔心東皇和癭老的安危,可是他們必須要保住羅征。

焱妃沒有任何遲疑,一把就將裝著東皇的紅色水晶抗在肩上。

而鳳女的雙翼一展,則將裝著羅征的水晶舉了起來,剩下癭老的那塊紅色水晶則被白壺輕輕舉起。

「嗡……」

扛起水晶的一瞬,三人就要打開空間通道挪移而去。

可這時不遠處傳來鬼青的聲音,「都別想走。」

他手中出現了一柄透明長刀,那長刀彷彿是一截透明的空間,只見他將透明長刀輕輕一抖。

「哐、哐、哐!」

三道崩潰之聲從三人身側傳來,鳳女,焱妃和白壺建立的空間通道竟在一瞬間崩塌!

與此同時,鬼青握持著長刀朝著眾人猛的劈斬過來。

「呼!呼!」

又有兩道肉眼可見的空間波動,朝著鳳歌,焱妃等人蔓延過來。

這空間波動與此前那無形的空間刀鋒一模一樣,朝著前方不斷擴張,將沿途的一切都切開!

「閃避!」

焱妃,鳳歌和金烏族人紛紛散開。

「嚓!」

原本只剩下一半的飛舟,再度被分割成兩塊。

「要是這麼輕易放你們走了,那才不好玩!」

鬼青越來越興奮,他飛身而起,手中的透明長刀瘋狂揮舞。

每揮出一刀,就有一道無形刀鋒擴散出去,這無形刀鋒會一直向前推進,直到這一州的盡頭。

若是從極高空向下俯視,可以看到地面上出現一條條綿延而出的細線,只要阻擋在細線路徑上的物體,都會被無情的切碎。

這無形刀鋒的威力雖然恐怖,但刀鋒的速度並不見得快,至少焱妃和金烏族人們尚能閃避。

但不遠處七山的巨型飛舟,想要避開這凌亂的刀鋒就難了,它們都逃不開被切割的命運,連帶著飛舟內不少天宮弟子也被無形刀鋒所腰斬。

而有熊,神農與閔月的聖魂境強者們則蜂擁而出,迎向從飛舟中脫離的天宮強者們……

這才短短一炷香的時間,場面就變得兇殘而混亂,血腥味朝著四面八方開始逸散。

……

有熊一族的飛舟頂部,姬軒轅一直仰望著上空,整個人如鐵水澆築的雕像一般,他甚至沒有查看下方的局勢,彷彿那與他毫無關係。

即使被封閉在紅色水晶中的羅征唾手可得,姬軒轅也沒有出手。

在三十萬丈的高空上,漂浮著幾個小小的黑點。

若是將距離拉近,便能察覺到這些黑點正是一艘艘黑船。

在收到元靈一族的命令時,姬軒轅就明白此行沒有那麼容易……

區區一個破敗的天宮,根本就不在姬軒轅算計的範圍內,也不需要有熊,神農和閔月三族盡出,他要面對的是更麻煩的對手。

三十萬丈上空,黑船船舷上屹立著十二人。

一般黑船會一直保持不多不少十三人,剩下的那個位置原本是為邪神保留,可現在被重塑后已留在了彼岸,在降臨之前他是出不來的,第十三個位置自然就空缺了。

「下面那傢伙,應該就是鬼青了,」耳鼠靈悟用尖細的聲音說道。

「哼,這才沒多少年又復活了,好想下去將他捏碎,船老大我們什麼時候動手?」銅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曾經他就不喜歡那傢伙。

黑色斗篷中則傳來船老大的聲音,「不要著急,人還沒到齊,現在出手太吃虧了。」

「等到什麼時候?」銅人問道。

「等到伏羲按耐不住的時候,」船老大回答道。 天宮遷徙的動作雖然快,但終究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實際上七艘巨型飛舟一路向西的路徑,都有探子不斷地向黑船與有熊一族彙報。

有熊一族與黑船皆收到來自無空一族與元靈一族的命令,目標很簡單,不惜一切代價將羅征控制。

而甘高寒也在平奕天內,向黎山方面發出求援。

其實天宮走到元北州時,黎山,有熊和黑船這三股勢力都已出現,且彼此也發現了對方的存在。

但那個時候黎山並不著急,著急的是姬軒轅與船老大。

他們當然不希望天宮的飛舟進入黎山境內,可姬軒轅與船老大都是機關算盡之輩,誰也不願意先出手。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誰都想當那隻黃雀。

船老大很沉著冷靜,他一直帶著自己的黑船船隊在高空緩緩地跟著,不疾不徐。

但有熊一族這邊是先急了……

姬軒轅不想第一個出手,於是就將「鬼青」放出去,在離琥州阻住了他們的去路。

至於姬軒轅本人,和神農、閔琥,都呆在各自的飛舟內待命。

鬼青這般殺戮下去,恐怕就輪到黎山方面急了。

所以船老大很篤定,他覺得伏羲一定會最先出手。

「神荼,你在發什麼呆?」船老大問道。

神荼坐在船舷上,一雙光滑如白瓷般的長腿吊在空中,黑色的裙擺隨風飄動,她俯視而下的目光中藏著一股倦怠的情緒。

她一直盯著鬼青,看著那四面八方飄動的刀鋒化出一條條無序的線條。

「你不會對鬼青還有什麼幻想吧?」那位纏著繃帶的竹竿問道,他們都知道當時神荼當初對鬼青十分迷戀。

神荼漠然說道,「這個鬼青是全新的怨氣化身,他是另外一個人。」

「未必,」船老大卻搖了搖頭,「其實他本質上還是那個鬼青,只是缺少了曾經的記憶而已。」

神荼看了船老大一眼。

既然船老大刻意提及這件事情,恐怕想說的不止這些。

船老大不慌不忙的說道,「鬼青身為怨氣化身本身其實是不可控的,其實姬軒轅做的事情,不過是將我們曾經做的事情重複了一遍。」

「他們遲早會被鬼青反噬,」神荼淡漠的說道。

「也許不會被反噬,」船老大又搖頭道。

「為何?」神荼不解的問道。

「教主大人交代了,此行的目標不僅僅是要帶走羅征,還要將鬼青所吞噬,」船老大說道。

「吞噬鬼青?誰來吞噬?」

此話一出,黑船的船員們都有些困惑了。

「那個邪神,」船老大淡然說道。

「他?那小子不是進了彼岸?」銅人瓮聲瓮氣的問道。

「我們可以降臨,」船老大說道。

「降臨那小子?是不是太……」

從彼岸內降臨是需要消耗那金色渾源之靈的,每一枚金色渾源之靈都寶貴無比。

無空一族那麼多強大的存在需要降臨,怎麼也輪不上邪神,他連不朽畫卷都不曾踏入。

「如果他真的能與鬼青融合,自然是值得的,」船老大平靜道。

「可他的本質與鬼青沒有區別,弱小時可用,一旦強大恐怕根本控制不住,」神荼眸光閃動。

船老大聳了聳肩,「誰知道教主大人盤算著什麼,我們照做便是……」這時船老大似乎察覺到什麼,笑道:「伏羲已經忍不住了。」

鬼青的破壞力實在是太強了。

那一道道無形刀鋒在地面上切開的細縫輻射出去,幾乎要將整個離琥州切成無數塊。

如聖魂境,乃至於渾源境都能夠避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