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小子!你找死!」曼傑夫見柳雲祁居然還敢罵自己,他忍不住怒吼出聲。

只見曼傑夫手上一陣紅光閃動,一顆炙熱的火球從他手中出現。

大手一揮,火球拽著流光射向了柳雲祁。

熱風鋪面,眼角注意到飛向自己的火球,柳雲祁眼中滿是厭煩之色,身上鬥氣狂涌而出,就像拍氣球一般,火球被他輕易給拍飛了出去「滾!再煩小爺,信不信小爺揍的你連你爸媽都會認不得你?」

「砰!」

火球砸在不遠處的一根粗壯的樹枝之上炸成了一道紅光,在火星四濺之間,樹枝居然沒有被損壞絲毫。

「姐夫~別衝動,他是五長老的孫子,他叫曼傑夫,是我們這裡有數的強者。」雪兒連忙拉住了柳雲祁道。

「哦?強者?一個術士?看起來是挺強的~」柳雲祁漫不經心的說道。

見柳雲祁一掌就拍飛了自己的火球,曼傑夫怔了一下,又聽他如此囂張的話語,頓時也是冷聲道「小子~給你三息時間,馬上給我消失,不然我會讓你死的很慘!」

柳雲祁雙手環胸,冷視著他「同樣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你!」

曼傑夫面色一沉,剛要動手,月兒站了出來,出言阻止道「曼傑夫,住手吧,你是打不過雲祁哥哥的。」

「月兒,你是在關心我嗎?放心~我很厲害的!我是不會輸給他的~」曼傑夫頓時一臉的欣喜。

怔了一下,月兒不禁轉頭看了柳雲祁一眼,見他貌似並沒有放在心上,心裡頓時鬆了口氣,又皺眉道「曼傑夫,注意你的語氣,再提醒你一次,以你的實力不會是雲祁哥哥的對手,別給大家找麻煩。」

「月兒~,我就知道你是關心我的,放心吧,我是不會輸的!我一定不會輸給這個人族小子的。」曼傑夫道。

怔了一下,雪兒和趙無雙都是下意識的望向了月兒。

月兒一怔,連忙對柳雲祁解釋道「雲祁哥哥,你不要誤會,我…」

「我明白…」柳雲祁微微一笑,輕撫著月兒的小腦袋道。

「臭小子!把你的臟手從月兒身上拿開!」曼傑夫這暴脾氣頓時受不了了。

「瞧你也是挺可憐的,你現在離開我還可以考慮放你一馬。」柳雲祁道。

「放過我?!你小子以為你自己是誰啊?!臭小子!我也最後再提醒你一次,給我離月兒遠一點!月兒不是你這種卑鄙骯髒的人族所能染指的!」

「曼傑夫!你給我閉嘴!不準說雲祁哥哥的壞話!」月兒一瞪眼,道。

「月兒,你別被這個人族小子給騙了,他沒安好心的~」曼傑夫道。

微微皺眉,柳雲祁柔聲問道「月兒,揍了他會不會有麻煩?」

「哥哥不用擔心,母親會為你做主的,只是下手輕點,畢竟他是長老的孫子。」

「嗯,我有分寸的…」

摸了摸月兒的小腦袋,柳雲祁皺著眉頭望向了曼傑夫「我可是提醒過你了~既然你自己不聽,那我也沒辦法了。」

「小子,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一會被我做成烤豬可不要哭!」

見月兒居然對柳雲祁這麼有信心,雪兒頓時有些疑惑了起來,曼傑夫可是個術士啊!並不是一般的武者能夠比擬的啊~!這麼輕鬆真的好嗎?

魔法師,隨著與天地元素間的聯繫逐漸加深,他們的等級也分別為:學徒、魔法師、術士、魔導士、魔導師、賢者

到魔導師已經是極其的少見了,賢者就幾乎是存在於傳說之中,很少有人真正的看到過這種實力的魔法師存在。

這個世界魔法師本身就比武者高貴,不只是因為魔法師的作用更大,而是因為同等級的武者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一般來說是很難戰勝魔法師的。

