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你快跑,不要管我!」

沒想到珍妮不但沒有責怪木子墨沒有救她,反而開始讓木子墨先跑,最後珍妮被人海所包圍,不知道被吸食了多少的血液,木子墨看到這樣下去不行,用強大的紫雷將這些人驅趕開,木子墨立刻從空間手鐲中拿出了果酒。

當珍妮喝下了果酒緩和了不少,而她的雙眸也在逐漸變紅。

「子墨,你快走,我快要不行了,我…我…我也想好好的活下去啊!」

木子墨搖了搖頭就這樣抱著珍妮,隨後將紫雷灌滿珍妮的全身,而珍妮只是感覺自己渾身麻酥酥的,隨後自己的雙瞳全部變成了血紅色,可是自己並沒有失去意識,自己可以操縱自己的身體。

至於為什麼,可能跟木子墨剛才的所作所為有關。

畢竟這個世界的人類,除了血帝,所有人都是連修鍊都沒有過的普通人,所以才會被病毒所感染,木子墨在緩慢的將萬力和萬法輸入到了珍妮的體內。

此時珍妮相當於獲得了暫時的神之力,至於能持續多久,這個只有木子墨知道。

珍妮緩慢的從木子墨的懷中站了起來,對木子墨深深鞠了一躬。

「謝謝你,為什麼救我?」

木子墨只好隨便扯個謊言。

「當我得到這個力量之前,我的家人,愛人,孩子都已經被血族殺死了,將她們身上的鮮血一滴不剩的全部吸食乾淨了,等我得到了這個力量的時候已經沒有辦法去挽救了。」

珍妮低下了頭,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問題,可是自己現在已經是一個血族了,如果不定期吸血的話,可能會死掉的。

木子墨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來吧,如果你不吸食鮮血,你也會出現很多問題的,甚至再次失去理智也有可能。」

珍妮扭扭捏捏的樣子讓木子墨很頭疼,木子墨用自己的手指劃破了手臂,鮮血出現在珍妮的面前,可能是因為對於鮮血的渴望,珍妮趴在木子墨的面前一口咬住了木子墨的手臂。

大口大口的吸食著鮮血,而所謂的毒素也要在木子墨的體內蔓延,但是這個東西太弱了,連鬼氣的萬分之一都不如,木子墨用體內的紫雷丹所散發出來的紫雷就可以輕易消滅掉。

大約十分鐘的時間,珍妮擦了擦自己的嘴邊,發現手上的鮮血是金色的,特別震驚,剛才因為慾望的關係沒有看清木子墨血液的顏色,當自己清醒過來的時候才發覺,因為珍妮是知道的,神明才會有金色的血液,難道木子墨就是神明。

「不要隨意猜測,我只是因為一個機遇,得到了特殊的體質而已,其實我是很弱的,還需要你的保護呢。」

果然因為木子墨剛才散發出了自己的鮮血,很多血族都聞到了鮮血的味道,都撲了過來。

珍妮將木子墨夾在腰間高高跳起,沒想到這一跳就是百米之高,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得到了這個力量。

隨後一拳狠狠的砸在地面上,方圓數十米的地面全部碎裂此起彼伏的崩開。

而這些血族也全部調入裂縫,或者被擊飛,趁著這個機會珍妮帶著木子墨在樹林中不斷的穿梭著,直至穿越了這個森林為止,正當珍妮要帶著木子墨繼續前行的時候,太陽升了起來,珍妮身上的力量也全部消失不見了,無力的趴在了地上,木子墨也被甩飛了很遠。

雖然木子墨可以平穩的落地,為了掩蓋自己的身份,只能任憑自己被甩飛出去,也沒有給自己增加什麼保護,身上也出現了一些細小的傷口。

看來血族的力量只有晚上的時候才能使用,木子墨走了過去將珍妮扶了起來,兩個人一瘸一拐的在這了小路上不斷的向前行走著。

「你有想去的地方嗎?」

珍妮不斷的思考著,發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了,如果想去的,自己想回家看看,雖然那個家已經空空如也,什麼人都不存在了。

當珍妮說出了自己想法的時候,木子墨讓珍妮指出方向,兩個人向珍妮的家前進著,這時一輛馬車行駛了過來。

「請問你們需要馬車嗎?」

這個人也是試探性的問著。

「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載我們去一趟東市嘛?」

木子墨開口道,沒想到這個人這麼開心的邀請木子墨和珍妮上了馬車。

「沒想到你們是倖存者。」

正當木子墨疑惑的時候,珍妮開始給木子墨解惑。

「血族白天都會做一些固定的事情,說固定的話語,無論你用什麼方式去問,他們只會說那麼幾句話,無論你做什麼都不會激怒對方。」

原來如此,因為白天的血族沒有任何力量,所以這些都是他們的偽裝,接著馬車行駛了大約一天的時間,現在太陽緩緩落下。

「東市是血族最大的巢穴,我也只能送你們到這裡了,有緣再見。」

可能是快到晚上了吧,這個馬夫可能也有些害怕了,畢竟他沒有什麼自保能力。

「珍妮,你家在哪裡?」

珍妮指著一個方面,兩個人向這個方向前進,可是想到那裡必須路過一個城市現在的太陽已經逐漸的降落,城市中有很多很多血族,畢竟這是一個很大的城市。

珍妮也感覺到力量回到了自己的身體,將木子墨夾在腰間,看是在房屋的頂端來回穿梭,本以為這樣沒有問題的,不知道為什麼,身後追過來幾個血族,學著珍妮的樣子樣房頂之間穿梭,難道是變異了?還是進化了?

現在顧不上這麼多了,先到安全的地方再說,萬幸的是珍妮的速度很快,畢竟珍妮體內有木子墨給予的萬力和萬法,還有紫雷,所以對方是追不上珍妮的。

最後平安無事的穿越了這個城鎮在一個小樹林里搭建起了一個篝火。

「我一直想問,你那個戒指和手鐲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什麼東西都可以從那兩個小東西里拿出來?」

最後還是讓珍妮發現了這個問題。

「這兩個東西啊,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在遠古遺迹中得到的,分別是空間戒指和空間手鐲。」

正當兩個人開心的聊天的時候,剛才追逐珍妮的三個血族沖了過來,珍妮拿出了自己的手槍,又害怕無法使用。

「相信自己珍妮,你可以的,不要猶豫!」

木子墨的話瞬間激勵了珍妮,一槍開出去,彷彿是一道鐳射炮一樣,直接將一個血族的身體貫穿,整個人彷彿都燒焦了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剩下兩個血族看到自己的同伴變成了這個樣子也害怕了,瞬間跑掉了,而木子墨總感覺那個老頭在欺騙自己,有些不對勁,如果真的是讓人類進化,抵抗地心的怪物,那為何這些血族竟然會沒有任何靈智,就算是進化了,也只有野獸一般的靈智。

第二天一早,木子墨和珍妮來到山上的一個別墅,果然別墅中沒有任何人影,當木子墨來到地下實驗室的時候,發現裡面有各種各樣的兵器,但是一個東西深深的吸引了木子墨,是一個純白色的金屬。

「珍妮,這個是是什麼東西?」

珍妮看到木子墨所指出來的純白色金屬皺了皺眉頭。

「這個東西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它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啊,這個是聖劍的碎片,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塊了。」

木子墨很想得到這個碎片,但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而這一幕珍妮正好看在了眼裡,既然木子墨了拯救了她,讓她基本上算是脫離了病毒的控制,雖然現在還是血族,卻可以和普通人類一樣行動。

「既然你喜歡的話你就收下吧。」

木子墨開心的伸手去撫摸這塊純白色的金屬,但是下一刻這純白色的金屬竟然瞬間融入到了木子墨的體內,消失不見,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珍妮也不去詢問什麼,她知道木子墨是一個很神秘的人,也是一個很弱小的人需要自己去保護,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尋找這個實驗室里可以用的東西。

最後發現了幾個手槍組建,還有一封信,當珍妮拆開這封信的時候,眼淚都流了下來,原來這是她父母留給她最後的遺物,是可以增強她所使用的雙槍威力。

珍妮撲入木子墨的懷中大哭著,把木子墨當做了自己的父母一樣,木子墨輕輕的環抱這珍妮,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的過去了,看著珍妮身上的變化,估計到了晚上,正當我想說點的什麼的時候,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現在木子墨和珍妮被困在了這個地下室里。 「看來這次真的逃不掉了,最後能與你死在一起,我也很開心,話說你說話是聲音那麼沙啞,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啊子墨。」

沒想到珍妮真的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說的也是自己帶著面具說話的聲音也無法判斷,自己做事情還那麼溫柔,木子墨伸出了自己的胳膊,劃出了一點血液,外面的血族更加狂暴了。

「珍妮,你先喝掉這些血液,也許你的力量會得到增強,這樣我們還有生存的希望,血族不會故意攻擊你,而血族即使咬到我了,我也不會被病毒控制,這個你都是知道的,我們還可以生存下去的。」