武者要想傷到魔法師還要接近敵人,而魔法師只需要遠遠的放出一個魔法就能輕易傷到武者。

但是同理,要是被武者近身的話,那麼魔法師就會變得不堪一擊。

不過一個優秀的魔法師是不會讓武者輕易接近自己的,所以,一般情況下,同等級的武者是根本戰勝不了魔法師的。

有些疑惑的看向身邊的趙無雙,雪兒道「你們難道就一點都不擔心姐夫嗎?曼傑夫可是一名術士啊?!」

「啊~,術士啊~,恩~,雖然我沒見過他和魔法師之間的戰鬥,不過,應該沒事吧。」趙無雙一臉輕鬆的說道。

看著趙無雙那輕鬆的神情,雪兒心中的疑惑更深,趙無雙和月兒臉上的神情不像是作假,這毫不在意的神情讓雪兒突然想起了月兒曾經提起過,柳雲祁一人就擊潰了一支金翼蒼鷹族群,她不禁喃喃自語道「難道姐姐說的是真的?」

「臭小子!我要你死!」

曼傑夫取出了一根頂端鑲嵌著紅寶石的枯木法杖,一連串晦澀難懂的咒語從他口中冒出,虛空之中湧現出了絲絲縷縷的火元素向著法杖頂端的紅寶石匯聚而去。

不過片刻,一顆炙熱的火球在法杖頂端浮現而出,一聲大喝,炙熱的火球向著柳雲祁呼嘯而來。

看著這迎面而來的火球,柳雲祁心中微微有些激動了起來。

魔法師,這是他前世最憧憬的一種職業之一,而現在他居然要和一位魔法師戰鬥,他心中頓時熱血沸騰了起來。

鬥氣狂涌而出,覆蓋於雙手之上,柳雲祁一拳便向著火球迎了上去。

曼傑夫看著柳雲祁的舉動,嘴角輕輕勾起,臉上滿是嘲諷之色。

柳雲祁的舉動頓時驚得三女一陣心驚肉跳,她們頓時連聲道。

「雲祁哥哥!不要跟火球硬碰硬啊~會受傷的啊~」

「雲祁!不要亂來啊!」

「姐夫!別衝動啊!不能跟火球硬拼的啊~」

然而,眾人的呼喊卻並沒能阻止柳雲祁。

只聽「砰」的一聲悶響,柳雲祁的拳頭和火球撞到了一起,紅光一閃而過,柳雲祁悶哼了一聲向後倒飛了出去。

他的頭髮微微的捲曲著,臉上身上的皮膚通紅一片,明顯是被燙傷了。

晃了晃炙燙的拳頭,柳雲祁一臉的懊惱「whatthefuck!我怎麼這麼傻!居然忘記了魔法除了物理傷害之外的魔法傷害啊!這真是燙死我了!」

身上的灼燙感讓柳雲祁直皺眉,他有些痛苦的看向月兒道「月兒~你們會不會治療魔法啊?這火球烤的我身上老疼老疼的了。」

「你還要不要臉?!決鬥中居然還要求別人給你治療?!」還沒等月兒回答,一顆火球再次向柳雲祁呼嘯而來。

月兒也是遲疑道「對啊,哥哥,這樣好像確實不合規矩。」

看著那迎面而來的火球,柳雲祁剛剛想要出拳把火球擊散,可是臉上身上的疼痛感提醒著他不能這麼做,閃身避開了火球,道「看來你腦子可真有問題,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和你決鬥了?」