木子墨並沒有回答珍妮自己是男的還是女的,只是告訴她逃脫的方法,而珍妮卻無動於衷。

「說實話木子墨,我活著已經很累了,我覺得我需要解脫了。」

木子墨狠狠的扇了珍妮一個耳光,珍妮苦笑著,她知道自己這麼做是對木子墨的不負責任,木子墨打她也是對的。

「你對得起你的父母嗎?你對得起那封信嗎?」

本以為木子墨會說「你對得起我嗎?」結果木子墨說出來的東西,讓珍妮看到了生活下去的希望,對,自己的父母希望自己好好活下去,為何要在這個地方死去,珍妮握住木子墨的手臂,吸食著鮮血,此時珍妮也發生了一邊。

鮮紅的眼瞳變成了金色,可能是多次吸取木子墨血液所造成的進化吧,珍妮一揮拳,直接在天花板用拳風打出了一個通往地面的通道,隨後將木子墨夾在腰間,一躍數百米直接來到了外面,看到外面大約有數千個血族在這裡團團轉,如果是剛才,珍妮肯定會絕望。

但是現在珍妮已經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不能在這裡倒下,因此珍妮在叢林中不斷的穿梭著,但是不知道接下來去哪裡比較好一些,而木子墨也逐漸的喜歡上被這樣帶著走的感覺,畢竟木子墨感覺自己很懶。

「我們接下來去哪?」

對於珍妮的疑問,木子墨思索了一下,決定還是尋找那個血帝吧。

「去血帝被處死的地方!」

珍妮驚訝的看著木子墨,好像木子墨說出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那是病毒源泉所在地,去那裡你….」

木子墨搖了搖頭。

「我沒關係的,相信我,我想去那裡尋找血帝,我相信他就在那裡,而且他沒有死。」

木子墨的話一語驚人,血帝都已經死了一百年左右的時間了,竟然還活著,這讓珍妮如何相信,畢竟珍妮還是一個普通的人類,曾經是,現在不是了,但是現在的壽命也是普通人類的壽命啊!

就這樣兩個人順利逃生,在一個山洞裡度過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本來失去力量的珍妮,沒想到她依舊擁有著夜間才擁有的力量,可能是因為她的瞳孔變成了金色的緣故吧。

正當木子墨打算放棄猜測的時候,木子墨竟然看到珍妮體內擁有著一絲絲血脈,一絲絲神的血脈,難道珍妮是遠古神後裔?木子墨嘗試激活這一絲絲血脈,但是這一嘗試就後悔莫及。

因為現在的珍妮如同女神一般凝視著木子墨,而且給木子墨很大的壓力,雖然對方的實力很弱只有半神級別的身體,但是這個威壓讓木子墨很難受。

這就是傳說中的上古神明嗎?也就是所謂的上一個世界的神明嗎?給人的感覺就是莫名的強大,看來這個星球以前也是擁有眾神一般的存在,可能出於某種原因,最後變成了平凡人的世界。

木子墨看著逐漸飛到空中的珍妮,不知道現在的珍妮是不是之前的那個人了,總感覺她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沒有辦法,木子墨嘗試呼喊著珍妮,結果對方丟過來了三個金色能量球,木子墨連忙躲避,這到底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難道她以後都要維持這個樣子了嗎?

都怪自己,不應該因為自己的好奇心讓珍妮以這樣的方式覺醒,等等,木子墨突然想起自己的天命者,而且是擁有紫雷的存在,用紫雷試試?

當木子墨用紫雷鏈接到珍妮身上的時候,珍妮也發生了一些改變,珍妮好像逐漸的恢復了自己的意識,但是那龐大的力量在逐漸消失著,最後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但是血脈已經完全的激活了。

只要以後珍妮活著,她的身體就會自己逐漸修鍊,而且現在珍妮已經擁有半神級別的實力,自己的壽命也得到了提升,而且這些她都可以感覺的到。

珍妮本想問子墨發生了什麼,可是自己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只好當做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兩個人靜靜的走在這條下路上,一輛似曾相識的馬車行駛了過來。

「喲,我們又見面了。」

原來是之前的那個馬夫,沒想到在這個地方碰到了他,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存活到現在的。

「子墨,這個馬夫其實也是血族,他所做的一切,難道你不覺得眼熟嗎?」

珍妮小聲的提醒著木子墨,木子墨點了點頭,的確珍妮說的沒有錯,這個馬夫果然是在做他習慣做的事情,而且沒有問珍妮發生了什麼,因為上次見面珍妮的眼瞳並不是金色,而且剛才發生了那麼大的動靜,為何這個馬夫一點都不驚訝呢。