又有些委屈的望向了月兒「月兒我剛剛可沒說過要接受決鬥的啊,只是說要揍他而已啊。」

「這…」月兒三女頓時有些遲疑。

「你~!」柳雲祁的目中無人頓時讓曼傑夫被氣的胸口劇烈起伏了起來,他咬牙切齒的瞪視著柳雲祁「我要你死!」

「這句話你已經說過了~能不能有點新意?」柳雲祁斜眼看著他道。

曼傑夫冷哼了一聲,不再和柳雲祁廢話。

一句句晦澀難懂的咒語從他口中冒出,紅光突然將周圍給染紅,四周的火元素開始向著他的法杖聚集,法杖之上一時紅光大作,一股股灼熱的氣息逐漸擴散開來。

「還真是悠閑啊,居然還有心情念咒?!」

看著曼傑夫的法杖上那濃郁的火元素,柳雲祁目光一沉,猛然向著曼傑夫沖了過去,想要在他魔法成型之前把他幹掉。

「雲祁哥哥~別衝動啊!曼傑夫的魔法已經成型了啊!你是趕不上的啊!」猜到柳雲祁的想法,月兒忍不住高呼道。

目光一凌,柳雲祁猛然再次加快了速度向著曼傑夫衝去。

但可惜,他還是晚了一步。

「炎蛇狂舞!」

只聽一聲大喝,一條狹長的火蛇在法杖頂端一陣盤旋,直直向著柳雲祁迎了上去。

還未靠近,火蛇那灼燙的溫度就炙烤的柳雲祁的皮膚一陣生疼,他忙收回了拳頭向一邊閃去,火蛇險之又險的從他的身側飛過。

躲過了火蛇,柳雲祁轉變了方向速度不減的便要繼續向著曼傑夫衝過去。

曼傑夫不慌不忙,嘴角勾起了一道弧度,只見他手中的法杖輕輕一揮,法杖頂端的火舌便向著柳雲祁橫掃了過去。

「雲祁『姐夫』(雲祁哥哥)小心啊~」三女頓時驚呼。

熱風襲來,眼角瞥見向他掃來的火蛇,柳雲祁心中一驚,輕輕向上躍起,火蛇擦著他的鞋底從他下方便掃了過去。

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火蛇便由下至上的再次向著柳雲祁而來。

一時之間,火蛇在曼傑夫的手中就真如一條靈活的蛇一般,在上下翻飛之間追的柳雲祁不斷躲閃。

再次閃身避過,火蛇去勢不減的重重抽在了枝幹之上發出「啪」的一聲悶響,濺起了一道道炙熱的火星四散開去。

後退了一大步,柳雲祁目光陰沉如水,冷視著曼傑夫「你這是要下死手咯?」

「難道我沒告訴過你我要殺了你嗎?害怕就趕緊滾!滾的遠遠的別讓我看到,知道嗎?」曼傑夫一臉的鄙夷。

「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必跟你客氣了。」

冷哼了一聲,柳雲祁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了一柄厚重而又鋒銳的長槍直指曼傑夫。

青色鬥氣一股股的湧向長槍,在一陣微風環繞之間,長槍青光大作,手握長槍的柳雲祁頓時多了一股威凌霸氣之感,頓時看到身後的眾女眼中異彩連連。

目光一沉,柳雲祁再次向著曼傑夫沖了過去。

迎面便是那道火蛇向著柳雲祁直直抽了過來,冷哼了一聲,長槍大力一揮。

「砰!」

在一陣紅光閃耀之間,火蛇頓時被長槍震的高高揚起,這次,火蛇沒有再傷到柳雲祁絲毫。

震飛了火蛇柳雲祁槍勢一轉,向著曼傑夫的腰際橫掃而去。

眼中閃過了一絲輕蔑,後退了一步,曼傑夫輕輕揮動了下法杖,高高揚起的火舌悄無聲息的再次向著柳雲祁抽了過去。

突然看到地上一道影子逐漸放大,柳雲祁抬頭望去,只見那條火蛇正向著他的頭頂抽下。

柳雲祁瞳孔一陣收縮,長槍向上一挑,火蛇再次被挑飛。

然而,火蛇沒飛多遠便停了下來再次向著柳雲祁落下。

不由的,柳雲祁臉上多了一絲凝重之色,提槍便主動向著火蛇迎了上去。 「嗚~」

一陣陣的風嘯,長槍帶出一道道殘像把柳雲祁籠罩其中,就好像有千萬把長槍在同時保護著柳雲祁一樣,不管火蛇從哪一個角度攻擊柳雲祁,柳雲祁的長槍就像是長了眼睛般總會將其抽飛。

火蛇一次次的被柳雲祁抽飛,又一次次的向著他抽來,來去往複,火蛇根本就奈何不了柳雲祁絲毫,卻又煩人至極,纏的柳雲祁根本靠近不得曼傑夫。

眼見自己的魔法絲毫都奈何不了柳雲祁,曼傑夫一時竟有些無從下手的感覺,看著火蛇被柳雲祁一遍遍的抽回、挑飛,他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種無力感。

不禁轉頭看了月兒一眼,曼傑夫卻發現月兒根本沒有在看他,而是正雙眼迷醉的盯著柳雲祁。

這頓時氣的他火冒三丈,強烈的憤怒令他催動著魔法再次加快了火蛇的攻勢,誓要撕開柳雲祁的防禦把他幹掉。

「哇!姐夫好帥啊~姐夫這招是什麼啊?為什麼雪兒從來沒見過這種武技啊?!」看著把柳雲祁籠罩其中的長槍,雪兒驚嘆道。

「我也不知道,雖然上次在滅蒼鷹群的時候雲祁哥哥有用過,但這幾天事情太多,我都還來不及問他呢。」月兒搖頭道。

「想知道的話,一會問他就是,現在胡亂猜測又有什麼用。」趙無雙道。

魔法持續的時間過長,精神消耗太大,沒過多長時間,疲倦便從曼傑夫的臉上浮現了出來。

逐漸的,他法杖揮舞的越來越無力,滴滴冷汗從他的額上浮現,連帶著他所操控的那條火蛇的攻也顯得越來越無力。

最終,在柳雲祁再次將火蛇抽飛之時,火蛇悄無聲息的化作了漫天火元素消失於空氣之中,曼傑夫頓時滿頭大汗的倒退了一步,雙手扶在膝蓋上喘著粗氣,看著柳雲祁的雙眼中滿是不甘。

槍影殘像逐漸消失不見,柳雲祁口中微微喘息,低頭看向了手中的長槍。

此時,他手中的長槍已經被火蛇高溫融的有些扭曲變形,槍尖已經完全消失不見,長槍被強行變成了一根鐵棍,還不只如此就算是棍身也已經多處被融化的坑坑窪窪的。

看著長槍的慘樣,柳雲祁喃喃自語道「終究只是普通的鐵槍啊~,真是不經用。」

嘴角輕輕勾起,柳雲祁緩步向著滿頭大汗、原地喘息的曼傑夫走了過去「怎麼?這麼快就不行了?你不是很厲害的嗎?來啊…再來殺我啊?我等著呢~」

「哼!你小子別囂張,還有更厲害的你還沒有見識過呢!」曼傑夫冷哼了一聲道。

「哦?你倒是拿出來給我長下見識啊?」柳雲祁腳步不徐不緩的向著他走了過去,滿眼的不屑。

「既然你想見識,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

眼中厲芒一閃,曼傑夫高高舉起了法杖再次念起了一連串晦澀難懂的咒語,額上的冷汗如瀑布般不斷湧現,火元素不停的向著他的法杖涌去,法杖頂端的紅寶石一如一顆三十瓦的燈泡一般亮起了一陣陣的紅光,白炙的紅光晃的人一陣眼暈。

「都說事不過三,你認為我還會給你機會嗎?」

柳雲祁雙目一凌,冷哼了一聲,青光繚繞與長槍之上,他猛然大喝一聲,手中長槍化作一道光影呼嘯而去。

「叮~」

青光一閃而過,曼傑夫手中的法杖,頂端的紅寶石當即被長槍給撞成了碎片,只是微微滯納了一下,長槍便繼續向前飛去,消失在了眾人的眼中。

「噗嗤!」

一口鮮血從曼傑夫口中狂噴而出,魔法被柳雲祁所打斷,曼傑夫瞬間被那狂暴的魔力所那反噬,他臉色煞白的看著正緩步向他走來的柳雲祁,眼中蓄滿了怒火。

「你!!!你居然敢毀掉我的武器?!」

想起剛剛的那一幕,曼傑夫渾身卻又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柳雲祁的那一槍又快又疾,讓他根本反應不過來,他要不是瞄準曼傑夫手中的法杖,而是瞄準曼傑夫本人的話,那他身上不就多出一個窟窿了?

想到這裡,曼傑夫一臉的驚俱,不禁向後退去,色厲內荏的道「你…你要是敢對我做什麼的話,爺爺是不會放過你的!」

「哦吼?~你爺爺會對我怎麼樣?」柳雲祁一臉的鄙夷。

「你…你…」手中沒有武器令曼傑夫失去了所有的勇氣,看著柳雲祁臉上的笑容,曼傑夫腳下一滑,跌坐到了地上,手腳並用的向後退去。

月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曼傑夫身邊,看著曼傑夫的被嚇破膽的樣子,月兒皺了皺眉,道「雲祁哥哥~,曼傑夫說的沒錯,他爺爺是族中長老,他爺爺平時就對曼傑夫寵愛有加,要是哥哥打傷了他的話,他爺爺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月兒的話彷彿給了曼傑夫底氣般,他站了起來得意的看著柳雲祁道「聽到沒!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的話,我爺爺是不會放過你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