「我們要去一趟王城。」

「上來吧。」

馬夫載著木子墨和珍妮前往王城,馬車的速度特別的快,最後在天亮之前到達了王城附近。

「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裡了,晚上那裡是很危險的,祝你們好運。」

說完這個馬夫揚長而去,木子墨和珍妮也沒有在意太多,徑直走向王城,進城手續特別簡單,就這樣順利的進入了王城,但是王成中的人都對珍妮面色不善,好像特別厭惡珍妮一般。

「魔女。」

報行天下 「是魔女啊。」

「魔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看來這裡發生了什麼,或者說這裡的血族都已經得到了靈智,因為每個人的瞳孔都已經呈現了血紅色,已經到了晚上,而這些人沒有衝過來,都靜靜的看著木子墨和珍妮。

珍妮並不知道他們口中的魔女是什麼樣的存在,但是自己明白的是,現在城市裡的每一個血族都有和自己一樣擁有自己的獨立想法,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行動,難道他們得到了什麼?

木子墨也很好奇,也用紫雷進行了探查,最後才知道,他們每個人的身體內部,都有一個跳動的小血塊,彷彿是一顆小心臟一樣存在,木子墨嘗試用紫雷泯滅了一個人體內的小血塊,但是下一個發生了驚人的一幕。

這個人竟然躺在地上抽搐,最後死亡,連自己的心臟都停止了跳動,這讓木子墨特別驚訝,而這一切的主謀就是血帝!

「血帝!你給我滾出來!」

木子墨一聲大吼,將周圍所有的血族身體里的血塊震碎,血族也成批成批的倒下,與其讓他們痛苦的活著,倒不如讓他們舒服的死去。

「你終於來了天命者。」

天空中浮現一個巨大的血球,而血球也逐漸呈現出一個人類的影子,這個人就是當初那個老頭。

「是你把這些人變成這個樣子的?」

血帝卻一臉無辜的看著木子墨。

「天命者,難道這一切不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想隱藏自己的實力隱藏多久?怎麼害怕我識破你想控制整個人類的計劃?」

木子墨特別憤怒,沒想到這個血魔竟然倒打一耙,而木子墨看向身邊的珍妮的時候,珍妮卻捂著嘴不斷的後退,很驚訝木子墨的身份。

木子墨想了想也算了,自己也只是在這個星球上打發時間的,別人怎麼想都無所謂了,如果惹自己不開心了,直接將這個星球上的生命全部毀滅就好了。

正當木子墨準備自暴自棄的時候,珍妮拿起槍射擊血帝,而血帝立刻閃避,因為他知道珍妮對他有著絕大的威脅,畢竟血帝也只是半神初期的實力而已。

「小姑娘,你這是為何,讓整個世界陷入病毒當中的不是我,而是你身邊的這個天命者,他是奉命毀滅到這個星球上所有生命的,百年前我就說過,但是你們不相信我,現在他出現在這裡了,為何你還不相信我?」

珍妮冷笑著,一臉不屑的看著空中的血帝。

「你當我傻啊?雖然子墨隱瞞實力讓我很不開心,但是整個世界的人都擁有你體內的力量,才會變的如此狂暴,不是你的詛咒那是什麼?天命者?你真當我沒看過古書?不知道天命者所擁有的是紫雷?」

血帝沒想到自己的計劃就這樣破滅了,本想哄騙珍妮一起殺掉木子墨然後分掉木子墨身上的財寶,誰知道對方竟然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但是血帝並不知道就算是一百個血帝也不是木子墨的對手。

「既然如此,血帝,你死在這裡吧。」

木子墨抬起右手,五指緊握,血帝就這樣炸開了,這就是萬法和萬力的神奇之處,出其不意的攻擊,引爆對方體內的魔法,靈力,鋒力,元氣!

當血帝死亡之後,剩下所有的人都恢復了自己的意識,但是是保留血族吸血的特徵,和強大的力量,這個東西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之後被剝奪的意識可以恢復。

一年以後,木子墨坐在山峰上看著風景,這個星球上的生命,已經步入了正規,每天都過著平凡的生活,他們已經克服了自己的弊端,血之力可以無時無刻的使用,不用等到晚上,也不需要刻意的吸血了,一個月定期幾次吸血就可以了。

而且他們的力量也得到了提升,就算現在食人族出現了,也可以一戰吧,而這些都要歸功於珍妮,都是她所研發出來的這些東西,也讓這個星球上的人類發生了這樣的改變。

珍妮悄悄的走到了木子墨的身後,摘掉了木子墨的面具,本來木子墨應該很生氣的,但是木子墨看到通道已經快修復好了,自己馬上就要離開這個星球了,讓她看到自己的真容又如何呢。

木子墨緩慢的轉過身去,看著美麗的珍妮,珍妮看到木子墨的一剎那驚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